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六章顾南发烧
    知道顾南已经醒来后得第二天,得到消息的秦淮一早便决定前往私宅打算亲自去看看顾南的具体情况。当然,他也是想好好看看被哈勃注入了新药物后的顾南会不会有什么不良的反应。

    司机开着车在道路上飞速行驶着,没多久便来到了顾南所住的那座私宅。

    秦淮下了车走了进去,提前得知秦淮要来的秘书早早地在门口等候着,一见秦淮便立即迎了上去。

    “boss,您来了。”

    秦淮微微颔首,抬步向打开的房门走去。

    一进门,见屋里空无一人,秦淮眉头一挑,侧头看向一旁的秘书,面带疑惑地问道:“人呢?”

    听到秦淮询问的秘书微微一愣,随即立马躬身回道:“顾少还在房里休息,哈勃医生刚回房间没多久,应该也在休息。”

    见秘书这么一说,秦淮抬手看了看手腕上的石英表。

    现在是早上十点,哈勃刚回房间,想必是又通宵捣鼓他的研究了,至于顾南,这个点还没醒来?

    想到这,秦淮脸上先前浮现的疑惑并没有因为秘书的回答而消散,反而更加明显。

    秦淮垂了垂眼眸想了想,抬步向楼梯走去。

    他决定上楼看看顾南到底怎么回事。

    秘书见秦淮脸色并没有因为自己的回答而好转,并径直向楼梯上走去,他不禁抬手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提步紧跟在秦淮身后,一同上了楼。

    秦淮上楼后径直向顾南房间走去,见状秘书立即走上前,替秦淮打开了顾南的房门,让秦淮先走了进去,他随后也跟着走了进去。

    走进顾南房门后,秦淮抬眼便看到躺在床上的顾南,而后他不禁皱起了眉头。

    闭着眼躺在床上昏睡不醒的顾南,面色潮红,额头上冒着虚汗,黑色碎发沾着汗滴凌乱的散落在他的脸上和额角,剑眉微微皱起,双眼紧闭,又长又翘的睫毛在他的眼下投下一片阴影,鼻头上也冒出点点汗滴,一双薄唇殷红如血,被他紧紧抿着,与那白皙的脖颈形成鲜明的对比。露在被子外面的手紧紧攥着,整个人看起来睡得极其不安稳。

    秦淮一见顾南这模样便知道不妙,立即走上前,伸手探了探顾南的额头,果然滚烫无比。顾南发高烧了,这个念头浮现在秦淮的脑海里,他眼眸不禁一暗,心里不由得燃起一股火苗,随即转头双眼略含着怒气地看向秘书,语气不善地对他说道:“你们就没人进来看看?人都这样了,都没个人注意到吗?!你们都是干什么吃的?!”

    秘书见秦淮一直盯着顾南便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一见到顾南那副模样,他便心中暗叫不好,果然,自家boss发怒了。

    “是我不好,boss,是我的失职,您看现在这样了,我立即去叫哈勃医生?”

    秘书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躬身对秦淮说道。

    秦淮想着之前秘书跟自己说的,哈勃才休息没多久,想着他那怪脾气,对于秘书的这个提议他一时间有些犹豫。

    秘书见秦淮面带犹疑,也想到了哈勃的情况,于是又立即出声提议道:“要不我先联系家庭医生,让他先来看看顾少,帮他退了烧再说?”

    本就犹疑不定的秦淮听到秘书这个提议,想了想,朝他点了点头,面色仍是带着余怒地对秘书开口说道:“那你还不快去,万一他烧坏了脑子,你负责?”

    “是是是,我这就去。”

    听到自家boss那满是怒气的吩咐,秘书躬身点着头回答后立即出门去联系家庭医生,让他赶紧来给顾南检查身子。

    秦淮站在顾南床边,看着他那满头大汗,痛苦不堪的模样,面色沉沉,一言不发。

    没过多久,秘书带着家庭医生走进房门。

    “王医生。”秦淮看着跟秘书一起走进来的老医生,开口喊道。

    王医生对着秦淮点了点头,出声说道:“秦先生,病人……”

    边说着边把视线移向一旁躺在床上的顾南身上。

    秦淮见状让开了身子,对着王医生说道:“他好像发烧了,麻烦王医生你给看看。”

    王医生闻言点了点头,拿着自己带来的药箱走到顾南身边。

    伸手将顾南露在外面的手搭在自己的小药包上,而后抬手轻放在顾南手腕上开始给他把脉。

    王医生神色淡淡,手指轻移,感受着顾南的脉象。

    脉弦细,血虚肝郁,脉浮紧……

    把完脉,王医生将顾南的手腕放回原处,起身凑近顾南的脸颊,伸手翻看了他的眼白和眼珠,看了看他的面色。

    过了一会儿,王医生将顾南安顿好,把被子给他盖好后,拿着药箱起身。

    “王医生,怎么样?”

