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八章秦淮的吩咐
    秦淮派人把昏迷的顾南抬到他原本的房间,并吩咐人守着他,等他醒来了便立即通知自己,而后派秘书时刻关注着哈勃,等他将药物研制完后便送他离开。

    交代好一切事宜后,秦淮坐着司机开来的车回到自己的住宅。

    一进门,秦淮脱下外套拿在手上,侧头向管家询问道:“少爷回来了没?”

    “回禀老爷,还没有。”管家微微弯腰,毕恭毕敬地回答道。

    秦淮皱了皱眉,转身上了楼。回到房间洗漱一番后,秦淮拿出拨通了秦逸阳的电话。

    “你在哪呢?”秦淮缓缓地问道。

    接到秦淮电话的时候,秦逸阳正在公司里处理事务,听到手机来电,抬眸一看是秦淮的电话,眉头轻挑,滑开手机接通了电话。

    “公司。”秦逸阳淡淡地回道。

    听到秦逸阳的回答,秦淮也不怎么意外,只是出声道:“事情处理完以后就立即回来,我有事交代你去做。”

    听到秦淮的话后,秦逸阳眼眸低垂,微微合上的眼帘挡住了那双深沉的双眼,略有磁性地声音从他那淡粉的薄唇中滑出,“我知道了。”

    收到秦逸阳的回应后,秦淮便挂断了电话,起身去往了书房。

    进入书房后,秦淮在书桌前坐下,盯着书桌上堆积的书本和文件发了会呆后,拿起书桌上的笔,在纸上开始一边涂涂画画,一边思考着自己的打算。

    过了好一阵子,书房门被敲响。

    “咚咚,父亲,是我。”秦逸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秦淮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将桌上画的乱七八糟的纸揉成了一团扔到身旁的垃圾桶里,然后出声道:“进来。”

    门外的秦逸阳闻声推门而入,慢慢走到秦淮面前,开口问道:“父亲您找我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之前跟你提过的,我需要你帮我看管好一个人。”秦淮对秦逸阳说道。

    听到秦淮说的话后,秦逸阳微微一愣,随即想到秦淮之前让他看管……看管顾南?!

    想到这秦逸阳神色略有些吃惊,对秦淮问道:“父亲想让我怎么个看管法?”

    秦淮神色淡淡地对秦逸阳说道:“他现在已经不是什么顾家的顾南了,他的新身份你也该知道,是我干儿子,至于到时候该怎么应对,我想你应该明白。”然后秦淮顿了顿,“至于怎么看管,你只需要在我指定的时候想办法让他吃下我交给你的药剂便可以了,其他的事情,你就不必多管了。”

    秦淮的话让秦逸阳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新身份?干儿子?药剂?秦淮到底想要干什么?一连串的问题从秦逸阳的脑海里冒出来。

    “父亲你是不是弄错了?顾南他怎么会同意成为您的干儿子?还有,药剂?什么药剂?”秦逸阳将自己心里的疑惑对秦淮问出口。

    秦淮眼眸沉沉,缓缓说道:“在他的记忆里,他就是我的干儿子。至于什么他同不同意,什么药剂,这些都不是你要操心的,你只要把我给你安排好的时间做好就可以了。”

    顾南的记忆里他是秦淮的干儿子?听完秦淮的回答后,秦逸阳紧皱着眉头,越来越多的疑惑浮在他的心尖不能消散,对于秦淮的安排,他暂时也不能明目张胆地拒绝,只好收敛了自己外泄的情绪,面色淡淡地回道:“是,我知道了。”

    秦淮自然知道自己的话会给秦逸阳带去许多疑问,但他并没有要将自己的打算全都告诉秦逸阳,见秦逸阳虽然满脸疑惑却也不再多问,应下了自己的吩咐后,出声对秦逸阳说道:“行了,做好我要你做的,其他的事情你就别管了,回房间休息吧,累了一天了。”

    秦逸阳眼眸低垂,轻声回道:“嗯,好,父亲您也是,早点休息。”

    秦淮抬手朝秦逸阳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秦逸阳随即离开了书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坐下。

    在自己房间里,秦逸阳放松了先前紧绷的神经,身子一卸倒在座椅上,闭上眼开始思考。

    秦淮所说的,在如今的顾南的记忆里,他是他的干儿子,那么要么是顾南想要干什么事情,要么……现在的顾南的记忆应该已经被篡改,不然凭他对顾南的了解,顾南是绝不可能平原无故就这么认自己的父亲为干爸。还有自己父亲口里提到的药剂……为什么要定时给顾南吃下药剂,那药剂又有什么作用?

