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四章冰山一角
    盛佳见叶欢晴没有兴致,便也安静下来收拾自己的东西。

    苏白牧招呼孙小小找了个位置带叶欢晴过去坐下,自己要先出去招呼一下过来的亲戚朋友。叶欢晴倒也听话,挑了一个靠近角落的位置静静的坐在那里。

    “欢晴,不要愁眉苦脸的,今天是白牧和盛佳大喜的日子。”孙小小虽然有些担忧,但叶欢晴一直这样子下去也不是个办法,虽然是好朋友但大喜的日子也不希望来宾丧着一张脸吧。

    叶欢晴把包平稳的放在隔壁椅子上,里面的东西互相碰撞着发出声音,这声音倒是提醒了叶欢晴。

    叶欢晴从包里掏出了顾南给苏白牧夫妇准备的礼物,还是特别请人打造的,顾南没有留下什么就消失了,这对戒指是他触过的。

    她有些迟钝的站起来,打开盒子盯了一会,两颗钻石在阳光下绽放出光彩,指环部分采用的是同心结的设计,两个戒指搭配在一起又是另一个造型。

    同心结……没错,顾南肯定会想办法通知家里人的,自己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照顾好父母,让他支撑起来的公司屹立不倒。

    叶欢晴终究还是重重的把戒指盒盖了起来,脚步变得轻盈,像是如释重负一般,脸上的乌云也顿时一扫而去,她走到正在还在挑选装饰品的盛佳身边,双手递上了戒指盒,“佳佳,这是顾南给你们两选的,你们看看合不合适。”说完便甜甜的笑起来。

    反过头来的盛佳正好迎上了叶欢晴的笑脸,有点惊讶,刚刚还闷闷不乐的叶欢晴,怎么这么快又变了个模样……看来顾南消失对她来说,打击真的很大。

    见盛佳盯着自己良久都没有伸手来接自己手上的小盒子,便准备直接把盒子放在手边的桌子上,刚刚出去的苏白牧不知道从哪里溜了进来,一把夺了过去打开来,直直地递到了盛佳面前,“怎么样?喜欢吗?”

    盛佳像是突然醒悟过来一般,也笑了起来,把小盒子拿在手上仔细端详了一会,“果然顾南的眼光还是比你好的,要不今天就用这个进行仪式?”

    苏白牧听盛佳这么说也打起趣来,“是是是,你男人的眼光差,那对戒指我可是跑了好久才找人设计出来的,就这么给你否定了了,真的很伤心。”

    ……

    叶欢晴见两人一来一回聊的开心突然觉得自己心里暖暖的,自己身边还有这么多的朋友给自己加油鼓劲,自己怎么能够这么容易倒下呢?难道一味的回忆和内疚就能把顾南换回来吗?

    她这么想着,随即目光移到了桌上的首饰盒上,仔细打量了好几圈,在一个不打眼的角落里取出了一颗棱菱形的立体小粉钻耳钉递给了盛佳,“我只看到了这个小家伙,你要是喜欢的话就戴吧,其他的头饰什么的我真的不太在行,小小干这方面的工作时间比我长,说起搭配她才是行家。”

    孙小小眉毛一挑,自知叶欢晴这是要把皮球踢到了她这里,这个皮球不接是不行了,早知道之前应该把杰克森也一块带来。

    “佳佳,你别听她瞎说,她的工龄可比我长多了。”孙小小嘴上虽然这么说着,身体倒是很诚实,直接站了起来走到桌边开始仔细比对搭配起来。

    “你看,小小就是这样的,明明自己能做到的,老是把机会给了别人。”叶欢晴暂时心情舒畅,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大家聊起来。

    “是是是,不知道是谁把自己进修的机会让给了我,现在在这里说我老是把机会给了别人。”孙小小很快把许多小头饰弄在了一块,完全就是一件新东西,各种元素都结合起来,简约却又不那么单调,戴在盛佳的头上倒是优雅中透着些俏皮可爱。

    “天呐,真好看,我之前还想着要怎么才能把这些东西都戴在头上呢,没想到就这么被你实现了。”盛佳刚把东西戴好就开始对孙小小各种夸赞。“我看你们两就都别争了,有两大设计师在,看来我以后的穿搭就不用愁了,整天穿着护士服,我都快失去对生活的希望了。”

    “你喜欢就好。”看到盛佳对自己的搭配能力表示一脸肯定,孙小小的心里也十分高兴。

    看着身着婚纱,打扮得漂漂亮亮,一脸幸福和喜悦的盛佳,叶欢晴的眼里也带着笑意,笑着回答道:“是是是,以后啊,你就享福了。”

    “咚咚咚”化妆间的门被敲响,门外传来一阵询问声,“怎么样?新娘子准备好了吗,马上要到时间咯。”

    “快啦,马上。”化妆师们回声应道。随即孙小小和叶欢晴慢慢退到一边,任由化妆师们替盛佳补妆。

    看着正被化妆师倒腾的盛佳,叶欢晴不禁出神,慢慢地又开始想到自己的婚礼,想到顾南,顿时,她才稍稍平复的心情又荡起丝丝涟漪。

    过了没多久,盛佳已经梳妆打扮完毕。她身着一袭洁白婚纱,微微盘起的秀发上用孙小小组合的头饰固定着镶着点点粉钻的头纱。妆容精致,今天的她格外的娇俏动人。

    将盛佳送出化妆间后,孙小小侧过头看向正出神的叶欢晴,慢慢走到她身边伸手揽住她,询问道:“欢晴,怎么了?”

