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二十三章遇顾启华
    出了咖啡馆后,叶欢晴一边准备回家一边给孙小小拨通了电话,待那边接通后,她高兴地对孙小道:“小小,杰克森今天带我和亨特院长见面了,我可以去设计学院学习啦!”

    “是吗?!恭喜你哟!”孙小小听到叶欢晴带来的好消息,在心里也替她感到非常高兴。

    “嘿嘿,你在哪呢,我请你出来喝点东西。”叶欢晴现在的心情相当愉悦,她在洛杉矶也没几个认识的人,难得有高兴的事情,自然想和孙小小一起庆祝庆祝。

    “我?我在工作室呢,正好没什么事,我来找你吧,你在哪呢?”孙小小随即回道。

    “我就在你们工作室附近的这个咖啡馆前面没多远,在小街这边。”叶欢晴看了看自己现在所处的位置,对孙小道。

    孙小小听到叶欢晴的描述后回想了会,咖啡馆附近的小街,那儿似乎是她经常听同事提起的一个不怎么安全的地方。她不禁皱了皱眉,立马对叶欢晴说道:“那一块我听我同事提起过,似乎不怎么安全,经常有人抢劫,和一些乱七八糟的无赖乞丐,你一个人注意点安全,绕开点走,去找个地方坐下等我,我马上过来。”说罢,拿起桌上的包便出了自己办公室的门,离开工作室去找叶欢晴。

    叶欢晴听孙小小这么一说,心里也一紧,看了看周围,人还是挺多的,想着应该没什么大事,于是便接着走了下去,探着头四处看看,想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下来等待孙小小的到来。

    走着走着,她突然听见前方有些吵闹,抬眼一看,原来是一个乞丐正在纠缠一个女过客,耍无赖向她乞讨。对于这种事情叶欢晴只是看了看便准备移开眼睛,性格冷淡对于这种事情自然也不会去多管闲事,惹麻烦上身。

    视线移开时不小心瞟了一眼那个乞丐,结果两人正好视线一对,没想到那个乞丐突然惊恐地看着她。叶欢晴觉得奇怪便多看了他一眼,没想到这一看竟发现这个乞丐长得让她觉得十分眼熟,虽然面貌有些邋遢,但当叶欢晴慢慢走近一看时,居然发现这个乞丐就是失踪许久的顾启华。

    原本正在纠缠女路人的顾启华没想到会碰到叶欢晴,吓得愣在原地,待看到叶欢晴慢慢靠近的时候,想到自己如今这副模样居然被她看到了,他吓得立即起身准备逃跑。

    叶欢晴认出了顾启华后,立即冲上前去,想要抓住顾启华然后好好质问他。所幸顾启华如今狼狈不堪,身体虚的很,并没有什么力气逃跑,而叶欢晴也因最近休养的好,没花多少时间便追上了顾启华,将他堵在一边,盯着他那一副气喘吁吁的样子,皱眉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是这副模样?”

    顾启华身子没有什么力气,没跑动多远便上气不接下气,整个人瘦弱不堪,狼狈不已,听到叶欢晴对自己的质问,他老泪纵横,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自从被人从警察局带出来后,他便被迅速送往了洛杉矶,原本以为是有人帮自己解脱了,没想到被一群人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见到一个陌生的男子,但没能看清他的面貌,而后听到他对他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后,便被人灌下了药,关在了黑屋子里好些天。好不容易逃出来,嗓子却哑了说不出话,一路上漂泊凄凄惨惨,最后流浪在这一块当起了乞丐靠耍无赖乞讨。

    叶欢晴见他一直不出声回答自己的话,很是懊恼,不断质问道:“到底是谁把你带走了,发生了什么,你跟他还有联系吗?”

    顾启华只是边流泪边喘着气,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不论叶欢晴问什么,顾启华都一声不吭。

    忽然叶欢晴背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呼喊:“欢晴,你在这干什么?”

