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三章哈勃医生
    回到住处的秦淮刚洗漱完准备躺下时,接到了来自洛杉矶那边的电话。拿起手机看了眼电话号码,秦淮皱了皱眉接通电话,说道:“喂?怎么了。”

    “boss,这边有情况,您可能需要回来一趟。”一个男声从电话那边传来。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了?”秦淮听了后立即疑惑地问道。

    “您安排人带回来的那个人的身体出了些状况,派人出去寻找的医生已经有消息了,但是……可能需要您回来。”那边的人略有些紧张地回答道。

    “行了,我知道了,你帮我订机票吧,我现在赶回来。”秦淮听到对方提到被自己派人带回去的顾南,不禁想起今天情绪激动的陈敏家,叹了口气,回道。

    挂了电话后,秦淮在床上躺了会,等接到消息订好了机票后,他起身将本就不多的行李收拾好,安排人把自己送去了机场。办理了登机手续后,坐上了去往洛杉矶的飞机。秦淮看着飞机窗外的风景,渐渐远去的京都,想到情绪激动地昏迷了的陈敏家,他的心情十分沉重。

    而洛杉矶顾家别院里,被顾父挂了电话后便一直没能静下来的叶欢晴,满脑子都是对顾父异常状况的猜测。而越是想的多她的脑子越乱,对于未知状况的迷惘,她的心里很慌,这种不受掌控的感觉让她很难受。

    沉思了许久,叶欢晴对于自己如今这种什么消息都无法掌握的状况表示很慌张,她想来想去,决定还是试着去赌一把,让孙小小帮忙去找那个人。

    想通了的叶欢晴拨通了孙小小的电话,对她说道:“小小,你上次说的找那个人帮忙,现在还来得及吗?”

    接到叶欢晴电话的时候,孙小小正和她跟叶欢晴提到的那个男人待在一起,听了叶欢晴说的话,孙小小下意识地看了男人一眼,沉吟了会,而后回道:“嗯……应该可以的。”

    “真的吗?那就拜托你了。”叶欢晴听到孙小小肯定的回答后,立即感激地回答道。

    “傻瓜,跟我客气什么。”孙小小隐约听出叶欢晴的状态有些不对,猜想着应该发生了什么事情,不然上次自己提议的时候叶欢晴一直迟疑着不肯答应,怎么突然打电话来说同意自己找其他人帮忙了。但自己身边又有其他人,她也不好多说什么,也只能晚点再问问她了。

    “嗯,那我先挂电话了。”叶欢晴想着孙小小答应找人帮忙后,自己得好好合计合计怎么安排人手,于是也不和孙小小多加闲聊,想要快点去做一做计划。

    “行,晚点再说。”孙小小应声挂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孙小小慢慢将视线移到身旁的男人身上,想要开口说些什么却欲言又止。

    男子见孙小小这副模样,有些疑惑不解地看向孙小小,问道:“怎么了?”

    “秦逸阳,你说过我有什么事找你帮忙你都会答应……是真的吗?”孙小小见秦逸阳询问自己,迟疑了会随即说道。

    秦逸阳挑了挑眉,眼里带笑地看着孙小小,缓缓应道:“嗯。”

    孙小小见秦逸阳应声答应,想了想叶欢晴的事情,而后对秦逸阳说道:“那我现在有件事需要你帮忙,我想你应该有办法的。”

    秦逸阳见孙小小神情有些严肃,似乎事情有些麻烦,随即正了正身子,对她说道:“嗯,你说。”

    “你在洛杉矶和国内应该都有人手吧?能派人帮忙查些事情吗?”孙小小问道。

    秦逸阳听到孙小的话后,皱了皱眉头,而后回道:“人是有,你需要查什么?”

    “嗯……这个,我想让你见一个人,你们俩好好谈谈。”孙小小想了想,这种事情还是叶欢晴自己比较清楚具体情况,自己也说不清,倒不如让他们俩见面自己商量。

    秦逸阳见孙小小这么一说后,眼里诧异一闪而过,而后想了想,以孙小小的性子,她一般不会找自己帮忙做什么事情,想必是她的朋友有事需要帮忙。看着孙小小那么关心的模样,秦逸阳的眸子沉了沉,而后点头答应了孙小小。

