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三十章又增疑惑
    京都顾宅内,陈敏家和顾父正烦闷地坐在客厅里,商量着从顾启华那得到的消息。

    “顾启华他说的,到底是不是真的?他真的不知道那份承诺书吗?”陈敏家皱着眉对顾父说道。

    听到陈敏家说的,顾父沉吟了会,说道:“看他那样子,不像是在说谎。而且,他应该也没有骗我们的必要。”

    “那那份承诺书又是怎么回事呢?欢晴不是说她是在追顾启华的时候捡到的吗?唉……这都是些什么事啊!”陈敏家抬手捶了捶脑袋,满脑子的疑问得不到解答,想来想去头都大了。

    顾父对此也满是疑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要不还是打电话问问欢晴吧,看看她怎么说?”沉默了片刻后,陈敏家看向顾父,对他说道。

    “嗯……也行。”顾父听了后觉得有道理,点了点头。两人拿起手机拨通了叶欢晴的电话。

    洛杉矶顾家别院里,叶欢晴正沉浸在再一次面临失去顾南的消息的失望中。整个人蜷缩在靠椅里,双手环抱着自己的双腿,头深深地埋在腿上,肩膀一抖一抖,正抽泣着。

    原本以为找到了顾启华以后,便能知道顾南的一些消息,好不容易有了希望却又面临如今这样的打击,她真的陷入了迷惘和无措之中。对于能否再找到顾南,她的心慢慢开始动摇。对于顾父所说的,她不知道自己还该不该抱着希望去面对,万一又没有结果,万一顾南再也回不来,她……和他们的孩子,该怎么办呢?

    叶欢晴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出各种猜想,她忍不住将一切都往最坏的结果去猜测。叶欢晴越想心里越是烦闷,双眼无神,眉头紧皱。她该怎么办?难不成就这么一直干等着顾父去查吗?

    叶欢晴抬起头盯着远处的一角,出了神,她想,这种盲目地等待实在是太煎熬了,顾父又一直将有些事情瞒着自己不让自己知道,与其一直这么惴惴不安下去,倒不如将一些事情掌握在自己手里,这样,她的心也能踏实点。

    这样想着,叶欢晴决定自己出手,不再就那样傻傻等着顾父告诉自己一个又一个令她失望的消息。于是叶欢晴拿起手机,正准备打电话和孙小小商量。突然手机屏幕一亮,是顾父打来的电话,叶欢晴心里一惊,猜想着,难不成顾父查出什么消息了吗?

    满心疑惑的叶欢晴立即接通了电话,说道:“喂,爸,怎么了?”

    电话接通后,顾父立即说道:“欢晴,我有个事情要问你,你仔细想想,你捡到那份承诺书的时候,是你亲眼看见它从顾启华的身上掉下来的吗?”

    听到顾父这么一问,叶欢晴的心里满是疑惑,顾父为什么突然这么问?而后她便仔细回忆起当时追顾启华的场景。

    那天她本来正在质问顾启华,结果被突然出现的孙小小打断,原本专注盯着顾启华的心思一转,走了会神回头看向孙小小时,顾启华便趁机逃跑了,回过神来的她立即转身去追的时候,顾启华已经跑了一段距离。而由于她对那一块的街道实在是不熟悉,只能隐隐约约看到顾启华往哪个方向逃跑了,追着追着便把顾启华给追丢了,为此她还懊恼了好一会儿。准备离开的时候不小心注意到地上的纸,她便捡起来看了看,没想到发现了竟然是顾父写下的承诺书。她猜想着是顾启华掉落的,便带回去,而后便立即打电话询问顾父了。

    要真的说起来,叶欢晴还真没看到那份承诺书是不是真的从顾启华身上掉下来的,但她看着顾启华往那个方向逃去的,路过那的,应该只有顾启华了呀,不是他掉落的,那又会是谁呢?追顾启华的一路上,她也没怎么注意周围有什么人啊……

    “欢晴,欢晴?”听了顾父的询问便陷入了沉思的叶欢晴被顾父的询问声唤回过神来。

    “嗯?我在。”叶欢晴摇了摇头,回道,“我那天追着顾启华跑了一段路,后来把他跟丢了,只是隐约看到他往哪个方向去然后追过去,结果追着追着便没有看到他人了,然后在地上捡到了那份承诺书,要真的说起来的话,我并没有看见那个承诺书是不是从他身上掉下来的。”

    听了叶欢晴的回答,顾父陷入了沉思。没有亲眼看到,那就有可能那份承诺书并不是从顾启华身上掉下来的,也许……

    叶欢晴见听了自己说的话后,顾父那边陷入了沉默,满心疑惑的她问道:“怎么了爸?有什么问题吗?”

