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二章放线钓鱼
    顾南受伤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这个城市的各个角落,就算顾氏现在不景气,顾南也照样是媒体关注的人物。在这个世界上,只要有个人掀起过风波,并一直坚持着没有彻底倒下,总是有很多人盯着的。

    叶欢晴回到家中,反反复复回忆起自己那天晚上顾南说得话,他说他一定会安全的,让她放心。

    结果不到一日就出了事,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日后恢复肯定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好在上天保佑,顾南只是受了伤,没有因此丧命。

    “啪”的一声,叶欢晴手中的玻璃杯掉在地下,碎了满地。她像是受了惊吓一般往后退了退。

    陈敏家和佣人都闻声赶来。

    “哎哟,欢晴啊……怎么这么不小心,伤到自己可怎么办呐,快!快!快!你们快点把这里收拾一下。”陈敏家一边把叶欢晴往沙发上扶,一边招呼佣人把玻璃渣都清理干净。

    陈家敏坐在叶欢晴身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

    “我们顾家这是造了什么孽哟……顾南要是出了什么事……”????叶欢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仿佛能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肚子里的宝宝一日日在长大,“妈,顾南不会有事的,他已经没事了。”

    “你就在家里好好养胎吧……顾南现在已经醒了,我们会好好照顾的,公司那边暂时也有徐林打理。”陈敏家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来,跟叶欢晴这么说,其实也是在安慰她自己。

    叶欢晴每日除了在家休息,就是去医院照顾顾南,顾南这次的受伤,对右耳听力有很大的影响。

    叶欢晴每次端去补汤,都会直接站在他的左边,仔细询问汤的味道合不合口味。

    顾南知道自己右耳出了问题也没有太大的反应,每次徐林要是不小心站在了他的右边做工作汇报,他也会装作听得很认真地样子。其实有时候他一个字也请不清楚,耳朵里一直会有点杂音。

    经过两周的恢复他已经可以正常的进食和说话了。

    “顾南,你快点好起来,苏白牧要结婚了,邀请我们去参加婚礼。”叶欢晴见顾南有所好转,突然想起了要去参加婚礼的事情。

    因为顾南受伤,她这几日一直把这件事忘记了,当时情况紧急,自己到现在也没有给苏白牧回个信。

    “老婆,苏白牧当新郎好看还是我好看?”顾南突然开起玩笑来,看来心情还不错。

    “什么好看不好看,我就你这一个老公。”叶欢晴拿起勺子喂了顾南一大口汤,顾南想说话却只能先把汤咽下去。

    “哎呀,开个玩笑都不行吗?等我好了我就陪你去。这小子速度倒是挺快的啊,看来你的魅力还是没那么大的。”顾南瘪了瘪嘴。

    “boss,你还是好好休息吧。”徐林在一边看不下去,其实他只是差点笑出来,如果顾南继续说下去,恐怕会被夫人怼死。

    叶欢晴这次干脆直接拿碗喂了他最后一口,就开始收拾东西。

    “行了,今天也吃饱了,我先回去吃饭了,宝宝饿了。”

    顾南拉住叶欢晴的手,轻轻摇了摇“今天的汤不太好喝,感觉没什么味道,你回去和张妈说说呗。”

    叶欢晴这会更是黑了脸,“这汤今天是我做的。”

    ……

    病房里瞬间变得安静,徐林一下子没忍住在旁边笑了出来,看来顾总还是躲不过这一劫啊。

    叶欢晴说完便拿起保温碗走了出去,徐林给了顾南一个安慰的眼神,就出门送了送叶欢晴。

    回来的时候见顾南正在翻着桌面上的人事调动表,好像在找些什么,下面还夹了一堆杂七杂八的报表。

    “boss,那个工地的负责人已经开除了,还没来得及弄上去。”徐林想起那一日顾南躺在血泊中的样子就浑身发凉。

    自己一直很崇拜这个人,见证了他从山峰到谷底的全过程,每次遇见困难,顾南都不会有太大的反应,而是自己默默的想办法挺过去。若不是那根绳子挂住的位置不是很高,顾南恐怕连躺在医院的机会都没有了。

    顾南半躺着,呆呆地盯着桌子上叶欢晴那天端来的那盆仙人掌,说是要放在这里替她时时刻刻盯着她。

    “这本来就不是他的问题。”顾南低下了头,“苏氏这次节约,难免会让工地人心惶惶,而且我看过了,那边的施工难度确实比较大。可能是因为知道动不了工,所以那边的架子也没有继续搭建了。”

