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二章新药物的注入
    一下飞机,秦淮便带着顾南坐车回到顾南之前住的那座私宅。

    车子在大路上快速又稳当的行驶着,秦淮垂眸靠在座椅上,作浅眠状。

    一旁的顾南侧头看着车窗外飞速滑行的景色,他的心里莫名觉得有些空空的,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愁绪从他心尖漫延。

    与顾父相遇的事情他没有告诉秦淮,因为在他看来,顾父对他而言是陌生人,虽然他似乎对顾父的接近并不排斥,甚至觉得有些熟悉,但他的脑海里并没有见过顾父的印象,看到他见到自己那么激动,他想,他应该是认错了人。

    可当他听了秦淮的安排,回房间收拾东西时,无意间看到了一张有些拧巴的三人合照,上面是秦淮、自己遇到的顾父和一个他并不认识却隐隐约约觉得熟悉的女子。

    心里觉得疑惑不解的他没有立即去找到秦淮询问,而是自己动手搜索了一些消息,结果他发现与自己相遇的那个男子是他一直想要报复的顾家家主,而照片上的另一个女子,是他的夫人。

    在顾南的心里,他有着要报复顾家的执念,但令他一直不解的是,他的脑海里没有任何关于顾家的消息,他甚至连顾家家主的样子都还是今天自己这么一折腾才知晓。

    种种疑点重重,顾南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混乱。

    看向窗外的黑眸越发幽深,车内微光的灯光打在他略有些苍白的俊朗面容上,剑眉紧皱,薄唇微抿,搭在一旁的手不由得慢慢捏紧。

    为什么他总觉得怪怪的,秦淮似乎有什么事情瞒着他……

    “咔吱,咔吱……”

    顾南的情绪有些不稳,揉捏手指发出了些许响声。

    原本闭目养神状坐在一旁沉思的秦淮听到了声响后,眉头一挑,抬眸看向身旁的顾南。

    借着微暗的灯光,秦淮看到了自己身旁的顾南脸色似是有些不太对劲,一只手紧紧的攥着,想必之前那稀碎的声音便是由他发出来的。

    秦淮原本舒展的面容不由得一顿,皱着眉出声道:“怎么了?身体不舒服?”

    正凝神盯着窗外想事情的顾南并没有意识到自己无意间的情绪外泄,还被秦淮发现了。

    突然听到秦淮的声音,顾南身子一颤,面向窗口的脸色一僵,随即收拾了下自己的表情,转过头对着秦淮摇了摇头,垂眸轻声说道:“没什么,可能坐久了飞机,有些难受。”

    秦淮盯着顾南那略显苍白的脸色看了一会儿,想着的确坐了许久的飞机,以顾南的身体,觉得不舒服也正常。

    于是他也就没再多想,对着顾南出声说道:“嗯,快到家了,回去好好休息会,倒倒时差,哪里不舒服就说。”

    顾南闻声看了看秦淮,知道他并没有多想,微微松了口气,面带微笑地对秦淮点了点头,开口回道:“是,我知道了。”

    语罢,秦淮也没再多说,继续闭上了眼睛。

    顾南见状也慢慢侧过头,继续看着窗外的景色。

    车子在道路上飞速行驶着,没过多久便抵达了目的地。

    下了车,秦淮和顾南相继走进房子。

    “boss。”

    在屋子里听到门外的车声,秦淮的秘书立即从宅子里走出来,恭敬地候在一旁。

    秦淮点了点头,迈步走了进去,顾南紧跟其后。

    走进宅子里,秦淮便径直走到客厅,来到沙发前,缓缓坐下,看着紧跟在自己身后进来的顾南,开口对他说道:“你上楼休息去吧,不是不舒服吗?”

