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六章药剂研制
    见哈勃给自己甩了脸色转身就走的秦淮面色微沉,想发脾气却又想到他把顾南的毛病给治愈了,于是在原地顿了顿,缓和了下自己的心情后,动身跟上哈勃的步伐,也来到了研究室里。

    事先进入研究室的哈勃径直走向实验桌,摆弄自己的器具。紧随其后的秦淮进来后便询问道:“你上次说的研制出了我要的药物,现在试验结果怎么样了?”

    哈勃一边试管里的药液倒入试验瓶,一边回答道:“上次那个药物调配的有问题,副作用太大了,我把它扔了。”

    闻言秦淮皱了皱眉,接着问道:“那我要的药……”

    知道秦淮想要问什么的哈勃神情淡淡地回道:“我已经重新配制出了一款药,当然,还是需要试验一番。”

    “可以,有什么需要你就提。”听到哈勃又研制出了自己要的药,秦淮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你继续安排人送些人来给试验就可以了。”哈勃垂眸看着手里的反应瓶,面无表情地对秦淮说道,那双眼眸里满是对研制和试验的疯狂与热爱。

    秦淮听到哈勃的话后点了点头,对他说道:“没问题。”

    见自己在这也没什么用处,看哈勃那模样应该是又一次沉浸于他自己的研究里,让自己隔绝了外界,秦淮也没有和哈勃多加交谈,慢慢走出了研究室。

    对于这个哈勃,秦淮说实话并没有什么把握去掌控他,让他听从自己的话。知道哈勃的人都晓得,这是一个对于自己所在行的领域的一些研究近乎痴迷的人。他治病,也杀人。传闻他冷心冷情,只身一人,视人命如草芥,但只要是他感兴趣的任何疑难杂症,他免费出诊。而经由他研制出的毒物或药物,只有他才能有解决办法。要不是这次顾南的病和他提出来的想要研制出的药物吸引了他的兴趣,要想把这个世界闻名的疯狂人物给请来,哪怕是对于秦淮而言,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不过既然能把哈勃请来,并且让他治愈了顾南的毛病,还研制出自己要的药,如今对秦淮而言,其他的已经不重要了。

    临走前秦淮又去了一趟顾南的房间,见他依旧还在昏睡,便也没有过多停留,出门跟守在门外等候的秘书交代了声,让他时刻注意顾南的反应,并且满足哈勃的要求,然后便离开了。

    留在住宅里处理事务的秦淮秘书按照哈勃的要求又将一批人送进了哈勃的研究室。

    研究室里,哈勃让人把带进来的人一一固定在试验桌上,然后让他们离开。而后哈勃将自己在实验桌上准备好的药配了好几份,用注射器吸入,然后选择性地注射到试验桌上的几个人身体内,一边计时一边观察他们的反应情况。

    试验桌上的几个人被注射了药物后,一开始一个个头冒冷汗,面露恐惧,不断摆动四肢拼命想要挣扎,但过了一段时间后,一个个慢慢安静下来,面色微微泛白,双眼无神。虽然如此,但并没有哪一个人出现什么呕吐或是其他什么不良反应。

    见此哈勃慢慢走到试验桌前,对着其中的一个身材较为健壮的男子开始进行催眠试验,给他灌输一些他从未经历过的事迹和记忆。

    哈勃在他的进入催眠状态后,用低沉舒缓地语调对他说道:“你的父亲被人残忍的杀害了,你很想报仇,很想很想,而现在躺在你身旁的,正是你的杀父仇人,然后……”

    “啪嗒”哈勃打了个响指,宣告催眠结束。然后哈勃将他身上的束缚解开,站在一旁静静地等待观察着他的反应。

    原本固定在试验桌上的男子一脸愤恨地站起身,冲向躺在他身旁一动不动的人,对他进行一番殴打。

    站在一旁的哈勃见状况差不多之后,便出声道:“好了,停下,过来。”

    话音刚落没多久,原本正一脸愤怒的男子顿时收了手,老老实实来到哈勃面前,只是双眼依旧没有什么神采。

    看到眼前这个不似正常人状态的男子,哈勃对自己的试验还是很不满意。垂眸思考着哪一步出了错,怎么副作用消除了却达不到自已要的效果呢?