    秦淮向开口医生询问道。

    “没什么大碍,只是高烧的时间有些长,得赶紧开药给他服下,他身子有些虚,得补补。”

    王医生对秦淮说道。

    闻言秦淮点了点头,没什么大事就好。

    随即秦淮给秘书使了个眼色,然后三人便走了出去。

    收到秦淮指示的秘书立即跟着王医生,从他那得到药方后立即派人取药煎药,然后又吩咐人把王医生送回去。

    秦淮一人坐在客厅,思考着顾南的情况。

    屋里的温度是适宜的,最近天气气温也变化不大,顾南绝不是因为着凉感冒什么的而发烧。那么他之所以会出现高烧的原因就只有哈勃给他注射的那一剂药物了。

    想必现在的反应,都是药物在他体内发挥作用了,既然如此,那么王医生开的药物能不能用呢?

    想到这,秦淮的脸色一变,眼眸一深,一张唇紧紧抿住,皱着眉继续往下想着。

    如果王医生开的中药和哈勃的药物发生了什么反应或者有什么想冲的地方,那可怎么办……

    秦淮想了想,觉得还是得找哈勃给顾南看看。

    于是秦淮侧头看向忙完之后走向自己的秘书,开口对他说道:“王医生开的药,先别给他服用。”

    秘书听到秦淮这么一说,不由得一愣,不过他也不敢多问什么,随即出声应道:“是。”

    见秘书应下后,秦淮起身上楼向哈勃房里走去。

    “咚咚——”

    秦淮站在哈勃门前敲打着房门。

    过了好一会,房内发出声响,然后没过多久,房门被打开,映入眼帘的是顶着一张刚被敲门声吵醒满脸不耐烦的哈勃。

    才休息没多久的哈勃被吵醒,一脸不高兴,看着门口站着的秦淮,面色不虞地开口问道:“干什么?”

    熟知哈勃脾性的秦淮对于哈勃的态度并没有表示过多的不满,出声回道:“顾南发高烧了,状态不是很好,想来叫你去看看。”

    听到秦淮这么一说,原本还满脸烦躁的哈勃面色一变,立即开口说道:“走。”

    秦淮见他来了兴致,也不再多说,转身便向顾南房里走去。

    两人来到顾南房间,床上的顾南还是没有苏醒,与此同时,他的脸色越来越差。

    看到顾南的情况后,哈勃眉头一挑,出声问道:“这样子多长时间了?”

    见哈勃这么一问,秦淮脸色顿时不太好看,沉声说道:“不清楚,我一来他就这样了,时间……应该有一段时间了。”

    闻言哈勃皱了皱眉,开口对秦淮说道:“派人把他带去研究室。”

    秦淮点了点头,朝秘书看了一眼。

    站在一旁听完秦淮和哈勃的对话的秘书面色也不怎么好,一直提心吊胆的。

    在看到秦淮看向自己后,秘书立即了然地出了门,叫来在门口一直守着的一个大汉,将顾南抱去了哈勃的研究室。

    见状,哈勃和秦淮均向研究室走去。

    待大汉按照哈勃的指示将顾南在研究室的试验桌上,秦淮挥手示意秘书和大汉退下,而后在一旁坐下,观察着哈勃的举动。

    哈勃看了看顾南的情况,伸手在顾南的手腕上探了探,而后拿来研究室里的一些仪器,一一给顾南装上,等待着显示屏上显示出的数据。

    而后,哈勃又来到实验桌拿出注射器和器皿,从顾南身上采集了一些血样之后,来到实验桌上对血样进行化验。

    折腾了好一会后,哈勃将采集到的数据记录下来,拿出上一次的数据进行对比。

    目视了哈勃全程动作的秦淮,在看到哈勃拿出之前数据对比时,才缓缓开口问道:“怎么样?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哈勃仔细对比着这几次检查的数据,皱着眉看着有几项波动起伏比较大的数据,他的脸上浮现些许疑惑。

    过了一会,哈勃出声对秦淮说道:“好像是有些不太对劲,他的体内似乎对几种药物有着极强的抗性,这一次之所以发高烧就是因为一些药物在他体内反应作用,一些药物在他体内受到抵抗……”

    闻言秦淮也不禁皱起了眉,想了想,又继续问道:“那这药剂的总体的药效会不会被有所消减?”

    哈勃听到秦淮的询问,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出声道:“也不一定,药剂的药效可能会被消减,也有可能加强,具体怎么样,还得再看。”

    听到哈勃的回答,秦淮垂眸点了点头,而后想到了什么,又开口说道:“那就让他这么一直烧着?”

    哈勃闻言摇了摇头,淡淡地回道:“这么高的温度,放任他这么烧下去,他人只怕是会被烧傻。”

    听哈勃这么一说,秦淮松了口气。

    顾南要是烧傻了,他可就不好办了,计划什么的被打乱不说,顾家那边……

    想到这,秦淮开口问道:“那你现在给他用药退烧?”

    哈勃摇了摇头,“还得再等等,不急,先把他放我这,有什么事的话,我再叫人通知你。”

    秦淮点了点头,看了试验桌上的顾南一眼,也不再多说什么,起身便离开研究室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