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八章审顾启华
    顾启华被一群人带离别院,对他进行了一番乔装打扮后,在顾家的人的监视下,坐飞机回到了京都,下了飞机后便立即被人押着带去了顾宅。

    京都顾宅内,顾父和陈敏家已经被人通知,在客厅里等候多时。

    一路上被人监视着,试图逃走却没能成功的顾启华满心疑惑的被带到京都,在看到眼前这个熟悉的城市事,他便猜到要见他的,想必就是顾父了。

    进了顾宅后,顾启华被带到顾父和陈敏家面前。

    站在顾父和陈敏家面前的顾启华衣着干净,却面目憔悴,见到眼前的两人后,顾启华一脸悲愤与不甘,吱吱唔唔半天却没能说出一句话。看到这样的顾启华,即使事先已经大概知道他的一些情况,顾父和陈敏家还是忍不住愣了愣。而后回过神来的顾父示意人将顾启华带去了书房,顾启华被人押着,正挣扎着,不愿前往,却抵不过大汉的力气,被强制带走上楼去了书房。

    楼下客厅里,顾父回头对陈敏家说道:“你去照顾顾茴,至于顾启华这,我来就好。”

    陈敏家一脸不高兴,双眼紧盯着顾父,坚定地回答道:“我不去,顾茴都睡下了,暂时可以不用多管,我也想知道从顾启华身上能得到什么消息。”

    顾父见陈敏家这副模样,想了想,反正她迟早都要知道,与其事后一直追问,倒不如带着她一起好了。于是点了点头,两人一起上楼来到书房。

    进了书房,顾父和陈敏家便看到顾启华被几个大汉押在沙发上坐着正等候着他们的到来。看到顾父和陈敏家走进来后,两个大汉便把坐着的顾启华押着站起,看着眼前的大汉们的动作,顾父挥了挥手,制止了他们接下来的行动。

    而后顾父对书房内的几个大汉吩咐道:“你们先到外面去候着吧,有事我再唤你们。”说完便带着陈敏家走到顾启华对面坐下。

    “是。”大汉们应下后便一个个离开了书房,将门带上后,分工站在书房门口守着,等候着顾父的吩咐。

    书房内,顾启华一脸不耐烦地看着眼前的顾父和陈敏家,瘫坐在沙发上。顾父和陈敏家对视了一眼,而后顾父开了口:“想必这样把你请来,你也知道我们这是要问你什么事情吧?”

    顾启华听着顾父说的话,顿了顿,眼神四散,不看顾父和陈敏家,沉默不语。

    “我也懒得跟你绕弯子了,到底是谁把你带去洛杉矶了,去那干了什么,你最好老老实实都交代清楚了。”顾父沉着脸看着一脸心不在焉的顾启华,对他说道。

    顾启华将视线转到顾父身上,看着他光鲜亮丽的模样,再想想自己如今的处境,他的心里满是怨恨。对于顾父和陈敏家到底想知道些什么,他心里当然清楚不过,但他偏偏就不愿说,看着眼前顾父和陈敏家那紧张的模样,他心里有着一种莫名的快意。

    “我知道从高处跌下来的感觉让你挺不好受的,但你早知道,不是你的,不论你用什么手段都是得不到的,如今你落得现在这般下场,那都是你自己自作自受,如果你还想好好过日子,就最好把我想知道的全交代出来,不然……”顾父见顾启华一副不肯配合的模样,忍不住轻声威胁道。

    顾启华听着顾父的威胁,不屑地笑了笑,自从在洛杉矶沦落为乞丐,每天死皮赖脸地向人乞讨,就为了活下去,如今的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松动的了。至于顾父的手段,自己好歹是他的兄弟,再怎么样他都不会要了自己的命,这点威胁,他早就不放在眼里了。

    陈敏家见顾启华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想着他做的那些荒唐事,忍不住气愤地说道:“这么多年来,我们从来没有亏待过你,而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是怎么对待我们一家的。要真的说起来我们还是一家人,可你看看你做的那些事。如今你到底知道些什么事,你最好老老实实交代出来,不要以为我们不敢把你怎么样,我们做不了的事,不代表没人能做!”

