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八章馆长
    既然说好了要回去,那么两个人就要整理一下,尤其是叶欢晴,她在这个城市交了一些朋友,还有一些工作要去完成,顾南就在家里面整理行李,其实,他们两个东西很少,这几个月根本就没有购置什么东西。

    叶欢晴先是辞去了酒吧的收银工作,本来肚子大了,就想辞去这份工作,辞职报告已经交了上去,酒吧也找到新人了,而且她在酒吧里根本就没有什么朋友,唯一的艾草还一起住在在出租房里面的。

    图书馆的工作虽然是兼职,但是也有很多事情需要去交带一下。本来叶欢晴想在图书馆做事情做到生产的那一天的,可是没想到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自己是一定要跟顾南回去的。不为别的,就是想去确认一下自己的父亲有没有参与到这件事情中来,自己心里还存在着一丝幻想,父亲还是会担心自己的,不会为了别人而来伤害自己和顾南。

    叶欢晴这一天的下午就自己做了一点小点心,带着去图书馆准备分给自己的同事还有要感谢一下馆长,不知道自己突然辞职会不会对图书馆产生什么影响,那样自己可真的是不好意思了。但是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让馆长同意自己能够离职这件事情吧,不然工资可就没有了。

    叶欢晴并不是心疼那一点工资,只不过是对于馆长能够让大肚子的自己在这里工作还是很照顾自己的这件事情没办法报答,自己就又要给馆长添麻烦了,自己在这一关中过不去了吧。

    叶欢晴来到了图书馆,首先就去了馆长的办公室,她要先给馆长说明情况。

    “当当当!”叶欢晴在馆长办公室门口敲着门,此时此刻,办公室的门没有关着,院长正在低头奋笔疾书,不知道在写一些什么,可能也是处理公事吧!

    馆长听到敲门声,抬起头就看到了叶欢晴,“欢晴啊,快进来!”馆长推了推眼镜:“快坐下,大着肚子呢,不适合站太久。”

    叶欢晴听到馆长招呼自己坐下,她犹豫了一下就坐在了办公桌另一侧的椅子上。

    馆长站起身来给叶欢晴倒了一杯开水,放到了桌子上,叶欢晴轻轻的说了一声谢谢。

    “欢晴,今天过来有什么事情啊?”馆长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在了办公椅上,“是不是工作上有什么不习惯的事情,还是生活上有什么问题?你说出来吧,能帮的我一定帮,不要那么客气。”

    叶欢晴拿出来自己做的小饼干,放到了办公桌上面,“馆长,这是我做的小饼干,拿来给你尝一尝,看看好吃吗?”

    “欢晴,你怎么那么客气啊?”馆长一向看不惯叶欢晴这样客气的模样,都是在一起工作的人,叶欢晴每天都是客客气气,还很勤劳,做事情从来不推三阻四的,现在这样的孩子很少见了。如果不是叶欢晴早就已经结婚了,馆长还想把她介绍给自己的儿子呢!

    “馆长,我今天过来是想跟你说一件事情的。”叶欢晴抬起头来看着馆长。馆长是一个五十几岁的女人,带着一副眼镜,一头黑色的头发梳的整整齐齐的,在她的脸上看不出岁月的痕迹。“我不能在图书馆里面继续工作了!真的是非常不好意思,没有提前跟你打招呼。”

    馆长听到叶欢晴说这样的话,从上到下的开始打量着叶欢晴,发现叶欢晴身上也没有什么不妥,她气色红润,精神抖擞,于是不解的问道:“怎么了,欢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你要是有困难就一定要跟我说,是不是身体上有什么不舒服?”馆长也是一个非常慈祥的人,他看到了叶欢晴想到了过去自己的女儿,自己的女儿还在,自己外孙也可以满地跑了吧?

    “馆长,其实我身体没有什么事情,只不过我个人有一些事情不能在这里工作了。但是我的身体没有问题。”叶欢晴又补充着说道:“我肚子里的孩子很健康,昨天他踢我了呢!”叶欢晴说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的时候,脸上温柔的笑着,撒发出母性的光辉,那可能是世界上最美丽的笑容,可能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享受,看到这个笑容,让别人的心情都变得愉悦起来。

    馆长看到这种情况,就知道叶欢晴孩子没有问题,瞬间就放心了许多。

    “没有事情就好,我看到你就想到我女儿了,希望你能够健健康康的生下孩子,不要再做我女儿的老路了。”馆长说到这里还有一些伤心事吧!

