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八十二章一切不会重来
    小沙一个人慢慢悠悠的跑到了村口,离这很远,就看见了有两辆汽车停在了村子门口。

    “局长,你们来了!”小沙跟局长汇报了一下现在的情况,而且一边汇报着一边往那个人家走去,“局长,据我的观察,他们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行动。而且从外表来看他们几个月也没有什么异常,就像是普通人家在这里定居了。”

    “嗯。”局长没有说别的话,虽然他怀疑这个地方到底是不是他们的犯罪窝点,他们那些人怎么会那么平静呢?可是他们也看到了那些人啊!唉,真是看不懂啊!

    村子不大,他们很快就来到了一户人家的门外,小艾真在这个坚持着监视对方。

    小艾看到局长过来了,立刻就像局长敬礼,“局长,这里就是他们的窝点。”

    局长点了点头,“你们两个去休息下吧!我哪里给你们准备了吃的东西。等晚上的时候,我们在行动。”

    “是!”两个人同时给局长敬礼之后,就一起回到村子门口,跟着那些在村子门口留守的警察一起呆着,等待着行动时间的到来。

    顾南和徐林两个人也是一起跟着局长来到了这个窝点的门口,顾南现在站在大门口,应该说是潜伏在大门口,他知道叶欢晴就在一墙之隔的另一面,他现在很想直接冲进去把叶欢晴给救出来,可是他既然答应了局长服从命令听指挥,就一定会遵守他对局长的约定,男子汉大丈夫最重要的就是腰遵守自己做下的承诺。

    局长这个时候也一起跟着顾南在这里守着,按理说,他是一个局长,一般情况下来说,这么一个小小的案子根本就不值得他这样亲力亲为,但是总有例外,这个案子就是例外。因为这个案子的报案人是顾南,是大企业家啊,他怎么敢懈怠?

    他们几个人在这里守着,而知道自己的女儿绑架了自己的女儿的叶林深可是真的感到有一些苦难了,这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虽然他不喜欢叶欢晴这个女儿,可是绑架自己的女儿的人是另一个女儿叶欢颜,他害怕叶欢颜受到什么惩罚,而且又对于之前顾南公司里面的事情耿耿于怀,他就想了解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于是叶林深就开始给自己的女儿打电话,可是人家的电话关机啊!自己又有什么办法呢?

    “欢颜啊欢颜,你千万不要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千万要想着自己的未来啊!叶欢晴那种人根本就不值得你这样为她犯罪!”

    可是叶林深怎么祈祷都没有什么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那就只能承担自己造成的后果。

    现在叶林深是真的真的后悔了,他后悔没有好好教育自己的女儿,他后悔以前太纵容自己的女儿了,可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说什么都没有用了,现在只能默默祈祷着叶欢颜不要做出什么太过分的事情就可以了。

    这个时候,高敏又出来发疯了,“叶林深,你在哪里?是不是要抛弃我们?我不允许,你永远是我的。”

    高敏跑出来看到叶林深,紧紧的抱着他,“你去哪里了>

    其实他们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事情,他们以为叶欢晴就是要主动跟他们过来,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变成了绑架犯了。

    “警察先生,我们是犯了什么事情吗?你们用枪指着我们!”其中年胆子比较大的人,颤颤巍巍的问道。

    “你们发了什么事情,难道你自己还不知道吗?你们是不是绑架了一个人?她是南至集团的总裁夫人,你们不会告诉我,你们不知道这一回事情?”小艾根本就不相信他们不知道绑架这一回事情,他们要是不知道怎么会老老实实的在这里守着的。

    “警察先生,您听谁说的这回事?”这时候一个绑匪终于明白自己属于什么样的局势了,“我们老大告诉我们说里面那个人是他的女人,这一次由于那个女人出轨了,他把她带到这里来给她一点教训而已!怎么就变成了绑架犯了呢?”

    那个所谓的王哥自然就是跟自己的手下这样解释的,他们这些手下虽然跟着他四处收着高利贷,但是他们都不是这些亡命天涯的人,他们有自己的老婆,有自己的孩子,还有自己的父母,让他们一起来参加进绑架案里面那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我不管你们老大跟你们怎么说的?但是现在你们的行为就是绑架。”小艾一丝不苟的把这件事情的事实告诉他们。

    “说,你们拍下来的那个女人,现在在哪里?”顾南才不会听那么多的废话呢!直接张口就问出了他想知道的事情。

    那些人都懵了,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呢?怎么好端端的自己就成了绑架犯呢?

    顾南看见他们一个一个的都在发呆,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事情!

    “你们谁告诉我,那个女人到底在什么地方?”

    顾南才不管那么多,上去就是对着你其中一个人踹了过去,“你们这些混蛋,居然敢绑架我的老婆,看来你们是活的不耐烦了吧?”

    局长,听到这话可就不高兴了,可是又不好意思直接反驳他,就咳嗽了几声。

    顾南知道自己这样做,让家长感到为难的,就也收敛了自己的脾气,对方这样帮助自己,自己也要给对方一点面子,不是吗?

    这个时候终于有一个人反应过来,“那个我们带过来的那个女人是在那个房间里面?”

    “在哪个房间里面?快带我们过去!”顾南说话的语气不容置疑,让人听到了都没有拒绝的**,他们也不敢去谈,因为是在警察面前,不敢耍滑头。

    “那个,我有一个问题要问。”刚才那个题,那个女人在那个房间里的人说的。

    “说吧,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没有什么事情要问?我一定会尽量满足你的要求的。”顾南对于这种很识时务的人非常的友好。

    “我只是想知道,你给我坦白从宽,那可不可以给我宽大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