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五章徐林到来
    男子将孙小小扶稳后,便伸手将手里的捧花放到她怀里,随即转身离开。孙小小看着离开的那道身影,微微出了神。

    众人看见捧花被人拿走了,纷纷送上祝福后便散开了。苏白牧和盛佳将亲友交给父母招待后,两人来到孙小小身边,看到只有她一人,于是询问道:“小小,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欢晴呢?”

    听到询问声的孙小小回过神来,随即回答道:“欢晴她不太舒服,让我替她给你俩说声抱歉,还有,新婚快乐哇,要幸福!”

    听到孙小叶欢晴不太舒服,苏白牧随即问道:“欢晴她没事吧?”盛佳也一脸紧张地看着孙小小。

    “没什么大碍,应该是觉得累了,想回去休息会,别担心。”孙小小看着两人一脸紧张的模样,随即说道。

    “那就好。”听到孙小小的回答后,盛佳和苏白牧两人放下了心。

    “行啦,今天是你俩的新婚之日,好好享受噢!对了,这捧花,谢啦。”孙小小笑着调侃两人,说着抬手摇了摇手里的捧花说道。

    “没什么,本来就是留给你的。”盛佳笑着对孙小小道,“你也要快点找到你的幸福哟。”

    听到盛佳的话,孙小小眼前不禁浮现出那道熟悉的身影,随即晃了晃脑袋,将身影甩开,笑着对盛佳点点头,说道:“我会的,谢谢。”

    三个人在这闲聊了一会后,另一头苏氏父母正呼唤两个新人过去招待客人,于是苏白牧和盛佳跟孙小小打了声招呼后随即离开了。孙小小没了叶欢晴的陪伴,只身一人留在这也觉得无趣,于是和苏白牧还有盛佳说了一声后也离开了婚礼现场。

    另一边,从婚礼现场离开的叶欢晴在与孙小小告别后,上了顾家的车,招呼着司机向顾宅开去。

    一路上,叶欢晴都在闭着眼睛沉思,想着顾南的下落。到底是谁把顾南带走了,他到底想要干什么呢想着想着,叶欢晴忽然想起顾南曾经跟她提到过的一个工程的负责人,她依稀记得,顾南跟她说道过,他把那个人作为一枚可以隐约挖掘出那个隐藏在背后捣鬼的人的棋子。想着想着,叶欢晴便想拨通徐林电话询问他具体情况,于是她拿出,找到徐林电话,拨了过去。

    另一头,本在京都内主持公司大局的徐林遇到了紧急情况,订了机票飞速赶往洛杉矶想找顾父询问解决办法。刚下了飞机,抵达洛杉矶的徐林便接到叶欢晴的来电,立即接通了电话:“喂,夫人,请问有什么吩咐?”

    “徐秘书,我想问问你关于那个工程负责人的事,顾南曾经跟我提到过,他”叶欢晴待徐林接通电话后便立即说明自己的想法。

    “嗯这件事电话里暂时没办法说清,我现在刚到洛杉矶,要不夫人您在家里等会,我们见面再细谈?”徐林沉吟了会,回答道。

    “嗯?好的。”叶欢晴虽然疑惑徐林为何来到洛杉矶,但隐约猜到可能是国内公司出了状况,随即应道。挂了电话后,吩咐司机尽量快点赶往家里,而后靠在车座椅上,闭目养神。

    徐林挂了电话后便招了一辆车向顾家赶去。

    叶欢晴抵达顾宅时徐林还未到来,她回到房间洗漱了会,换了身轻便的衣裳整理好自己后便下了楼,此时,徐林正好从门外走进。

    叶欢晴招待徐林坐下喝了杯茶休息会儿后,两人便上了楼去到书房开始详谈。原来此次徐林的到来也是和那位工程负责人有些关系。在国内打理事务的徐林收到消息,那名工程负责人前不久和一个陌生人来往频繁,并且账户里转入了几笔不菲的来路不明的款项。徐林派去的线人收到消息称,有人通过联系那名工程负责人,知道顾南一家来到洛杉矶,已经悄悄派人在暗中跟随,观察定位顾南一行人的一举一动,经过排查,这些就潜伏在距离顾家别墅不远的另一幢别墅里,时刻监视着顾家的一举一动。

