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九十八章询问无果
    局长恭恭敬敬的接过顾南手中的录音笔,是一支很普通的黑色录音笔,但里面的内容却关系到整个顾家乃至他的职位,这是怠慢不得的事情。

    局长盯着手中的录音笔,用手擦了擦,把门口的警察喊了过来,“小邓,你拿个塑料袋过来。”

    那个警察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很快就回来了,手里拿了一个平常用来收集证据的塑料袋,局长把录音笔递了过去。

    “你把这个送到技术部去做一下处理,和刘副局长那天的通话内容做一下频率对比,看看是不是同一个人。要尽快!”局长一字一句交代的很清楚,生怕这个邓姓警察一下没听清楚出了差错。

    “是!”邓警察拿着录音笔小跑了出去。

    顾南直直地坐在椅子上,叹了一口气。

    “顾总不用担心,这件事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对啊,的确会查个水落石出,只不过是时间的问题。但是谁又能跟时间耗得起呢?如果这件事情早早的解决……????顾南有些恼怒,“局长连自己手下的人都管不好,就不必关心我了。”

    局长看到顾南情绪不对,忙忙道歉,“顾总何必这么说呢,您只有爱护好自己的身体,总裁夫人才能够过得好啊。您也知道刘副局长向来也是把家庭放在第一位,这次这么做实在是迫不得已。”

    顾南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听到局长这样解释了,老是打苦情牌也不嫌累。“局长不用给我分析局势利弊了,结果我今天就要拿到,你让你的手下动作快点吧。”

    说完顾南就起身往车上走,告诉徐林自己去车上休息一下,让他在那里等候结果。

    顾南回到车上把椅子调到能舒适躺下的位置,紧皱着眉头闭上了眼睛,这一切都没有他预计的那么简单。

    难得的休息时间,顾南很快就睡了过去,他梦见了和叶欢晴刚刚结婚的时候,就像这些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从那时候开始日子就平稳的过了下去,很安稳的幸福。

    梦里有可爱的宝宝,有温柔的父亲,有没离开过他的叶欢晴。

    “boss,结果出来了。”窗外传来了徐林催促的声音。

    顾南“嗖”的一下从座位上坐起来。

    ……

    原来都是梦啊。

    顾南腾出一只手把车门打开下了车就闪进了局长办公室。

    “结果怎么样?”顾南不知道是因为刚醒来不太清醒,还是太过于着急,语气中带着一丝不耐烦。

    局长有些为难的看着顾南,端起手边的水喝了几口,欲言又止。

    “局长,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跟我们说吧,顾总这边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处理,不能把时间都耗在这里。”徐林也急急催促。

    “……顾总,这个录音笔里面的内容和那天打给刘副局长的电话做了详细比对,的确是一个人……”局长并没有因为这个小细节被发现而欣喜,反倒脸上有一种担忧的神情。

    顾南“啪”地一下把手边的文件重重地摔在了桌子上,空气中的灰尘都好像变得躁动起来。

    “局长,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发现了线索为什么还不去追!难道你就是这样怠慢手中的案子的吗!”

    “顾总息怒,我还没说完,这个电话使用的是移动ip,每个电话打出去都被定位在不同的国家,明显是做过技术处理的……这追查起来基本是不可能的。”局长瘪了瘪嘴,显得有些紧张。

    “你们警局就是这么做事的?这点破事都解决不了?!人是你们放的!现在你们不给我抓回来,这件事恐怕没有这么快结束。”顾南忍了这么久的怒火突然爆发,比龙卷风来得还浓烈。

    办公室寂静了好几分钟没人说话,局长的手紧紧攥在一起,不停地来回摩擦,却迟迟没有做出决定。

    “带我去见叶欢颜。”顾南冷冷地开口,神色变得淡然,仿佛之前发火的人压根就是不是他一般。

    局长似乎明白了顾南的用意,也许真的能从叶欢颜口中套出一些什么线索,这样也就可以省去追查的力气,不过这条路行不行的通还是不好说,这么办在目前来看是最好的处理方式了。

    “顾总这边请。”局长在前面带路。

    顾南在脑子里仔细整理了一遍与这件案子有关的人物,现在似乎只有叶欢颜有利用价值。他丝毫不知道叶欢晴已经在这方面做了努力。

    叶欢颜被带出来的时候有些憔悴,原本一个好好的叶家大小姐,吃好的、穿好的,骄纵傲慢,从来没被亏待过,如今在警察局里蹲了这么久,整个人都变得邋遢起来。

    叶欢颜看见来人是顾南,眼前突然一亮,而后却渐渐淡漠下去。“怎么?你是来找我麻烦的?”

