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三章失魂落魄
    一排排工作消息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熟悉的号码,孙小小眼前一亮,把顾南的情况发了过去,请求他帮忙寻找。

    虽然自己不知道这个男人的真正来历,但这么久以来他一直对自己挺好的,这点小忙应该还是会帮的话,大不了自己再多画一些设计稿送给他就是了。

    孙小小发过消息以后就关了手机沉沉的睡了过去,醒来后急切的想要看到答复,手机却是一片空白。

    也许这件事有点麻烦吧……好像不太愿意帮忙呢。

    孙小小洗漱后出门,叶欢晴已经不在房间了,在房子里找了好几圈叶找不到人影,问起楼下的佣人也只是摇头,说少夫人并没有下过楼。

    孙小小打破脑袋也想不到叶欢晴这么一大早会走到哪里去,她本来走动就不方便,肯定不会自己去医院的,又不在房间里,那么……

    孙小小的目光锁定在了这层楼最里面的那个房间,轻手轻脚地走过去,慢慢的打开了一条缝查看里面的情况。

    只见叶欢晴抱着一盆小仙人掌,平稳地坐在墙角,眼睛盯着手里的仙人掌一动不动。孙小小在外面观望了许久,她丝毫没有要移动一下的意思。

    床上的防尘布,墙上凹凹凸凸一片又一片,像是被什么东西砸出来的痕迹,屋子里干净得除了那张床什么东西也没有,唯一放在里面的一张小桌子,四角也包上了厚厚的海绵、纱布。

    看来,这个房间就是顾南之前暂时被关的房间吧。

    孙小小轻轻地带上了门,放弃了要去喊她吃早饭的想法,叶欢晴这时候最需要的恐怕不是别人的安慰,而是自己去想清楚一些事情,自己去化解心中的结,顾南受了伤,精神又不乐观,现在又直接被挟持走了……这个房间是顾南留给她的最后一点记忆,自己实在不忍心去打绕叶欢晴的自我疗伤时间。

    当孙小小吃好早餐以后,叶欢晴已经收拾好自己从楼上下来了,现在的她看起来并不像刚刚缩在房间里的时候那么憔悴,原本毫无血色的脸上化了一点淡妆,许久不曾打理的头发,也干净利落的挽了起来。

    孙小小有些诧异的递上手边那份还留有余热的早餐,有些小心翼翼地问:“欢晴?没事吧?”

    叶欢晴端过手边的粥,拿着勺子大口大口的喝起来,腮帮子鼓鼓的,变咽粥变和孙小小搭话,“你忘记了?今天中午要去参加苏白牧的婚礼,虽然我不准备在那里停留太久,但总要把自己收拾干净表示尊敬吧?”

    孙小小听了这番话愣愣地点头,恢复的这么快?

    喝完粥,叶欢晴又开始大口大口的啃起面包来,似乎要把最近没吃的东西都给补上来一样,吃了一块又一块,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孙小小看着她这副样子,伸手抢掉了她手里的面包,放在桌子上,死死地盯着她,“欢晴,不要故作坚强!你正常一点好不好,面包吃这么多对孕妇不好,你有什么话都可以跟我说,我都会听。”

    叶欢晴听见孙小小这么说又开始流起眼泪来,原来有着婴儿肥的脸蛋此时已经瘦的骨头都有点凸显,红润的嘴唇上有着好几排牙印,时间过久已经结了痂,虽然打了粉底,但眼睛肿肿的,黑眼圈还是清晰可见。

    每次叶欢晴呼叫孙小小的时候都是紧急时刻,自己被当成这么重要的人心里自然是很开心的,但这些日子都有些急促,都没有时间自己观察叶欢晴的状况,似乎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孩子身上,一直都没有关心过叶欢晴。

    孙小小在桌上抽了几张纸,轻柔地给叶欢晴擦起眼泪来,“欢晴啊,你不要太难过了,其实你不用太在乎孩子,想做什么就去做,只要不做什么危险的事情孩子不会有危险,你不要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就好。”

    叶欢晴又开始死死咬住下唇,憋住自己的哭声,孙小小放下纸巾,直接伸手抓住了她的下巴,有些生气,“松口!”

    见她不为所动,便不再理会她,自顾自地收拾起桌上的餐具,送到了厨房。这种时期的女人,越是安慰越是伤心,还不如把她当成一个正常人,这样她也能够给自己催眠认为自己是正常的。

    苏白牧的确没有忘记这个重要嘉宾,提前两个小时就打来了电话,“欢晴,你准备好了吗?我等会派车过来接你,盛佳吵着要你帮她挑首饰呢,看来你们相处的很不错。”苏白牧难掩心中之喜,语气轻飘飘的。

    叶欢晴握着手里的电话,一声不吭,仿佛电话里的事情跟自己完全不相干,她只是机械地握着手机而已。

    孙小小见状抢过了她的手机,拿着手机就去了阳台“喂?”