    徐林顿了顿,许久没有开口。

    以前的顾南从来不会这样考虑,这次的风波依旧还没有过去,虽说没有致命性的打击,多多少少也磨掉了些许锐气。

    “顾总……顾总……”病房外突然传来男人的哭喊声。

    “先生,请您不要在这里大声喧哗,病人需要休息。”能清楚的听到护士制止的声音。

    但护士的阻止似乎并没有让男人有所收敛,门口的杂音越来越大,应该是聚集了很多人。

    顾南皱了皱眉,“徐林,你出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如果解决不了的话直接报警。”

    徐林打开门一看,是工地那个被开除的负责人。见徐林一出来,就死死的抱住了徐林的腿。

    “徐助理,我真的不能丢掉这份工作。虽然我有时候不是准时上工,但是我对这份工作还是很认真的,你也知道,顾总摔下来完全是意外。”

    “你既然知道架子没打好,为什么不在顾总上去之前提醒,现在顾总伤成了这样,你还有脸面来求情?”徐林抬起腿往后挪了挪,把门掩住了一半,“快走吧,顾总需要休息。”

    负责人这回不去抓徐林的腿了,把手死死的扣在门框上,“徐助理,您就让我继续干下去吧……我家妻子怀着孕,我这一时半会也找不到工作呀……”

    “让他进来。”顾南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不必往日的冷冽,有点虚弱。

    徐林有些为难的望了望病床上的顾南,顾南点了点头。负责人听见这一声像是发现了什么宝物一般,爬起来就准备进病房。

    撞开徐林,一屁股就在顾南右手边的凳子下坐了下来。

    看着顾南有些脸色苍白的躺在那,声音变得小起来“顾总……您……”

    徐林有些愤愤地把门关上,告诉外面的医生护士不要一直围在这里,已经没事了。

    转身就看到负责人在说着什么,顾南一直点头,负责人一脸疑问地看着点头的顾南。

    他坐的……是右边。徐林走过去,俯身在负责人耳边说了什么,负责人怔了怔,闭上了嘴巴。

    负责人直直地站起来,一脸笑的开始给顾南整理被子,慢慢悠悠地转到了左边。顾南见他换了一边,自是知道徐林跟他说了什么。

    “这件事你不要说出去。”顾南盯着还在倒腾被角的负责人。

    负责人的手悬在半空中,突然不知道手应该往哪里放,自己就这么轻易的抓住了顾南的把柄?

    “你不用以为你抓住了我的把柄,只不过在我出院之前这件事还不便向外公布。”顾南移开了停留在负责人身上的目光,继续盯着桌面上的仙人掌,也许它能够像叶欢晴一样给自己出出主意。“你可以继续留下,到你找到下一份工作为止,但如果被我发现你把这件事情透露出去,就算我顾氏不比以前的势力,也足够让你在业界没有立足之地。”

    负责人突然雨过天晴一般,自己可以先保住这份工作了……至于顾南右耳的问题本就是自己造成的,顾南不追究已经很仁慈了,自己也没有必要再去找麻烦,这样对自己一点好处也没有。

    “谢谢顾总,谢谢顾总,那我就不打扰了。”负责人一脸兴奋的道了谢,匆匆忙忙的就往门外走,屋子里瞬间又安静下来。

    “boss,我觉得他不会这么老实。”徐林等人走后说出了自己的怀疑。

    “自然如此,一个能对自己工作怠慢的人,一个经常出入夜店的人拿自己的妻子和工作负责来说事真是可笑。”顾南嘴角上扬,好像真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

