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一章只身一人
    叶欢晴这阵哭闹仿佛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顾南一句话都没有说,叶欢晴说累了就趴在顾南腿上睡了过去,直到进入梦乡之后还在喃喃自语,眼泪还是啪嗒啪嗒的往外冒,好像之前应该流的泪都在今天这一天冒出来了一般,止也止不住。

    陈敏家一句句仔细听着叶欢晴的话,没想到她承受了这么大的痛处,自己之前对她的苛刻其实并没有影响她什么,只是顾南的每一个小举动都被她记得清清楚楚,这样一个女人该有多大的胸怀。

    顾南见叶欢晴的呼吸渐渐平稳起来,自是知道她已经睡着了,抬起眸子看着叶欢晴的侧颜,用手轻轻覆上了她的脸,随后调整了姿势弯腰把叶欢晴抱回了房间,期间她还紧紧攥着他的衣服不肯松手。

    顾南把她平稳的放在了床上,慢慢掰开了攥在自己衣服上的手,替她好好掖上了被子,几秒过后又像想起了什么一般,掀开了被子的一角,把她的裤脚慢慢挽了上去。

    还好刚刚没有划到,只是跪了那么久,膝盖有些红肿。

    随即又退到了被自己折腾的一塌糊涂的房间,把墙角的那个小医药盒拿了过去,给叶欢晴上了药之后才安心下楼。

    “小南,你真的决定好了吗?”顾父的神情有些严肃,就像小时候教导顾南做人一般。

    但当时他所说的话都是“你应该这样做”,而此时此刻是问他是否遵从好了自己的意愿……

    其实顾南已经很久没有和爸爸有过这样密切的交流了,曾经他以为自己好好的打理公司,爸爸就那么呆在家里处理好自己想做的事情,也许在爸爸告别世界的时候,自己会匆匆从会议桌前离开,赶到医院和爸爸说说最后的心里话。

    没想到最后倒是自己先做了受伤的那一方。

    顾南点了点头,“欢晴其实很有能力,虽然在经商这个方面她不怎么熟悉,但是她学习能力很快。”

    “你的意思是把公司交给欢晴?”

    “孩子出生以后,希望爸爸好好的引导她,如果她实在对公司没有兴趣的话,可以继续她的设计事业。”

    顾父重重地点了两下头,尔后低下了头,伸手抹去了在眼眶中打转的泪水。

    这是他从小培养的儿子,没想到告别的时期来的这么快,如果再重来一次,自己绝对不会让顾南来趟这滩浑水,会让他拥有一个快乐普通的童年,那样他也不会经历这么多。

    “我希望把公司和房子都留给欢晴和孩子,希望爸妈不要介意我这样的举动,欢晴一定会替我好好孝敬你们。”

    “还有……我并不怪爸爸,我很开心有这样一个爸爸,我能有那么成就都是因为爸爸,最重要的是我遇见了叶欢晴。”

    顾父听到顾南这句话,也埋头痛哭起来,陈敏家也控制不住的在旁边抽泣。

    “如果……如果我还能有康复的一天,我希望能过一个普通人的生活,请爸爸原谅我没有达到你的期望。”

    “这些日子,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

    ……

    顾南把这些年一直想说的话都告诉了顾父顾母,似乎在做最后的告别,他这一走,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变成什么样子,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机会吐露自己的心声,可能他会忘记,连自己都忘记。

    叶欢晴这一觉好像睡得特别沉,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佣人已经准备好了午餐。

    顾家父母和顾南都已经从屋子里离开,整栋别墅显得静悄悄的,茶几上还摆着昨晚用过的茶杯,不知怎么这么晚了佣人还没收拾好。

    叶欢晴没有急着去吃饭,而是推开了顾南之前居住的那间屋子,此时屋子倒是收拾的很干净,丝毫没有被损坏锅的痕迹,原来顾南睡的大床上也已经蒙上了防尘布。

    叶欢晴走到窗前把窗帘拉开来,阳光猛地一下泻进来,整个屋子变得明亮起来,她一低头,就望见了窗户角落处的自己买回来的那盆仙人掌,其实她也不知道这个小东西是怎么到这里来的,自己最近繁琐的事情太多根本就来不及顾及。

