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四章关于承诺
    和孙小小分开后,叶欢晴回到顾家别院,和老师商量调整了学习时间后,她来到书房拨通了顾父的视频电话。

    顾父在接到叶欢晴的视频电话时略有些惊讶,因为叶欢晴从未和他打过视频电话,但他还是立即接通了。看着电话那头叶欢晴一脸严肃的模样,顾父满是疑惑地问道:“欢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叶欢晴捏了捏手里那张写有承诺的纸,有些犹疑,沉吟了会,对顾父说道:“爸,我今天遇到顾启华了。”

    “什么?”听到叶欢晴的话后,顾父一脸震惊,随即接着问道:“在哪遇到的?怎么样?你没事吧?”

    “我是在街上偶然遇到的,我没事,他……成了个乞丐。”看着顾父一脸担心自己的模样,叶欢晴安抚道。

    “嗯?噢……”知道顾启华成了乞丐,顾父的心里百感交集,对于顾启华,他已经不想再多说。

    “爸,我有件事想问您……”叶欢晴犹犹豫豫,最终还是向顾父问道。

    “嗯?你说。”顾父一脸认真的看着叶欢晴。

    “您提过的那个永不踏入商界的承诺……到底是怎么回事。”叶欢晴问道。

    顾父听到叶欢晴提起承诺的事情,愣了愣,随即皱着眉说道:“你突然问这个干什么?”

    “我……我在顾启华掉落的东西里发现了这个……”叶欢晴说着抬起手里的纸张,拿着展开给电话那头的顾父看。

    看着叶欢晴手里那张纸,顾父瞳孔微缩,原本抿着的唇微微张开,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盯着手机那头叶欢晴手里发张纸。半天,他才缓缓说道:“这个……这个东西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我在追逃离的顾启华时,这个是从他身上掉落的,拿到的时候……我也很惊讶。”叶欢晴对着顾父解释道。

    听到叶欢晴的话后,顾父的眉头紧皱,陷入了沉思。这个东西,怎么会出现在顾启华身上呢,它不是应该在……

    “爸,现在您能告诉我当初到底发生什么了吗?这些事,会不会和公司出事、顾南失踪有关联呢?”叶欢晴盯着沉思中的顾父询问道。

    顾父沉默不语,有些事或许永远抹不去,但他希望能不要再去触碰,虽然他不后悔曾经那样做过。

    “爸!都这样了您还要瞒着我不说吗?”叶欢晴看着不愿多说的顾父,脸上满是无奈和想要知道具体情况的急切。

    顾父想了想,最终对叶欢晴说道:“当初我做错了一些事情,为了弥补那个人,对他许下这个承诺。”

    “具体……是什么事呢?”叶欢晴接着试探性地问着。

    “那些事和你无关。”听到叶欢晴紧接着的问话,顾父略有些懊恼地回道。

    见顾父已经不愿再多说,叶欢晴便也不继续追问这件事。顿了顿,对顾父说道:“爸,那这个……会不会和幕后的那个人有什么联系?”

    顾父摇了摇头,对叶欢晴说道:“应该不会,这都是几十年前的事了……”

    “那这份承诺书怎么解释?为什么会出现在顾启华身上呢?它难道不该在这份承诺书的持有者那里吗?”叶欢晴接着问道。

    “这……”对于叶欢晴的疑问,顾父的心里也满是困惑。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背后的人到底是谁,想打什么主意呢?难不成……

    顾父越想越心惊,一个个想法猜测从他脑海里蹦出,又被他一个个否认掉。

    “爸?”叶欢晴一脸不解地看着再次陷入沉思的顾父,不了解具体情况的她对于这一个个疑问和猜测,有的只是从心底涌上来的无力。

    顾父沉吟不语,过了一会儿,他抬头对叶欢晴说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你……先安心在那边学习。”

    叶欢晴见顾父这副模样,也不敢再多说,于是道:“那好,不过,爸,如果你查出了什么情况一定要立即告诉我……不然我放不下心。”

    “嗯,我知道了,那就先这样,你好好学习吧。”

    “嗯。”

    说罢,顾父挂断了叶欢晴的视频,一个人坐在原地发着呆。

    负责照顾顾茴的陈敏家将睡着了的顾茴放回房里安顿好了之后,从楼上慢慢走下来。回到国内好生休养的她,如今身体已经痊愈,因为有了顾茴的存在,每天都过得心情愉悦,面色红润,眉眼带笑。

    当陈敏家走到顾父身边,却发现顾父一直出神,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到来。

    陈敏家坐到顾父身旁,看着神情不太对劲的顾父,询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听到陈敏家的声音,顾父回过神,对着陈敏家说道:“欢晴在洛杉矶遇到顾启华了。”

    “啊?!”陈敏家一脸惊讶地看着顾父,让他接着说。

    “顾启华成了乞丐,欢晴逛街时偶遇上的,后来不小心让他给跑了。”顾父接着说道。

    “嗯?唉,跑了便跑了吧……”陈敏家听闻顾启华成了乞丐,想着他这也算是得到报应了,叹了叹气,接着问道,“然后呢?”

