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四章情绪外泄
    听到顾父的回答,叶欢晴的脑海里不禁浮现顾茴那圆滚滚的可爱模样,心里的一些郁结也消散不少。

    “那就先这样吧,爸,您说的我都知道了,我会注意的,您放心。”

    叶欢晴缓了缓,清声对顾父开口说道。

    电话另一头的顾父沉默了会,知道自己也就只能暂时这样,至于洛杉矶那边的事,叶欢晴这么坚持要待在秦淮的公司,他也不能坐视不理了。

    “嗯,好。”

    出声回应了叶欢晴后,顾父垂了垂眼眸,开始思考着要如何处理这些事。

    挂断电话后的叶欢晴将手机扔在一旁,闭上眼开始想着这些个糟心事。

    现在顾南和秦淮突然又回到了洛杉矶,不知道秦淮下一步的动作会是什么。让顾家知道顾南的异状后,秦淮还有什么打算呢?还有,顾南现在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状况,他是为什么会不记得顾父他们,是他之前的病引起的,还是秦淮又对他做了些什么?

    许许多多的问题在叶欢晴的脑海里萦绕,本就身心疲惫的她,一双柳眉正痛苦地皱着,平时明亮的大眼此时紧紧合上,浓密的睫毛在白皙的肌肤上留下些许阴影,鼻梁高挺,小巧的鼻头上冒着点点细汗,面色苍白,雪白的牙齿紧紧咬着樱红的薄唇,整个人看起来十分难受。

    “呲——呲——”

    才和顾父通完电话没多久的手机又开始震动。

    叶欢晴有些不耐地皱着眉,闭眼伸手在床上摸着,将手机拿到眼前,眯着眼看了眼亮着的手机屏幕,赫然看见“小小”两字。

    叶欢晴的心微微一松,接通电话,把手机放到耳边。

    “喂,小小。”

    “嗯,是我。怎么样欢晴,你在秦淮的公司还好吗?有没有遇到什么困难或者有没有什么收获?”

    孙小小是知道叶欢晴为了得到顾南更进一步的消息,只身前往秦淮公司想接近秦淮。

    知道叶欢晴前阵子应该忙不过来,过了几天才打电话过来询问询问她现在怎么样。

    “我没事,都挺好的,一切都还顺利,我现在是他身边的助理。”

    叶欢晴简要地跟孙小了说自己现在的情况,想了想,将自己从顾父那知道的顾南的情况告诉了孙小小。

    “什么?!顾南和秦淮回京了,并且还失忆忘记你们了?天哪,这到底怎么回事。”

    孙小小听完叶欢晴的话,震惊不已。

    叶欢晴听见电话那头孙小小的惊呼,想到自己刚知道这个情况的时候也是震惊得不敢接受,她叹了叹气,接着又对孙小道:“小小,并不止这样,秦淮现在又带着顾南回到洛杉矶了,我不知道秦淮他把顾南安排在哪里,他到底打着什么算盘,我……”

    叶欢晴的心情很压抑,她一直找不到人诉说心中的苦楚,直到孙小小的电话打来,她才有了倾诉心情的出口。

    听着叶欢晴语气里的疲惫不堪,想着她一个人打拼奋斗的艰难和不易,孙小小的心顿时也难受不已。

    “欢晴,你有什么就跟我说,别压在心里,这样下去你迟早有一天会崩溃的,你得坚持,你还没有把你的顾南找回来,我的干儿子也在等着你呢。”

    孙小小轻声安慰叶欢晴,对她不断鼓励,为她送去些许温暖。

    听着电话那头孙小小柔和的话语,叶欢晴心中一直压抑着的一角顿时崩塌,泪水从眼睛里溢出经由眼角滑落,滴在被单上印出朵朵泪花。

    叶欢晴由先前的无声哭泣,到后来的放声大哭,直至最后的抽泣。

    她将心中的那些一直压抑着的东西全都释放了出来,黑色的被单上湿了一大片。

    孙小小全程都默默陪伴着,电话另一头的她一直不做声,就这么静静的听着叶欢晴将自己释放出来,待到叶欢晴已经不再放声大哭而是微微抽泣时,她才柔声对着手机说道:“哭出来就好了,哭出来,你的心也就轻松一些了。”

    “嗯,我知道,谢谢你,小小。”

