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五章汇报情况
    />

    遗憾地是顾南并没有在照片上看到自己以为会出现的红印,顾南不禁皱着眉想着,到底是为什么自己会突然后颈一痛然后就昏了过去了呢?难道是自己的身体又出什么问题了吗?

    在一旁默不作声地目睹了顾南的一切动作的秘书,脑子里的一根神经一直绷得紧紧的,生怕被顾南发现了些什么。

    一直都没能想通的顾南抬头看向秘书,对他问道:“你说我被人带去见了哈勃医生,那他给我检查完后有没有说我身体有哪里不对劲?或者是不是又出现了什么毛病?”

    听到顾南这么一问的秘书在心里悄悄舒了一口气,然后一脸严肃地回答道:“我是跟着boss一同进去的,哈勃医生对您进行了全面的检查,并没有发现您的身体有什么问题,他说您应该是身体还没有复原,还需要多加休息,或许是您跟着boss一同奔波所以有所劳累的后遗症吧……”

    说完这一大堆话后,秘书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顾南的表情。

    听完秘书说的话后,顾南垂眸想了想。

    既然医生都这么说了,身体没问题自然是好的。想着自己这几天的的确确是跟着秦淮到处奔波,或许自己的身体的确还没有复原,经不起这么折腾?

    他眉头一挑,面色稍稍舒缓,看那样子是信了秘书所说的。

    而一直悄悄观察着顾南的秘书,一见顾南的神情舒展,不似之前那般纠结,悬着的一颗心慢慢落回原地,脸色也稍缓,眉眼微扬。

    想通后便不再纠结的顾南对着秘书点了点头,出声对他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谢谢。”

    “您客气了。”秘书躬身恭敬地回道,“不知道您还有什么吩咐吗?”

    顾南想了想,摇了摇头,对秘书说道:“没有了,谢谢,辛苦你了。”

    “应该的,那您如果有什么需要就叫我一声,我先出去了,您好好休息。”秘书对着顾南说道。

    “好的,我知道了,谢谢。”顾南朝着秘书点了点头。

    秘书闻声也不再多待,从房间退了出去,将房门再次关上。

    休息了会慢慢恢复力气的秦淮试着起身下床,动了动自己微酥的身子,然后转身走向衣橱拿了套衣服,然后走进了浴室。

    出了顾南房门后,秘书便来到自己的房间,拨通了秦淮的电话。

    正坐在房里沉思的秦淮被突然到来的秘书的电话的响声打断了思绪,回过神来的秦淮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秘书的名字,神情一动,接通电话开口问道:“什么事?”

    “boss,顾少爷醒了。”见秦淮接通了电话,秘书立即开口向他说道。

    听到秘书的回答后,秦淮眉头一挑。这么快就醒了?哈勃不是给他打了一针安眠的药物?

    想到这,秦淮不禁皱了皱眉,出声对秘书询问道:“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他什么反应?”

    秘书想着顾南一醒来之后的神情,出声对秦淮说道:“顾少爷的脸色不太好,他的身体好像没什么力气。”

    听到秘书的回答,秦淮想到哈勃给顾南注射过新药物,猜测这应该是药物作用,于是神情不变,接着开口问道:“然后呢?他有没有说些什么?”

    见秦淮这么一问,秘书立即想起顾南见到自己后便立即询问自己他昏倒的缘由等事,于是对秦淮说道:“他询问了您的去向,然后向我问了他昏倒的原因。”

    秦淮听完后眉头又是一皱,想着自己派人打晕顾南然后把他带给哈勃检查并且看着哈勃给他注射药物,面色一沉,低声对秘书问道:“你是怎么说的?”

    听出了秦淮那满含威严的语气,透过电话都能隐约感受到电话另一头的低气压,想着自家boss平时严厉起来的那神态,秘书不由得身子一颤,头皮发麻地小心翼翼地回应道:“我对他说您回家了,他晕倒的原因是在他自己身上,我说我们突然看见他晕倒了,然后您被吓了一跳,派人将他送去给哈勃医生检查了一番,然后便把他送回了房间。”

    听秘书这么一说,秦淮的神情慢慢舒缓,微黯的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显然,他对秘书的回答很是满意。

    “不错,很好。那他是什么反应?”

    秘书听见电话那头秦淮的肯定,以及他那变得微微上扬的语气,秘书的心里不由的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自己的反应够机智。秘书伸手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那颗因秦淮的语气和气压而被震慑得砰砰直跳的心脏慢慢恢复常态。

    “顾少爷他一开始似乎还有些不相信,甚至找我要了面镜子,还拿了手机拍了自己的后颈看,应该是怀疑自己不是主动晕倒的。”秘书眉眼微扬,松了口气之后语调轻快地出声回答道。

    听秘书这么一说,秦淮刚放松的眉头又紧紧皱了起来,沉声问道:“然后呢?他有没有看出什么?”

    “您放心,顾少他脖子后面的红印早就消掉了,所以他并没有看到什么,当然也正是如此,他似乎已经相信了我说的话。”

    秘书听到秦淮这么询问,语气轻松地对秦淮回答道。

    听秘书这么说,秦淮的眼睛闪过一丝亮光,嘴角微扬,语调轻快地对秘书说道:“很好,你继续观察他的动态,对了,还有哈勃那边,他那里有什么动静吗?”

    “这个……哈勃医生一直待在研究室没有出来过。”

    秘书想到哈勃那个臭脾气,自己一般还是很少进去研究室去观察他,便把哈勃的大致情况告诉了秦淮。

    闻言秦淮也想到了哈勃那痴迷研究的性子,也不觉得他一直待在研究室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便满意地对秘书说道:“可以,你继续好好观察,有什么事情就立即通知我,知道了吗?”

    “是,boss,您就放心吧,有事我会立刻通知您的。”秘书恭恭敬敬地对秦淮应道。

    “嗯,好,那就这样。”秦淮满意地点了点头,挂断了电话。

    和秘书结束了通话后,秦淮支着下巴坐在书桌前沉思。

    秦淮垂眸回想着哈勃跟自己说过的话,以及回家后秦逸阳突然提到的顾南去公司的事情,他的眼睛微微一沉。

    这下子看来,顾南的身体一时半会还有些问题没有解决,去公司的事情可能要再拖一拖了,不过这个事反正也不急,等过了一周之后,看看哈勃给他的检查结果再做打算也不迟。

    这么想着,秦淮的眼里闪着异样明亮的光芒,窗外的夜色深深,一轮圆月在云朵的遮掩下忽明忽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