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二章顾南的消息
    面对秦淮那既不否认又不承认的散漫态度,顾父的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伸手拉住身旁略有些失态的陈敏家的手拍了拍,示意她冷静点,而后对着秦淮说道:“我知道至今为止,你心里对我仍然有怨有恨,但我想有些事情,很早之前我们就已经达成协议,可以说算是解决了。”

    顾父的话还未说完,便被秦淮冷冷一笑,给打断道:“解决?哼,就凭你那一句承诺就能弥补我错失的一切?如果当初我没有在洛杉矶遇到……我会是什么样?我需要再打拼多久才能回到从前?我对你如何,而你又是如何对我的?你对我做的那些难道不是要把我逼上绝路而后得到……”

    “不!我不会!你背后还有秦家,你不会怎么样的……”顾父脸色微变地说道。

    “呵呵,秦家?我们好歹从小一起长大,我是什么性格你会不知道?”听到顾父说的话,秦淮的心里顿时就冒出一股火来,随即讽刺道。

    “我……”顾父被秦淮的话呛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陈敏家顿了顿,而后双眼里满是认真和坚定地看向秦淮,开口对他说道:“阿淮,不管怎么样,那些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就算你心里有怨,现在也改变不了什么了,不是吗?”

    秦淮听着陈敏家说的话,双眼紧紧盯着她那双满是认真的眼睛。一时间,秦淮的心仿佛被紧紧攥住,有点疼,又有点闷。

    秦淮也不清楚陈敏家如今对于他而言到底是年少的欢喜,还是爱而不得的心有不甘。但他已经能清晰地感觉到,再次看见她,他的心已经没有当初的那种悸动,即使她还是能让他失神,让他心疼,让他妥协。时过境迁,当初的一步错,到后来的步步错,他们之间早已经回不去。当初他离开的那几年,或许是他们的感情本就没那么坚定,所以给了顾父足够的时间将她从他身边带走,给了她足够的时间将他们之间的感情淡忘,将他放下,然后去爱另一个人。

    仅仅一瞬,一句话,一个眼神,让秦淮似乎是想通了这么多年来一直纠缠自己的困扰。他想,一切的一切,这么多年以来一直都只不过是他自己一个人的执拗,他一个人的痛苦和困扰,他一个人的不愿放下,不甘心放下。而这么多年,难受的只是他一个人,痛苦的也只是他一个人。执拗蒙蔽他的双眼让他不愿去感受其他,但这一刻,他想放下了,或者说,他妥协了。

    秦淮将看着陈敏家的视线移开,随意地停留在自己眼前一处,淡淡地说道:“嗯,改变不了。”

    “所以……你还在执着什么?过去的,我们就让它过去吧。虽然这对你而言不公平,但你想要什么补偿你都可以跟我们提,只是,我想我们之间的事,不要牵扯到下一辈,你说呢?”陈敏家本来被秦淮盯得有些不好意思,原本与他对视的眼眸微微低垂,听到秦淮回答后,抬眸看向他说道。

    秦淮听了陈敏家的话后沉默不语。

    顾父见状开了口,对秦淮说道:“其实我和阿敏都已经知道之前公司的那些事情是你做的了,对此我们不想多说什么,如果你是因为当初那件事一直耿耿于怀,我们也不能怎么样,毕竟一切都是我的错,你若是想要南至,想要顾家的企业,我也不会多说什么。”而后顿了顿,接着说道,“但是,我希望如果阿南在你那,或者说,你知道阿南的消息的话,可以告诉我们。”

    陈敏家听到顾父所说的,立即一脸紧张地凑上前,接着说道:“真的,其他的我们都无所谓,我只要阿南的消息。阿淮,算我求你了好不好,阿南……阿南他现在的身体不好,我……”说着说着,陈敏家急得哭了起来。

    见陈敏家激动地眼泪直流,顾父心里记挂着她那刚痊愈没多久的身体,伸手将陈敏家揽到怀里,将手放在她背后轻轻拍抚着,给她顺了顺。

    一直暗地关注着陈敏家的秦淮也知道陈敏家的身体状况,看到她如今这副模样,秦淮的心情也十分复杂。沉吟了片刻,他开口说道:“顾南是在我那里没错……”

    听到秦淮承认顾南在他那后,陈敏家和顾父同时抬起双眼,瞳孔微缩,紧紧盯着秦淮。陈敏家激动的从顾父怀里坐起,身子前倾地对秦淮问道:“他真的在你那?!他现在怎么样?你为什么要带走他?你……”

    秦淮正了正身子,垂眸说道:“他在我那没错,但……我现在不能把他交给你们。”

    “为什么?你对他做了什么?你到底想干什么?!”陈敏家听到秦淮这么回答后立即神情激动地问道。

    顾父也一脸疑惑和略有些担忧地问道:“为什么?你想干嘛?”