    叶欢晴抬手拭去脸上乱七八糟的泪痕,起身伸手到床头柜上抽出几张纸巾,擤了擤鼻子,声音哽咽。

    哭过之后,她的心情的确舒服了许多,感觉一直压在心头的郁结有些许松动。

    眼睛里满是水光,在灯光的照耀下越发的明亮,翘起的睫毛上挂着点点泪滴,鼻子泛着红色血丝,瘦削的肩膀一抽一抽的,那模样看起来娇俏可怜。

    孙小小陪着叶欢晴聊了一会,直到将叶欢晴哄睡了以后才挂断了电话。

    另一边从私宅出来的秦淮吩咐司机将自己送回了家。

    秦淮刚进家门,便看到缓缓从楼上走下来的秦逸阳,两人的视线恰好对上,看到回来的秦淮,秦逸阳的眼睛里溢出了惊讶的光亮,脸上满是疑惑的对着秦淮问道:“父亲?您不是在京都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秦淮神色淡淡,将外套脱下递给候在一旁的管家,转身对着秦逸阳开口回道:“事情处理完了,自然就回来了。”

    听到秦淮这么一说的秦逸阳眉头一挑,面容一顿,随即回过神来朝着秦淮点了点头,也不再开口说话。

    秦淮迈着步子走向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慵懒地靠在座椅上,眼神微眯,面容舒展,整个人散发着一种令人望而生畏的气息。

    秦逸阳慢慢跟在他身后,走到他身旁的沙发上坐下,而后出声向秦淮汇报了些公司里的事情。

    秦淮垂眸听着,面色淡淡,时不时开口询问点出秦逸阳说的事情里的一些重要的点,父子俩就这么和谐地商谈着。

    等将公司里的事情都商议完后,秦逸阳出声对秦淮说道:“对了,父亲您之前说的要我给顾南安排个职位的事,我准备的差不多了,您是怎么打算的?”

    听到秦逸阳提起顾南,秦淮的眉头轻皱,他是想起了顾南的异状和哈勃说的那些事情。

    沉默了一会儿,秦淮才开口对秦逸阳说道:“再等几天,不急。”

    秦逸阳闻言垂了垂眸,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应声道:“好的。”

    “嗯,没什么事了吧?”

    秦淮听到秦逸阳的回应后,想了想。出声问道。

    秦逸阳摇了摇头,表示没有了。

    秦淮见状便拍了拍自己的裤腿,站起了身,开口对秦逸阳说道:“时间也不早了,我上楼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好的,我知道了。”

    听见秦淮说的话,秦逸阳点了点头,出声应道。

    秦淮上了楼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走到房间里的书桌前的座椅上坐下,双手支着下巴垂眸思考了会,抬手拿过桌上的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

    手机响了两声便被接通了。

    “喂,boss。”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低哑的男声。

    “嗯,我让你监视顾家那边,有些什么情况。”

    秦淮听到那边的回答,神色不变,语气淡淡地询问道。

    电话那头的人听完秦淮说的,沉默了会,随即立即开口说道:“有的,一直按照您的吩咐监视顾家的一举一动,自从顾少爷和顾家家主见过面之后,顾家加派了监视您的动态的人手。但按您的吩咐,我们等您登上了飞机之后才把您离开京都的消息放给顾家,顾家家主收到消息之后大怒,并且往洛杉矶这边加派了许多人手,正在监视您的动态,并且还在搜寻顾少爷的下落。”

    秦淮听完电话那头的人的汇报,眉头一挑,眼眸微暗,嘴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微笑。

    一切都如他所料,顾父知道了顾南的异况后会更加在意自己的举动,肯定捉摸不透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忍不住猜测自己对顾南到底做了什么,想必也没发现顾南之前的病已经痊愈了。

    顾家现在只怕是又要为着顾南的事情而掀起了一番波涛。

    “之前要你们注意拦截国内的记者拍到的顾南的照片外泄的事情,处理得怎么样了?”

    秦淮一只手敲打着桌面,将身子慢慢放松地靠在座椅上,眼神微眯地盯着桌上的相框,语气淡然地问道。

    “报告boss,所有有关顾少的照片已经都被拦了下来。”电话那头的人听到秦淮的询问,立即出声回答道。

    “嗯,很好,继续监视顾家的举动,有什么事情就立即告诉我。”

    听完电话那头人的汇报,秦淮的面上略带着满意的神色,出声对他吩咐道。

    “是,boss。”电话另一头的人听完秦淮说的便立即回应道。

    听到回应的秦淮也不再多说,抬手挂了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