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四章动身美国
    越想叶欢晴心里越不舒服,慢慢将责任都往自己身上揽,心情起伏波动,而肚子里的孩子仿佛有感应到什么,踢了踢叶欢晴,将原本沉浸在自责中的叶欢晴的思绪拉了回来,她低头看着自己的隆起的肚子,伸出手轻抚它,孩子,你是在安慰我吗?

    叶欢晴抬头看着睡梦中都无法安稳、眉头紧皱的顾南,心里五味杂陈。她一只手反手将顾南的手轻轻握住,一只手放在自己隆起的腹部,而那一双眼睛,则看着他的睡颜,叶欢晴在心里祈祷着,会好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夕阳西下,余晖透过窗户洒在地板上,顾南慢慢睁开眼睛,这一觉睡得并不安稳,抬起手揉了揉自己胀痛的脑袋,慢慢坐起身。从洗手间出来的叶欢晴看到醒来的顾南,柔声说道:“醒啦,我们准备回家吧。”

    “嗯,好。”顾南应道,而后下床准备换身衣裳。

    待顾南收拾好自己以后,陈敏家安排的司机也到达了医院,叶欢晴看了看病房,发现没落下什么东西以后,便牵着顾南的手,两人乘电梯下了楼,上了在楼下等候多时的车,回到顾宅。

    顾宅里,陈敏家正安排着厨房准备顾南和叶欢晴爱吃的东西,在厨房内转悠来转悠去的,边检查边叮嘱着,忙的不亦乐乎。想着顾南在医院住了这么久,每天吃的都是些滋补身子、不大合他口味的食物,今天出院了,就让他好好吃一顿。

    顾南和叶欢晴回到家的时候,饭菜还没做好,进门便看到坐在沙发上看时事新闻的顾父,两人正跟顾父打了声招呼,听到动静的陈敏家从厨房里走出来,看着回来的顾南和叶欢晴,说道:“阿南啊,去洗个澡,等你洗完差不多就能吃饭了,欢晴啊,饿了吗,饿了就先吃些水果填填肚子。”说着便拉着叶欢晴到沙发上坐下。

    “妈,那我就先上去洗澡了。”刚从医院回来,顾南总觉得身上有股自己不喜欢的味道,八不能得现在就去洗个澡。于是跟叶欢晴示意了下,便转身上楼拿衣服洗澡去了。????至于被拉着已经坐下叶欢晴,原本不怎么觉得饿的她被陈敏家这么一提,发现自己好像肚子又有点饿了,于是听话地拿起茶几上的水果,慢慢吃了起来。

    待顾南洗了澡从楼上下来,饭菜已经端上餐桌,一家人坐在餐桌前开始用餐。

    饭后,叶欢晴拉着顾南散步。自从陈敏家告诉叶欢晴只有在自己面前,顾南会克制自己,不乱发脾气后,叶欢晴一直在想怎样才能让顾南能够控制、舒缓自己的情绪,若是一直持续压抑或爆发,一张一弛,她怕他的病情会越来越严重。

    “老公啊,你看你现在在家休养,每天就多像现在这样,什么都不去想,陪着我和孩子走走,好不好。”叶欢晴歪着脑袋,眉眼弯弯地看着顾南,对他说道。

    顾南看着身旁的叶欢晴,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笑着应道:“好。”

    两个人就这样,慢慢走在花园里,皎洁的月光洒在石板上,如水般明净,相携走在一起的两道身影,慢慢与夜色融入在一起,岁月静好。

    自从顾南出院回到家休养以后,因为叶欢晴在身边的缘故,顾南很少会像之前在医院那样,动不动莫名其妙的火大,到处摔东西。而当徐林将公司的文件送到顾宅来交给顾南书房让他处理,背着叶欢晴的时候,顾南越发不能控制自己,每当发完脾气之后,便让人收拾残局并瞒着叶欢晴,不准任何人告诉她。他每天还是会陪着叶欢晴散散步,聊聊天,在叶欢晴的面前,他仿佛什么事都没有。

    顾南知道自己的情绪越来越不受控制,他一天比一天睡的时间少。每晚梦中惊醒后,他都小心翼翼不打扰到熟睡的叶欢晴,一个人倒了杯红酒,走到阳台上,看着乌黑的夜色,深沉的双眸里波澜起伏。将手中的酒喝完后,他会站在阳台上吹会冷风,但又不会吹太久,稍稍站一会儿,便回到屋内,在床边等身体温度升高后,再钻进被窝抱着叶欢晴闭目养神。

    以为自己已经帮助顾南控制好情绪的叶欢晴在看到顾南逐渐变差的脸色后,原本因怀孕而迟钝的她也慢慢察觉到不对劲。

    一次,徐林将公司最近的几个工程方案带到顾宅拿给顾南看。书房内,顾南皱着眉盯着手里的那些策划案,越往下看,脸色越沉,到最后,还没看完便双手一合,将文件重重地摔在桌面上,沉声说道:“是不是我不在公司了,一些事务就可以给我敷衍了事了,这都是些什么方案,啊?漏洞百出,华而不实,你怎么还会带过来给看,都不用审批了吗?拿着工资不办实事?”

