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九章探讨无果
    孙小小在客厅里坐了许久也没见叶欢晴下来,正准备起身上楼去找叶欢晴时,正巧看见叶欢晴走进客厅,于是立即上前将她扶过来,问道:“怎么洗个澡洗了这么久?”说完便抬眸看到了叶欢晴那略待红丝的双眸,欲言又止。

    “我没事,别担心。”叶欢晴看着孙小小那一脸担忧地模样,拍了拍她的手,微微一笑,说道。

    “哼,还没事,别想瞒着我,是不是又偷偷在浴室哭了?眼睛都红了”孙小小红唇微嘟,对叶欢晴说道,“你啊,明明是怀着身子的人,老是不注意自己的身体,你的情绪不能有太大波动,要静心养胎,照顾好自己和孩子嘛。”

    “是是是,我知道啦,我的管家婆。”叶欢晴看着孙小小关心自己的模样,心里暖暖的,点头应道。

    “哼,我是为了你和孩子好,现在我搬过来了,会好好监督你的。”孙小小哼了一声,对叶欢晴说道。

    “好好好。”叶欢晴笑着应道。

    两人嬉闹了会过后,黄伯走进了客厅,提醒两人饭菜已经准备好了,让她们前去餐厅用餐。两人也停止了吵闹,孙小小扶着叶欢晴来到餐厅用餐。

    饭后,孙小小陪着叶欢晴到院子里散步。两人一边散步一边聊着天,孙小小跟叶欢晴说着自己这几年在国外进修遇到的一些人和事,叶欢晴则告诉孙小小自己在国内和顾南后来经历的一些大起大落。两人走了一会,消消食后,便转身回到房间。为了方便照顾叶欢晴,孙小小让叶欢晴来自己房里跟自己一起睡。叶欢晴想了想,便同意了。

    待孙小小洗漱完后,两人一起躺在床上。孙小小翻身,一只手撑着脑袋,侧头看着叶欢晴,问道:“欢晴,顾南那边有消息了吗?”

    叶欢晴望着天花板,眸色沉沉,摇了摇头,默不作声。

    孙小小看着叶欢晴面色沉重的模样,沉吟了会儿,又说道:“顾家那边没有查到,你就没想过再找找其他人?”

    叶欢晴转过头看向孙小小,见她一脸认真地模样,随即说道:“我我不知道找谁,我没有任何头绪”

    孙小小伸手点了点她的脑袋,无奈地说道:“你啊,真是一孕傻三年。你就不会问问杰克森,问问苏白牧吗?他们在美国这边这么久,肯定有一定的人脉啊。”

    叶欢晴听到孙小小的提议后,摇了摇脑袋,说道:“顾南失踪这件事,不便告诉太多人,所以我根本没去想那么多。”

    孙小小想了想,觉得也是,顾家事太多,万一顾南失踪的消息走漏,那可就麻烦大了。

    沉默了会,孙小小又说道:“但这么一直没有消息也不是办法啊,我还是觉得可以找找白牧帮帮忙的。”

    叶欢晴听着孙小小的提议,想了想,说道:“再说吧,他才刚新婚,我不想去打扰。”

    孙小小见叶欢晴一脸坚持,也不再多提这件事,将手放下,把被子拉上来给她和叶欢晴盖好后,将灯熄了,就留床头一盏微黯的小灯,然后轻声对叶欢晴说道:“好了,别多想了,睡觉吧,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嗯,睡吧,晚安。”叶欢晴点了点头回道。

    “嗯,晚安。”孙小小随即闭上了眼睛,两人相互陪伴着慢慢睡去。

    国内,抵达京都的顾父、陈敏家和徐林几人坐上安排好的车回到了顾宅。

    一下飞机顾父便打电话安排了让家庭医生在家里等候,因为陈敏家的身体状况实在是欠佳。当他们抵达顾宅的时候,陈敏家便在顾父的陪伴下上楼去洗漱休整一下,然后接受家庭医生的检查。至于徐林,他回到公司去处理一些事务,并按照顾父的安排,派人整理近来公司的状况报表,晚点拿去顾宅给顾父看。

    顾父将陈敏家安排好后,自己到房间里洗漱了下,除去些许疲惫,在沙发上休息了会便又回到陈敏家身边,去看看陈敏家的情况。由于陈敏家身体虚弱,在飞机上又有些晕机,一路的奔波让她的病情有些反复。脸色惨白,面容憔悴,让人看着十分担心。等家庭医生检查完后,顾父安抚着陈敏家让她睡下,而后将家庭医生叫到书房询问陈敏家的具体状况。

    家庭医生是在顾家待了几十年的老医生了,他的能力和人品让顾父是信得过的。待到在书房坐下后,顾父便问道:“我夫人她的情况怎么样?”

