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九章顾南受伤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两个多月。

    顾南所在的房间里,缕缕阳光从窗口洒进来,在地上落下点点金斑,映在这微黯的房间里,带来丝丝光明。房内的一张复式的大床上,两根麻绳的一头与床头两脚紧紧相接,另一头与之相连的是顾南的两只双手。床上的人儿眉眼低垂,黑色的碎发夹杂的未干的汗滴凌乱的搭在顾南的脸上,已经很长时间未能好好睡一觉的顾南,面容消瘦,眉头紧皱,长长的睫毛在深陷的眼眶上投下青影,瘦削的面容让他的五官显得更加立体,高挺的鼻头上析着点点汗珠,发干的薄唇轻抿,皮肤黯淡无光,整个人显得憔悴不堪。一向意气风发的他此时头颅低垂,衣裳凌乱,床上一片狼藉。他那被麻绳绑着的与床紧紧相连的双手因为多次的用力挣扎,白皙的手腕上已经被勒出道道血痕。

    “咚咚。”房间的门被敲响,顾南抬起微垂的头,声音沙哑地对着门口说道:“进来。”

    “嘎吱——”门被慢慢打开,进来的是叶欢晴和几个仆人。

    叶欢晴安排仆人将房间重新收拾干净,然后便让她们离开。她慢慢走近顾南,看着他憔悴的面容,眼里溢满了心疼,泪水在眼眶里转了又转,最终夺眶而出,如珠的泪水沿着她白皙的脸颊滴滴滑落,在地上映出朵朵花来。来到顾南身旁慢慢坐下后,她一双眼盯着顾南的消瘦面容,抬手将他凌乱的头发拂开,看着那发青的眼眶,混沌的双眼,叶欢晴努力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哭出声来。顾南抬眼看着泪眼朦胧的叶欢晴,心疼地想抬手去帮她擦去泪痕,却牵动绳子勒住手腕上的血痕,只能无力地将手放回,勉勉强强地勾起干涩的嘴角,声音哑哑地对她说道:“别哭,我没事,你一哭,我心疼。”

    看到顾南这副颓废却又不愿让自己担心的模样了,听到他的声音,叶欢晴越发控制不住自己,哭着对顾南说:“我该怎么办,怎样才能让你好受点”说着将视线移到绑住顾南双手的绳子上,看着顾南白皙的手腕上越发明显的淤青和血痕,绳子上都沾染了些许顾南的血迹,叶欢晴心疼不已。向顾南坐近,伸出手想要将顾南手上的绳子解开,对他说道:“我们不绑了好不好,你的手再这样绑下去会受重伤的我替你解开好不好”

    顾南看到叶欢晴的动作,摆动自己的身子,拒绝道:“欢晴,我没事,别解开,就这样。”

    叶欢晴不顾顾南的挣扎,想要起身去替他将绳子解开,就在这时,陈敏家端着些吃食开门走了进来,看到叶欢晴和顾南的动作,心里一紧,以为顾南的病又发作了,连忙将手里的东西放在一旁,走上前去将叶欢晴拉开,对他俩说道:“怎么了,这是怎么了?”

    叶欢晴哭着看向陈敏家,哽咽地说道:“妈,咱们把顾南放开好不好,你看看他的手,再这样下去,会废掉的。”

    陈敏家闻言向顾南看去,原本意气风发的儿子变成如今这副颓唐的模样,陈敏家的心里也满是心痛和无力。看着儿子手腕上那淤青和冒着血丝的痕迹,陈敏家想答应叶欢晴的请求,却被顾南打断:“妈,就这样,别放开,我怕自己会伤害到你们”

    顾南的双眼里满是坚决和乞求,看得陈敏家的心直揪着疼。他们家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让她那么骄傲的儿子遭受这种痛苦,眼看着一家人就能过上安稳的日子,为什么要让他们遭受这样的痛楚。陈敏家的脸上满含泪水,伸出手抚上顾南憔悴的面孔,对他叹道:“儿子,对不起,妈对不起你,让你遭受这样的痛却又无能为力”

    叶欢晴坐在一旁也是满脸泪痕地看着顾南,听到陈敏家的话,顾南摇了摇头,看着陈敏家和叶欢晴说道:“妈,欢晴,别哭,我没事,别担心,会好起来的。”

    听到顾南的安慰,陈敏家哭着点头,对顾南叹道:“儿子,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欢晴和你们的孩子还等着你照顾呢”

    叶欢晴听着陈敏家的话,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对着顾南点点头,随即起身走到床头柜拿出医药箱,对着顾南说道:“我替你上点药。”

