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三章顾南隐情
    负责人回去之后继续进行着度假村的项目,几天过去都没有任何风吹草动。顾南也不急,每天休息得早起来得晚,如果他没有出事恐怕这样休息的日子不知道在多少年以后了。

    这些天,顾南突然变得有些暴躁起来,如果他听不见声音就会恼怒,偶尔还会不自控的砸些小东西。

    “顾南……你别动,把东西放下。”陈敏家这几日为数不多的几次来医院给顾南送饭老是撞上他暴躁的时候,喊都喊不动。

    见顾南没有要放下的意思,陈敏家突然觉得这个问题可能很严重,起身就去找了医生。走前给徐林打了个招呼,“徐林,麻烦你了,又要看着公司又要看着顾南,你和我们顾家非亲非故的……真的很谢谢你。”

    徐林微微颔首,看着举着东西不肯放的顾南,没有开口说话。当初自己是因为崇拜顾南才进入顾氏的,虽说他也非常优秀,但在当时的竞争者中绝对算不上佼佼者,可是顾南就是选中了他,可能这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而且公司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景气,顾南也一直在照顾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实自己一点也没吃亏,反倒是得了照顾。

    医生的办公室向来是很整洁的,没有什么装饰,也没有药味,只有白色的墙和方方正正的办公桌,上面摆了很多本病例。

    顾南的主治医生见陈敏家过来,也是立马恭恭敬敬从座位上站起来,“您好。”

    陈敏家笑了笑,选择就近的一张椅子直接坐下。????“我想,我儿子的病情,你可能还有一部分没有告诉我们。”

    顾南最近的行为实在是很奇怪,事物繁琐的时候都很少有暴躁的情绪,如今动不动就喜欢拿东西扔,实在不太正常。

    医生扶了扶眼镜,在病例堆里翻翻找找,拿着一本白色的本子仔细看了看,叹了一口气。

    “其实不是我瞒着您,您也知道顾总听说自己的右耳出了问题其实也什么异样,但是如果说他部分神经也受到影响他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到时候病情就会越来越严重……”医生说着便抬起头,有些为难的看着陈敏家。

    陈敏家在脑海里仔细回忆了顾南的行为,就算是他沉睡的时候也会有段时间不安稳,如果这样下去,生活和工作肯定会受到影响,而顾南自己渐渐的就会意识到自己的病情,如果问题不解决,顾家终有一天会没落,叶欢晴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又怎么能受得起这样的打击?

    “难道就不能够治愈了吗?”陈敏家还是想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医生起身倒了一杯水放在陈敏家面前。“目前我们市里的医院暂时没有这个实力,神经实在是太细了,我们不敢随便动刀,恐怕你们要到美国去试一试。”

    ……

    陈敏家没有说话,死死地盯着自己眼前的那一杯水,上面泛起的水泡已经一点点的消退下去,整杯水都变得平静起来。

    叶欢晴那天在家里也有提到要去参加苏白牧的婚礼,虽然苏顾两家本来就没什么交情,但应该也能够借此机会去美国碰碰运气给顾南找个医生。

    “其实……按顾总现在恢复的状况已经算是很好了,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已经可以办理出院了。”

    顾南安排在这家医院一直给医院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刚开始的几天门口被记者围的水泄不通,后来干脆有记者假装受了重伤想混进vip病房。这样一个烫手山芋换做谁都不想接在手上。

    陈敏家点了点头,端起面前的那杯水,一口喝了下去。

    “我这就去办出院手续,下午应该就可以出院了吧?”

    医生点点头,而后继续埋头开始翻起桌面上一本本病例。若是以前的顾氏他定会贴心的安排好所有的事情。现在的顾南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个麻烦事,顾南住院的这些日子他都挨上头批评好几次了。

    陈敏家走出办公室,心情有些承重,顾氏一路走来受了这么多的磨难都被顾南给拉了回来,如今这个人却又出了事。

    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叶欢晴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顾南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很平静的半躺在床上吃叶欢晴削的苹果。见陈家敏进来立马抬起了头。

    “妈?你刚刚去哪了?”嘴里的苹果还没有咽下去,顾南的声音有些糊。

    “医生说你可以出院了,我刚刚去办了一下出院手续,到时候你吃完午饭,就回去吧。”