    听着陈敏家满含怒气和怨念的话,顾启华瞪大眼睛,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示意对面两人自己并不能开口说话后,一脸似是无奈却又眉眼微扬的的模样。

    看着顾启华那副模样,陈敏家和顾父都猜到了他的意思。于是顾父对顾启华缓缓说道:“开不了口说话,手总还能写字吧。如果写不了,那在我看来也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顾启华听到顾父的话后,微微扬起的眉眼和嘴角慢慢垂下,低下头的脸色阴沉,眸底暗潮汹涌。其实他也不是很清楚将他带走的那个人到底是谁。被人带到洛杉矶后,他便被蒙眼带去了一个地方,睁开眼便发现自己在一个小黑屋里,周围空无一人。他被关在那个小黑屋几天后,有一个让他觉得比较陌生男人进来对他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里面提到了顾父和陈敏家,让他觉得很奇怪。由于房间比较暗,他并没有看清那个男人的模样。被关了没多久后,他便又被人蒙着眼随意扔到了一个地方,而后开始独自流浪。

    看着一直沉默不语,似乎是陷入沉思的顾启华,顾父和陈敏家满肚子的疑惑,等了一会,见顾启华仍旧什么反应都没有,顾父不耐烦地对他说道:“怎么?不愿说?”

    顾启华停止了回想,抬头看着双眼直直盯着自己的顾父和陈敏家,想了想,伸出了手比划着,示意顾父拿纸和笔给他。

    看到顾启华的反应后,陈敏家和顾父的心里皆是一喜,随即陈敏家起身来到书桌上拿来纸和笔,递给了顾启华。

    顾启华接过纸和笔,抬着头看向陈敏家和顾父,示意两个人开始问自己他们想知道的东西。

    顾父见此和陈敏家对视一眼,随即说道:“你知道是谁安排人把你带去洛杉矶,你在洛杉矶干什么了?”

    顾启华听到后摇了摇头,提笔在纸上写道

    “我不知道是谁,被人带到洛杉矶后关了起来,有人来过,屋子太黑没看清那人长什么样。”

    陈敏家和顾父看了顾启华写的字后,两人均烦闷地皱起了眉头。没看清……有点麻烦。

    陈敏家想了想,然后接着问道:“那你后来怎么又出来了?他们没对你做什么吗?”

    顾启华听了后,又是摇了摇头,接着写道:

    “我是被关了几天,而后来了个人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后,没过多久便被扔了出来。”

    看了顾启华写的,陈敏家和顾父心里满是疑惑。说了些莫名其妙的话就把他给放了?为什么呢?是留有什么后手,还还是想通过顾启华做些什么?亦或者是觉得顾启华没什么用了吗?

    一个个疑问在两人脑海里浮现,却迟迟得不到解答。这幕后人到底打着什么样在算盘,他究竟想干什么呢?

    顾父和陈敏家两人一同沉思着,揣测着这幕后人的心理,猜想着他的目的和意图。想了半天,两个人也没想出个结果出来。

    顾父接着问道:“莫名其妙的话?是什么莫名其妙的话?”

    顾启华回想了会当时的情景,仔细回忆着当时那个模糊身影在他跟前说过的话,隐隐约约牵扯到了顾父和陈敏家,好像还有什么来着,到底是什么来着……顾启华皱着眉头想着,却怎么也想不起来那个身影当时到底说了些什么话。

    见顾启华正在努力思考着,陈敏家和顾父也没有打断他,两双眼睛就这么一直看着顾启华思考的模样,三人就这么沉默着坐着,空气里弥漫着一股紧张的氛围。

    过了一会儿,实在想不起具体内容来的顾启华提笔在纸上写下:

    “我不记得具体说了什么,但他提到了你们两个人,语气还很是愤怒与怨恨。”

    看到这几句话后,陈敏家和顾父都心里一紧,两人同时抬头看向对方,心中都隐隐约约想到同一个人,看向对方的眼里都包含着震惊和无措。

    是……秦淮!

    看着对面两个人面带惊讶和震撼,顾启华想着他们俩应该与那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模糊身影熟习,心里也带着些疑惑。跟他们俩都认识,还有着这样能力的人,他应该也多多少少认识啊,那个人到底是谁呢?看那样子,他跟对面这两个人的渊源还不浅……难不成是……

    想着想着,顾启华的心里也是一惊。如果真是那个人的话,那么有些事情就很好解释了。

    随即顾启华抬头看着对面的两个人,眼中带着些笑意,如果这一切都是那个人做出来的,那么想必顾父也不能把他怎么样吧,毕竟当初他做的一些事情,自己多多少少也是知道点的。顾父和陈敏家对于那个人,应该还是有着不小的亏欠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