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四章秦淮和秦逸阳
    离开顾南所在的房子的秦淮派人直接把自己送回到自己的住宅。

    回到住宅的秦淮将行李随手交给恭候在一旁的管家,随口问道:“少爷在家麽?”

    站在一旁的管家恭敬地接过秦淮手里的行李,将它递给自己身旁的女仆,听到秦淮的问话后立即微微垂头回道:“回禀老爷,少爷出门了,还没回来。”

    听到管家回答的秦淮抬手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微微皱了皱眉,随声应道:“行了,我知道了,退下吧。”

    “是。”接到吩咐的管家带着身旁的仆人退下了。

    秦淮抬手轻轻捏捏眉心,舟车劳顿过后的疲惫袭来,他转身上楼回到自己房间,拿了衣服进了浴室,洗漱一番,去除身上的疲态。

    楼下,秦逸阳从外面走进客厅内,管家立即迎上去,对他说道:“少爷您回来了,老爷刚回来还问起您。”

    秦逸阳将叶欢晴需要的人安排好后便把孙小小送回家,接到消息听说自己父亲从国内赶回来,他也没和孙小小多聊,便赶回了家。一进门便听到管家的话,秦逸阳面带冷色地点点头,而后准备上楼回到自己房间。

    刚上完楼准备回到房间的秦逸阳便碰上从房间出来的秦淮,他面不改色地抬眸对秦淮打了声招呼:“爸。”

    出门便看到从外面回来的秦逸阳,秦淮皱了皱眉,冷淡地点了点头,对他说道:“你等会来书房一趟,我有事要交代你。”

    秦逸阳听到秦淮的话后心中有些疑惑,但面上不显,垂眸应道:“是。”而后父子俩没有多余的交谈,秦淮向书房走去,而秦逸阳则是回到自己房间。

    房内,秦逸阳拿出手机走到阳台,拨通了一个电话,待那边接通后立即说道:“我要知道我父亲回国的所有踪迹,钱到时候直接打到你账户上。”

    “ok。”电话另一头传来一道玩世不恭的男声,“怎么,你家老头子又要闹什么幺蛾子了?”

    “嗯……暂时还不清楚,应该是做了些事情。”秦逸阳神情淡淡,对着电话那头缓缓说道。看他那样子应该跟电话另一头的人关系还不错,身子略微放松地靠在阳台的扶手上,抬眸看着远处的风景。

    “噢嚯,对了,你上次让我查的那个什么医生,好像已经被你家老头子弄回家了,具体情况我已经发到你邮箱里了,有空你自己看看。”电话另一头的人出声道。

    “嗯,行,辛苦了。”秦逸阳闻声挑了挑眉,出声回道。

    “客气,我先挂了。”对方回道。

    “嗯。”秦逸阳挂了电话后,在阳台上站了会,吹了吹冷风,而后走进房间,来到书桌前打开自己的电脑,查看自己的邮箱。果然看到最新的一封邮件,点开浏览了一番,看着里面那一张张照片和照片下面的那些文字,对于秦淮把那个哈勃医生安排到顾南身边进行治疗的事情秦逸阳表示并不感到惊讶。倘若是孙小小或叶欢晴在这,定会感到诧异,自己派人千辛万苦寻找,还托秦逸阳帮忙,殊不知顾南就在秦逸阳的父亲,秦淮的手里。

    秦逸阳将眼前的资料大致地扫了一遍,而后将资料扔进自己加密的文件夹里,看了眼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时间,关了电脑,起身出了房间向书房走去。

    书房内,来到书房刚坐下没多久的秦淮便接到秘书打来的电话。

    “boss,哈勃医生想要您给他安排一间研究室,器材什么的他都有作要求,还有……”秘书的声音从电话另一头传来。

    听到秘书说的话后,秦淮淡淡地回道:“他提什么要求尽量满足他,这点小事以后就不用再跟我报告了。”

    “噢,好的,那我就不打扰您了。”秘书愣了下而后回道。

    “等下,安排人监控着他每天的行迹,以及他每天研究的进展和那个人的病情状况到时候整理好定时发给我。”秦淮想了想,说道。

    “好的,boss。”秘书应道。

    秦淮也不再多说,挂了电话后打开桌上的文件开始翻看。

    “咚咚”书房门被敲响。

    “进来。”秦淮想到应该是秦逸阳来了,头也不抬,接着翻看手里的文件,出声说道。

    听到应答的秦逸阳推开书房门后走进去,来到秦淮对面站定,对着秦淮说道:“父亲。”

    “嗯,你先坐会,我看完手上这点。”秦淮听到声音后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继续翻看着手里的文件。

    过了一会儿,秦淮将文件合上,放在桌前,抬眸看向秦逸阳,对他淡淡地说道:“最近公司情况还不错,你做的很好。”

    “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秦逸阳听到秦淮那毫无波澜的声音,垂眸淡淡地回道。

    “嗯,我有件事要交给你去做。”秦淮想了想,而后对秦逸阳说道,“过段时间,你去帮我看管一个人。”

    闻声秦逸阳抬眸看向秦淮,对他问道:“什么人?”

