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一章顾南的身体
    将自己的视线从试验桌上的顾南身上移开,秦淮看向坐在一旁实验桌旁的哈勃,出声问道:“怎么样了?”

    听到身后传来秦淮的声音,哈勃也并没有觉得惊讶,听完他的询问,手上添加药剂的动作却没有停,出声回道:“喏,人就在那,退烧了。”

    见哈勃一副无所谓的模样,秦淮皱了皱眉,开口接着说道:“那他现在身体是什么情况?还有你用的那个药物……”

    一听秦淮提起药物的事情,哈勃将手里的动作一顿,随即将最后一剂滴加进去,试管里的液体不断冒着泡泡,过了一会儿才恢复了平静。

    看着手里的药剂完成,哈勃将它密封后小心放进一旁的盒子里,然后伸手拿过桌上的几张纸,转过身面向秦淮,耸了耸鼻子,出声说道:“药物在他体内发挥的作用不错,他身体里对药物的抵抗经过这几次的高烧和我加进去的药物相中和,现在他的身体已经没有之前的那种抗性了,继续使用先前的药物不会再让他的身体出现这几次的状况了。”

    听到哈勃这么一说,秦淮微微松了口气。

    要知道如果顾南每被注射一次药剂就会出现这种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的麻烦状况,那他要做的事情可是会被一次次耽搁,这样子就太麻烦了。

    还好当时他阻止了秘书让他不要用王医生开的药,万一有个什么差错,让一切功亏一篑,那到时候他耗费心力布置了这么久的局,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想到这,秦淮不由得吐了口浊气,抬眼看向试验桌上的顾南,看着他那虚弱的模样,想了想,出声对哈勃问道:“那他现在这个情况,到底是怎么回事?一直昏迷不醒,看起来好像身体底子又差了不少。”

    听到秦淮提起的顾南身体底子,哈勃不由得垂眸看着自己手里的这些天检查得出的数据,呵呵一笑。

    “哼哼,他的身体底子可比一般人要好得多。”

    见哈勃这么一说,秦淮眉头一挑,眼里满是兴致。

    “噢?怎么这么说?”

    哈勃走到秦淮身旁,将自己手上的资料递给了秦淮,努了努嘴示意他自己好好看看。

    秦淮拿过哈勃递来的资料,看着上面顾南的身体数据和常人身体数据对照表,一一看过对比之后,眼里满是不敢置信。

    怎么病了这么久的顾南,身体居然没有变差,反而有着越来越好的趋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要是他身体素质越来越好,那他对药物的抵抗能力岂不是也会越来越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到时候他若是还坚持着给他注射药物,会不会……

    想到这,秦淮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放下手里的数据,抬眼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哈勃,对他说出了自己的疑惑和顾虑。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这样到底是好是坏?如/>

    听到哈勃应下了自己的话,秦淮的眼里满是高兴,满意地点了点头,出声回道:“好的。”

    而后秦淮站在原地回想了一会,又出声问道:“我刚进来的时候看见你在捣鼓着什么东西,是新研制的药吗?”

    听秦淮提起自己的新研究,哈勃的神色一变,下巴微扬,整个人看起来十分傲气。

    想着自己从被注射过药物的顾南身上采样研究出来的药剂,哈勃的眼睛里泛着不一样的亮光,整个人略显激动地来到实验桌旁,从盒子里小心翼翼地拿出那一只药剂。

    一只盛着淡黄色药液的试管被哈勃小心翼翼地拿在手上,提起放到秦淮的眼前,哈勃语调微扬,开口对他说道:“这个是我通过研究顾南被注射了我那个药剂之后的血样,经过分析化验之后,配制出来的药液。”

    秦淮皱着眉听了哈勃的解释后仍是一头雾水,眼里带着疑惑和好奇,盯着哈勃手里的那只试管,出声问道:“那这只药剂有什么用?”

    哈勃嘴角微扬,眼睛笑起来眯眯地,整个人略显兴奋地对秦淮说道:“这个可以解除之前的药剂的作用,并且对任何人都没有任何副作用,不仅如此,它还能加强改善人的体质。”

    说着说着,哈勃不由得看向躺在试验桌上的顾南。

    在哈勃的眼里,现在的顾南对他而言可是的令他有些痴迷的研究物,他身上有着让他不断探索挖掘的东西,似乎每给顾南注射他研制出的药物,过一段时间采取顾南的血样进行研究时,他都有新的发现,从而能钻研出新的东西。

    越想,哈勃的心越是兴奋,看向顾南的那双眼里也亮着不一样的光芒,甚至有些痴狂。

    听完哈勃说的话后,秦淮的眼睛里满是惊奇。

    就这么一小管的黄色药液,居然有这么神奇的作用,并且最重要的一点,它对任何人都没有副作用,这么厉害的东西,居然是通过从顾南身上采取的血样而研究出来的。

    想着想着,秦淮也没忍住,抬眼向顾南看去。

    这顾南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他的身体会出这么多的状况呢?他……到底是什么人?

    想了想,秦淮不由得甩了甩自己的头。

    这顾南能是什么人,不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嘛,想必之所以身体会这么令人奇怪,一定是他之前的病和哈勃对他用的药所导致的。

    好好想了想,秦淮觉得自己的想法很有道理,想到这,他不由得抬眼去看哈勃,却看到哈勃用一种异常兴奋地眼光看着顾南,仿佛桌上的他是一个令他心仪的研究物,让他迫切想要不断去探索、挖掘出更多的东西。

    想着这么长时间里,哈勃不断从顾南身上研究出一样又一样的药物,对于哈勃的痴狂,他也能够理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