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五章抵达美国
    楼上房内,昏迷过去的顾南慢慢苏醒过来,睁开朦胧的双眼依稀看到房内熟悉的装饰,抬手捶了捶发胀的脑袋,脑海里浮现起晕过去前的片段,闪现的出的片段让顾南本就皱着的眉头夹得更紧了。想到要不是徐林拦着,自己差点伤到叶欢晴和孩子,顾南懊恼地打了自己的脑袋。

    就在这时,叶欢晴推门而入,看到醒过来的顾南,本就红通通的眼睛又溢满了泪水,走到顾南身边,眼泪滑落。顾南伸手揽过叶欢晴,将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满含歉意地说:“吓到你了,还好徐林拦着你,不然我”

    叶欢晴转过身将双手揽在顾南的脖子上,抬起头看着顾南,声音哽咽地问道:“别想那么多,你好点了吗,头还痛不痛,有没有哪里不舒服?”一双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是顾南的面孔。

    “我没事了,别担心。”顾南伸手擦拭叶欢晴的泪眼,眼里满是对她的心疼。

    “你吓死我了,”叶欢晴埋着头捶打着顾南的胸口,“让你瞒着我,让你瞒着我,身体不舒服就跟我说嘛,你这样”

    “我的错,我的错,都是我的错。”顾南任由叶欢晴在自己面前闹腾,伸手环着她怕她摔倒。

    叶欢晴抬起头,一双大眼里泪花盈盈,水汪汪的样子让那双眼睛越发明亮迷人,又翘又长的睫毛上挂着点点泪星,两颊因为哭泣略带粉红,小巧的鼻头也红红的,樱唇微嘟,以示她心中的不满。

    顾南看着眼下叶欢晴这副勾人的模样,低下头请问她的眼角,将脸上的泪痕一一拭去,最后印上那粉嘟嘟的樱唇,轻轻摩擦了一下,便抬起头用额头轻轻抵着叶欢晴的额头,慢慢磨蹭着。入眼的是叶欢晴越发动人的模样,顾南不禁轻笑。

    叶欢晴被顾南这么一弄,一点脾气都没有了。软软地靠在顾南身上,低声对他说道:“以后你哪里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瞒着我只会让我在知道真相的时候手足无措,我不喜欢那样,我害怕”说着仿佛又想起先前顾南发病的模样,身子微微颤抖,眼里慢慢又盈起泪光。

    顾南将叶欢晴微微颤抖的身子搂紧,想到自己先前的模样应该是把她吓得不清,伸出手在她背后慢慢安抚着,说道:“嗯,以后有什么,不瞒着你,别怕,没事了。”边说着边轻轻拍着叶欢晴的背。

    叶欢晴吸了吸鼻子,声音软软地说道:“你说的,不能又骗我。”

    顾南看着自从怀孕后便越发让人觉得可爱的叶欢晴,笑着道:“嗯,我说的,不骗你。”

    听到顾南的回答,叶欢晴满意地蹭了蹭顾南,突然想到去美国的事,猛地一抬头,“嘭”的撞到顾南的下巴,顾南吸了口气,随即揉了揉自己的下巴,看到叶欢晴自己疼得眼睛湿漉漉的,又好气又好笑地抬起手给她揉了揉头,笑骂道:“干嘛呢,毛毛躁躁的。”

    叶欢晴嘟着嘴抬手打下顾南的手,自己揉了揉脑袋,慢慢说道:“突然想到有事要跟你说嘛谁知道会撞到你。”

    顾南眉眼带笑地看着叶欢晴傻乎乎的模样,自从怀孕以后,曾经那个清冷的她便仿佛变了个人,变得爱撒娇,傻傻的,惹人喜欢的紧。

    看着揉着自己脑袋的叶欢晴,顾南笑着说道:“怎么了,想到什么事要跟我说?”

    叶欢晴放下揉脑袋的手,看向顾南的眼里满是关心,想说什么又略带犹疑,最后吞吞吐吐地说道:“唔白牧不是结婚了嘛,我们,爸妈打算,咱们过几天就去美国,提前过去那边看看,顺道看看新娘是什么样的人然后公司这边,就先让徐林顾着。”

    顾南听到叶欢晴的话,微微顿了顿,沉吟了会儿,看着叶欢晴的模样,隐隐约约猜到了父母此举的用意,知道他们也是担心自己,于是回道:“嗯,好,提前去看看,咱们跟爸妈在那边看看,到处转转。”

    叶欢晴看到顾南答应了,微微松了口气,她怕顾南因为他自己的病情而有所顾忌,讳疾忌医,便没有直说去的目的。虽然他们的确是要去参加苏白牧的婚礼,但这次去美国最重要的,还是去帮顾南看病,让他早点痊愈,这样自己和顾父顾母才能放下心,顾南自己也能好受点。