    “boss……难道你是……”徐林好像突然醒悟。

    顾南完全没有倒下,他只是在将错就错,布下一盘棋而已。

    “也许想跟我合作的人对这个人也会非常感兴趣,不管是事前还是事后都见过我的人,只有你和他。”顾南转头看向突然释然的徐林。

    徐林拿起桌上的文件,翻来翻去好几分钟。终于抬头看向了顾南,眼前这个受了伤的男人,真的不是一般人……

    文件上好几处不明显的数据都被标了出来,看来这个负责人不止在这里工作不负责,在以前的地方也是干过很多偷偷摸摸的事情。

    如果这样的话,那么幕后的人一定会抓住这个把柄,而负责人也一定会抓住跳槽的机会把顾南的事情透露出去。

    顾南轻轻地点了点头,顺势滑进了自己的被子里,好像很疲惫似的闭上了眼睛。

    也许,这盘棋真的能够起到不一般的作用。

    第四百零三章顾南隐情

    负责人回去之后继续进行着度假村的项目,几天过去都没有任何风吹草动。顾南也不急,每天休息得早起来得晚,如果他没有出事恐怕这样休息的日子不知道在多少年以后了。

    这些天,顾南突然变得有些暴躁起来,如果他听不见声音就会恼怒,偶尔还会不自控的砸些小东西。

    “顾南……你别动,把东西放下。”陈敏家这几日为数不多的几次来医院给顾南送饭老是撞上他暴躁的时候,喊都喊不动。

    见顾南没有要放下的意思,陈敏家突然觉得这个问题可能很严重,起身就去找了医生。走前给徐林打了个招呼,“徐林,麻烦你了,又要看着公司又要看着顾南,你和我们顾家非亲非故的……真的很谢谢你。”

    徐林微微颔首,看着举着东西不肯放的顾南,没有开口说话。当初自己是因为崇拜顾南才进入顾氏的,虽说他也非常优秀,但在当时的竞争者中绝对算不上佼佼者,可是顾南就是选中了他,可能这也是冥冥之中的缘分吧。而且公司虽然有很长一段时间不景气,顾南也一直在照顾自己生活的方方面面,其实自己一点也没吃亏,反倒是得了照顾。

    医生的办公室向来是很整洁的,没有什么装饰,也没有药味,只有白色的墙和方方正正的办公桌,上面摆了很多本病例。

    顾南的主治医生见陈敏家过来,也是立马恭恭敬敬从座位上站起来,“您好。”

    陈敏家笑了笑,选择就近的一张椅子直接坐下。

    “我想,我儿子的病情,你可能还有一部分没有告诉我们。”

    顾南最近的行为实在是很奇怪,事物繁琐的时候都很少有暴躁的情绪,如今动不动就喜欢拿东西扔,实在不太正常。

    医生扶了扶眼镜,在病例堆里翻翻找找,拿着一本白色的本子仔细看了看,叹了一口气。

    “其实不是我瞒着您,您也知道顾总听说自己的右耳出了问题其实也什么异样,但是如果说他部分神经也受到影响他肯定是接受不了的,到时候病情就会越来越严重……”医生说着便抬起头,有些为难的看着陈敏家。

    陈敏家在脑海里仔细回忆了顾南的行为,就算是他沉睡的时候也会有段时间不安稳,如果这样下去,生活和工作肯定会受到影响,而顾南自己渐渐的就会意识到自己的病情,如果问题不解决,顾家终有一天会没落,叶欢晴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又怎么能受得起这样的打击?

    “难道就不能够治愈了吗?”陈敏家还是想寻求解决问题的办法。

    “这……”医生起身倒了一杯水放在陈敏家面前。“目前我们市里的医院暂时没有这个实力,神经实在是太细了,我们不敢随便动刀,恐怕你们要到美国去试一试。”

    ……

    陈敏家没有说话,死死地盯着自己眼前的那一杯水,上面泛起的水泡已经一点点的消退下去,整杯水都变得平静起来。

    叶欢晴那天在家里也有提到要去参加苏白牧的婚礼,虽然苏顾两家本来就没什么交情,但应该也能够借此机会去美国碰碰运气给顾南找个医生。

    “其实……按顾总现在恢复的状况已经算是很好了,身体没有什么问题已经可以办理出院了。”

    顾南安排在这家医院一直给医院带来了很大的困扰,刚开始的几天门口被记者围的水泄不通,后来干脆有记者假装受了重伤想混进vip病房。这样一个烫手山芋换做谁都不想接在手上。

    陈敏家点了点头,端起面前的那杯水,一口喝了下去。

    “我这就去办出院手续,下午应该就可以出院了吧?”

    医生点点头,而后继续埋头开始翻起桌面上一本本病例。若是以前的顾氏他定会贴心的安排好所有的事情。现在的顾南对于他来说实在是个麻烦事,顾南住院的这些日子他都挨上头批评好几次了。

    陈敏家走出办公室,心情有些承重,顾氏一路走来受了这么多的磨难都被顾南给拉了回来,如今这个人却又出了事。

    回到病房里的时候,叶欢晴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了。顾南已经放下了手中的东西,很平静的半躺在床上吃叶欢晴削的苹果。见陈家敏进来立马抬起了头。

    “妈?你刚刚去哪了?”嘴里的苹果还没有咽下去,顾南的声音有些糊。

    “医生说你可以出院了,我刚刚去办了一下出院手续,到时候你吃完午饭,就回去吧。”

