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右耳受损
    摘了口罩的院长满头大汗,边抬手擦拭额头上的汗滴,边对顾氏夫妇和叶欢晴说道:“手术进展顺利,但顾总还需要进入icu观察,并且”说到这,院长停顿下来,面露难色地看着顾氏夫妇和叶欢晴,见他们几个一双眼直直地盯着自己,紧张地接着说道:“顾总从高处跌落,脑部受到重击,虽然急救得当,但顾总右耳受到重创,今后可能可能右耳听力会受损。”

    听到着,陈敏家虽然心痛儿子的右耳听力受损,但知道儿子已经没有了大碍,心里也慢慢松了口气,激动的泪流满面,双手合十,不停地念叨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叶欢晴也在听到顾南已无大碍的时候,慢慢放下了悬着的心,虽然右耳听力受损,只要顾南人没什么事了就好。随即,叶欢晴向院长询问道:“那顾南什么时候能够出来,我现在能去看他吗?”

    院长恭敬地对叶欢晴说:“顾夫人别急,待里面提顾总清理好便会出来,你们可以先行在病房等候,顾总很快就能出来了。”

    听到院长的回答,叶欢晴则对顾氏夫妇说道:“妈,我先去病房里等着顾南,麻烦您安排人给他送些换洗的衣物,准备些吃的。”接着叶欢晴又转头对徐林安排道:“徐秘书,顾南这里出事想必工地和公司里还有许多事物需要你去安排,这里有我们就可以了,你先去安排那边吧,有事我会再联系你,辛苦你了。”

    陈敏家看到叶欢晴有条不紊安排着,心里对叶欢晴满意得紧,顾父也赞赏地看着叶欢晴,随即陈敏家便打电话安排人准备东西,徐林也离开了医院去处理后续事宜。

    护士们清理好手术的后续事宜后将顾南推到病房内,将仪器在顾南身上安装好,把药水挂好后,便退出了病房。叶欢晴看着浑身包扎着纱布,插着管子的顾南,眼里满含泪水,她怎么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明明早上还在跟她嬉闹,现在却是这副模样躺在这,昏迷不醒着。越想叶欢晴心里越是心痛,坐在顾南身旁,看着他的模样,她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将顾南没插针的那只手放到自己的手心里,抬到自己面前,紧紧攥着,低下头,泪水一滴滴打在顾南的手背。

    叶欢晴肚子里的孩子仿佛是感应到了什么,踢了叶欢晴一脚,让叶欢晴从伤心中将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叶欢晴抬起头,伸出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孩子,一双眼睛看着顾南,细声对顾南说道:“你看,孩子都在担心你呢,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我和孩子在等着你呢。”????看着叶欢晴深情的模样,陈敏家走到叶欢晴身旁,对她说道:“欢晴,别担心,阿南一定会很快好起来的,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你现在可是怀着孩子呢。”说着,抬手擦拭叶欢晴脸上的泪水。

    “我知道的,谢谢妈。”叶欢晴点了点头,回答道。

    另一边,徐林又再次回到工地,告知负责人顾南已无大碍,交代工地上工作人员安心工作,认真检查工地上没有搭建稳固的地方,在危险区域放置告示,防止意外事故再次发生。安排好一切后,徐林又赶回公司,将一些紧急文件处理好,安排好一些事宜后,马不停歇地回到了医院。

    医院里,顾南经过观察已经从icu转到vip病房,叶欢晴一直守在顾南身边,不曾离开。

    这天夜里,叶欢晴手握着顾南的手,躺在紧挨着病床旁的一张小床上,沉沉地睡着,而躺在病床上的顾南手指微动,缓缓睁开了眼睛。顾南眉头轻皱,回想着自己昏迷前的场景,依稀记得自己在听到高架下模糊的呼喊声,一脚没踩稳,送高处跌落,然后便没有印象了。躺了太久一身酸痛的顾南微微侧过头,脑袋传来阵阵刺痛,顾南不禁紧皱眉头,而后抬眼便看到躺在一旁的叶欢晴。看着房间的布置,应该是在医院,顾南将自己的手微微抬动,没有惊醒沉睡的叶欢晴,看着她眼圈下那隐隐约约的青影,顾南的心里满是酸涩。抱歉,又让你担心了。就这样一直看着叶欢晴,慢慢地,伤势尚未痊愈的困意袭来,顾南将叶欢晴的手放到自己手心,而后也慢慢睡去。

    第二天叶欢晴醒来,发现自己和顾南的手换了个姿势,惊喜地起身,便看到顾南随着她的动静,也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叶欢晴激动地热泪盈眶,扑到顾南身旁,抽泣道:“你醒了,你终于醒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

    顾南苍白的脸上,漆黑的双眼里满是叶欢晴泪眼朦胧的模样,慢慢抬起手擦拭叶欢晴脸上的泪水,轻声说道:“别哭,我没事。”

    叶欢晴轻轻锤了顾南一下,娇嗔道:“还说没事,都快把我给吓死了。”而后起身摁下床头的按铃,将医生护士唤来。又打电话告诉回家休息的顾父顾母顾南已经醒来的消息。

    医生帮醒来的顾南检查了一番,交谈间,顾南发现自己的右耳时而听不清医生在说什么,尝试几次之后,顾南皱着眉头询问医生:“我的右耳怎么了?”

