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五章他是我父亲
    秦逸阳滑动鼠标翻看着电脑上的邮件,对着电话缓缓说道:“没什么,就是我查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想到叶小姐可能会很感兴趣,便打个电话问问。”

    听到秦逸阳这么说,本就心里纳闷的叶欢晴更加疑惑了,出声问道:“什么事情?”

    “不知道叶小姐对顾家那纸承诺书的来由有没有兴趣呢?”秦逸阳回道。

    叶欢晴一听秦逸阳提到承诺书,眉头一皱,心里浮现一丝丝紧张,紧接着问道:“你怎么知道承诺书的事?”

    “至于我怎么知道承诺书的事,你就不必管了,我就想问问,你对它背后的故事,是不是很感兴趣呢?”秦逸阳避开叶欢晴的问题,接着问道。

    “你都知道了些什么?”叶欢晴出声问道。

    “你知道的、不知道的,我都知道,不过叶小姐确定要在电话里跟我聊这些吗?”秦逸阳眼底波澜起伏,淡淡地回道。

    叶欢晴闻声,沉默了会,对秦逸阳说道:“你想要干什么?”

    秦逸阳见叶欢晴这么一问,便知道叶欢晴可能觉得自己图谋不轨,想了想自己打这通电话的目的,要不是看在她和孙小小关系匪浅,并且和顾家那边也有不小的渊源,想到查到的顾南和她之间的事情,加上自己对她的印象还不错,他才不会打这通电话送这个人情。

    秦逸阳眸色沉沉,对叶欢晴说道:“我没想做什么,既然你找我帮忙,我自然要帮到底。”

    听到秦逸阳这样回答的叶欢晴不禁眉头皱得更紧。她不明白秦逸阳为什么要这么说,毕竟她和他之间唯一有联系的,只有一个孙小小而已,若非逼不得已,她也不会找到他帮忙。不过既然他这么说了,并且还是关于那个承诺书的消息,她也顾不得那么多。

    于是叶欢晴出声回道:“今天也不早了,明天上午十点,那家茶餐厅的茶点不错,我在那等你。”

    “没问题。”约定好时间见面商谈后,秦逸阳也懒得跟叶欢晴多说,便挂了电话,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沉思着。

    这边,挂了秦逸阳电话的叶欢晴满心的疑惑。想了半天没想出个缘由出来的她晃了晃晕晕的脑袋,倒在床上慢慢睡去。

    第二天叶欢晴和秦逸阳两人按时抵达约定地点见了面。秦逸阳将自己获得的资料交给了叶欢晴查看。

    仔细翻看了秦逸阳带来的消息的叶欢晴心里大惊,翻看着顾父、陈敏家和秦淮之间的纠葛,她的内心波澜起伏。难怪顾父一直不愿让自己知道太多,原来当初他和陈敏家还有秦淮三人之间有那样的恩怨。

    将手里的资料看完后,叶欢晴的心情久久不能平复。过了好一会儿,她向秦逸阳问道:“秦淮……是那个商界著名大家的那个秦淮吗?”

    “嗯。”秦逸阳轻声回道。

    叶欢晴深吸了一口气,缓缓说道:“那……他和你之间又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突然要查这件事?还有,承诺书的事情……你怎么知道?”

    听到叶欢晴问话的秦逸阳沉默不语,眼眸低垂,显然对于叶欢晴的问题他并不怎么想回答。

    见秦逸阳迟迟不愿回答,叶欢晴皱眉问道:“秦淮跟你……是什么关系?”

    秦逸阳沉吟了一会儿,慢慢回道:“他是我父亲。”

    “什么?”叶欢晴惊呼道。

    见叶欢晴一脸惊讶的模样,秦逸阳的神情淡淡,对于她的惊讶他仿佛早就意料到了。

    叶欢晴则是因秦逸阳的回答而震惊不已,过了好一会儿才问道:“那这些……你早就知道了?”

    “不,我也是才知道不久。”秦逸阳摇了摇头,回道。

    见秦逸阳的神情不像是撒谎,叶欢晴皱了皱眉,想了想顾父曾经说过的一些话和顾父的态度,过了好一会儿接着对秦逸阳问道:“那……你父亲和顾家出的事是不是有关?”

    秦逸阳见叶欢晴这么直接地问了出来,抬眸看向她,缓缓说道:“有关。”

    听到秦逸阳肯定回答的叶欢晴立即想到了失踪许久的顾南,于是立即急切地问道:“那是不是……顾南的事也和你父亲有关?!”