    “你的女儿发生过什么事情?”八卦是人的天性,就连叶欢晴听到这件事情也比较好奇。

    馆长真想找一个人来说说自己的事情,这些事情憋在心里还是特别闹心的,需要有一个来分担一下,哪怕只是默默听着也好啊。

    “欢晴,其实我第一眼看见你,就想起来我的女儿来了。”馆长能够让叶欢晴大着肚子在这里上班大概也是因为她的女儿吧!

    馆长,接着说道:“那个时候我的女儿很小,只有十**岁的样子,可是女儿天生不听话,跟别人私定终身了,并且怀孕了。你知道她那时候那么小,我根本就不会同意她把这个孩子给生下来的,可是没想到啊。”

    馆长说到这里,眼泪真的是忍不住了,噼里啪啦的往下掉,叶欢晴看到这种情况,紧忙从包包里面拿出一包纸,抽了一张出来,递给了馆长,“馆长,不要哭了,擦一擦眼泪吧!”

    叶欢晴没想到馆长一个看起来那么坚强的女人也有那么脆弱的一面,看起来还真的令人心疼的。

    馆长接过来叶欢晴递过来的纸巾,小心翼翼的擦拭这眼角的泪水,然后把纸巾握在手里,轻轻的对叶欢晴说道:“不好意思,我有一些激动。”

    叶欢晴听到馆长的道歉之意,接着说到:“馆长,没关系的,哭并不是一件丢人的事情。让你想起来你的伤心事,说抱歉的应该是我才对啊。不过,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啊?能不能说给我听啊?”

    馆长这个时候心情已经平复了很多,没有刚才那么难过了,听到叶欢晴接着问,于是馆长就接着说了起来:“只要你不烦,我就说给你听了!刚才讲到哪里了呢?”

    馆长想了一下就继续说道:“在我带着她去打胎的时候,那一天早上,我推开她的房间,发现她不在那里,我就四处去找她,打她的手机,她怎么也不接电话。后来在她的房间里,我发现了一封信,信中写着她跟那个男孩子一起私奔了,让我们不要找她,等他们成功了,会回来找我们的。”

    这时候,馆长的眼泪又流了下来,是啊,一个担心自己女儿的母亲,怎么能平静的讲述那些关于女儿的点点滴滴呢?

    “可是,我们怎么放心她一个人在外面流浪啊?我和孩子他爸还有她弟弟,四处寻找着,可是她就是铁了心了不让我找到,我又有什么办法呢?”馆长讲到这里,陷入了沉思。

    叶欢晴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安慰她,可是这个时候她能说一些什么呢?

    “馆长,接下来呢?你放弃找你的女儿了吗?她现在还好吗?”叶欢晴希望馆长能找到自己的女儿,她那么好的人应该有好报的。

    “找到了,可是却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馆长说出的话让叶欢晴感到震惊,怎么好好的一个人说死就死了呢?

    馆长没有犹豫的讲了下去:“就在她离家出走的第二年,差不多快到她的预产期了,有一天我接到她朋友的电话,才知道她那个时候在医院快要不行了,等我们感到医院的时候,她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后来我们才知道,我的女儿跟那个男人由于年级太小,赚不到什么钱,平时连吃饭都吃不饱,当她到了预产期的时候,他们没有钱去医院,就随便找了一个接生婆,这样可以省钱,可是没想到,她生产时候大出血,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来不及抢救了。她在那么危机得关头都没有给我打电话,可想而知,她是有多恨我啊!可是我做的一切都是为她好,哪怕那个时候她给我打一个电话,我都不会不管的,这件事情成了我心里永远的阴影。”

    馆长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拉着叶欢晴的手,“所以,我在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才会把你留下来工作,在你身上,我看到了我女儿的影子,她也是像你一样那么要强,我在想,如果当初有人能拉我女儿一把,她可能就不会死了。我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在你的身上,所以我才会把你留下来工作的。”

    叶欢晴听着馆长讲的这些事情,虽然她没做过妈妈,不知道那种牵肠挂肚的感觉,但是看到一向坚强的馆长留下泪水就知道那是多么厚重的一份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