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八章寻医未果
    果然什么话都说出来就会轻松很多,叶欢晴心里轻了一大半,握住门把的手紧了紧,面部放松了下来,露出一个笑脸。只有自己开心宝宝才能够健康成长,现在事已至此,自己太担忧了也不是什么好事情,万一宝宝出了什么事,自是雪上加霜。

    屋里很是安静,这个时候还没到饭点,除了在做日常打扫的佣人,基本上大家都去自己屋里休息了,美国这边的别墅本来就用得很少,这些佣人一部分是带过来的,一部分是临时聘请的。

    顾家父母已经回到了家,坐在沙发上,满脸愁容,而顾南坐在一旁少有的点起了烟,也默不作声,只是微微吸上一口就会被呛得不行。

    在叶欢晴的印象里,顾南是不会抽烟的,看这种情形自知是情况不太乐观,便也没有多问。“爸妈,你们就回来啦?怎么不去休息休息,都坐在这里干什么呢。”

    顾南抬头见叶欢晴回来,便掐灭的烟头,挥了挥手打散周围的烟雾,并提示叶欢晴暂时不要过去。

    叶欢晴笑了笑,坐在了隔顾南较远的沙发上,把包取了下来,她的肚子越来越大了,有时候做一些细微的事情都不是很方便。

    顾南喝了一口水,走到了叶欢晴旁边坐下,“今天跟小小出去散心散的怎么样,心情有没有好一点?”

    叶欢晴低头浅笑,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宝宝这几日啊,闹腾的很,感觉都迫不及待的想要长大钻出来了。”

    顾南伸出手来把手覆上叶欢晴的手,也轻轻地搭在了她的肚子上,原来紧皱的眉头舒展开来,把头微微弯下靠在了叶欢晴的肩膀上。

    “宝宝肯定是遗传了顾南的,你别看顾南现在看起来安静,以前不懂事的时候可闹腾的狠呢。人家手里有糖,他就要咿呀咿呀的跑过去,连妈妈都能不要。”陈敏家见状为了缓解气氛,也搭起话来。

    顾南把头埋在叶欢晴的颈间小声反驳道,“妈,你就不要乱说了,明明是当时你和爸不管我,佣人有一天好像把我忘了一样,我一顿不吃饿得慌,才去拿人家的糖果吃的。”

    ……

    叶欢晴听到母子两来来去去搭着腔觉得很有趣,便呵呵笑起来,而后突然想起什么,又垂下了眼眸。

    如果顾南的病到美国也解决不了的话恐怕情况不容乐观……一旦病发先不管外面的舆论如何,不管顾氏会不会再一次倒下,顾南都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一个不属于自己的顾南,一个连自己都控制不住的顾南。

    没有事情的日子总是过得很慢,对于顾家一家来说,整天吊着一颗心从来就没有落过地,四人在客厅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很久,肚子咕咕叫起来才意识到已经到了饭点,佣人也已经把饭摆上了桌。

    顾南发病越来越频繁,每每到了晚饭过后不久就开始打瞌睡,有一次叶欢晴本来还在和他谈论着电视剧的剧情,下一秒旁边的人就气息平稳,沉沉睡了过去。

    叶欢晴在顾南熟睡后不久还是觉得心神不宁,她必须要了解情况,掀开被子披了件外套就往外走。

    陈敏家也站在阳台上还没有进房间,背影有一些单薄,当初陈敏家为难自己的时候叶欢晴觉得她总是很高大,她的一举一动好像总是能影响自己周围的局势,但是现在看来,她也不过是一个孩子的母亲而已,她也有愁苦的时候。

    叶欢晴慢慢下了楼,倒了一杯温水,走到了阳台上。

    “妈,还不去休息吗?”叶欢晴盯着楼下花园,这个季节好像还不是开花的时候,下面一片绿色,显得有些单调。

    陈敏家吸了一口气,擦了擦眼睛,眼里残留的晶莹在灯光下还能够倒映出影子来,“欢晴你怎么下来了,现在还早着呢,我出来散散心。”

    叶欢晴心里一酸,许在一个母亲的眼里,自己的孩子真的就是最重要的,以前什么挫折都不能让她害怕,而现在医生的一句无能为力就能立即击溃她的防线。

    “我是想知道顾南的病情,虽然妈下午没有直接告诉我,但我知道肯定情况不太好。”叶欢晴叹了一口气。

    陈敏家开始抽泣起来,挽住叶欢晴的手,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都很难。“妈……妈……真的没有办法了,我今天赶到医院的时候你爸爸自己一个人站在医院的走廊里发呆,他一向是一个很精明的人,仿佛什么事情都难不倒他,但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被我依靠着的人有一天也会这般手足无措。”