    顾南把这个屋子里能摔的东西全部都摔了,不知为什么唯一留下了这盆仙人掌没有动,其实很多清醒的时候,顾南都望着这盆仙人掌打发时间,跟它说了很多的话。

    顾南坐在车里,陈敏家紧紧攥着他的手不愿意放开,他面色平稳,望着窗外,眼底没有一丝波动,仿佛接受了生活对他的审判。

    “儿子,妈对不起你。”陈敏家又控制不住地流起泪来。

    “行了!不要再哭哭啼啼了,小南又不是不回来了!”顾父坐在副驾驶,有些生气的喝道。

    “哧”的一声,司机一个急转弯,车里的人都抓紧了扶手。

    “怎么回事?”顾南转过脸看着前方。

    一辆黑色轿车被司机躲过去,对面又冲过来一辆,直冲冲地就往车身上撞,此时司机因为上一个急刹已经来不及拐弯。

    “小心!”顾南用尽全身的力气吼道,自知事情不妙。

    两辆车猛地碰撞在一起,车里的人因为剧烈的碰撞受了伤,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起来。

    顾南因为本就脆弱,一撞便晕了过去。

    陈敏家模模糊糊的看着对面的车里下来了一群人,穿着一身黑,看不清面貌,直接拉开了车门,把顾南抬了出去。

    “儿……子……来人,报……警。”

    本来精神治疗院就在郊区,这条路一直车很少,而且正好这一小段路没有放置摄像头。

    发现顾家父母的是准备出去郊游的一对年轻夫妇,急匆匆的就喊救护车把他们送到了医院。

    陈敏家醒来的时候正戴着呼吸机,她想要喊顾南却没有力气发出声音。她用力的转了转头,看到顾父躺在旁边,在病房里扫视了一圈也没有见到顾南,一伸手便按响了呼叫铃。

    她的儿子……

    叶欢晴接到通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放下手中的东西就急急的往医院赶,家里的司机也躺在医院里,在美国这边本就没有熟悉的人,在马路上打车却没有一个人愿意搭理这个孕妇。

    叶欢晴面部很平静,但是手却忍不住的抖起来,好几次想拨通孙小小的号码,却总是按错数字。

    “小……小,顾南丢了,顾南被人劫持走了……你能不能陪我去医院看一下爸妈。”叶欢晴颤抖着交代着自己知道的情况,狠狠地咬着自己的下唇让自己尽量平静。

    “啊?欢晴,你别急,我马上过来!”孙小小丢了手上的笔就往外赶。

    “小,出什么事情了?”杰克森正在画设计稿,见孙小小失了魂一样,扔了东西就往外跑。

    孙小小突然想起自己没有车,过去恐怕还是会耽误很多时间。“杰克森,麻烦你了,快载我一程,去顾家的别墅,晴出事了。”

    “什么?你说晴来美国了?”杰克森虽然没听明白到底是什么回事,但也马上放下笔找出了车钥匙。

    “我现在来不及解释了,你走最近的路吧。”孙小小皱着眉,电话里叶欢晴的语气很是不安,如果自己不快点过去,到时候事情不知道会往什么方向发展。

    本来四十分钟的路程,杰克森硬是只用了十分钟就到了顾家别墅,叶欢晴站在马路旁边很是明显。

    孙小小打开车门下去把叶欢晴扶上了车。

    “杰克森?我来美国事情有点多,没有来得及联系你,真是抱歉。麻烦你现在马上载我去靠近南郊区的那家医院。”

    “嘿!晴,到底出了什么事了,你这么着急?”杰克森看叶欢晴眉头,边询问边发动自己的车。

    “杰克森,先不要问了,等到了医院之后我给你解释,让晴安静一下吧。”孙小小看着叶欢晴脸色惨白,紧紧握住了她的手。

    叶欢晴最近一定很疲惫,承担了那么多事情,自己这么也没能给出什么帮助,作为一个朋友来说,真的很不称职。

    “不会有事的,不会有事的……”叶欢晴开始反反复复的重复着五个字,好像在跟孙小话,又好像在说服自己。

    孙小小搂住她的肩膀,让她把头靠在自己肩膀上,希望自己能够给她一些力量。

    如果顾南真的失踪了,那么顾家……

    杰克森从后视镜里瞥到叶欢晴瑟瑟发抖的样子有很是担忧,之前在她被顾南抛弃的时候,那么落魄,都没有这么恐惧。当时他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她的眼睛里是满满的斗志,而现在她的眼神里只有绝望和无助。

    “晴,别紧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这样会伤害到宝宝的。”

    叶欢晴颤抖着挣脱孙小小的手,把自己的手覆在肚子上,孙小小见她如此也不再去抓她的手,而是同样的把手覆在了她肚子上。

    “欢晴啊,你看,这个宝宝多坚强啊,在你的肚子里住了这么久都没有受到一点伤害,肯定是个健康的宝宝。”

    叶欢晴面如死灰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丝暖意,现在自己唯一剩下的只有肚子里的宝宝的,自己一定要好好照顾。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