    叶欢晴见顾南发现自己的右耳的问题,慢慢将院长的话告诉顾南,而后对顾南安慰道:“没事的,过段时间会好一些,即使比不上从前,只要你人没事就好了。”

    听到叶欢晴的安慰,顾南也不想让她太过担心,点了点头,便不再多问。

    接到消息赶到医院的顾氏夫妇,看到醒过来的顾南,两个人都十分喜悦。不过顾父一向喜怒不形于色,但从他舒展的面容中也还是能隐约可见他的心情愉悦。陈敏家则是高兴地走到顾南面前,关心地问道:“醒了就好,醒了就好,饿不饿,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妈,我没事,有点饿了。”顾南看着关心自己的父母和怀着孕妻子,心里很满足。

    “饿了好,知道饿就好,妈给你带了吃的,欢晴也来吃点,这几天你可没好好吃东西呢。”说着陈敏家打开从家中带来的饭盒,端到叶欢晴和顾南面前,让叶欢晴和顾南吃东西。

    叶欢晴看着顾南躺着难以挪动,想要和顾南一起吃,自己顺便喂顾南几口,却被陈敏家拦住:“你呀,怀着孩子呢,乖乖到一边吃饭,阿南这有妈在呢。”

    顾南看到陈敏家要给自己喂吃的,有些不习惯,想要挣扎着坐起来,自己动手,陈敏家连忙拦住,扶着顾南说:“怎么,嫌弃妈了?你小时候妈又不是没给你喂过饭,好好躺着,别乱动,碰到伤口了怎么办”

    叶欢晴看着一脸别扭的顾南,笑了笑,对顾南说:“你别乱动了,就让妈喂你好了。”

    顾南看着陈敏家和一脸戏谑的叶欢晴,无奈地躺在,任由陈敏家给自己喂点东西吃。病房内洋溢着温馨和和谐。

    饭后,顾南和父亲交谈着公司上的一些事宜,陈敏家在一旁和叶欢晴闲聊着。聊着聊着,陈敏家突然想到如今的顾南右耳还不太便利,处理公司各项事务可能有所不便,便转身对顾父提道:“老顾啊,你看儿子现在身体还没恢复,这公司也才刚刚稳定,要不你先出面主持一下大局,等儿子身体好些了,再把担子交给儿子,怎么样?”

    听到陈敏家的提议,叶欢晴和顾南都是一脸赞同地看着顾父,等着顾父的答应。然而顾父在听到陈敏家的话后,面色一变,皱着眉陷入了沉思,过了一会儿才说道:“不行。”

    听到顾父的回答,陈敏家的脸色瞬间变差,一脸不高兴地对顾父说道:“怎么就不行了,啊?!儿子现在身体不好,让你代为接手管理下公司怎么就不行了!”

    顾南和叶欢晴看着顾父和陈敏家似乎要吵起来了,立马劝慰陈敏家说道:“妈,你别激动,爸肯定是有他的想法的。”而后又转过来对顾父说:“爸,我能知道为什么吗?”

    顾父沉吟了一会,看了看陈敏家,然后慢慢说道:“我曾经答应过一个人,从今往后再也不涉及商业。”

    听到顾父的话,陈敏家瞪大眼睛看着顾父,似乎是想到了谁,而后面色越发难看,似乎陷入了沉思,也不再提起要顾父代顾南去公司主持大局的事了。病房里顿时安静下来,萦绕一股尴尬和令人深思的氛围。

    顾南和叶欢晴对视一眼,两人知道这中间一定有什么隐情,而且这件事可能和陈敏家有关,也不再多问。过了一会,顾父便打算带着陈敏家离开了,陈敏家对叶欢晴有话说,便暂时先留在了病房,顾父到病房外等候。

    病房内,顾南见父亲离开,便向母亲询问道:“妈,当年爸爸为什么突然把公司交给我,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陈敏家面色沉沉,不愿多说:“你别管那么多,好好养你的伤。”转过头对叶欢晴说道:“欢晴,你现在怀着孩子,应该好好休息,如今顾南也醒来了,这里就交给徐林吧,你跟妈回去。”

    听到陈敏家的话,顾南也不再多问,转头一脸赞同地对叶欢晴说道:“是啊,老婆乖,回去好好休息,这里有徐林照顾我呢。”

    叶欢晴原本还想反驳,但看见婆婆和顾南一脸坚持,便只好答应。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