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章毫无退路
    曾经阳光洒进房子里的时候是叶欢晴最幸福的时刻,旁边睡着心心念念的人,能够感受宝宝心脏和自己一起同时跳动。

    而此时醒来旁边的被子平平的,没有人睡过的痕迹,叶欢晴用手一探,触到的是一股冰凉。

    “啪”的一声隔壁房间传来玻璃摔碎的声音,这一声响打破了屋子里原有的平静。

    糟了……

    叶欢晴掀开被子,套上外套就往外面走,顾家父母也闻声赶了过来,本来日日焦虑睡眠就不是很好,各个挂着黑眼圈。

    陈敏家抓住门把手正要把门打开,木门突然强烈的振动,似乎有什么东西摔在了门上,掉落在地上然后断裂的声音。

    “每天上过药以后……都会绑住,而且最近情绪已经没那么起伏了,怎么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陈敏家有些困惑又是满满的忧虑。

    顾父示意叶欢晴往后退,免得打开门被伤到。

    门一拉很快就打开了,门前的小木凳碎的七零八落,椅脚因为太用力的甩出已经折成了两半。

    见有人进来,顾南瑟瑟的缩回了墙角,头上的伤口不断的往外冒血,顺着脸流下来。

    叶欢晴看着缩在角落的顾南,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是自己觉得顾南太辛苦,把绳子绑的不是那么紧,没想到顾南挣脱了束缚,还伤到了自己。

    陈家敏急匆匆的取来了医药箱,迈着步子就想进去。

    顾父一把拉住了她,“别动,顾南现在情绪不是很稳定,你过去的话也许会受伤的。”

    叶欢晴拿过了陈敏家手里的医药箱,望了望缩在墙角的顾南,“爸妈,我去,他不会伤害我的。”

    陈敏家想起叶欢晴受伤的经历就浑身冒冷汗,紧紧的攥住了叶欢晴的手,“你不能去,上次就受伤了,等会伤到孩子怎么办。”

    叶欢晴用力的挣开了手,一步就迈了进去。“妈,顾南不会伤害我的,是我把绳子松了的……”

    陈敏家看了顾父一眼,摇了摇头,没有再伸手拉住她,如果用力太大的话叶欢晴执意要挣脱,拉拉扯扯有个碰撞的话也很危险。

    叶欢晴握紧了医药箱的提手,带着笑轻迈着步子靠近墙角。

    一步,两步……

    顾南似乎没有意识到有人靠近自己,头紧紧的埋在了双膝之间。

    已经靠近的叶欢晴有些吃力的蹲下身子来,轻手轻脚的从医药箱里取出消炎的药和纱布,用剪刀裁成了合适的大小。尔后轻柔的把手搭在了顾南肩上,温柔地看着他,眼神里夹杂着一丝内疚。“顾南,把头抬起来,先处理一下伤口吧。”

    顾南好像没有没有听到一般,整个屋子都变得寂静起来。

    “顾南?”叶欢晴声音软软的,生怕打扰了他一般。

    过了良久,顾南才抬起头望了叶欢晴一眼,眼神是清澈的,叶欢晴被盯得有些发愣,几秒种后才反应过来,动手去给他包扎。

    顾南抱住膝盖的手突然一动,稍微使劲就打开了叶欢晴的手,随手拿起手边的剪刀。

    叶欢晴一瞥,放下手中的东西往后退了好几步,陈敏家见势走了进来,把叶欢晴挡在了身后,慢慢往后退,准备退到门口。

    顾南手往前一甩,剪刀就飞了出去,陈敏家尖叫一声闭上了眼睛,叶欢晴倒显得很是平静。

    仿佛经过精准的计算,剪刀越过陈敏家,划开了叶欢晴的裤脚,“啪”的一声落在叶欢晴脚边。

    叶欢晴停了下来,直愣愣的看着自己脚边的剪刀和自己被划开的裤脚。

    缩在墙角的顾南再次埋下了头,一言不发。

    顾父急匆匆的赶过来,把两个人拉了出去,锁上了门。

    叶欢晴像失了魂一样,就这么被顾家父母扶到了外面的沙发上,关上门的那一刻,她还看着地下那把被阳光照射的反出光来的剪刀,她亲手拿出来的剪刀,顾南亲手丢向她的剪刀。

    顾父摇了摇头,“我看……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送到精神治疗医院去接受短期的精神治疗,虽然不能痊愈,但至少清醒的时候偏多,不会伤了自己。”

    陈敏家的眼泪又唰的一下流了下来,猛地抓住顾父的衣角,“你这个没良心的!顾南是你儿子,从小就是你把他关在家里学习那些不符合他年龄的知识!现在他病了,你就要把他扔到精神病院里面去?”

