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九章验证猜测
    被自己的猜想震惊过后的陈敏家和顾父两人过了许久才慢慢将心情平复下来。虽然之前早有过些许的猜测,但真的快要被证实时心中的那种震撼和慌乱也是无法诉说的。

    想到之前猜测过,陈敏家和顾父同时想到那纸承诺书,两人又一同看向顾启华。

    本就略带幸灾乐祸地看着对面两个人的顾启华突然被两个人这么回头一看,怔了一下,心一紧,接着看着两人,面露疑惑。

    顾父随即问道:“那你身上的那个承诺书是怎么回事?”

    听到顾父的询问,顾启华一愣。承诺书?什么承诺书?拿来的承诺书?

    满是不解的他看着顾父,似乎并不懂他在问什么。

    顾父见顾启华一脸疑惑,还以为他是故意不说,于是皱着眉道:“就是你身上那份我写的承诺书,你从哪弄来的?”

    顾启华依旧是一脸疑惑不解地看着顾父,他身上怎么会有他写的承诺书?他怎么不知道,况且,就算他有,他又是怎么知道他身上有的?

    于是顾启华在纸上写道:

    “我身上没有什么承诺书啊,况且你怎么知道那东西在没在我身上?”

    看到这些话,顾父和陈敏家均是一惊,随即也是一脸疑惑。顾启华不知道他身上有承诺书?那这个东西是哪来的?叶欢晴不是说她是从顾启华掉落的东西里捡到的吗?

    陈敏家立即对顾启华说道:“你那天不是被欢晴遇到了吗?她说她在追你的时候,在你掉落的东西里捡到了一份承诺书,你不知道?”

    顾启华听到陈敏家说的,点了点头,而后垂头写道:

    “我是遇到了她没错,但我身上没有承诺书啊。”

    看到这,陈敏家和顾父的心里的疑惑更加强烈了。顾启华不知道他身上有承诺书?那这份承诺书又是哪来的呢?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难不成又有人在背后捣鬼吗?那他的目的又是什么呢?

    难不成是想悄悄告诉他们,近来这些事的幕后人就是……秦湛?

    顾父和陈敏家的思绪纷飞,大脑飞速运转着,想着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顾启华对此也很是疑惑。自己的身上什么时候有过一张承诺书了?还是顾父写的承诺书……他怎么完全没有印象?

    顾启华垂眸不断回想着,脑海里也满是疑惑和不解。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顾父和陈敏家想了半天也没能想出个结果来,于是两人便暂时放弃了继续思考下去。看着对面手里握着笔也正在思考着的顾启华,想必他也没有撒谎。

    两人想了想,接着对他问道:“那你知道是谁抓走了顾南吗?”

    顾启华听到两人这样一问,心里一惊。顾南被抓走了?什么时候的事?谁抓走的?一系列问号从他头顶冒出,他一脸惊讶地看着对面的顾父和陈敏家,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知情。

    看着对面听到顾南被抓走后顾启华一脸震惊的模样,两人本就是抱着些希望试探着询问,见他这副模样,心里皆是长长叹了口气,他……应该是不知情了。那顾南到底是不是被同一个幕后人抓走了呢,两人想到这,心里又不禁悬了起来。

    将要问顾启华的问题都问完后,陈敏家和顾父打了个招呼,心情沉重地走出了书房。刚出书房便隐约听到保姆正在哄顾茴的声音,于是陈敏家径直走向顾茴的房间。

    来到顾茴房间后,陈敏家看到了正在哭闹不止的顾茴,想到刚询问消息未果的顾南,眼睛不禁红了起来。她伸手从保姆手中将顾茴抱过,示意保姆退下后,一个人在房里慢慢走着,一边轻轻拍打着顾茴,一边缓缓哄着顾茴:“宝宝乖,不哭了啊,奶奶在呢,奶奶在宝宝身边呢。”

    闻到陈敏家身上熟悉气息的顾茴在陈敏家的轻声哄声下慢慢被安抚下来,看着怀里顾茴眼角带泪,两颊微红的可怜模样,陈敏家心疼地说道:“宝宝是不是想爸爸妈妈了,奶奶也想你爸爸……不知道你爸爸如今在哪呢,好不好……”想着想着,陈敏家也不禁泪眼朦胧。

    书房内,待陈敏家走后,顾父便起身准备去唤门外的大汉进来,刚一动便被对面的顾启华伸手拉住,他随即略带疑惑地看向顾启华,问道:“怎么?”

    顾启华一手拉住顾父,示意他坐下,一边颤抖着手写道:

    “你打算把我怎么样?”