    听到徐林带来的消息,叶欢晴心尖一颤,这背后的人到底有什么阴谋,想必带走顾南的人必定和之前刁难公司的是一伙人了。他们到底有什么目的呢。叶欢晴的脑海里开始浮现各种猜想,然而想的越多,脑子越乱,越想心里越烦,没有一点头绪。叶欢晴的眉头紧皱,沉默不语。而在她对面的徐林也一声不吭,没有出声打断正在思考的叶欢晴。

    想了一阵子没能想出个什么头绪的叶欢晴决定去问问顾父的意见,随即对坐在她对面的徐林说道:“你跟我去医院一趟,这边出了些状况,顾南失踪了,爸妈在医院养伤。”

    徐林听到叶欢晴的话后,心里震撼不已,但也没有多问,只是点头答应,而后起身跟叶欢晴一起前往了医院。

    到达医院后,叶欢晴和徐林直奔顾父和陈敏家的病房。

    病房内,顾父的身子已经基本复原,能够站起来自由活动了,但陈敏家的脸色依旧不是很好,虽然已经不需要再戴着呼吸机,说话也没那么吃力,但那苍白的脸色,那发红的双眼和那憔悴消瘦的面容,无一不显示着她的身体状况可并不怎么好。顾南的失踪给陈敏家造成了巨大的打击,本就不愿送他去精神病医院的她,心里一直自责和埋怨顾父,觉得如果不答应顾父和顾南的决定,顾南就不会失踪,挥之不去的阴霾萦绕在她的心里,让她的病情久久不能痊愈。

    病房内的顾父正坐在陈敏家的身旁,心疼地看着陈敏家那憔悴面貌,抬手描绘着她那越发显得沧桑的面孔。病床上的陈敏家红肿着双眼,身体微微颤抖着,声音哽咽地道:“还是没有阿南的消息吗?到底是谁把他带走了,要把他带去哪里呢?他现在好不好,有没有发病都怪你,要是你不答应送他去那什么医院,就不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呜呜呜呜都是你的错。”

    顾父慢慢向陈敏家坐近,伸手将她那日益消瘦的身子搂入怀中,轻轻拍打着她的后背,双眼微红地说道:“是是是,都怪我,都是我的错你要好好养好身子,才有力气教训我啊,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儿子的,你别急,好好养好身子才是。”

    陈敏家痛苦地拍打着顾父,然而无力的身子挥打出来的力度并不怎么大,打在顾父的身上纯属无关痛痒。顾父看着陈敏家这痛苦的模样,心里直揪着疼,却又无能为力,心里也是满满的无力和对儿子的担心。

    叶欢晴和徐林推门而入便看到的是顾父将情绪激动的陈敏家抱在怀里的模样,两人均是一愣。

    听到动静的陈敏家和顾父都转身抬起头来,陈敏家停止了哭泣和吵闹,抽泣着看向来人。她的视线看到叶欢晴并未有何不同,但当她看到叶欢晴身旁的徐林时,却是微微一怔。顾父也对徐林的到来充满疑惑,随即问道:“徐林?你怎么到洛杉矶来了?是国内出了什么事吗?”

    徐林听到顾父的询问,立即走上前向他报告道:“是的,董事长,我在国内收到了些紧急消息,联系不上顾总,便立即赶往这边赶来想要通知您。”

    听到徐林联系不上顾南时,病房内的其他三人的心里均是微微一紧,一同想到顾南的失踪,一股股难受涌上心头。顾父顿了顿,问道:“出了什么事?”

    “顾总曾埋下一枚棋子,前几日我收到消息,有不明身份的人与这枚棋子联系,套取了不少消息,并得知您们的行踪,在洛杉矶的顾宅周围不远处埋下了眼线,时刻监控着您们一行人的行踪,接到消息时我便立即联系顾总,但却一直没能和他取得联系,于是我便匆匆从国内赶了过来,将这件事告知您们。”徐林将自己到来的缘由和目的一一告知,在提到没能与顾南取得联系时,想到叶欢晴所说的顾南已经失踪,微微一顿,便接着说了下去,“刚下飞机我便和夫人取得联系,然而没能商量出结果,于是便和夫人一同前来,想向董事长您请教接下来应该如何是好。并且”

    “并且什么?”顾父听到徐林的话后,眉头越皱越紧,想必也联想到之前公司的事情和顾南失踪一定有所联系。

    “并且公司现在情况也不大稳定,我想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能回去主持大局。”徐林如是说道。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