    叶欢晴也知道顾南应该猜得到他们提前去的目的,但不直接说是因为她了解他,她害怕他胡思乱想,她当然知道他不想她太过担心他,不想她操太多心。

    商量好去美国的一些事宜后,两人相拥而眠。

    第二天,顾南和叶欢晴的房内,叶欢晴正坐在床上指挥着顾南收拾着他们去美国要带的东西。

    “咱们送什么礼物给白牧和他新娘啊,白牧的结婚礼物要好好想想才行。”叶欢晴撑着下巴对顾南说道。

    “哼,有什么好想的,送我礼物的时候怎么没见你想这么多,嗯?”顾南听到叶欢晴的话,略是傲娇地说道。

    “哎呀,你真是的,这你也要计较嘛?”叶欢晴好笑地看着顾南。

    顾南一边清理东西,一边回道:“哼,本来就是。”

    “哎呀,好啦,快想想送什么礼物给人家。”叶欢晴笑道。

    顾南站起身,走到叶欢晴面前,伸手戳了戳她的脑袋,说道:“放心啦,我都安排好了。”

    叶欢晴听到顾南的回答,好奇地道:“诶?你什么时候准备的,我怎么不知道?”

    顾南随即回道:“在你告诉我白牧要结婚那天,我安排的。”

    叶欢晴一脸好奇地看着顾南,问道:“噢?这么积极呀!送什么礼物了?”

    顾南伸手揉了揉叶欢晴的脑袋,点了点她的头,说道:“哼,他结婚了我肯定积极,还要准备大礼给他呢,免得他老惦记着你。”

    叶欢晴无奈地笑道:“你呀你,瞧你这副傻样,快说,准备什么礼物了?”

    “我让哈伯森拜托朋友给他俩设计了一对戒指,然后给他的新娘设计了一套首饰,等会让徐林去拿过来。”顾南回答道。

    “哇,好呀好呀。”叶欢晴一听到是哈伯森的设计,两眼放光,脑袋直点。

    “你呀!”顾南好笑地看着叶欢晴的模样,忍不住又伸手蹂躏叶欢晴的头发。

    叶欢晴不满地将他的手打下来,假装生气地道:“哼,你快去整理行李。”

    “好好好。”顾南无奈地笑笑,转过身继续听叶欢晴的指挥整理行李。

    楼下陈敏家将家里的一些事务安排好,随即上楼和顾父一起整理他们两人的行李。

    回到自己的房间,陈敏家看着坐在阳台躺椅上发呆的顾父,慢慢走近,在一旁的另一躺椅上坐下,对着顾父说:“阿南的医生联系的怎么样了?我们明天就出发了,美国那边”

    顾父转头看向陈敏家,伸出手搭在陈敏家的手上,慢慢地说道:“别担心,我都安排好了,放心好了。”

    陈敏家看着顾父,双眼里满是信任,点点头,陪着顾父在阳台上坐了会儿后,便起身去房内收拾行李了。

    晚上,徐林带着公司的一些急需签字的文件和顾南喂苏白牧夫妻准备好的礼物来到了顾宅。

    “boss,这是苏先生的礼物,这是需要您签字的文件。”徐林将带来的东西呈给顾南。

    顾南伸手接过,将礼物递给了叶欢晴,然后便带着徐林上楼去了书房。

    叶欢晴没有将礼盒拆开,起身上楼回到房间,将礼盒放入行李箱内,关好箱子后,坐在房里给苏白牧发了个消息,告诉他自己一行人即将提前抵达洛杉矶,让他不必再安排人接待他们,而后便下楼陪顾父顾母坐在客厅里闲谈。

    书房内,顾南和徐林正讨论着公司的事务。

    顾南仔细翻看了手里的文件,确认无误后提笔签下自己的名字。将急件处理好后,便把文件交给了徐林,而后询问道:“公司最近的情况还稳定吗?”

    徐林打开手机翻看资料,一边翻看一边对顾南汇报道:“公司股票最近涨幅不大,趋向稳定;城北那块地上的工程进展较为顺利,上次您在那发生了事故后,我们立即对那边进行排查,严加整顿,目前趋势较好”

    “嗯,不错,明天我就要出发去美国了,公司这边的事情就暂时辛苦你了。”顾南听到徐林的汇报,对于公司近来的发展较为满意,也能比较放心地跟着顾父顾母带着叶欢晴去美国那边。

    将事情处理完后,徐林便离开了顾宅。一家人由于明天要坐飞机去美国,于是一个个便早早的洗了澡去睡觉了。

    第二天,顾家司机开着车送着顾南一行人来到机场,过了安检,办好登记手续之后,广播里便响起了登机提示,于是几人便检票登机了。

    “嗖——”伴随着飞机降落的轰鸣,顾南一行人抵达洛杉矶,乘坐着顾父安排好的车,去往了了顾家在洛杉矶的别院。

    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