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六十一章再次离开
    第二天,在秦淮的安排下,顾南紧跟秦淮的步伐来到机场,坐上了飞往洛杉矶的飞机。

    而直到秦淮和顾南抵达洛杉矶后,顾父这边才迟迟收到消息,得知秦淮和顾南已经离开了京都。

    京都顾宅书房内。

    “啪嚓——”一只青花茶杯被狠狠摔在地上,碎裂的茶杯发出清脆的声音。

    顾父看着眼前向自己汇报消息的人,一张脸涨得通红,整个人气愤不已。

    “你们一个个都是干什么吃的,啊?!人都到洛杉矶了才告诉我他们离开了京都,不是让你们一直监视着吗?怎么就把人给跟丢了?!”

    顾父一想到好不容易和顾南单独见了面,有了更进一步的消息,虽然顾南已经把他忘了,但好歹他的人已经好好的出现在他面前了。

    现在这下可好,还没来得及决定要不要把人带回来,顾南他人便被秦淮给带去了洛杉矶,这下子要想再得到顾南的消息,可是难上加难,更别说要把他给带回顾家。

    “报告老爷,我们的人的确一直监视着,可是昨晚开始,咱们的监控设备就被人黑掉了,一些消息来源也被人可以截断,消息得不到也传不出……”

    站在顾父不远处向顾父汇报消息的人感受到顾父的怒不可遏,颤颤巍巍地出声将更多的情况向顾父汇报着。

    闻言顾父伸手狠狠地一拳砸在书桌的桌面上,“啪”的一声巨响,吓得对面向他汇报的人身体一颤。

    顾父的眼里满是愤恨和不甘,听着对面的人汇报上来的情况,他不禁咬牙切齿。

    “秦淮……你真是好样的,居然玩儿我,还把我玩的团团转……”

    隐隐约约听到对面的顾父磨牙咀嚼着一个人的名字,站在一旁的人悄悄抬头朝顾父看去,在看见他那因愤怒而被胀红的脸颊,那阴狠的眼神,他不由得感到害怕,立即又低下了头。

    现在的这个情况,他最好还是说该说的话,其他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闭嘴的好……

    顾父沉着眼眸盯着书桌的桌面,沉思着秦淮做出这些举动的目的。

    被愤怒冲昏头脑后慢慢平静下来的顾父,眼眸低垂,脑子开始飞速运转。

    以秦淮的能耐,他不可能就那么眼睁睁看着自己和顾南两个人单独那么见面,既然如此,顾南身边一定是时刻有人跟着,那么自己和他见面聊天,所有的反应,他应该都看在眼里,想必他一定是故意这么安排,就是为了看到自己见到顾南时的震惊和知道顾南失忆后的不敢置信的一面。

    顾南的身体,应该是他动的手脚,但至于他对他到底做了什么,仅仅是失忆这么简单吗?这一切对于他而言目前还是个很大的问题。

    在知道自己和顾南见过面后便这么急匆匆回到洛杉矶又是为什么?难不成是害怕自己会把顾南带走?

    不……不可能,以他现在的能耐,自己想要带走顾南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不会因为这件事就这么匆忙离开。

    那么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情,要么就是洛杉矶那边出了事,要么……就是顾南的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随着不断深入的思考,顾父的眼眸越来越深沉。

    他与秦淮好歹曾经也斗了那么多年,对于秦淮的心思,他多多少少还是了解的。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看来还得派人好好查查。

    想明白后,顾父脸色微沉地看向站在自己对面垂着头的男子,阴着脸开口出声道:“行了,这些事就先放着,你派人去查查秦淮在洛杉矶那边的公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顺便在洛杉矶那边加派些人手,给我好好盯着秦淮。”

    “是!我这就立即吩咐下去。”男子接到顾父的安排后立即应声道。

    顾父揉了揉自己因为思考太多,情绪波动太大而有些胀痛的脑袋,朝男子挥了挥手,示意他退下。

    接到示意的男子躬身退下,离开了书房。

    等到男子离开后没多久,听到书房内的震动而一直在外等着没有进来的陈敏家才缓缓推门走了进来。

    本来坐在书桌前扶着头垂眸沉思的顾父听到门口的动静,被惊动后抬头看去,一见是陈敏家,立即起身迎了上去,出声问道:“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在休息吗?是我吵到你了?”

    陈敏家看着顾父那一脸关怀自己的模样,摇了摇头,对他说道:“我醒了见你不在,出门倒水的时候听到书房里有些吵,知道你和人在谈事情,等了会才进来。”

    听到陈敏家说的话,顾父脸色不太好的点了点头,揽着她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开口说道:“是在谈些事情,对不起,吵到你了。”

    陈敏家不在意地摇了摇头,回想起自己站在门口隐隐约约听到的那满含愤怒的声响,皱着眉开口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生这么大的气?”

    见陈敏家一脸疑惑地询问自己,顾父想到之前烦闷的事情,犹豫了会,出声对陈敏家说道:“秦淮把顾南又带回洛杉矶了。”

    “什么?!”听完顾父说的话,陈敏家瞪大眼睛惊呼道。

    看着陈敏家那一脸不敢相信的模样顾父点了点头。

    “秦淮怎么突然就把阿南又带回洛杉矶了?!怎么动作这么快?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陈敏家皱着眉出声问道。

    顾父点了点头,对着陈敏家说道:“我也觉得纳闷,这件事太突然了,我才和阿南见过面,秦淮他便把阿南带走了,好像他把阿南带回来就是故意让我们见一面似的……”

    听顾父这么一说,陈敏家想了想,不由得惊得瞪大了眼睛,一双明亮的圆眼里满是对顾父说的话的赞同。

    “你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有点那个意思,以他秦淮的能力,既然能瞒着我们不让我们找到阿南这么长的时间,怎么突然就把阿南带回来了,还让你和他单独见了面……”

    陈敏家一边想一边说着,越说眼里的震惊越是明显。

    见陈敏家跟自己想到了一块去,顾父朝她点了点头,出声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他不可能不知道我和阿南见面,甚至可以说,我和阿南的见面,可能就是他刻意安排的,他应该是故意让我们知道阿南现在已经失忆了,并且对他的态度不一样。”

    听完顾父说的,陈敏家皱着眉沉思了会,然后出声说道:“可他为什么突然就这么回了洛杉矶了?让我们和阿南见了一面便跑了,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顾父垂了垂眼眸,将自己的想法对陈敏家说道:“我想……他这么突然离开,要么是洛杉矶那边出了什么事,要么……就是阿南的身体出了什么状况。”

    听到顾父提到顾南的身体,陈敏家的心不由得一紧,紧张的出声道:“阿南的身体?他身体怎么了?”

    顾父摇了摇头,接着说道:“这还只是我的猜测,具体情况,还要等我派去那边的人传来的消息,知道那边的情况才能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了。”

    听顾父这么一说,陈敏家原本满是紧张的脸不由的一沉,等消息……又是等消息,这么长时间了,她已经等了太久了,每次一有什么事情都是无止境的等待,她的耐心已经快要用完了。

    顾父垂眸看见了陈敏家那略带不耐的神色,抬手抚了抚她的脸颊,轻声说道:“再等等,马上就会有消息的。”

    陈敏家听完顾父的话后,脸色依旧沉着,一言不发。

    夫妻二人就这么相拥着坐在书房里,空气里弥漫着一股令人揪心的氛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