    看着叶欢晴一脸激动的模样,秦逸阳沉了沉眼眸,缓缓回道:“这个我不清楚,父亲有很多事都瞒着我。”

    见秦逸阳这副模样,原本有些激动的叶欢晴愣了愣,慢慢平复了内心的激动,原本闪着亮光的眸子顿时暗了下来。过了一会儿对秦逸阳说道:“我想,以你的能力一定不需要多久便能查到我想要的,那么就拜托你了。”

    秦逸阳看着叶欢晴迅速调整好心态的模样,在心里暗自点了点头,看向她的眼里闪过丝丝赞赏,听到她的话后,出声道:“不必,我也想知道我父亲到底想要做什么,有什么消息我会立即跟你分享的。”

    “嗯,好,谢谢你了。”叶欢晴听到秦逸阳的话后点了点头。

    两人也没过多闲聊,过了一会便散了各自忙各自的事情去了。

    叶欢晴回到别院开始一天的学习,经过这段时间学习和打磨,她的心态和在金融管理这方面的知识都有不少提升。至于设计那边,她一直都很有天赋,老师对她赞赏有加,相信不久她便能达到自己的目标了。

    另一边,顾南被看管的房子内,秦淮的秘书安排人按照哈勃医生的吩咐,迅速给他建造了一间研究室,其器材是秘书从其他地方调来的,全为世界顶尖级别的实验器材设备,房子里动静不小。

    而哈勃医生则在捣鼓自己带来的一些药物,并时不时跑到顾南的房间,从他身上采取样本,利用自己房间里简陋的一些器材进行化验研究,等候着秘书将研究室装备完毕。

    房内的顾南的意识时而清醒时而模糊,当然,大部分的时间他都是不清醒且浑身无力的状态。自从那天突发车祸,他昏迷着被人带离来到这里之后,秦淮安排人往他身上注射了药物,让他清醒时浑身无力,什么都做不了,好便于房子里的人看管。

    由于顾南清醒时从未见到过秦淮,几乎每次秦淮来到这边时,他不是发病完后处于昏迷,就是正在发病意识不清。因而他至今不知道到底是谁把他带到这个地方,不知道这是哪里。身上的所有电子设备全被人收了起来,房内也没什么可以联系外界的工具,利器都没有几样。与外界隔离的顾南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待了多久,不知道自从自己离开后,陈敏家和顾父怎么样了,知道自己失踪后,叶欢晴会怎么样……

    房子内外被不少人监视看管着,想要逃出去简直就是痴心妄想。秦淮在对顾南的看管这方面下了不少功夫,对房子里看管顾南的人吩咐了,只要他出不去,不论房子被他发病时损坏成什么都没关系。

    自从房子住进了哈勃医生,顾南清醒时见到的人便多了一个。然而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哈勃在他身上动手动脚,浑身软弱无力的他什么都做不了,就连开口说话都觉得吃力。对于自己的现状,顾南的内心有些崩溃,什么都做不了,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清晰地感受到自己清醒的时间日益缩短,每次犯病后受到的伤害越来越严重。他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要这样下去多久,他还能撑多久……而每次当他想要放弃,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又不禁想起怀孕的叶欢晴,想起他们的宝宝,他又不得不坚持下去……

    秦淮秘书办事效率很高,没过多久,哈勃便搬进了自己要求建造的实验室。哈勃对于顾南的病相当感兴趣,难得遇到一件让自己没有百分百把握治愈的病情,一向热爱挑战的他每天进入顾南房内采样然后回到自己的实验室里研究,没日没夜地沉浸在自己的实验和研究中。在哈勃的要求下,实验室里会被安排一批人进去给哈勃试药,当一批人时效失效后便又带进一批人,不择手段,为的是尽快研制出治疗和控制顾南的药物。

    一段时间后,在哈勃的治疗下,顾南清醒的时间渐渐变多,犯病的时间逐渐缩短,并且犯病时伤害自己的次数也在慢慢减少,情绪日益稳定。

    基本每天都会听人报告顾南恢复情况的秦淮在收到顾南病情好转的消息后,抽空去了一趟顾南被看管的房子。

    这一次秦淮到来时,顾南是清醒的。看着来到自己面前的这个中年男子,顾南总觉得他的面容十分熟悉,但却一直想不起来他是谁,于是一直皱着眉盯着眼前的人思考着,对于眼前人的名字,似乎是到了他的嘴边,但他就是说不出来。

    秦淮看着眼前难得双目清澈的顾南,看着他那肖似陈敏家的面容,他的内心百感交集。

    在顾南面前待了会,见他病情的确有所好转后,秦淮也没和顾南有所交谈便转身离去,来到哈勃的实验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