    徐林默不作声,听着顾南发泄,其实这些方案并不是不可取,只是还不够完善,亮点和卖点都是有的,但顾南的如今的情绪和心理,已经不能容忍一些瑕疵,一点点小毛病都能让他情绪波动。

    渐渐的,不知为何顾南情绪波动越来越大,直至不可收拾,将桌上的东西都抬手拂下,一手捂住自己胀痛不已的头,另外一只手不断挥舞,身边的东西都被他拂开。一时间噼里啪啦的声音不断。

    在楼下吃着水果的叶欢晴想着顾南和徐林在上面待了挺久的,好像也没见拿什么吃的和喝的,便叫人拿来些点心茶水,准备亲自送上去。

    来到书房前,隐隐约约听到了点噼里啪啦的声音,叶欢晴心中浮起些许疑惑,本想着敲门进去,结果敲了几下里面的人仿佛并没听见,于是便打开了房门,准备走进去。

    门一开,叶欢晴便看到房内的一片狼藉。抬眼看到一脸痛苦的顾南,叶欢晴急的手中的东西都不顾了,随手放到一旁便想走近顾南,然而还没靠近便被躲在一旁的徐林拉到一旁。叶欢晴皱眉,不悦地说道:“干嘛拦着我?让开,我要过去。”

    “夫人小心,boss现在有些控制不住自己,您怀着孩子,要注意点。”徐林恭敬地对叶欢晴解释道。

    叶欢晴着急地看着顾南,喊着他的名字:“顾南,顾南,老公,你冷静点!”看着不断捶打着自己脑袋的顾南,叶欢晴急得眼里满是泪花,想要上前抱住顾南,又怕他会不小心伤到自己,等他冷静下来又要自责。站在一旁干着急的叶欢晴不知所措,房里的大动静引来了楼下的顾父顾母。

    听到楼上叶欢晴的呼喊和噼里啪啦的响声,顾父顾母连忙上楼来到书房,进门便看到一脸痛苦挣扎的顾南。陈敏家的心抽痛着,上前抱着顾南,哽咽地说道:“阿南,冷静下来,欢晴在身边呢,你的孩子在身边呢,爸、妈都在你身边呢,冷静下来,冷静下来头就不会那么疼了”

    待看到顾南不再有大动作,叶欢晴立即冲上前去,抱着顾南,一只手抓住他的手,另一只手揽着他的头,声音哽咽:“老公,不疼了,不要想了,不疼了啊,我在呢”

    闻着叶欢晴身上熟悉的味道,听着叶欢晴和陈敏家的声音,原本狂躁不安的顾南慢慢地冷静下来,看向叶欢晴的双眼里布满了血丝,满脸通红,头上还冒着冷汗,慢慢回过神来的顾南喘着粗气,看着周围的一片狼藉和一双双满含担心的眼睛,顾南将头靠在叶欢晴的颈旁,慢慢闭上了眼睛,晕了过去。

    看到晕了过去的顾南,徐林立即上前将顾南扶开,抬到房间,叶欢晴紧紧跟在后面,陈敏家立即拨打了家庭医生的电话,让他立即来到顾宅。

    将顾南安顿好后,家庭医生来到房间为他检查了一番。待医生看完了之后,陈敏家和叶欢晴立即来到医生面前询问:“怎么样医生,顾南他”

    医生摇了摇头,低声叹道:“情况不容乐观,可以的话,最好立即安排去美国那边就诊。国内的医疗技术,暂时无法让顾总的病痊愈,顶多控制稳定一段时间。”

    听到医生的话,叶欢晴沉默不语,陈敏家派人将医生送走后,几人来到客厅商量事宜。

    “爸,妈,我看我们提前出发去美国吧,顾南这样下去,我怕他”叶欢晴泪眼朦胧地看着顾父和陈敏家说道。

    陈敏家看着顾父,两人对视一眼,顾父说道:“立即联系美国那边的医院安排好医生,我们过几天就过去,顾南这不能耽搁,公司那边事宜就让徐林先照看处理。”说完便转头对徐林说道:“公司这边就辛苦你了,有什么急事需要处理就立即联系我们。”

    “好的,董事长。”徐林微弯身躯,恭敬的回答道。

    看到顾父将事情安排好,叶欢晴便起身上楼去陪顾南。顾父则打电话联系美国那边的医生,陈敏家便坐在沙发上开始思考要准备哪些东西。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