    微微出神的叶欢晴被孙小小的出声打断了思绪,微微晃了晃脑袋,转过头看向孙小小对她说道:“小小,我还是没办法安心待在这,你替我跟白牧和盛佳说声抱歉,我想先行离开了”

    孙小小听到叶欢晴的回答,愣了愣,随即道:“那我跟你一起走,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叶欢晴摇了摇头,对她说道:“没事,你就当替我留在这祝福他们,我打电话叫顾家司机来接我。”

    “那好吧,你如果有什么事就立即给我打电话,知道吗。”孙小小看着叶欢晴一脸坚持,便也不再多说。

    “知道了,别担心。对了,记得替我对白牧他们说声抱歉,还有祝福他们。还有啊,捧花你可别忘了抢到手噢”叶欢晴看着孙小小一脸担心自己的模样,伸手扯了扯她微抿的嘴角,“呐,白牧他们今天大喜,开开心心的。”

    孙小小看着叶欢晴脸上的浅笑,眼里满是对她的心疼,“好啦,我知道了,你注意安全,有事随时联系。”

    “嗯。”叶欢晴轻声应下,随即拿出手机拨通了顾家司机的电话,叫他到苏白牧的婚礼礼堂这边接自己回去。

    看着叶欢晴安排好事务之后,孙小小陪着叶欢晴等待司机的到来,将她安全送上车后,才去往苏白牧的婚礼现场。

    婚礼现场内上,各方云集。孙小小踏进礼堂内,在自己的座位上坐下,等待婚礼的开始。礼堂内热闹非凡,苏白牧和盛佳两人的父母正在招待来自各个行业的亲朋好友,待所有人都坐齐后,婚礼进行曲奏响。

    “噔——噔——噔噔”伴随着婚礼进行曲,盛佳手挽着父亲的手臂,向着站在正前方神父旁的苏白牧缓缓走去。苏白牧双目含情地盯着向自己款款走来的盛佳,仿佛在此时此刻,周围人都不复存在,一切慢了下来,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人。

    盛佳走到苏白牧身旁,盛父执起盛佳的手,将她慢慢放在苏白牧伸出的手心上,抬眼对苏白牧说道:“我守了二十多年的宝贝,现在交给你了,请你好好待她,若是让我知道她受了委屈,那么你”

    苏白牧紧紧握住手里的柔荑,一脸认真地看了看盛佳,转过头对盛父郑重地说道:“您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爱她,疼她,不让她受委屈。”

    看着眼前这对自己而言最重要的两个男人,盛佳的眼里满含幸福的泪水。告别盛父后,盛佳和苏白牧两人相携向神父走去。

    在神父的见证下,苏白牧和盛佳相互许下誓言,交换戒指,而后苏白牧掀开了盛佳的头纱,在她的红唇上印下幸福的一吻。

    在一群人的喧闹中,盛佳一只手拿着捧花,一只手提着裙摆,在苏白牧的陪伴下,来到礼堂外准备抛出这代表着传递幸福的捧花。

    “都站好啦,站好啦,准备抢捧花啦!”一群人吵吵闹闹在礼堂大门前站好。盛佳站在最高的那阶台阶上,双眼到处搜寻着孙小小和叶欢晴的身影,找了半天没看到叶欢晴,但想着人多,她怀有身孕身子不便,便也没再多想,朝着孙小小的方向扔去。

    孙小小看着向自己扔来的捧花,脸上带着无奈的笑容,身边的人群拥挤,就在她被挤得不小心脚一崴,险些快要摔倒时,一只有力的手臂揽住她的腰,将她带入一个结实有力的温暖臂膀里。孙小小侧头一看,是他!

    身着一袭黑色西装,五官立体,幽深的黑眸里倒映出孙小小略带狼狈的身影,薄唇轻抿,整个人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气息,却又偏偏将孙小小笼罩在他的保护范围内。

    孙小小看着眼前这熟悉的身影,愣住了。随即耳边传来低沉却又充满磁性的声音,“喏,你的捧花。”话音一落,孙小小转头看去,一只白皙修长的手里拿着的正是盛佳抛向她的那束捧花。她的心里顿时荡起了阵阵涟漪,他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