    看到秦逸阳答应了自己的请求,孙小小原本有些紧皱的眉头慢慢松开,似乎是解决了一件大事,心情略有些愉悦,紧接着拿起电话打给叶欢晴,跟她说了和秦逸阳见面商量的事情。

    叶欢晴想了想后,也觉得见面详谈比较好,于是三人约在了工作室附近的一个茶餐厅见面。

    孙小小和叶欢晴商量好后便和秦逸阳说了约定地点,而后两人便开车向茶餐厅赶去。

    叶欢晴将自己的想法整理了一下后,将它装进了文件夹里,便出了别院赶往了茶餐厅与孙小小他们碰面。

    孙小小和秦逸阳首先到达茶餐厅,在茶餐厅要了个包间,点了一些茶点后,孙小小把包间号告诉了叶欢晴,而后便先和秦逸阳两人在报监理等叶欢晴的到来。没过多久,叶欢晴抵达包间,三人见了面。

    叶欢晴一进包间便看到坐在一起的孙小小和秦逸阳,终于看清秦逸阳俊朗的面容的叶欢晴微微一愣,而后走近两人。

    孙小小起身给叶欢晴介绍道:“欢晴,这是我跟你提到过的,秦逸阳。”而后转头给秦逸阳介绍道,“这是我非常重要的人,她叫叶欢晴,这次是有事需要找你帮忙。”

    叶欢晴点头对秦逸阳打招呼道:“你好,我是叶欢晴。”

    秦逸阳微微颔首,略有些俊冷的面容只有在看到孙小小的时候才略有些柔和。

    孙小小坐在两人中间,缓和着尴尬的气氛。各自介绍完后便转入正题,叶欢晴在孙小小的帮助下表明了来意,而后三人商议着具体的事宜,由秦逸阳借一些人手给叶欢晴派去搜查顾南的消息并在京都掌握顾宅的动态,有什么事随时报告叶欢晴。

    其实这些事说容易容易,说难也有些难,对秦逸阳而言,不过是小事一桩。三人商议完后随意聊了聊,叶欢晴因为近来学习金融管理,和秦逸阳聊得还算投机,说出的一些见解令秦逸阳眼睛一亮,原本对叶欢晴没什么特别印象的秦逸阳如今看向她的眼里略带欣赏。三人聊了一阵子后便散了,秦逸阳将安排的人的联系方式交给了叶欢晴后便准备带着孙小小离开了。孙小小见叶欢晴心情因为解决了一些事而不错的模样,便也没先前那么担心,和她打了招呼后便和秦逸阳离开了。

    叶欢晴也随即回到顾家别院,累了一天终于将心里一直耿耿于怀的难题解决了的她想要好好休息休息。

    抵达洛杉矶的秦淮坐上安排好的车后一路赶往安排顾南所在的住址。

    到了地方后,秦淮进了房子便看到房内一片狼藉,不用想便知道,顾南又发病了。秦淮面不改色的走到沙发前坐下,听着人报告发生的状况。

    “boss,您安排来的这位先生发病的频率越来越频繁了,不过您派人找的医生已经带来了。”秦淮的秘书站在一旁给他报告着。

    听到医生找到了,秦淮眉一挑,起身说道:“带我去找他。”

    秘书点了点头,将秦淮带去医生所在的房间。

    “咚咚”秘书敲响房门。

    “请进。”房内一个略带沙哑的声音传来。

    秘书对秦淮点头示意后便推开房门,侧身让秦淮先进去,而后自己紧随其后。

    秦淮走进房间,看着房内那个头发花白且略有些凌乱,戴着副金框眼镜,胡子拉碴的正在倒腾自己箱子里的药物的男子,皱了皱眉,随即说道:“您就是著名的医毒双馨的哈勃医生?”

    房内的男子停下手里的动作,抬头看向秦淮,放下手里东西,对秦淮说道:“嗯,我是,想必你请我过来是要治疗房子里那个暴躁的男人吧?”

    秦淮挑了挑眉,淡淡地回道:“没错,不过,不光是治愈他,我还想让您给他加点东西,让他能听话点。”

    哈勃听到秦淮说的话后,眼里放光,一向着迷研究各种奇毒怪病的他,对于这种事情相当感兴趣。

    秦淮看到哈勃一副满是兴致的模样,便将自己的要求告诉了他:“我想要他不在像现在这么暴躁,乖一点,当然,只听我的话。”

    哈勃听到秦淮说的话后点了点头,对他说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开始?对了,我可以研究他吗?”当进了这个房子看到顾南发病的模样后,哈勃便一直在观察着顾南,虽然有想到他应该是神经方面出了问题,对于他这种状况他暂时还没有见过,所以手一直痒痒的,想要好好研究研究。

    “随你,我只要看到我想看到的就行了。”秦淮看到哈勃那副模样,觉得浑身有些不舒服地皱了皱眉,淡淡地说道。

    待和哈勃商量好后,秦淮便将顾南交给了哈勃而后离开了这座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