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四十五章顾南病愈
    在叶欢晴不断锻炼自己的另一边,秦淮正每天督促着哈勃医生早日将顾南治愈,并让哈勃尽快研制出他需要的药物。

    顾南所在的住房内,经过对顾南的一段时间的治疗,哈勃对顾南的病情已经完全掌控,如今已经并不需要每天从顾南身上抽取血液进行检测研究,只需要派人给顾南每天按时喂药即可。

    至于顾南,在哈勃的有效治疗下,他清醒的时间已经越来越长,犯病的时间越来越短,甚至犯病的时候偶尔会有意识的控制自己的行为,做出的危害性举动已经逐步受到控制。

    房内,已经能渐渐入眠的顾南从梦中惊醒来,睁开的双眼里凌厉一闪而过,而后浮现的是捉摸不透的朦胧。顾南头上冒着细汗,微微喘着粗气,神情略有些恍惚。梦里,他梦见了许久为见过面的叶欢晴,他满心欢喜的向她走去,却恍然间,画面一转,来到了手术室,手术台上,怀有身孕的叶欢晴正在为他生孩子,他的耳边,隐约传来叶欢晴的痛呼声,他想扑上去安慰她,却看见眼前一大片一大片血红,而后一阵孩子的哭声,他想凑上前去,却发现自己被越推越远,眼里有的只是一片片血红,耳边听到的是叶欢晴的痛呼和孩子的哭声。

    被吓醒的顾南,心砰砰直跳,过了好久才缓过神来。望着天花板上那陌生又熟悉的花纹,感受着身边的环境,他的眼眸不禁越发的暗沉。

    待在这个地方不知道多少天了,但他隐约能感觉到过了很久很久,这种与世隔绝,无法与外界联系的感觉让他心慌,却又无能为力。虽然如今身上的病一天天好了起来,可他身上依旧浑身无力,想必是每天吃的药物里含了让他失去力气的物品,为的就是怕他逃出这吧。

    顾南闭上眼回想起刚才做的梦,心悸还有些许残留,他想,这应该是个什么预兆吧。可就算他知道了这是个预兆,如今的他也无可奈何。

    顾南不禁想起那个前些日子天天来到自己身边抽取自己的血液的男人,眼眸沉了沉,能不能从他身上知道些什么呢?

    研究室内,哈勃正将自己研制出来的药物注射到被固定在试验桌上的男子身上。偌大的研究室里,一排整齐的试验桌上躺着身材不等的几个男子,都被固定在桌上,脸色惨白,头冒虚汗,满脸惊恐,在哈勃拿着注射器靠近时,想要挥动四肢拼命挣扎,奈何他们的四肢都早已被人固定在试验桌的四角,若非哈勃将机关关闭,他们是如何都摆脱不了的,只能老老实实接受哈勃给予他们的疼痛,配合哈勃的试验。

    哈勃将药物一一注射到桌上的每个人身上后,摁下自己手上的功能表开始计时,每隔一段时间检查着桌上的人的生理状况,察看并记录下他们每个人的反应。

    等一批人试验完后,哈勃便叫人将这群人抬下去,换另一批人上来。就这样反复试验,反复调试,根据试验者的反应将药物含量进行调配。

    试验了好几次后,哈勃还是没能研制出没有副作用的精神控制药物,他略有些烦闷,坐在研究室里观察着这阵子的实验结果,反思着自己的药物调配方案。

    思考了许久都没能得出结果的哈勃皱着眉走到实验桌前,拿出一套崭新的抽血和监测设备,他决定再去找顾南一次,想要再测量一次顾南的最新数据。

    哈勃派人将自己的设备搬进顾南房里,然后自己慢慢走向顾南。看着床上那个面上略带有些血色,看起来身体状况相比之前已经好了许多的顾南,他面无表情的准备动手做自己要做的事,刚拿起器材,便被顾南出声打断。

    “你是?”

    哈勃面不改色,丝毫不受顾南的影响,并没有理会顾南,准备动手接着做自己的事情。

    顾南见哈勃不理会自己,想了想,又接着说道:“你是被人派来研究治疗我的病的?”刚说完便感觉到皮肤一阵刺痛,他忍不住“嘶——”的吸了口气。

    哈勃垂眸并不理会顾南,将针扎入顾南体内。反正他心里清楚,如今的顾南浑身无力,他无论对他做什么,顾南都根本无法反抗。

    看到哈勃一直一声不吭,显然不会搭理自己的模样,顾南有些无力,不知道该怎么办,垂眸思考着对策。

    哈勃将抽好的血液装好放在一旁的收纳盒里,而后接着让人将测量器材摆好,将设备一一装在顾南身上,看着仪器屏幕上显示的数据,哈勃一一将它们记录下来,等完成一切要做的事情之后,哈勃便带着收集好的资料和抽好的血液起身离开了顾南的房间。