    顾父把陈敏家搂进怀里,知道是她情绪过于激动,用手轻轻抚了抚她的后背,像安慰孩子一般。“小南身上现在处处都是伤痕,刚刚你也看到了,拿着剪刀就往欢晴身上扔。”

    叶欢晴听到剪刀两字,突然从沙发上站起来,自言自语地就往楼上走,“不,顾南是故意的,他想离开我们,他不会伤害我……他头上还有伤,我要上去包扎一下,他会痛的……会痛的!”

    没走几步,叶欢晴就坐在地板上痛哭起来。

    “他不会的!”

    仿佛所有的信念,能够支撑她的东西,在剪刀飞过来的那一刻灰飞烟灭。“他不能够去那种医院,他是个正常人!”

    有规律的脚步声从楼上传来,顾南从上面房间走了下来,眼中透着心疼,额头上的血流到脸颊上和刚刚因为剧烈动作流出的汗夹杂在一起,头发凌乱。

    顾南看着坐在地下哭到发抖的叶欢晴,在她面前站了很久,最后还是用了力把她扶到了沙发上。

    叶欢晴好像确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她看到了他当时抬起头的那一刻清澈的眼神,绝不是发病的时候该有的眼神。

    “我同意爸的说法。”把叶欢晴安顿好以后,顾南双手交叉,直直地坐到了沙发上,望着对面的父母。

    “胡闹!”陈敏家带着哭腔大喝,几近哽咽,“顾南,你没病!你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

    顾南扯着嘴角笑了笑,这些日子以来,自己何尝不知道给家里带来的多少麻烦,其实短效治疗也不是什么坏的方法,至少他还可以活得像个人一样,不用每天不受控制的发疯。

    “爸,我长这么大是第一次请求你,我走了之后欢晴没有人照顾,请你们好好照顾她……然后公司那边可能需要你出面打理,我不懂你们上一辈人的恩怨,我只知道顾氏是爸爸一手创办的企业,如今你看着它从我手上倒下去,多少我心里也过意不去。”

    顾南眼睛红起来,他从来没有这么软弱过,他什么也不怕,可是现在他不能做自己了,他甚至控制不了自己。

    叶欢晴第一次看到父子两之间的交流,顾南是真的要离开这个家,连自己都不要了,宝宝也不要了,公司都准备放弃了吗?

    叶欢晴没有仔细去留意顾南在说什么,她呆呆的望着顾南,看着他交叉着的手,手腕处一道道深深的血印,额头上的伤口也没有处理,手臂上磕磕碰碰,这里青一块那里青一块。

    她不自觉的想去触摸那些伤口,但又怕弄疼了她,机械地又把手收了回来,抬起头望着顾南,眸子有些冷冷地。

    “你不可以去,就算你不是你自己,就算你天天伤害我,你也不可以去那种地方,顾南,你没有严重到那种程度,我们都不怕,你为什么要自欺欺人?刚刚你明明就是故意的!”叶欢晴很少这样和顾南说话,但此时此刻如果不说出来,恐怕自己会后悔终生。

    陈敏家盯着顾南,带着询问的意味。

    顾南嘴角扯出一抹笑,好像在嘲讽自己一般。“欢晴,如果我能控制我自己我一定不会伤害你,我已经不是之前的顾南了。”

    “顾南!你要让宝宝出生就没有爸爸吗?你有什么资格做这个决定?”叶欢晴有些气愤的站起来,直勾勾的看着顾南。

    顾南眸子放低,不再看叶欢晴,渐渐变得沉默起来。

    “扑通”一声,叶欢晴直直的跪在顾南面前,抬起头寻找他的目光。

    “欢晴,你干什么!”陈敏家吓得站了起来。

    顾南一惊,伸手去扶,但叶欢晴怎么也不肯起来,最终顾南还是选择了低下头,他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保持沉默。

    在这种时候,自己还有什么选择的权利呢……

    叶欢晴见他没有反应,原本收住的眼泪又止不住的往下流,趴在顾南腿上嚎啕大哭。

    “顾南,你这个负心汉,之前抛弃我一次,现在还要抛弃我一次!”

    “你知道我想了多久,用了多大的勇气才回到你身边吗?你就这样放弃了!”

    ……

    叶欢晴把这些日子的压抑全部在顾南面前发泄出来,自己忍受了那么多,却一点忙都帮不上,眼睁睁的看着顾南慢慢掉入深渊,如果自己阻止了他……如果自己自私一点的话……

    几滴泪顺着脸颊,越过已经结块的血水,“啪嗒”一声掉在了叶欢晴手上,这是顾南为自己流的泪。

    如果说之前丢了叶欢晴是自己做过最错的事情,而如今这个病就是他最无能为力的事情。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