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七十章莫名其妙
    秦淮想了想,觉得还是不放心,出声对着电话那头的秘书说道:“你继续观望着,我等会就过来。”

    “好的,boss。”

    闻言秘书恭敬地回道,待秦淮挂了电话后,秘书立即又回到哈勃的研究室。

    好在哈勃对于秘书的存在并没有表示出有什么不满,也没对他加以阻止,于是秘书便老老实实待在一旁,看着哈勃对着昏睡在试验桌上的顾南“动手动脚”。

    这边挂了秘书电话后,秦淮坐在办公室里沉思。

    秘书的电话让他暂时冲散了想起自己大女儿而带来的忧伤,看着桌上的那些需要处理的文件,秦淮吸了口气,埋头飞速处理起来。

    没过多久,秦淮将头从文件里抬起,把处理好的文件放在一旁,拿起座机按下门外秘书部的电话。

    “进来个人把我处理好的文件拿下去。”

    “好的,boss。”

    秘书接到电话后,起身抬眸看向工作区,一眼扫过去,大多数人的手里都还有一堆事情在处理。

    被秦淮莫名其妙叫去办公室没多久便回来的叶欢晴,对于秦淮面对她的态度满心疑惑,回到自己工作区后便一直坐在原地发呆。

    接了电话后的秘书正在办公区到处搜索着有空可以进自家boss办公室,眼看着工作区里的人似乎一个个都忙得不可开交。

    就在这时,秘书的眼睛扫到了坐在一角正发着呆的叶欢晴,眼睛一亮,随即走到叶欢晴面前,出声道:“叶欢晴,你去董事长办公室把处理好的文件拿出来,整理好之后交给需要的部门。”

    正在发呆的叶欢晴感觉眼前的光亮一暗,而后便听到耳边传来的秘书的声音,回过神来的叶欢晴愣了愣。

    “啊?噢,好。”

    叶欢晴顿了顿,立即站起身,出声对秘书回道。

    见状,秘书点了点,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继续处理自己手头上的工作。

    叶欢晴也不再愣神,接到吩咐后就立即向秦淮的办公室走去。

    “咚——咚咚——”

    来到办公室门口,叶欢晴整了整自己略有些皱褶的衣裳,抬手敲了敲秦淮办公室的门。

    “进来。”

    秦淮背靠着座椅看着落地窗外的景色,听到办公室门被敲响时,想到应该是秘书安排人来取文件,出声对门外应答道。

    等到里面的人出声回应了后,叶欢晴抬手推开办公室门,慢慢走了进去。

    进了门便看到了背对自己的座椅,叶欢晴愣了愣,也没多说话,上前走到办公桌面前,看着桌上堆积着的文件,正准备出手去拿,却见原本背对自己的座椅转了过来。

    秦淮感受到身后有人靠近,身子微微一扭,将座椅转过身来,看到进来的是叶欢晴时,他不由得晃了晃神,不过立刻调整了过来,神情淡淡地开口对她说道:“处理完的文件是在你右手边那一沓,拿下去吧。”

    叶欢晴见状神情不变,仿佛之前并没有发生过什么,垂眸对秦淮应声道:“是。”

    随即伸手将自己右手边的文件抱到怀里,然后想了想,开口对着秦淮问道:“董事长还有什么吩咐吗?没有的话,我就先离开了。”

    秦淮想了想,抬手朝叶欢晴挥了挥手,出声说道:“没什么了,你出去吧。”

    闻言叶欢晴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秦淮的办公室。

    看着叶欢晴离开的背影,秦淮的眼眸暗了暗,随即想到顾南那边,他看了看桌上的文件,想了想之后站起了身,拿了一旁衣架上的外套,走出了办公室的门。

    刚出门便迎上正向他走来的秘书。

    将秦淮的行程安排整理好后便打算通知秦淮的秘书来到秦淮办公室门前,没想到正碰上秦淮出来,见他这模样似乎是要出去,想到今天下午已经排满的行程,秘书的眉头一皱,出声问道:“boss,您这是要出去?那下午和华悦那边的见面……”

    听到秘书这么一说的秦淮准备关上办公室门的动作一顿,剑眉不由得皱起。

    差点忘了,他下午约了华悦的老总出面谈事情,可是顾南那边的情况,想着哈勃那个疯子,他实在是没办法放心把高烧不止的顾南交到哈勃的手里。

    想到这些事,秦淮的心里不由得浮起几分烦闷。

    “除了和华悦那边的约见,还有什么事吗?”