    站着想了会,哈勃突然灵光一闪,迅速来到实验桌前,调换几种药物的含量和顺序,重新配制了一支药剂,然后拿着注射器来到试验桌前,将药剂注射到之前没有被注射过药剂的人身上,然后面带兴奋地看着桌上人的反应。

    试验桌上的人本就对之前看到的景象而感到震惊和惧怕,结果自己被注入了药剂后,慢慢浑身无力,而后双眼慢慢合上,整个渐渐陷入了昏迷之中。

    哈勃见状来到他身边,对陷入昏迷的男子灌输记忆和指令后,将检测设备在他的身上一一装好,随后便站在一旁一边记录仪器上的数据,一边观察着他是否有着什么不良反应,静静地等候着他苏醒后的状态。

    过了好一会,桌上的人的慢慢睁开眼睛,环顾四周发现自己正处在一个研究室里,身上装着检测装置,身旁躺了不少的人,面带疑惑地看着周围的环境,待看到眼前站着的白衣男子后,他出声对哈勃说道:“主人。”

    哈勃看着眼前这个状态跟正常人没什么很大区别的男子,眼睛一亮,眼里满是惊喜,嘴角微微上扬,他想,自己的研究似乎是成功了。

    随即淡淡地对眼前的人问道:“你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男子感受了下自己的身体状况,然后摇了摇头对哈勃说道:“除了身体有些无力,其他的并无大碍。”

    哈勃点了点头,随即记录下他的回答,然后让他躺下,往他的身体里再次注入药剂,让他陷入昏迷。

    等男子再次昏迷后,哈勃让男子将所听到见到的一切全都忘记,记忆重整,消除进入这个住宅以后的所有记忆。

    等将一切都收拾好后,哈勃叫人将这个人和试验桌旁站着的那个男子,当然还有试验桌上的所有人,全部带离。

    然后哈勃将自己最后一次调配的药剂的配方以及顺序一一记录下来,这可是他的新研究成果,证明着他的一次新的突破。想到这,哈勃神采奕奕,眼里泛着明亮的光,心情十分愉悦。

    把自己要做的都准备好后,哈勃突然想起自己还没有记录药效的时长,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头,然后不得不又叫人给自己再送一个人进来。这一次,哈勃只需要好好观察注入药剂后,这个人要多长时间会恢复记忆,又或者说这个能否再次恢复记忆。

    这样想着,哈勃也迅速地动作起来,整个人处于一种亢奋状态,待人安排好后,他便又开始了自己的进一步研究。

    另一边,自从和叶欢晴商量要帮她寻找顾南下落,并且自己也想知道自己父亲到底想要干什么的秦逸阳暗地在秦淮身边安排了人,监视他的行踪。

    经过一段时间的追踪,秦逸阳发现秦淮定期都会派他最信任的司机将他送往他的一处私宅。因而秦逸阳猜测顾南应该是被关在了那里,但由于那处私宅较为偏僻,并且秦淮安排了不少眼线在附近,秦逸阳的人并不能太过接近,获得进一步消息。

    虽然猜测到顾南被关的地点,但秦逸阳并没有通知叶欢晴,而是派人继续观察,并想办法进入那处住宅获得更多消息。

    秦逸阳也隐约从孙小小那知道了叶欢晴最近很忙,似乎是打算进入商界,现如今去了公司里任职。他猜测着大约是顾南不在,而顾父又不能明着出面处理公司事务,估计是要让叶欢晴接手管理管理公司。

    秦逸阳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敲打着办公桌面,眼眸低垂,薄唇轻抿,俊朗的面孔在光线的照耀下更显立体夺目。他正思考着自己的父亲到底打算对顾南做什么,据他知晓父亲派人将顾南劫走,再到寻找哈勃医生,已经过了好长一段时间了。

    关于哈勃的名声,秦逸阳自然也是知晓的,起先他还隐约猜测自己的父亲是想帮顾南治病,但自从知晓了父亲和顾家的那点恩恩怨怨之后,他想他的父亲将哈勃请来,绝对不只是替顾南治病这么简单,但至于他到底想要干什么,秦逸阳至今还没有什么头绪。

    想到父亲和顾家的事,秦逸阳不禁皱起了眉头。在他看来,父亲纯属想的太多,他实在是有些不理解自己父亲如今的一些做法。往昔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就算心有留恋或者不甘,他想他父亲也不可能再回到从前,既然如此,又何必一直揪着过去不肯放手。

    想的越多,秦逸阳面色越是暗沉,不禁又慢慢想到母亲在世时,自己的父亲和母亲之间的那些纠葛,要真的说起来,他对顾家,对他的父亲,都是有怨的,但他的心里,对于有些事,他还是拎的清的。

    坐在办公室思考了许久的秦逸阳还是没能想出秦淮到底想干什么,索性也不再纠结,等着看安排的人带来的消息。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