    陈家敏看了看面露喜色的叶欢晴,顾南在叶欢晴在的时候大多都是平静的,不会有什么大的动作。叶欢晴听见陈敏家这么说自然是高兴,完全不知道顾南还有不同的情况。

    徐林在旁边处理着一些文件,没有说话。

    “太好了,老公,你听见没,你可以出院了,在家里再休息一段时间,我们就可以直接去美国参加苏白牧的婚礼了。”

    顾南使劲的咬着嘴里的苹果,直勾勾的看着叶欢晴。

    “你就这么想去美国吗?人家的婚礼有什么好看的。”

    叶欢晴看着顾南一脸忧郁的样子,知道他又跟自己在看玩笑了。

    “哎呀,孙小小不是也去美国了吗?上次出国进修的机会我介绍给她了,前几日她还给我打了电话,让我有空过去看看呢。”叶欢晴觉得有点兴奋,把递到顾南嘴边的苹果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顾南这次没有接话,只是呆呆的坐在那里,看着叶欢晴高兴。

    其实叶欢晴最近也觉得奇怪,之前顾南还很高兴的说要陪自己去,之前叶不过是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现在不知道怎么的,好像是真的很不开心的样子。

    叶欢晴脸上的笑容突然僵住了,反过头看了看陈敏家。两人好像在用眼神做着什么交流,最后好像达成了共识一般。叶欢晴放下了手中的东西,跟陈敏家来到了病房外,轻轻地把门带上。

    “妈,你刚刚应该不是办出院,而是去医生那里了吧?”叶欢晴把自己心里的怀疑说了出来。

    陈敏家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其实我也一直觉得顾南这几日很奇怪,态度完全和之前总是有点不一样。”

    “其实我一直都没有告诉你,你在的时候已经是很好了,你不在的时候顾南有时候还会到处扔东西。”

    叶欢晴脸色变了变,看来这次受伤不止损伤了右耳神经。

    “这件事肯定不能让顾南自己知道,我看他对自己的行为有时候并没有什么意识。”

    “欢晴啊……唉,妈现在也没有办法。医生说市内的医院根本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做这样的手术,因为风险太大,对神经做处理本来就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陈敏家说出了自己的难处。

    “妈的意思是……”

    “是,我们可以借去美国参加婚礼的机会带他去美国的医院看看,也许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叶欢晴站在原地想了许久,最后表示赞同陈敏家的话。

    “你现在这里照顾顾南吧,妈先去把出院手续给办了,现在顾家也没有什么人了,小徐最近也挺辛苦的,到时候去美国让他在这边好好休息一下吧。”陈敏家说完就去了医院前台办理相关手续。

    叶欢晴握住门把的手紧了紧,另一只手轻轻地覆在了自己肚子上。

    顾南最近的确阴晴不定,自己前些日子也已经把仙人掌拿回了家,只是他好像一直没有发觉,也没有询问过自己。

    徐林见叶欢晴进来做了个安静的手势,病床上的顾南又睡了过去,有时候脾气的变化会让人觉得疲惫,顾南最近休息的时候也越来越多,只是有时候会睡得非常不安稳。

    “你先回去吧。”叶欢晴向徐林比了个嘴型。

    徐林点点头,轻轻地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就离开了。

    叶欢晴在顾南床边坐下,就那么静静的看着他的睡颜,不知他辽什么梦,眉头总是紧紧的皱在一起,好像以前他对她恼怒的样子。

    叶欢晴伸手把他的眉眼舒展开来,很快却又变成了川字。她的眼睛有些泛红,眼泪顺着脸颊留下来,“啪嗒”落在白色的被子上,仿佛印出了一朵花。

    为什么命运对自己总是这么残忍,好不容易和顾南修成正果,之前的事情也都已经过去。自己早就想让顾南放弃顾家的产业去做一些自己的喜欢的事情,可终究还是走到了现在这个地步。

    如果到美国去没有找到合适的医治方案,难道顾南就要一直这个样子吗?先不说她叶欢晴介意不介意,顾南自己肯定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叶欢晴起身给顾南掖了掖被子,再坐下来的时候手就被紧紧的攥住了,“欢晴,你相信我,我一定不会有事的。”

    不久,攥住叶欢晴的手又松了松,恢复了平静。

    看来是梦到了自己,那天晚上他说的话也是这样,叶欢晴突然有点自责起来,如果当时自己很决绝的阻止了顾南,恐怕这样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顾家能够一直平稳的过下去。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