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六十三章为了自己
    张瑞感受到了顾启华看自己的目光,有一种感觉像是自己背叛了顾启华一样,急忙躲开,顾启华的目光,不敢看他的眼睛。他在来这里之前虽然不知道顾南到底都请了谁参加这个会议,但是他敢确定顾南决定没有请顾启华过来参加会议,顾南今天的目的是争取董事们的支持,而不是讨伐顾启华,顾启华这是不请自来吗?

    顾启华同时也发现顾南就在会议室里面,就先向顾南打招呼,“顾南,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会在我们南至集团的会议上相见。”顾启华满脸笑容,展现出一副好叔叔的面貌,但是接下来他的态度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了,“可是,顾南,不是叔叔说你,你现在是以什么身份来参加我们的董事会啊?我记得你在位的时候已经把公司给霍霍完了,而公司总裁早就已经不是你,你怎么还有脸出现在这种场合中?”

    顾启华一副这个公司本来就是我的,你丢失了我的财产,如今却还出现在我公司的会议上,你是有多么不要脸啊!

    顾南也是这么久了第一次看见顾启华,本以为自己会非常生气,看到他就一拳头挥过去,把他打个半死,可是现在看见他居然没有那么生气了,一个即将就要被众叛亲离的人,自己还跟他计较什么呢?只不过是一个可怜的人而已。

    “叔叔,真的是好久不见了,我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真的是太麻烦你了。”顾南看起来客气的道谢其实是在宣布公司所有权,他的意思是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照顾公司的生意,可是我回来了,是不是该把总裁的位子还给我了呢?

    叔侄二人之间火花四溅,两个人之间你势必势不两立,谁也不会让谁,只不过顾启华已经输了,因为他做了犯法的事情。

    “顾启华,你竟然还敢来这个会议现场,是谁给你的勇气呢?”李董事看到顾启华的出现,就十分生气的质问他,他顾启华真把自己当成傻子,自己当初帮助他的时候,他可不是这么说的,他告诉自己他是为了争取到公司的掌管权利,是因为现在顾南沉迷于美色,而是给公司带来了灾难,而自己现在有这个能力改变现状,更能让公司更上一层楼,再加上顾启华给了自己一笔钱,所以他才支持顾启华的,可是今天接二连三的爆出来顾启华的丑事,李董事可是恨死自己了,自己当初怎么就着了顾启华的道呢?自己实在是太信任自己的朋友了,可是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果,现在自己看自己都是一个笑话了。

    顾启华没有理李董事,在他看来,李董事就是他上位的一个工具,现在他达到了目的,怎么还会理李董事呢?即使听到了李董事说的话,也都把这句话给置于脑外了,现在他要把所有的精力放到对付顾南的身上,那一个无关紧要的人就不要理了。????李董事看见顾启华没有理自己,脸色变化莫测。一阵红一阵白的,简直不要太好看了。

    “顾启华,你这个态度是什么意思啊?难道你要卸磨杀驴吗?我当初白白帮助你当上总裁了,我的一颗真心都被你给伤害了,到现在来,你居然还不理我?当做听不到我说话吗?”李董事不明白顾启华为什么不理自己,真的是太生气了,“顾启华,我只想知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公司这样强大下去,对我们并没有什么坏处啊?你为什么要让公司存活不下去,还利用我在帮助你当上总裁这个位置,你到底是什么居心?”

    “李董事,你帮助我当上总裁,这个位置我付出了什么东西你我心里都是有数的。如果我没有拿钱给你,你会帮我吗?”顾启华知道今天是来讨论自己的事情的,但是不知道他们讨论到哪一步了,他们知道自己是掏空公司的人吗?听李董事这样说的话,他们大概知道自己对公司做不利的事情,怎么自己不行了,也要拉几个人一起下来啊!一个人受排挤真的是太难受了,不如找几个同伴在一起,那样心情才真盛爽啊!