    叶欢晴抬手抚了抚她的后背,声音有些颤抖,但眼泪始终在眼眶里打转,没有掉下来。“妈,不用怕,以前的那么难的时候我们都能熬过来……不用怕,一定有办法的顾南一定能好起来的。”

    “今天医生说了,如果只是普通的摔伤自然是很好处理,哪怕是脑震荡也要容易得多,可巧就巧在顾南他这一摔,摔坏了神经。而就现在美国的医疗条件来看,各家医院都还不具备治愈他这种病情的技术……如果再一直这样下去的话,顾南肯定会病发的更加频繁,严重的话,最后他会慢慢忘记周围的人,甚至连他自己,都会被他遗忘。”陈敏家泣不成声,身子颤抖得越来越厉害。

    连她也会被忘记吗……连他自己都会被忘记吗?那么他岂不是连自己也会伤害……

    叶欢晴把陈敏家送回了房间,红着眼睛回到房间里取出了手机,慢慢走到到阳台上拨通了孙小小电话。

    电话响了没多久便很快就被接通了,孙小小的声音闷闷的,“欢晴,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我正在敷面膜呢,说话不太方便。”

    “小小,顾南……顾南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了,医生说已经没有办法……”叶欢晴沉默了,她不想再继续说下去,好像把这些事情说完就是让自己反反复复强调顾南已经没有治愈的可能了。

    孙小小腾的一下从床上坐起来,撕掉了脸上的面膜,“什么?美国这边的医生都没办法了吗!?”

    “爸妈已经去医院问过了……”

    “欢晴,你别担心啊,美国的医院这么多,未必就不能碰到技术高的医生,有些医生他不一定就是在最好的医院里的。”话虽然这么说,但其实孙小小心里也有点没谱,毕竟她自己对这边也并不太熟悉。

    想到这里她眼前出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虽然自己从来没有打探过这个人的背景,不过她隐隐能感觉得到这个人肯定不简单,找个时间问问他,说不定能帮得上欢晴,看看他能不能找到合适的医生帮上忙。

    “我明天陪你去各个医院再看看,你先早点休息吧。”孙小小对叶欢晴说道。

    “嗯,好。”听到孙小小的提议,叶欢晴觉得有道理,心里有了丝希望,一定能找到合适的医生的帮助顾南的,一定可以。

    挂断电话后,叶欢晴想着明天还要和孙小小去其他的医院看看,于是便回到了房间,洗漱后,爬上床,看着睡梦中并不安稳的顾南,抬手将他紧皱着的眉头抚平,然后钻进他的怀里。顾南嗅到了熟悉的气息,隐隐知道叶欢晴在他身边,微微挪动自己的手,让叶欢晴找到一个舒适的姿势,两人相拥而眠。

    一晚上,叶欢晴都因为心里忧心不断,夜里醒来好几次,第二天起来,叶欢晴眼下有着重重的黑眼圈,顾南看见后对她叮嘱道:“不要想那么多,要好好休息,知道吗?”

    “嗯。”叶欢晴心不在焉地回道。

    用过早餐后,叶欢晴便跟顾南还有家里的人提到自己要和孙小小出去,顾南知道后叮嘱叶欢晴要她注意安全后也没有多说,便让她出门了。

    叶欢晴在孙小小的陪同下拜访了美国各大医院,却一次次碰壁,没有找到能够帮助顾南的办法。

    叶欢晴无力地和孙小小坐在咖啡馆一角,痛苦地对孙小道:“小小,我该怎么办,到底怎么样才能让顾南好起来。”

    孙小小看着叶欢晴痛苦的模样也为她感到心疼,“欢晴,别担心,会好起来的,你别急。”

    叶欢晴泪眼朦胧,全身透着无力,就在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打开一看,是顾家的电话,随即立即接通:“欢晴,顾南顾南他又发病了,这次还把自己伤到了。”

    “什么?我立马回来!”叶欢晴听到电话里陈敏家的哭诉,心里一颤,立即跟孙小小往顾家赶去。

    顾家别院里,这次发病的顾南已经开始意识模糊,发起病来的时候开始不认人了,暴躁地摔打着东西,将自己的手划伤也不顾。

    过了一阵子,顾南慢慢地冷静下来,看到面前的一片狼藉,他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而这时叶欢晴也回到了家中,看到家里的混乱模样,她心里一紧,走到顾南身边。

    此时的顾南抬起头,对顾父说道:“爸,把我绑起来吧”

    顾父沉默了一会儿,答应了顾南的请求,而由于顾南被束缚了起来,叶欢晴只能和他分居两室。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