    秦淮没有回答顾父和陈敏家的问题,只是淡淡地说道:“这与你们无关,你们知道顾南在我手里,他没什么事,就行了。”

    “这怎么行?!你要对他做什么?!阿淮,你把阿南还给我好不好,你有什么事就冲着我来,阿南他……阿南他……”说着说着,陈敏家因为情绪起伏太大,受到过大刺激而两眼一翻,晕了过去,身子缓缓往后倒去。

    突如其来的状况打得顾父和秦淮措手不及,坐在陈敏家身旁的顾父立即起身凑上前将陈敏家一把抱起,转身向门口走去,走到门前时,微微停顿,背对着秦淮说道:“阿敏她的身体才刚痊愈,受不了太大的刺激,今天……如果可以,我希望你能把阿南的消息告诉我们。我带她先走一步了。”

    “我……”秦淮在看到陈敏家晕了过去向后倒下时也立即站起了身,眼看着顾父将她抱起,准备离开,听到顾父说的,他想说些什么,却又住了嘴。

    顾父和陈敏家离开后,房内就剩下秦淮一个人。他知道他不用跟上去,毕竟顾父能把陈敏家好好照顾好,毕竟……是他让陈敏家受到了刺激。他瘫坐在靠椅上,伸手拿过面前桌上的酒和酒杯,倒了杯酒,一口猛地灌了下去,火辣辣的酒穿肠而过,带来丝丝刺痛,但这点痛,对他而言已经不算什么,相反,他到觉得这痛给自己那晕晕胀胀的脑袋带来了丝清醒。他就这样一口接着一口,不断向自己灌着酒,想要用酒醉来忘记心里的难受,却发现自己越喝越清醒,他的心也越发地揪着疼。

    将桌上的酒一扫而净后,秦淮微微晃悠地站起来,扶住桌子稍稍站稳,摇了摇脑袋,而后慢慢走出房间,坐上司机开来的车,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另一边,匆匆将陈敏家从包间里抱出来的顾父上了一直等候在外的司机的车,一路奔去了医院。

    进到医院后,顾父将陈敏家交给安排好的医生进行一番检查。待检查结束后,顾父找到医生询问情况。得知陈敏家并无大碍,只需要多加注意休息,情绪不要再过激便好后,顾父一直高高悬起来的心慢慢放下,松了口气后,便带着陈敏家回了顾宅。

    回到顾宅后,顾父将一直昏睡着的陈敏家抱到房间里安顿好后,在她身旁坐了会,而后起身去了书房。

    来到书房里坐下的顾父沉思了会,拨通了叶欢晴的电话,待那边接通后,顾父开口说道:“欢晴,我们知道阿南的消息了。”

    接到顾父电话的叶欢晴刚结束完一天的功课,从浴室里洗漱出来。接通电话后听到顾父说的话,叶欢晴愣了一下,而后满是惊喜地说道:“爸,真的吗?那阿南他现在在哪里?”

    听到叶欢晴的问题的顾父想到秦淮说的话,陷入了沉默。

    叶欢晴听电话那头的顾父并不回答自己的问题,本是有些喜悦的心情顿时仿佛被泼了盆冷水,慢慢镇静下来,紧接着问道:“爸?爸?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阿南他……”见顾父状态不对,叶欢晴的脑海开始浮现各种不好的猜想,难不成顾南他……

    见叶欢晴这么一说顾父便想到她该要胡思乱想了,立即开口说道:“他……没什么事,只不过现在还回不来。”不想叶欢晴胡乱猜想的顾父出声安抚道。

    “那……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他现在在哪里?”叶欢晴听到顾父的回答后,停止自己的猜想,接着问道。

    “我……我也不确定他什么时候能回来,他在我的一个……一个朋友那。”顾父想到那些是是非非,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叶欢晴的他皱着眉说道。

    叶欢晴对顾父的回答表示满心的疑惑,随即对顾父说道“一个朋友那?为什么会在您的一个朋友那?他……”

    “总之现在知道他的一些消息了,后续的事情你就不用再多问了,我会把他带回来的,在此之前,你好好学习,放心吧。”顾父说完后不待叶欢晴回答便匆匆忙忙挂断了电话。

    被顾父挂断电话的叶欢晴满心的疑惑,她对顾父的状态表示很奇怪,放下电话的坐在床边陷入了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