    已经将情绪稳定下来,面色稍缓的顾南进了门后听到秦淮的话,愣了愣,随即点了点头,出声道:“那干爸,我先上楼休息了,您也早点休息吧。”

    秦淮神色淡淡,朝着顾南颔首,而后拿起面前茶几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杯茶水,放在鼻子前闻了闻,随后倒入口中。

    顾南见秦淮不再多说,于是转身朝楼梯走去。

    秦淮眉眼轻抬,对着走在顾南身后的大汉递了个眼色,而后若无其事的接着品茶。

    就在顾南转身正要上楼时,在他身后收到秦淮示意的大汉悄悄走到他背后,抬起手在他后肩上砍了下去。

    “嗯额……”顾南感到背后一痛,随即就晕了过去。

    站在顾南身后的大汉伸手将顾南扶住,抬眼看向秦淮。

    坐在沙发上的秦淮慢悠悠地将杯里清香的茶水喝完,将茶杯放在桌上后,走向楼梯口前晕过去倒在大汉怀里的顾南,绕开后走上楼梯,开口说道:“把他抬上来。”

    “是!”大汉应声后,伸手将顾南架在自己身上,跟在秦淮身后上了楼。

    在一旁候着的秦淮的秘书见状立即跟了上去。

    看到从后面慢慢跟上了的秘书,秦淮悠悠地问道:“哈勃医生人还在研究室?”

    “是的,boss,哈勃医生一直在研究些什么,除了必要的吃饭和休息,他一直都待在研究室里没有出来过。”

    听到秦淮的询问,秘书立即走上前出声回道。

    闻言秦淮点了点头,径直向研究室走去。

    在研究室门口站着几个大汉,见秦淮来了,皆是要躬身朝他打招呼。

    见状秦淮抬了抬手,阻拦了他们的动作,而后等着秘书开了门后,进入了研究室。

    一走进研究室,一股奇异的气味扑面而来。

    秦淮吸了吸鼻子,皱着眉顺着气味看去。

    只见坐在研究室里的实验桌前的哈勃正一脸兴奋地盯着手里的一个装满黄色液体的试管,神色喜悦,嘴角高高扬起。

    秦淮挑了挑眉,向哈勃走近。

    听到门口动静的哈勃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神情一变,面色淡淡地将手里的试管放到一旁的架子上,走到桌上一旁的显微镜前,低头观察着,出声问道:“什么事?”

    秦淮走到哈勃身边,侧头对着正从门口走进来的大汉使了个眼色,让他将顾南放在一边的试验桌上,然后退出去。

    接到指示的大汉面色轻松的将顾南抱到桌前放下,然后便和秘书一同退出了研究室。

    秦淮看着他们办好事然后都出去了之后,才转过头来对着哈勃说道:“人带回来了,喏,那呢。”

    闻声哈勃将头从显微镜前抬起,转身看向一旁的试验桌上正躺着的顾南,皱了皱眉,向他走去。

    来到顾南身旁,哈勃伸手翻了翻顾南的眼皮看了看,眼角扫到顾南脖颈旁的红色,然后出声说道:“砍晕的?”

    秦淮闻言点了点头,淡淡地回道:“这样比较方便。”

    哈勃撇了撇嘴,来到实验桌前,拿出一只崭新的注射器,从架子上挑选了一只密封的试管,从里面吸取了些药液,然后走到顾南身边,将注射器的针头对着他的手臂扎了下去,伸手将注射器里的药液缓缓推入顾南的身体。

    秦淮皱眉看着哈勃的举动,出声问道:“这是什么?”

    “麻醉剂。”哈勃简单明了的回应道。

    听到哈勃的回答,秦淮随即舒展了皱起的眉头。

    麻醉了好,免得检查着检查着,突然醒过来就不好了。

    给顾南打了一剂麻醉剂后,哈勃转身将注射器扔到一旁的垃圾篓里,来到实验桌前捣鼓着。

    等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后,哈勃将研究室里的仪器挪到顾南躺着的试验桌旁,将连接设备一一装在顾南身上。

    在顾南身上装好仪器后,哈勃又来到实验桌前拿起一只新的注射器,抬手挑选着架子上装着药液的试管,出声对秦淮问道:“说说,他什么状况。”

    秦淮听到哈勃的询问,开口将最近顾南的反应告诉了哈勃,然后开口问道:“是不是你上次的药还是有问题?他怎么好像对于以前的一些人和事并没有完全忘记的样子……”

    听完秦淮的描述,哈勃的眉头紧皱,想着自己这几天的研究成果,最终还是把自己的研究告诉了秦淮。

    “他的体质好像跟常人不同,那些药物在他体内发生了反应,但他在有意识的抵抗,因而药物的作用没有发挥到极致,才导致他对以往的一些事物,见到的一些人,都会觉得既陌生又有熟悉感。”

    听到哈勃这么一说,秦淮的脸色不由得变得难看,语气也慢慢变得沉重。

    “那照你这么说,他还有可能恢复记忆?”