    至于顾南,知道哈勃离开他都没能想到什么办法获得自己想要的消息。这个房子里的人对他的话都选择性忽视,他根本无法从他们口里知道外界的半点消息。

    顾南无力地瘫在床上,睁着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不知道这样的日子他还要忍受多久,不知道外面如今到底是什么状况,不知道爸妈和欢晴现在过得怎么样,不知道……

    回到研究室的哈勃继续沉心于自己的药物研制当中,他将采集到的顾南的血液进行再度检测,查看快要病愈的顾南如今的血液成分是否有何变化,而后根据刚才收集到的顾南的身体数据,神经波动状况等资料,进行进一步的研究。

    经过多次的研究和调试,哈勃历经几天的不眠不休的试验,又重新配制出了两款的药物后,才顶着一副憔悴又邋遢的模样从研究室里出来,回到自己的休息室洗漱完后,倒头就睡了过去。

    秦淮接到消息听说哈勃经过多次失败后,重新又研制出了新药物,便从外面赶回来,想要和哈勃谈谈这新药物的效果。

    当秦淮赶到房子里时,佣人告诉秦淮哈勃才刚休息没多久。秦淮想着哈勃也辛苦了这么久,不好意思就这么打扰他休息,万一他一生气撂担子不干了可就糟了,于是秦淮没有直接去找哈勃,而是来到了顾南的房间。

    上楼来到顾南房间,推开房门,秦淮走了进去。

    房内,顾南正清醒着,听到门口的动静,他抬眼看去,便看到走进来的秦淮。

    两人四目相对,顾南的心里满是震惊,常年混迹于商场的他自然认得眼前的人——商界巨鳄秦淮。虽然如今的他在商界也有一定的地位,但与秦淮想比而言,他还有些距离。可是,为何秦淮会出现在这?难不成把自己抓来的人就是他?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心中既震撼又疑惑的顾南看着秦淮出声道:“秦先生,不知道为什么您会出现在这里呢?”

    秦淮看着顾南那张酷似陈敏家的面容,淡淡开口道:“这座房产是我名下的。”

    闻言顾南心里的一些猜测仿佛得到了应证,他紧接着问道:“不知道秦先生到底想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你自己不是能感受到?”秦淮面无表情地回道。

    顾南眉头紧皱,垂眸思考着,过了一会又出声道:“秦先生把我带到这来不会光只是帮我治病吧,让人往我的药物里注射让我浑身无力的药品,隔绝我与外界的一切联系,您到底是想要做什么呢?”

    “我要做什么,你到时候便知道了。”秦淮回道。

    见秦淮一副神情淡淡,什么都不会多说的模样,顾南仔细思考着自己和顾家有没有得罪过秦淮的地方,然而想了半天都没能想出个头出来,抬眸见秦淮也没打算离开的样子,他又接着问道:“秦先生,我想知道我或者说我们顾家是否有哪些地方得罪过您呢?不然您为何要这么针锋相对?”

    听到顾南的询问,秦淮神情没有什么变化,见顾南这副模样便知道顾父和陈敏家并没有将自己和他们之间的事情告诉过顾南,不过想想也知道,这种事情,就连他也从来没有跟自己的儿子提过,更何况顾父和陈敏家。见顾南一副什么都不知的样子,秦淮也不会多说,只是简单地回道:“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理由,至于你和你们顾家有没有什么地方得罪过我,已经不重要了。”

    聊了许久也没能从秦淮口里知道些有用的东西,顾南的神情略有些不耐和浮躁,心情渐渐开始有些波动,头脑有些发胀,似乎是发病的前兆。

    一直观察着顾南的秦淮也发现了他的不对劲,立即派人将哈勃叫来。

    被吵醒的哈勃神情不耐地来到顾南的房间,看到顾南的模样后,淡定地回了趟研究室,拿出了自己新研制出来的两款药物中的一种,吩咐人喂顾南吃下,而后也不理会秦淮,转身回到自己房间接着休息。

    喝下药没多久的顾南便沉沉睡去,一旁的秦淮则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模样,在房里待了会便离开去到了哈勃房里。

    被吵醒后便有些睡不着的哈勃正准备起身去往研究室,迎面碰上秦淮。

    秦淮出声问道:“哈勃医生,顾南他现在?”

    哈勃神情淡淡地回道:“病已经痊愈了。”

    秦淮一脸震惊地说道:“真的吗?”

    见秦淮这副模样,哈勃有些不高兴地回道:“不要质疑我的能力。”而后转身向研究室走去。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