    顾父听到叶欢晴的问话后,沉声回答道:“顾启华说他并不知道承诺书的事情……”

    “什么?那那份承诺书又是怎么来的?自己蹦出来的不成?”叶欢晴听了顾父的回答,惊讶的问道。

    “这也是我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这份承诺书如果不是从他身上掉下来的,那又是谁故意让它出现在那里,好让你发现呢?而他,到底想干什么呢?”顾父随即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叶欢晴。

    “有人故意把它放在那?不会吧……”叶欢晴听顾父这么一说,顿时觉得身子一激灵,忍不住打了个冷颤。有人故意把那个承诺书放在她追逐顾启华的途中,他到底想干什么?

    两人顿时都陷入了思考中,一阵沉默过后。叶欢晴突然想到了些什么,随后立即对顾父说道:“会不会……是有人想要帮我们……然后想通过那张承诺书提醒我们一些什么事情?”

    听到叶欢晴的猜想,顾父的心里也隐隐有这样一种感觉,那个人大约是想告诉他,这些事情跟秦淮有着密不可分房关系。但是,是谁在帮他们呢?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是真的想帮他们,还是……这一切又是另一个阴谋呢?

    扒拉的越多,就有越多的疑问。而偏偏这一个接着一个的疑问,他们始终得不到解答。

    叶欢晴又开口说道:“爸,关于那张承诺书的事情,真的不能告诉我背后的故事吗?”

    听到叶欢晴再一次询问起有关承诺书的事情,顾父略有些不高兴地皱起了眉,语气里带着些冷淡地对她说道:“这件事,你不必知道太多,该告诉你的我已经告诉你了。行了,你也别多想了,这些东西就交给我去查好了,你好好学习你的功课,早点回来。”

    见顾父又一次拒绝自己,再次转移话题,叶欢晴的心里满是烦闷,不知道一些有用的消息的她,整天胡思乱想,无法安心,又怎么能好好学习她要学的东西呢?不行……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她也要采取些行动才行。

    于是叶欢晴也不再多问,应声答应了顾父所说的,两人没说多久便挂了电话。

    与叶欢晴通完电话后的顾父一脸沉重,一旁的陈敏家出声询问道:“怎么样?欢晴怎么说?”

    顾父摇了摇脑袋,对陈敏家说道:“她说她并没有亲眼看到承诺书从顾启华身上掉下来,她只不过是在路上捡到的罢了。”

    听到顾父说的话,陈敏家立即说道:“那如果是这样的话,假如顾启华也没有说谎,那这份承诺书到底哪来的呢?有人故意放在那让欢晴发现?”

    顾父点了点头,对她说道:“我也是这么想的……但问题是,是谁这么做的呢?而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陈敏家想了想,对顾父说道:“关于他为什么这么做,我想,他大概是想直接告诉我们,这些事跟秦淮有关……但至于他为什么要帮我们……我想不明白。”

    “我就是对这一点想不通,他是想帮我们,还是又设了个套想让我们去钻?”顾父紧紧皱着眉头回道。

    “反正不管怎么样,先找到秦淮问问吧。”陈敏家想了想,随即说道。

    顾父听陈敏家这么一说,点了点头,说道:“自然是要找他的,从顾启华那么一说就可以猜出当时去找他的应该就是秦淮了。但问题是他找他干吗?还有,我们就凭这张承诺书去问秦淮,他会承认吗?”

    “这……”听到顾父说的话后,陈敏家一下子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顾父也陷入沉默,慢慢思考着。

    过了一会,顾父对陈敏家说道:“不管了,先找他问问吧。实在不行,就诈诈他,看看他什么反应,便能知道了。”

    听了顾父的提议,陈敏家赞同地点了点头。

    另一边,顾家别院里,刚和顾父通完了电话的叶欢晴立即拿起手机拨打了孙小小的电话,对她说道:“小小,你在哪?我有事想要找你商量。”

    接到叶欢晴电话的孙小小听她这么一说还以为叶欢晴出了什么事情,立即放下手上的事情对叶欢晴说道:“我在工作室,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吗?我来找你。”

    “嗯,好。”叶欢晴并没有回答孙小小的疑问,随声应道。

    挂了电话的孙小小立即出了工作室,开车来到别院找叶欢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