    叶欢晴回头一看,原来是孙小小来了。而就在这时,原本站着一角的顾启华趁着叶欢晴不注意,自己也恢复了些体力,利用自己对这一片的熟悉,想要悄悄溜走。

    叶欢晴侧头看了眼孙小小,正想跟她打招呼,余光瞟到即将要逃远的顾启华,随即立即追了上去,但由于自己对这并不熟悉,把顾启华跟丢了,正叹着气想要离开的时候,突然看到地上掉落了一张有些破旧的纸条,想着可能是顾启华慌忙逃跑间掉落的,便上前捡起来一看,没想到看到了令她震惊不已的东西。

    纸条上隐约可见是一份承诺书,但若只是一份普通的承诺书也勾不起叶欢晴什么情绪。关键就在于,这一份承诺书竟然是以顾父的名义写给另一个人的,承诺书中间的具体内容大约是因为有些年头了,字迹都有些模糊了,叶欢晴看得不是很清楚,没办法知道到底具体写了什么内容,但承诺书的最后一句话被人刻意保存得很好,可以清清楚楚地看到上面写着,顾父承诺某人此生永不踏入商界半步,否则就

    看着手里这一份承诺书,叶欢晴想起当初顾南对顾父提议让他暂时管理公司时顾父说的话,他也提到自己跟人承诺过永不插手商业上的事情,叶欢晴不由地将二者联系起来。

    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份承诺书呢,这份承诺书又怎么会在顾启华的身上呢,他到底遇到了什么,为什么问他他什么都不说,而这份承诺书的持有者和最近顾家发生的这一系列的事情是不是有着什么联系呢,这一切的背后操控者,到底是想干什么呢?

    叶欢晴盯着手里的承诺书,脑海里的思绪万千,想得越多心里越是惊叹,脑子直胀得疼。她想,或许她该问问顾父关于这份承诺书的具体情况了,说不定可以知道些什么事情。想着想着,叶欢晴站在原地出了神。

    而原本好不容易找到叶欢晴的孙小小看到叶欢晴正跟一个乞丐对峙时,奇怪地上前询问,却没想到叶欢晴看了自己一眼便去追那个想要借机逃跑的乞丐,她心里一惊,立即跟着追了上去。等到她追上叶欢晴后,便看到她一个人拿着张纸傻站在那,气喘吁吁地走上前询问道:“欢晴,你一个人傻站着在这干嘛呢,还有啊,你追那个乞丐干嘛?”

    被孙小小出声打断思绪的叶欢晴回过神来,见孙小小来到自己身边,眉头紧皱地对她说道:“刚刚那个人,是顾启华。”

    “什么?!是他?他不是失踪了吗?怎么变成这副模样了?”听到叶欢晴的话后,孙小小一脸震惊。

    “我也是无意间遇到了他的,也很奇怪他为什么会是这副德行,当然,可能是报应吧。”叶欢晴缓缓说道。

    “有道理,他对你们做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活该活成这副德行。”孙小小想到顾启华做的那些缺德事,曾经还差点伤害到怀着孕的叶欢晴,一脸气愤地说道。然后顿了顿,又问道:“那你追他干什么?”

    叶欢晴听到孙小小的询问,回答道:“我想知道是谁把他带走的,看看会不会和绑走顾南的那一群人有什么联系,说不定他知道些什么。”

    “那你问出什么了吗?”听到叶欢晴的回答,孙小小想了想,点了点又接着问道。

    叶欢晴摇了摇头,皱着眉说道:“我问他什么他都一声不吭,看他那样子,好像嗓子被弄坏了,出不了声,他在我面前哭的时候,声音都是呜呜咽咽的。”

    “啊?”孙小小一脸惊讶,“那现在他人呢?”

    叶欢晴又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我对这一块的路不怎么熟悉,把他追丢了。”

    孙小小想到是自己出声打断了叶欢晴,才让顾启华有机会逃跑的,不禁心里满是内疚,一脸抱歉地看向叶欢晴,对她说道:“抱歉啊欢晴,都怪我,才让他有机会逃跑了。”

    叶欢晴见孙小小一脸愧疚的模样,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她微微低垂的脑袋,说道:“不怪你,别瞎想。”

    孙小小低着脑袋,突然想起先前看到叶欢晴手上拿着的纸,随即抬头问道:“那你原本盯着看的那张纸是干吗用的?”

    叶欢晴将视线移到手中的纸上,沉默不语,她不便将手里承诺书的事情跟孙小太多。过了一会儿,她抬眸对孙小道:“事情有些复杂,我一时间也说不太清楚。”

    孙小小见叶欢晴不愿多说,便也没有多问,而后对叶欢晴说道:“那说好的请我喝东西还喝吗?”

    叶欢晴笑着看着孙小小,对她说道:“当然请你喝,走吧。”

    于是两人相携着离开了小街,找了一家甜品店吃了些东西,而后便分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