    见自己boss这么一问,秘书立即打开手里的平板,一边滑动屏幕一边跟秦淮交代着今天下午的行程。

    “除了和华悦那边的约见,您晚上还受邀要去参加一个慈善晚会,对了,董事会那边还有……”

    听到秘书叽叽呱呱说了一大堆,秦淮顿时觉得脑仁直抽抽,眉头紧皱,一言不发地在原地站了会,而后沉声对秘书说道:“下午华悦那边的见面,你去通知秦总经理过去,至于晚上的慈善晚会,到时候再说,其他的事情,我晚点看情况再吩咐你。”

    听着自家boss的安排,秘书躬身点了点头,抬手一一记下。

    “我有事出去一趟,有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告诉我,如果我没空,直接去找总经理。”

    秦淮想了想,也不知道自己要在那边待多久,于是对着秘书吩咐道。

    见秦淮这么一说,秘书立即点头应道:“好的,boss,您请放心。”

    秦淮见安排的差不多了,朝着秘书点了点头便转身接着顺手接着关了办公室门,走向电梯。

    “boss慢走。”秘书恭敬地对秦淮问候道。

    秦淮微微颔首,走进了电梯,下了楼,准备坐车离开。

    公司楼下,一辆黑色宾利正停在门口,司机恭恭敬敬地替秦淮打开车门,让他坐了进去,随后立即回到驾驶座上。

    刚系好安全带后的司机便听到身后的秦淮沉声吩咐道:“去宅子。”

    “是。”常年跟随秦淮身旁的司机闻言立即干脆利落地回应道。

    交代好后的秦淮慵懒地靠在车座椅上,眉头轻皱,双眼微闭,坐在车上开始闭目养神。

    车子一路稳当又快速地向目的地行驶着,没过多久,秦淮便从公司抵达顾南所在的私宅。

    一直在哈勃研究室里观察着的秘书,看了哈勃操作了半天,眼见他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看着试验桌上依旧昏睡着的,但脸色有些缓和的顾南,秘书转身离开了研究室。

    出了研究室的门,秘书一边向客厅走去一边拿出手机正打算向秦淮报告这边的消息。

    刚准备拨通电话,院子里传来车子的声音让秘书的动作一顿,他飞快地走到窗口一看,眼睛扫到那熟悉的车和车牌号,立即放下手机走出了门,准备迎接秦淮。

    车在宅子门口停下,还不等司机下车,秘书便看清秦淮坐的地方,然后走上前将秦淮的车门打开,恭敬地将秦淮迎了下来。

    看到突然出现的秘书,秦淮也没什么特别大的反应,走下车后朝秘书看了一眼,随即向房门走去。

    秘书见状立即跟了上去。

    走进宅子里后,秦淮一边向屋里继续走去,一边出声向秘书问道:“现在怎么样?”

    知道自家boss肯定会询问起顾南那边情况的秘书闻言立即开口回道:“回boss,顾少的情况应该是被控制住了,哈勃医生也没有对他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只是正常的采样检查化验,然后给他注射药物……”

    听到秘书说顾南情况已经控制住了,秦淮原本微皱的眉稍稍放松,点了点头,神情依旧淡淡的,接着问道:“那……他们现在都还在研究室里?”

    “是的,顾少和哈勃医生都还在哈勃医生的研究室里。”

    见自家boss这么一问,秘书立即出声应道。

    “那顾南醒了没?应该还没醒吧?哈勃是不会让他醒的……”

    秦淮又一次开口问道,只不过后面的声音慢慢的变小,似是自言自语。

    “回boss,顾少还在昏睡当中,至今没有醒过。”

    秘书听到秦淮前面的询问,后面半句因为声音略小而没听清,他也就当作没听见,想了想,回道。

    秦淮满意地点了点头,一路径直向哈勃的研究室里走去,秘书紧随其后。

    打开研究室的门,秦淮抬步走了进去。

    研究室里,原本面色潮红躺在试验桌上的顾南此时的脸色已经渐渐恢复了正常,但仍带着些病态的苍白,一张薄唇约是因为反复高烧而有些干裂,鼻头泛着点点红色,双眸紧闭,睫毛在风的吹拂下微微颤动,剑眉紧皱,额头上的黑色碎发被汗水浸透,湿湿嗒嗒地散在顾南的头上。

    顾南搭在桌上的手臂上依稀可见几个红点,周围泛着些许青色,想必是哈勃从他身上采集血样时留下的印记,身上的衣裳约莫是因为退了烧而出汗,被浸湿了,搭在黏糊糊的,依稀可见顾南那略有些消瘦的线条。

    顾南的身上还插着些仪器,一旁的检测器的显示屏正滴滴作响,上面的数据正不断变化着。

    看着躺在试验桌上的顾南,秦淮眼底的神色变化莫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