    陈家敏看了看面露喜色的叶欢晴,顾南在叶欢晴在的时候大多都是平静的,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叶欢晴听见陈敏家这么说自然是高兴,完全不知道顾南还有不同的情况。

    徐林在旁边处理着一些文件,没有说话。

    “太好了,老公,你听见没,你可以出院了,在家里再休息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直接去美国参加苏白牧的婚礼了。”

    顾南使劲的咬着嘴里的苹果,直勾勾的看着叶欢晴。

    “你就这么想去美国吗?人家的婚礼有什么好看的。”

    叶欢晴看着顾南一脸忧郁的样子,知道他又跟自己在看玩笑了。

    “哎呀,孙小小不是也去美国了吗?上次出国进修的机会我介绍给她了,前几日她还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有空过去看看呢。”叶欢晴觉得有点兴奋,把递到顾南嘴边的苹果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顾南这次没有接话,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叶欢晴高兴。

    其实叶欢晴最近也觉得奇怪,之前顾南还很高兴的说要陪自己去,之前叶不过是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好像是真的很不开心的样子。

    叶欢晴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反过头看了看陈敏家。两人好像在用眼神做着什么交流,最后好像达成了共识一般。叶欢晴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跟陈敏家来到了病房外,轻轻地把门带上。

    “妈,你刚刚应该不是办出院,而是去医生那里了吧?”叶欢晴把自己心里的怀疑说了出来。

    陈敏家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一直觉得顾南这几日很奇怪,态度完全和之前总是有点不一样。”

    “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你在的时候已经是很好了,你不在的时候顾南有时候还会到处扔东西。”

    叶欢晴脸色变了变,看来这次受伤不止损伤了右耳神经。

    “这件事肯定不能让顾南自己知道,我看他对自己的行为有时候并没有什么意识。”

    “欢晴啊……唉,妈现在也没有办法。医生说市内的医院根本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做这样的手术,因为风险太大,对神经做处理本来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陈敏家说出了自己的难处。

    “妈的意思是……”

    “是,我们可以借去美国参加婚礼的机会带他去美国的医院看看,也许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叶欢晴站在原地想了许久,最后表示赞同陈敏家的话。

    “你现在这里照顾顾南吧,妈先去把出院手续给办了,现在顾家也没有什么人了,小徐最近也挺辛苦的,到时候去美国让他在这边好好休息一下吧。”陈敏家说完就去了医院前台办理相关手续。

    叶欢晴握住门把的手紧了紧,另一只手轻轻地覆在了自己肚子上。

    顾南最近的确阴晴不定,自己前些日子也已经把仙人掌拿回了家,只是他好像一直没有发觉,也没有询问过自己。

    徐林见叶欢晴进来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病床上的顾南又睡了过去,有时候脾气的变化会让人觉得疲惫,顾南最近休息的时候也越来越多,只是有时候会睡得非常不安稳。

    “你先回去吧。”叶欢晴向徐林比了个嘴型。

    徐林点点头,轻轻地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就离开了。

    叶欢晴在顾南床边坐下,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的睡颜,不知他辽什么梦,眉头总是紧紧的皱在一起,好像以前他对她恼怒的样子。

    叶欢晴伸手把他的眉眼舒展开来,很快却又变成了川字。她的眼睛有些泛红,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来,“啪嗒”落在白色的被子上,仿佛印出了一朵花。

    为什么命运对自己总是这么残忍,好不容易和顾南修成正果,之前的事情也都已经过去。自己早就想让顾南放弃顾家的产业去做一些自己的喜欢的事情,可终究还是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如果到美国去没有找到合适的医治方案,难道顾南就要一直这个样子吗?先不说她叶欢晴介意不介意,顾南自己肯定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叶欢晴起身给顾南掖了掖被子,再坐下来的时候手就被紧紧的攥住了,“欢晴,你相信我,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不久,攥住叶欢晴的手又松了松,恢复了平静。

    看来是梦到了自己,那天晚上他说的话也是这样,叶欢晴突然有点自责起来,如果当时自己很决绝的阻止了顾南,恐怕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顾家能够一直平稳的过下去。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