    秦淮顿了顿,说道:“顾家顾南。”

    秦逸阳听到秦淮说的话后,眉尾一挑,心里有些讶异。他虽然早就知道顾南在自己父亲手里,但父亲并不知晓他知道这件事。突然把顾南交给自己看管,这又是什么意思呢?说实话直到现在为止他都不理解为什么父亲要派人将顾南带来,对于父亲和顾家的一些纠葛他了解的并不明细,只是曾经在父母争吵时听到了一些,了解到是自己父亲和顾南父亲那一辈有的一些恩恩怨怨。

    秦逸阳疑惑地向秦淮问道:“父亲,您为什么要抓顾南呢?”

    秦淮听到秦逸阳的问话皱了皱眉,不耐地说道:“这事你不必多问。”

    “父亲您和顾家到底有什么恩怨呢?为什么近段时间突然开始针对顾家,这并没有给我们公司带来什么利益啊?”秦逸阳对秦淮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些事不是你该管的,你只要做好我让你做的就是。”秦淮对于秦逸阳的问话并没有回答的意思,一脸不高兴地回道。

    “当初母亲还在世的时候,你们俩就时常为了顾家的事情争吵过,我就想知道,到底您跟顾家之间有什么恩怨?”秦逸阳想起母亲在世时,父母争吵激烈的模样,心里的疑惑迟迟得不到解答,他略带有些烦闷地问道。

    听到秦逸阳提起他的母亲,秦淮不禁陷入了沉默,回忆起那个女子在世时的一些点滴。他和秦逸阳的母亲是商业联姻,本就没有什么感情,那时候的他沉浸在失去陈敏家的痛苦中不可自拔,她知道他和顾家的事情,也没有过多埋怨,一直对这个家默默付出着。当然后来有了秦逸阳以后,他的心里对往事还是耿耿于怀,秦逸阳的母亲有好几次实在忍受不了了,便和自己为了顾家的事情争吵过,没想到这些都被秦逸阳看在眼里。

    见秦淮沉默不语,不愿回答自己的问话,秦逸阳虽然在心里早已经猜到秦淮的态度,但真正面对时,他仍忍不住觉得有些烦闷。

    沉默了许久后,秦淮对秦逸阳说道:“有些事你就别多管,做好你该做的就是。”

    秦逸阳闷声不发,对于秦淮的答案显然是不满意,但他也知道不论自己怎么询问,秦淮都是不会告诉自己的。不过没关系,他不愿意说,他可以自己去查。

    片刻的安静过后,秦逸阳开了口:“我知道了,那父亲,我就先出去了。”

    “嗯。”秦淮伸手揉了揉发胀的太阳穴,出声应道。

    待到秦淮回应后,秦逸阳出了书房,回到自己房间。

    坐在房里,秦逸阳沉思着,过了一会,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待那边接通后,他开口说道:“我之前让你查的,我父亲和顾家之间的恩怨,有消息了麽?”

    “嗯哼……有是有了,不过只是个大概,还不够完整,因而我一直没跟你提。”电话另一头的人回道。

    “把你查到的先发给我。”秦逸阳淡淡地回道。

    “没问题,看你的邮箱。”另一头的人说道。

    “嗯,挂了。”秦逸阳打开面前的电脑,对着电话说道。

    “诶诶诶,你这人,利用完就扔,真是的。”电话另一头传来嬉笑声。

    “谢了,改天请你吃饭。”秦逸阳一边打开邮箱一边说道。

    “嘿嘿嘿,好的好的。”另一头传来男人的笑声。

    秦逸阳挂断了电话,翻看着邮箱里发来的消息,浏览了一番过后,他大致知道了父亲和顾家的那些事情,一双黑眸沉沉,陷入了沉思。

    过了一会儿,他拿起手机拨通了叶欢晴的电话,待那边接通后,他出声道:“叶小姐,是我,秦逸阳。”

    电话铃声一响,叶欢晴便拿起了手机,一看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她犹疑了会还是接通了,听到对方说是秦逸阳后,她满心疑惑地问道:“秦先生?请问您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