    “唉,问题其实不大,最主要的还是心病,在家好好静养,注意营养,情绪不能过于波动,心病没了,自然就好了。”老医生缓缓地说道。

    听到家庭医生的话,顾父眉头紧皱。陈敏家的心病不用多说,自然就是顾南的失踪。顾南要是一天没有消息,陈敏家的病可能就一天不能痊愈。可现在又从哪里能知道顾南的消息呢。越想顾父的心里越是烦闷。过了会抬头对家庭医生说道:“好的,我知道了,辛苦您了。”

    “没事没事,这是我职责所在,那我就先告退了。”家庭医生点了点头,跟顾父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顾宅。

    顾父一人坐在书房内沉思着,努力思考着近来发生的点点滴滴,琢磨着背后人的用意,猜想着他下一步会有什么打算想了半天,却发现背后的人行事诡异,似乎全凭心情。而他的目的,始终让人琢磨不透。若是说他想要南至,从他做了这么多的事情来看,他应该有足够的能力拿下南至,可他并没有那么做;若是说针对顾家,可他又并没有采取什么行动对顾家造成什么实质性的打压;若是说他想针对顾南

    想了半天,顾父始终没能想出个头绪出来。这背后的人到底是谁,他究竟是为了什么,他,到底想干什么?

    渐渐的,顾父也觉得有些疲倦,头昏脑涨的。伸手轻轻捶打着自己昏昏沉沉的脑袋,顾父慢慢向自己的房间走去。

    回到房里,看着床上熟睡着的陈敏家,顾父轻轻掀开被子的一角,钻进了温暖的被窝,将陈敏家揽到自己的怀里,然后闭上眼,缓缓睡去。

    第二天清晨,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慢慢洒进房内,陈敏家慢慢睁开双眼,刚醒的她,脑袋微微有些懵懂,看着眼前熟悉的装饰,她慢慢回想起自己已经和顾父还有徐林回到京都了,至于叶欢晴想到他们把叶欢晴一个孕妇一个人留在那边,她这心里就难受,忍不住长长叹了口气,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她起身洗漱,换了衣裳下了楼。

    楼下,顾父正在一边看着报纸一边用着早餐。闻声看到陈敏家下了楼,便随声吩咐身旁的下人将陈敏家的早餐端上来。待两人一同用完早餐后,徐林被管家领了进来。

    走进顾宅的徐林手里拿着一沓资料。顾父看着拿着一堆东西前来的徐林,微微颔首,示意他上书房等他。徐林点了点头后上楼。

    顾父则转头对陈敏家说道:“我去书房处理事情,你有什么事就来喊我,哪里不舒服要立即说,不要忍着。闲着无聊了,就出去到院子里走走,外面风大,穿厚点,别待太久了。”

    陈敏家一脸嫌弃地看着唠唠叨叨的顾父,对他说道:“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忙你的去吧。”随后起身去了客厅。

    看着陈敏家的那副不耐烦的模样,顾父无奈地点点头,上楼去了书房。

    进了书房后,顾父走到书桌前的靠椅上坐下,徐林则立即将自己准备好的材料分类全数放在顾父面前的书桌上,一一给他说明各类材料。待顾父拿起资料翻看时,徐林则是站在一旁时不时做一些补充。

    就这么过了一个多快两个小时,顾父将手里的资料全部看完,对公司的情况有了更进一步的了解,他抬手揉了揉自己酸胀的眼睛,对徐林说道:“公司目前运行没有问题,顾南之前也做了一些准备,按照他的想法继续进行就是,不过先前提过的那个工程的负责人,可以想办法撤撤他的职了,这么一个棋子在目前看来,已经没什么很大的作用了,职位降降,派几个人稍微监视一下就好了。”

    “是。”听到顾父的吩咐,徐林应声回答道。

    顾父沉吟了片刻,又想起一些事情,于是对徐林吩咐道:“对了,如今虽然我回来了,但顾南和欢晴没有跟着一起,顾南失踪的事情一定不能走漏消息,为了避免那些不必要的麻烦,就对外宣称顾南在美国陪欢晴养胎度假吧,过段时间才能回来。”

    徐林皱了皱眉头,也想到了若是顾南失踪消息走漏,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一脸沉重地点了点头,回答道:“董事长您放心,我一定安排好,不会走漏任何风声。”

    “行了,先这样吧,其他的事你看着办吧,有拿不定主意的再来问我。”顾父接着说道。

    “是,那董事长我就先离开了。”徐林说完便跟顾父示意离开。

    顾父点了点头,向徐林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后,他一个人坐在书房内又慢慢陷入沉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