    “欢晴从他掉落的东西中,捡到了……我当初写给秦淮的承诺书。”顾父顿了顿,将事情告诉了陈敏家。

    “什么?他怎么会有那个东西?那个承诺书不是在秦淮那吗?怎么会出现在顾启华身上?!”陈敏家听到顾父的话后,一脸不敢相信地大声说道。

    “我也很困惑,我怀疑……”顾父一副了然地看着陈敏家吃惊的模样,缓缓说道。

    “怀疑什么?”陈敏家问道。

    “我怀疑……秦淮可能和这一切的幕后操控者有关。”顾父想了想,还是把自己的猜测告诉了陈敏家,而后一双眼睛盯着陈敏家,沉默不语。

    听到顾父的猜测,陈敏家下意识地回答道:“不会的,他不会这么做的……”说着说着,声音慢慢弱了下去。

    如果没有联系,那么那份承诺书又怎么解释呢?为什么它会出现在顾启华身上,顾启华又是为什么会成为乞丐,他到底遭遇了什么?

    陈敏家抬头看着顾父,询问道:“欢晴遇到顾启华后,就没从他身上问出些什么东西来吗?比如他为什么会成为乞丐?为什么……”

    “他说不出话。”顾父对陈敏家说道,“欢晴说,她堵住他质问时,他一声不吭,只是不断哭泣呜咽,嗓子……应该是被弄坏了。”

    听完顾父所说的,陈敏家略有些无措地看着顾父,颤颤地说道:“如果……如果真的和秦淮有关,那他到底是为什么呢?那些事……不是已经过去了吗?他……难道还是放不下嘛。”

    顾父听着陈敏家呢喃着,伸手将她揽入怀里,长叹了口气,缓缓说道:“如果真和他有关……那便是他可能从未放下过,一直对当初耿耿于怀……一直不愿原谅我吧,毕竟是我对不起他。”

    陈敏家仰头看向顾父那虽然上了年纪,却仍可见年轻时的风华正茂。伸手抚摸他的脸颊,对他说道:“是我们对不起他……”

    顾父用手将脸上陈敏家的手拿下,握在手里揉捏着,看向陈敏家的双眼里满是情谊,对她说道:“可是阿敏,我不后悔那么做,从来没有后悔过。”

    听到顾父说的话,陈敏家沉默不语,将头微微一侧,靠在顾父怀里依偎着。她的思绪慢慢放空,慢慢回想起从前的那些过往。

    曾经,她和顾父、秦淮三人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顾父和秦淮都渐渐喜欢上了陈敏家。顾、秦、陈三家都是世代经商的世家,三家关系一直很好。秦淮和顾父在各自家庭的培养下,以自己的能力创办了企业,两个人都成为了商界影响力不小的人物。秦淮和顾父在一次交谈中了解了对方都对陈敏家有好感,两人约定好公平竞争。

    陈敏家由于跟顾、秦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直把两人当成自己的哥哥,在一次班级聚会中,她听到别人在谈论顾父、秦淮对自己有不一样的想法,震惊过后便慢慢注意与他们两人之间的距离。

    一次商业争斗中,陈敏家被绑架,秦淮带着人比顾父抢先一步将她救回,自那以后,陈敏家便对秦淮渐渐有了好感。

    顾父心有不甘,他自然?不愿眼看着陈敏家就这么被秦淮抢走。于是动了歪念头。

    在一次商业竞标会中,顾父暗地里与其他几个公司联合,在秦淮的调查资料中动了手脚,并在竞标会给秦淮下套,让他以巨资投下了一个含有隐患的指标。

    秦淮并不知道自己收集的资料被顾父动过手脚,用几乎自己的全部家产一博,结果工程施工完毕后没多久,工地上便出了事故,秦氏股票巨跌,秦淮的公司动荡不安,董事会各个股东小动作不断,心高气傲的秦淮不愿意接受家里的帮助,最终自己创办的公司倒闭,整个人颓废不堪,不复从前那般意气风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