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九章秦淮的回忆
    听到秦淮这么一问,叶欢晴不由得一愣。

    什么?叫自己来就是为了这个?

    “啊?”

    叶欢晴觉得自己越发看不透秦淮他到底要做什么,为什么会这么问。

    “你不用顾虑什么,想说什么就说。”

    秦淮将手搭在座椅上的扶手上,神情淡淡地对叶欢晴出声道。

    闻言叶欢晴顿了顿,回忆起之前在会议上听到的策划部的话,垂眸想了想,然后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创意不错,但是可行度并没有策划部说的那么高。”

    “噢?怎么说?”

    见叶欢晴这么一说,秦淮来了兴趣。

    听完策划部的报告,他的心里和在座的大多数人一样,自然也是赞赏的,但他也听出了方案里还有许多可以改进的地方,眼角扫到叶欢晴一直皱眉听着时,他便来了兴趣。

    听手底下的人传来的消息,叶欢晴在顾家公司可是带人拿下了欧洲的一个大合作案,可对此他并没有什么感觉,对于叶欢晴的能力,虽然有那么多的奖项和夸赞,但他还表示一切有待观察。

    之所以突然找到叶欢晴,一来想试试水,看看她到底有什么本事,二来……若是将来顾南来到了公司,若是她一直待在秘书部做他的助理,两个人的接触,想必不会太多,那么就达不到他想要达到的效果。

    叶欢晴见秦淮一脸兴致勃勃,她眼眸一垂,眼里精光一闪。

    回忆了自己之前想到的一些观点,想了想,对秦淮说道:“华悦公司这次透露出来的主题是幸福,策划部以婚礼作为幸福的起点并对此开展延伸,其方案虽然详细,但在我看来,这其实并不好实施。虽然可能对于女人而言,婚礼是令她们无限憧憬,但我们得紧紧扣住幸福这一个主题,对于婚礼是幸福的起点这一观点我也不尽赞同,一些人并没有能力办什么婚礼,他们的幸福,来自生活中那些简简单单一点一滴……”

    说起自己在行的创作和想法,叶欢晴整个人的神采飞扬,眼里冒着不一样的光芒。

    秦淮一边听着叶欢晴侃侃而谈,听着她的提议里那些细节,心里暗自点头,另一边也在同时观察着叶欢晴的神情,看到她那充满自信,在说到自己得意的部分时,嘴角微扬。

    那一刻,秦淮仿佛看见了自己曾经消失不见的大女儿。

    恍惚之间,秦淮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

    在生秦逸阳之前,他其实和秦逸阳的母亲还生下过一个女娃。虽然那时的他对于自己因联姻而结合的妻子并没有什么感情,但看到那个娇小可爱的女宝宝躺在自己臂弯里安心入睡的模样,他的心顿时软成了一片。那一刻,初为人父的他不得不承认,对于自己手里的这个自己的第一个孩子,他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给她。

    他看着她一天天长大,喜欢跟在他身后甜甜地唤他爸爸,喜欢吃甜腻腻的食物,爱看可爱的动画,爱一个人涂涂画画;他最爱看到的是她那一双明亮的眼睛,当她看向你的时候,在她的眼里,仿佛你就是她的全部。

    他喜欢她做成一件事后,满脸自信,神采飞扬看向他,向他骄傲炫耀的模样。

    后来她大了,在他的娇惯下,她有着自己的主意,对于身边人的意见,她总是选择性的听从。

    再后来,有了秦逸阳,他整天忙于工作,而她的母亲也因为怀孕并没有什么时间管她,他们对她的关心不似从前。

    也许是到了叛逆期,她变得爱与家人作对,变得叛逆,常常把母亲气到不行,让她做什么她偏不做什么。

    可当气过那一阵过后,她自己又会心怀愧疚地找到母亲,和母亲道歉,安慰母亲。

    秦淮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里却只有干着急。

    有一天,她和他大吵了一架之后离家出走,他以为她只不过一时使性子,过一阵子就会灰溜溜的回来。

    谁知道,几天过去了,半点消息都没有。

    于是秦淮和她的母亲都慌了,派了人出去寻找却什么消息都没有。

    直至秦逸阳出生,她的母亲过世,再到今时今日,他都一直没有得到关于她的任何消息。

    他有时候会想,是不是她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但他又不敢那么去想,这毕竟是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疼爱的孩子。

    对他而言,或许没有消息,是最好的消息。

    “秦董,秦董?”