    苏白牧有些奇怪,怎么是孙小小接的?“小小吗?欢晴不在吗?”

    孙小小眉头一挑,皱成了一个川字。“顾南去治疗的路上被劫持了,现在找不到人,欢晴跟失了魂一样,说完要去参加你的婚礼这句话以后就一声不吭了。”说着又叹了一口气。

    “什么?顾南消失了?怎么回事?”原本轻快的语气变得急促起来,电话里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似乎是盛佳跑了过来,小声地在问是怎么一回事。

    “不知道,现在不知所踪,已经报案了,但失踪事件不够还没有立案,肇事者都没有抓住,顾南父母都在医院里,暂时也录不了口供。”

    “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告诉我一声,我马上派熟人出去打探打探,那你们今天是在家休息还是过来这边?”

    孙小小沉默了几秒,反身看了看还呆坐在椅子上的叶欢晴,自己替她做了个决定,也许换个环境就会好一点呢?“当然去了,之前小小都打扮好了说要去参加的,我自然不能把她关在家里了。”

    “那好,我安排车,至于顾南那件事的详细情况你过来再跟我说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突破点。”

    孙小小轻轻应了声,挂了电话以后就一直站在阳台没有进去。

    到了十点钟的时候叶欢晴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一样抬头望了望时钟,腾的从椅子上站起来,“小小!快点,要迟到了。”随即就手忙脚乱的去抓搭在椅子上的外套,穿上就往外冲。

    孙小小一步并作两步跨到了叶欢晴面前,阻挡了她的去路,把她搂进了怀里,轻轻抚着她的后背,自己开始流起泪来,眼泪啪嗒啪嗒往下掉,湿了叶欢晴肩膀上的衣物。“欢晴,求你了,你清醒一点好不好,顾南会回来的!你要好好的,不要这样子。”

    叶欢晴感受到肩膀传来一阵温热,自己落入了一个柔软的怀抱,不是自己以前所能感受到的那个宽厚怀抱,但却让人无比的安心。眼神渐渐变得清澈起来,愣愣的点了点头,又开了口,声音哑哑的,“小小,对不起……这个打击对我来说太大了,我实在是一下子承受不过来,对不起对不起……”

    一阵有规律的喇叭声在庭院里响起,是苏白牧派过来的车到了。叶欢晴总算是恢复了一些,到洗手间去洗了把脸,然后又仔细地补了妆,牵着孙小小就往车上走。“我一定会好好的。”

    走到车前刚刚拉开门好像又想起了什么一般,没有招呼佣人,又自己返回屋里去了,“小小,你等我会,顾南挑的礼物被我忘了,在我柜子里躺了好久的小东西,终于有机会拿出来了。”

    孙小小看着叶欢晴瘦小的背影,摇了摇头,轻轻地笑起来,还是那么逞强,果然骨子里的东西什么时候都不会变,当初两人相依为命的时候她也是这么逞强,仿佛自己无所不能,其实很多事情都经过了激烈的心里斗争。

    苏白牧的婚礼现场离顾家的别墅有点远,叶欢晴直接在车上睡了一觉,醒过来的时候差不多就快到了。

    婚礼现场热闹非凡,来来往往的人很多,门口站了两排保镖,笔直的站在那里好像婚礼现场的几根柱子一般。站在最前面那个较瘦的保镖见叶欢晴和孙小小下了车,连忙去迎接,转了好几个弯才到达里屋。

    婚礼还有很多没准备好,苏白牧和盛佳倒是不急,两人说要是拖到下午的话吃晚饭也可以,虽然外面有很多来祝贺的人,但其实自己宴请的不过是比较亲近的朋友还有家人罢了,这只是个形式而已,他们两个其实都不是很在乎。

    “欢晴,不要这么伤心了,来,帮我挑一下头饰,这么多个,我审美不是太好,你帮我看看呗?”盛佳也听苏白牧说了一些顾南的事情,自然不能让叶欢晴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想方设法的想转移她的注意力。

    “佳佳,你不用管我的,我会好好的,你们有什么事就继续忙吧,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再叫我就可以了。”叶欢晴看着眼前琳琅满目的头饰、首饰实在是有些眼花,连忙推脱。

    自己的眼光又怎么好呢……之前这些都是顾南准备的……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