    “我能找你什么麻烦?你不给我找麻烦就是我的幸运了。”顾南觉得眼前的女人有些可笑,说着就把手中的录音笔递了上去。

    叶欢颜瞄了一眼顾南手中的录音笔,轻蔑地笑起来,“警察局就这么没人了吗?让你亲自来问话?口录我已经做过很多次了,不用再麻烦了。”

    顾南的手指在录音笔上轻轻一按,里面的对话一字一句清晰的传了出来。

    叶欢颜还是一脸带笑,这个男人是想在自己这里套出什么线索?“顾南,我看你还是不要白费力气了。叶欢晴难道没有告诉你被我教训了一顿的事情?”

    原本淡然的顾南突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

    “我好像警告过你,不要碰她。”

    叶欢晴的确自己出过门……难道她是来警察局找叶欢颜的,并不是出来散心?

    “哈哈哈哈哈哈……顾总为了孩子真的是很宠爱那个女人啊。”叶欢颜故意把为了孩子这四个字咬得特别重。

    “这里面的声音你认不认识。”顾南仿佛没有听到叶欢颜的话一般。

    “这里面的声音我当然认识,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如果你能做到的话我就告诉你这里面的线索,如果你做不到,那就算了。”叶欢颜似乎是抓住了最后一点机会,她一定要出去,她要报仇,叶欢晴不能这么轻松的就得到一切。

    顾南的眼睛紧紧盯着眼前的叶欢颜,从她听到这个录音笔里的内容到现在,她的眼神都看不出一点波动。如果说这个人她熟悉,能够达成合作的话,她不会这么轻易的就出卖这个人。还有一个可能,就是她根本不熟悉里面的这个声音。

    “你现在还有资格跟我谈条件?”顾南按掉了录音笔,递给了旁边的徐林,手肘撑在桌上,认真地看着叶欢颜,有点威胁的意味。

    “如果你还有其他的办法就肯定不会来问我了,既然你来求助于我,你还有什么办法可以使呢?”叶欢颜早就猜到,顾启华的消失一直让这个案件停止不前,自己被关在这里不过是暂时的,到时候找不到证据的话自己马上就能够被放出去。

    顾南眸眼变得深邃起来,把椅子用力往后一瞪,椅子脚和地面摩擦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房间,他腾地一下站起来,起身就准备走。

    “叶欢颜,你不要不识好歹。顾启华现在已经找到了,你就等着把牢坐穿吧。”顾南使出了自己能用的最后一招,希望这句话能够击溃叶欢颜的心理防线,这样恐怕她说出来的话才更加的可信。

    叶欢颜的眸子开始闪动起来,大口地喘着气,和刚刚平静的她判若两人。

    “顾南,放我出去,顾南……”

    顾南没有转过去看叶欢颜,听见这样的声音也知道现在叶欢颜有多么紧张,之前一直没有人来找过她,从她看来必定是此事还没有进展,要是有了什么进展一定会被喊去问话。

    “这里面的声音你到底熟不熟悉?”顾南再次发问。

    “我……顾南,你放我出去,你可以把我当做诱饵的,你可以更早的抓住他们!我是你的前妻,你不能这么抛弃我!”叶欢颜声音变得打起来,好像这些日子在警察局的遭遇并没有磨平她的棱角。她腾的一下从椅子上站起来,想冲上前去抓住顾南的衣角。但马上就被旁边的警察制止了下来。

    “叶欢颜,你也太高看自己了,你不过是一枚棋子而已,像你这样的弃子已经被抛弃了,没有任何用处,如果你不熟悉这里面的声音,也不必再在这里跟我耗时间了。”顾南拉开了门,径直走了出去。

    看来叶欢颜这边是套不出任何线索了,就像他说得一样,她只不过是一个棋子而已,现在被抛弃了,没有任何价值。就算过些日子没有判罪,被放出去,现在也不能对自己构成任何威胁了。

    “我……我……我熟悉……顾南,你放我出去。”叶欢颜被带回了回去,走前还使劲地抱住桌子朝外面喊,只不过前半句说出来,没有半点底气。

    “boss,下一步准备怎么办?”

    顾南从警察局出来就不停地快步往前走,徐林也火急火燎地跟在后面。

    “回家,你们总裁夫人不知道做了什么事情,受没受伤我都不知道呢。”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