    叶欢晴将自己的的想法叙述完后,看到眼前的秦淮一直盯着自己,神情恍惚,那眼神,似乎是透过自己,思念着什么人。

    听到叶欢晴的呼喊,秦淮愣了愣神,随即咳了咳,回过神来,眼眸低垂,神色略带些不自然,过了一会才出声说道:“嗯,我知道了,你先出去吧。”

    搞不懂秦淮什么意思的叶欢晴眼里满是疑惑,但她也没有多说什么,看秦淮这神情,似乎他的状态有些不对。

    叶欢晴也不再停留,站起身回应道:“是,那董事长……我就离开了。”

    秦淮皱着眉朝着叶欢晴挥了挥手,叶欢晴见状转身向办公室门口走去,离开的时候静静地将办公室的门给带上。

    待叶欢晴离开办公室后,秦淮从座椅上站起了身,走到身后的落地窗前,看着窗外的景色,长叹了口气。

    突然回想起以前的人和事,让他的心情一下子有些沉重。

    想着刚刚透过叶欢晴想起了自己的大女儿,他不由得皱了皱剑眉,眼里浮起淡淡地忧愁,一颗心顿时也觉得沉甸甸的。

    看着叶欢晴的那个神情的那一瞬间,他是真的有种看到了自己大女儿的感觉。可是他已经很久不曾想起那个孩子了,并不是他把她给忘了,而是他有些害怕自己一想到那个孩子,他就控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情绪。

    关于大女儿的事情,只有他和他的妻子知道,甚至秦逸阳都不清楚他自己上头还有个姐姐。

    他和妻子都没有在秦逸阳面前提过,不是因为他们不想那个孩子回来,不想她存在,而是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那个孩子的消息。

    一次次的失望到最后绝望,没人能知道他们当时的痛苦,而那样的痛苦,他们不想再提起,不想再去感受。

    至于那个孩子,他从未放弃过寻找她,只不过一直没有她的消息罢了。

    脑海里一下子回忆起曾经的那些往事,秦淮的眼眶微红,心里泛酸。

    “嗞——嗞——”

    办公桌上的手机震动了好几次,站在窗前陷入自己思绪的秦淮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听到桌上的声响,他吸了吸气,转身走向办公桌,拿起手机。

    看到屏幕上那一串熟悉的号码,秦淮顿了顿,立即接通。

    “什么事?”

    “boss,这个,顾少这边的状况好像不太对劲,哈勃医生给他用了药后他还是一直反复高烧,似乎是药物作用相冲突……”

    原来是负责私宅里的秘书打来的电话。

    “什么?那哈勃怎么说?”

    闻言秦淮本就有些烦闷的心情顿时变得更加糟糕,一双剑眉紧紧皱着,连忙询问道。

    “哈勃医生好像……好像有些兴奋。”

    听到秦淮询问的秘书,想到自己之前去研究室察看情况时,看到的场景,不由得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

    他亲眼看到被哈勃注射了药物的顾南退了烧,可没过多久,顾南的脸又开始泛起潮红,整个人看上去十分痛苦。

    但站在一旁将一切都尽收眼底的哈勃医生的表情,有些耐人寻味。

    他并没有因为顾南注射药物过后没有完全退烧而是反复高烧而觉得不对劲,相反,他亲眼看到哈勃的眼睛在看到顾南的情况后,越发的明亮,整个人浑身充满着干劲,似乎顾南的反应让他很是兴奋,他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听秘书说哈勃好像有些兴奋,秦淮不由得愣在原地。

    什么情况?顾南状况不对,哈勃居然觉得兴奋?!

    秦淮越想越不对劲,紧接着出声问道:“那他有没有接着对顾南采取什么行动?”

    秘书闻言立即把自己看到地告诉秦淮。

    “哈勃医生又是采血又是用仪器检测,在研究室里忙的不可开交。”

    见秘书这么一说,秦淮稍稍松了一口气,不过随即又不由得神经紧绷。

    顾南……不会被哈勃给玩坏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