    顾父看着纸上顾启华写的话,冷冷一笑,说道:“该怎么样,便怎么样。”

    顾启华一脸慌乱地拉着顾父,摇着头,不知道顾父到底要怎么处置他,他的心里满是对未知的无措。

    顾父甩开他的手,走到书房门口,对门外的那群大汉的领头的人说道:“把他带去交个警察局局长,他知道该怎么办的。”

    “是。”领头的人应道,随即挥手示意两个人进去将顾启华带走。

    顾启华拼命挣扎着,听到顾父的吩咐后他满脸的慌张。摇着脑袋不愿离开,奈何长时期亏损如今身体瘦弱的他对于壮汉的压制毫无反抗的能力,最终只能无力地被押走,送去了警察局交给了警局局长。

    看着被带走的顾启华,顾父的眸色沉了沉,抬手拿出手机拨通了警察局局长的电话,说道:“喂,局长,我这边的人抓到了顾启华,至于要怎么办,我想你是知道的,这一次,可别又让他被什么人给带走了。”

    在家里接到顾父电话的局长听到他说的话后,心里一紧,立即应道:“您放心,绝对不会的。”

    挂断电话后的局长立即拨通了警局的电话,将人安排好后,便动身前往了警察局,准备亲自接手处理顾启华。

    顾启华一路上被人压制着带到了警察局,领头的人将顾启华亲手交给局长后,没有多说什么便离开了警察局,给顾父回了个电话后,便带着人赶去了机场,飞回洛杉矶。

    远在洛杉矶的叶欢晴将顾启华送走后便一直等着顾父给她传递消息,然而等了许久却迟迟没有收到任何消息的她心里很是烦闷。但即使烦闷,她也不得不将情绪压下,继续学习自己手头上需要赶紧掌握的东西。

    在房里待了半天,因为心里怀着事情的叶欢晴学习效率并不高,老师看着叶欢晴这副模样,也没有让她多学新的知识,教了一些东西后便让她自己好好巩固,而后便离开了房里,留叶欢晴一个人坐在那沉思。

    叶欢晴想着自己如今心不在焉,也学不好什么,干脆就先放下手里的事,起身来到阳台拨通了顾父的电话。

    电话响了一会才被接通,叶欢晴立即问道:“喂,爸,是我。”

    “嗯,我知道。”顾父回道。

    “嗯……爸您那边问出什么消息来了吗?”叶欢晴沉吟了会,问道。

    顾父自然知道叶欢晴时时刻刻惦记着顾南的消息,但从顾启华这并没有问出有关顾南的任何消息,相反,还牵扯出一堆问题。想到这,顾父愁绪万千,过了会才回道:“从顾启华身上得到了些消息没错,但关于顾南……他并不知道顾南被人给带走了。”

    “什么?他怎么会不知道呢?那顾南怎么办,他难道就不知道有关顾南的半点消息吗?我不信!”听到顾父说顾启华并不知道有关顾南的消息后,叶欢晴有些失控。

    怎么会呢,怎么会不知道呢?!这么久了,好不容易有些希望了,为什么又没有了消息。

    想着想着,叶欢晴忍不住开始抽泣起来。

    听着电话那头叶欢晴有些失控的喊叫,顾父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当然也想知道关于顾南的消息,已经过去这么久了,顾南如今到底什么情况却半点消息都得不到,再这样下去,事情会变得越来越糟糕,叶欢晴和陈敏家的情绪会越来越不稳定,到时候这个家,可就要大乱了。

    想着自己和陈敏家的猜测,顾父沉默了会,对叶欢晴说道:“你别急,我和你妈从顾启华这得到了点消息,我们打算去找个人问问,说不定能有些收获。”

    听到顾父这样回答的叶欢晴微微一愣,而后立即回道:“什么消息?真的吗?”

    “嗯,你放心,相信马上就会有结果了。”顾父点了点头,对叶欢晴回道。

    “嗯,那好,那就辛苦爸和妈了。”叶欢晴想了想,知道顾父有事情想要瞒着自己,也不再多问,随即应道。

    “嗯,你好好学习,这些事就交给我和你妈就行了,一个人在那边,好好照顾自己。”顾父对叶欢晴安抚道。

    叶欢晴深吸了口气,强忍着心中的不适,慢慢对顾父回道:“我知道的,爸,我会好好照顾自己的,您和妈也是,要多注意自己的身体,辛苦你们了。”

    “嗯,时间不早了,好好休息,我就先挂了。”顾父应声道。

    叶欢晴应了声,随即也挂断了电话。

    挂了电话后的叶欢晴倒在身后的靠椅上,闷声痛哭。没有消息,还是没有顾南的消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