    想着想着,秦逸阳突然想起自己遗忘了一个重要人物——哈勃。

    没错,秦淮可是将哈勃请来给顾南治病,如果真像秦淮所说的,要么就是顾南想要做些什么,要么……要么就是自己的父亲让哈勃对顾南做了些什么。从这个所谓的药剂来看,顾南被哈勃动了手脚的可能性更大。

    想到这些,秦逸阳的眼眸更加深不可测。他不理解如果真是自己父亲让哈勃对顾南做了什么,那么父亲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一切的一切,看来只有等见到顾南以后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秦逸阳思考着,随即拨通了一串熟悉的号码。

    “哟,秦大少爷找我有何贵干?”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道语调轻佻的声音。

    “替我派人监视哈勃的动向。”秦逸阳简洁明了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出了自己的安排。

    “监视哈勃?他不是在你家老头子手上吗?怎么,又出什么事了?”电话另一头的人略有些疑惑地问道。

    “我怀疑我家那位让哈勃对顾南做了什么……”秦逸阳缓缓说道。

    听罢,电话另一头的人顿了顿,出声道:“顾南?哦,那个顾家的大少爷,我想起来了,他也在你家老头子手上。”语调一转,“哈勃对顾南做了什么?”

    “不会是什么好事,你派人看着,注意点,别被老头子发现了。”秦逸阳微微皱着眉头回道。

    “行了,我办事你还不放心?”电话另一头的人也不再多问,略微轻松地回道。

    “嗯。”秦逸阳安排好以后便挂了电话。

    安排完自己要安排的事宜后,秦逸阳一个人坐在房间里垂眸思考着,犹豫着要不要将顾南的消息告诉叶欢晴。

    想着如今自己也还没见上顾南一面,对于他的状况还不够了解,想着自家老头子那态度,应该等不了多久便可以见到顾南。考量了许久后,秦逸阳放弃了通知叶欢晴的打算,准备其他事情全都等和顾南见了面以后再说。

    秦淮的私宅,顾南所在的房间内,床上昏睡的人睫毛轻颤,眉头微微皱起,手指颤动,过了没多久,床上的人便缓缓睁开了眼睛。

    一直在房间里注视着顾南动态的大汉见床上的顾南苏醒后,立即出门通知了在外守候的人,让他按照吩咐立刻通知秦淮。通知完后便立即回到房内,看管顾南。

    睁开双眼后的顾南头痛欲裂,伸手晃晃悠悠支撑着自己坐起,黑色的被子从他身上滑落,露出白皙的肌肤,与黑色的丝被相对比,给人一种视觉冲击,那裸露在空气中有些消瘦却依旧吸引人目光的线条,顾南的头微微侧偏,细碎的刘海凌乱地散落着,微黄的灯光打在顾南那略有些苍白的脸上,又黑又长的睫毛轻轻颤抖着,一双黝黑深邃的眼睛紧闭,滴滴细汗从额角滑到高挺的鼻梁上后又从他光洁的下巴滑落,薄唇轻抿。顾南抬手捂住自己痛得发胀的太阳穴,微微喘着气。

    稍稍缓过一阵后,顾南抬头环顾四周,看着这陌生的环境,他的双眼里闪过丝丝迷茫,在将视线降落在房内的大汉身上后,眼里的迷茫被掩藏,薄唇轻启,低哑又深沉的声音滑出,“这是哪里,你是谁?”

    大汉并不出声回答顾南的问题,只是默默站在一旁,面无表情。

    见眼前的人并不理会自己的询问,顾南眉头轻皱,在床上休息了会,等感到自己身体恢复了些力气,便起身下了床,看着放在自己身旁的衣服,拿着穿上后,趿拉着一双拖鞋向房门走去。

    大汉见顾南要走出房间也没有出手阻拦,依旧站在一旁,跟一个雕塑似的,不过双眼一直注视着顾南的举动,防止他离开这座宅子。

    出了房门的顾南环视了四周,观察到这座宅子里几乎没几步便有一个人把守着,防卫很是严密,似乎在看守着很重要的事物。

    顾南缓缓地走着,一边走一边观察,不知不觉来到了哈勃的研究室门前。

    在哈勃的研究室门前也站着两个守卫着的大汉,在看到顾南的到来时,两人对视了一眼,皆是看到了对方眼里的疑惑,不过想到秦淮那只要顾南不出这个大宅,随他去哪的吩咐,两人随即又转过头,依旧面无表情地守在研究室的门前。

    顾南对这个被人看守着的紧闭的大门表示很好奇,径直走近,靠近门口后,见看门的两个大汉并没有阻拦自己,便迈开步子推门走了进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