    哈勃闻言点了点头,出声说道:“如果他的抵抗够强的话,不排除他会慢慢回想起以前的事,甚至恢复记忆的可能性。”

    秦淮听到哈勃这么一说,顿时情绪变得不再稳定,语气略有些严厉又带着些急切地对哈勃问道:“那可不行,现在要怎么办?”

    哈勃的手在那一排试管上滑过,最终在一只装有绿色药液的试管前停下,伸手把它拿了出来,将注射器插入管中吸取药液,面色淡定地对秦淮开口说道:“没事,我已经研究出了药效比之前强了好几倍的药,给他试试,过阵子再检查检查。”

    听到哈勃这么一说,秦淮的脸色才慢慢缓了过来,点了点头对他说道:“那你就给他用吧。”

    刚说完,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又出声说道:“对了,这药会不会伤到他的身子底子?”

    哈勃闻言冷笑了一声,开口说道:“是药三分毒,更何况……哼,你觉得呢?”

    秦淮听哈勃说完,眼眸低垂,暗色的瞳孔里闪过一丝光芒,顿了顿之后对着哈勃说道:“没什么,我就问问,你给他用药吧。”

    哈勃点了点头,手里拿着刚吸好药液的注射器向顾南走去,将药液打入他的体内。

    躺在试验桌上闭着眼的顾南被打了药之后没多久,额头上开始冒出点点冷汗,原本舒缓的面容顿时一紧,眉头皱着,薄唇无意识的紧紧抿住,丝丝呻吟从他的口里滑出,放在身旁的手慢慢握紧。

    秦淮一双眼紧紧盯着试验桌上顾南的反应,眉头微挑,过了一会儿,看着试验桌上的顾南稍稍缓了一阵子,开口向哈勃问道:“就这样就行了?”

    注射完药物后,哈勃便盯着仪器显示屏,观察着上面显示的数据,时不时抬手记录下一些数据。

    听着秦淮的询问,哈勃直接将他置之不理,做着自己的事情。

    出声好久后却一直没有得到答复的秦淮,看着眼前忙碌的哈勃,皱了皱眉,又向他问道:“要这样等多久?”

    “闭嘴!别说话。”

    老是被秦淮打扰的哈勃不耐烦的开口呵斥道。

    被哈勃出声斥责的秦淮老脸一红,丝丝怒气从心尖直冒,但看着哈勃那认真投入的模样,想着哈勃那古怪的脾气,想着顾南还得靠他来治疗,他又顿时有气没地方发泄,扯着张脸就这么站在一旁,面色沉沉。

    时间慢慢溜走,转眼间,秦淮和哈勃就这么在研究室里待了好几个小时。

    顾南的身体数据慢慢恢复稳定,哈勃将自己要记录的东西都一一记录完毕,将手上的东西放到实验台上,然后又拿出一只注射器,从架子上拿了只装有无色药液的试管,吸取了些药液,转身向顾南走去。

    看着哈勃又要向顾南注射药液,秦淮皱着眉出声问道:“这又是?”

    “安眠药物。”

    哈勃淡淡地回道。

    闻言秦淮眉头一挑,安眠药物?为什么要给顾南注射这个?

    哈勃眼角扫到秦淮脸上的疑惑,收集到自己要的东西后,想到研究又有进展,他的心情还算不错地出声对秦淮解释道:“睡得昏昏沉沉,才不会想起不该想的。”

    说完向秦淮指了指顾南脖子后面那一片红色。

    听完哈勃的话,顺着他的手看去,秦淮愣了愣,然后点了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