    陈敏家看着叶欢晴的动作,立即点头赞同地说道:“对对对,先解开上点药,然后再帮你绑上就是。”

    顾南也不想让叶欢晴和陈敏家担心,并且手腕上的伤也的确有些疼,虽然这点痛对于如今的他而言并不算什么。于是他朝叶欢晴点头答应,然后任由陈敏家帮他松开手上的绳子,由叶欢晴替他上药。

    绳子被解开后,露出顾南手腕上伤势的全貌。手腕上被绳子磨破了皮,由于顾南发病时挣扎用力过度,微微有扭伤的趋势,血丝、破皮的地方和绳子微微黏糊在一起,解开绳子的时候扯动伤口,原本愈合了的破皮出再次被撕裂,血珠和汗水混合在一起,顾南微微吸了口气,吓得叶欢晴顿了顿手里的动作,转过头对顾南说道:“我我我弄疼你了。”

    顾南随即摇了摇头,一脸柔和地看着她,对她轻声说道:“没事,你继续。”

    叶欢晴点点头,随即将动作放的更轻,小心翼翼地用纱布将血迹擦干净,随后用酒精给顾南的伤口消毒,然后上了药,稍微给他包扎了下,而后陈敏家将绳子绑在顾南手腕微微远离伤口的另一处。

    叶欢晴起身将医药箱收好,而后拿过陈敏家拿来的吃食,对陈敏家说道:“妈,您自己去吃些东西吧,顾南这儿有我呢。”

    陈敏家看着他们二人,随即点了点头退出了房间。叶欢晴将吃食端到顾南身边,先给顾南为了点水,而后慢慢给他喂些吃的,两人你一口我一口的吃着,吃了没多久,两人都觉得没什么胃口,顾南则是觉得有些困倦了,眼皮微垂。叶欢晴看着顾南这副模样,轻轻地将剩下的东西收好,对顾南说道:“累了?休息会,我去将东西放下。”

    “嗯。”顾南应了一声,随即闭上了眼睛。

    叶欢晴端着东西下了楼,将东西随手交给迎面而来的仆人,而后向客厅走去。

    客厅内,顾父和陈敏家两人正商量着如何帮助顾南摆脱病痛。

    陈敏家两眼微红,声音哽咽地对着顾父说道:“难道就一点办法都没有了吗?医生真的没有办法了吗?美国不行,其他地方呢?”

    顾父的面容也略有憔悴,引以为傲的儿子正遭受着非人的苦痛,自己却无能为力,到处寻医却得不到一个结果,这让他也非常痛苦。听到陈敏家的质问,顾父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道:“都问过了没有用。”说着抬起手无助地捶了捶沙发。

    叶欢晴走到一边的沙发坐下,听着陈敏家和顾父的交谈,泪流不止。

    陈敏家看着叶欢晴伤心的模样,立即停止了哭泣,擦去泪水,走到叶欢晴身边坐下,安抚道:“欢晴啊,你要照顾好自己,你怀着身孕呢,别哭了啊,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可不能让我们放不下心啊。”顾父坐在一旁也是一脸赞同陈敏家说的的模样看着叶欢晴。

    叶欢晴哭着点头,抽泣道:“爸,妈,我知道,但我,我就是忍不住我一想到顾南正遭受那么大的痛苦,我却什么都帮不上他,我就心里难受,我”说着说着,叶欢晴又忍不住哭了起来。此时她肚子里的孩子仿佛也感受到了自己母亲悲伤的情绪,动了又动,似乎在安慰着叶欢晴,让她不要伤心。

    叶欢晴感受到自己肚子里孩子的动静,抬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而后将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感受孩子的动静,接收来自他的安慰。

    陈敏家看着叶欢晴的动作,满脸心酸地看着她,对她安慰道:“你看,这孩子肯定是个懂事的,知道在你伤心的时候安慰你呢,你呀,一定要好好照顾好自己和他,别想太多了,其他的事,有爸妈在呢。”

    顾父也跟着说道:“是啊,你就别想太多了,顾南那里我再想想办法。”

    叶欢晴听着顾父和陈敏家的话,一边抚摸着肚子,一边抬起满脸泪痕略显憔悴的脸颊,对着陈敏家和顾父点了点头,却不做声。叶欢晴心里想着,一定要想办法,一定能让顾南好起来的,无论要付出什么代价。

    三人在楼下坐了没多久,叶欢晴便被陈敏家劝着上楼去休息,毕竟时间也不早了,如今家里虽然顾南病着,可叶欢晴这也不能松懈,她可是怀着孩子的人,也需要重点关照。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