    “可是,顾启华,你当初没有对我说实话,如果你跟我说了实话的话,我是肯定不会帮助你的,就算你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会让公司处于这样的地步的。”李董事虽然喜欢钱这个东西,但是他对于公司的感情其实更深厚的,在钱与公司之间他肯定选择公司。

    “如果,我当初跟你说实话的话,你还会帮助我吗?”顾启华的问题一针见血,“如果我告诉你实话的话,我现在大概是在监狱里,而不是在这里跟你们对质了吧?李董事,我认识了你那么多年怎么会不知道你对公司的感情呢?我就是利用了你这一点。”

    李董事听到顾启华这样说,也知道顾启华说的是实话,如果自己知道公司是顾启华给弄塌陷的,那么自己一定会把他送进监狱,这个公司是自己看着成长起来,顾南也是自己看着把这个公司给扩大成今天这个样子的,这段感情非常的深厚,几乎贯穿了他整个青春生涯。

    顾启华把李董事说的哑口无言,于是便不再关注他了,本来就不想跟他说话的人,这不是突然冒出来几句话,这大概就是过来刷存在感的吧!

    顾启华把矛头对准了张瑞,“张瑞,你为什么要背叛我们之间的誓言?你不怕我把你的丑事给爆出来吗?你把这件事爆出来之后,你可知道你已经走上了不能回头的道路,之后面对的可就是牢狱之灾了。我们的合作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让你不顾一切把我给供出来,即使自己坐牢了,你要把我带在身边呢?我到底是让你哪里不满意呢?”

    顾启华真的想不清楚,为什么张瑞要把他们之间所做的事情给暴露出来,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呢?难道是自己给他的金钱不够吗?可是南至集团的百分之十的财产也是很多的,也是他张瑞奋斗几十年也挣不了的数量啊!他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

    “我不是为了别人,也不是我对你哪里不满意,我是为了我自己,我自从跟你做了那件事情之后,我真的是像着了魔一样,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我感觉我失去了我的良心,我的人生本来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我受到了我良心上的诅咒,因此,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我也无所谓,我只求良心上的平静。”张瑞一脸认真的模样说道。“至于你口中的丑闻,难道不是你们给我设计的陷阱吗?我当时真的是鬼迷了心窍,才会着了你的道才会这样的,我是真心后悔啊!”

    关于顾启华设计自己的那件事情,事后想一想才知道自己当时是太着急了,太在乎那些个所谓的名誉了,如果自己当时冷静一点,想一想事情的始末原委,大概就不会遭到顾启华的控制了以至于管顾启华要钱这样事情的事情,实在是破罐子破摔了,既然决定要这样子做,那为何不也要一些钱过来,反正做了这件事情,等事情曝光之后,自己即使没拿钱,也会被说成拿钱了,与其背负那些子虚乌有的罪名,不如就直接拿了,反应都要被人说。

    顾启华对张瑞说的那一番话不以为然,什么叫做受到良心上的谴责?什么叫做被逼无奈?现在他倒是有很多理由了。

    “张瑞,你现在跟我谈良心?你当初做那件事情的时候怎么没想到你还有一个良心呢?”顾启华看到张瑞的行为感觉他就是在做作,“记得你想我要钱的时候不是非常理直气壮,讨价还价的能力也是我望尘莫及的,现在你说你是被迫的,你跟我讲良心,当初接到我给的好处的时候怎么不说你还有一个良心呢?”

    顾启华的每一句话斗直逼张瑞的内心,被说中心事的张瑞内心纠结的不要不要的,他说那么一些话是在为自己洗白,也是在为自己的行为找借口,他不相信自己什么时候真的变得那么坏了,这一切都是别人逼迫他的,他也只能逆来顺受。

    “我的良心一直都有的,只不过我是在你这里忍辱负重的。我从来都不是真心跟着你对付总裁的,总裁可是我十分相信的人。而且他也非常信任我,我怎么可能真心实意的跟你一起对付我们总裁呢?”张瑞拼命的解释,眼睛的余光早就已经在观察顾南了,他可不希望顾南误会自己,毕竟从开始到现在他的心是一直放在怎么帮助顾南守住家业这件事情上,后来的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了。“而且,你们不知道的事,顾启华给我南至集团百分之十的财产,我一分钱都没有花,因为我害怕,我也知道总裁你迟早会回来的,这些钱就是给总裁留着东山再起的,我绝对没有背叛我们的总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