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九章原来不是哑巴
    就在叶欢晴和徐林的通话刚刚结束,叶林深的电话就打了进来,叶欢晴不知道自己的父亲给自己打电话干什么,他可是很久没有联系自己了,就连顾南破产那么大的事情,他都没有一丝一毫的问候,怎么现在打电话过来了?叶欢晴很不解。

    看着一直响个不停的手机,叶欢晴只好接起来电话,一时间,双方都没有说话,静悄悄的,就在叶欢晴怀疑对方是不是按错号码的时候,叶林深终于开口说话了,“欢晴,你最近还好吗?”

    叶林深根本就不知道跟这个女儿说些什么,自己并不是很喜欢这个女儿,平常都没有关注她,如果不是叶欢颜让他打电话过来,他才不会主动发给她呢!他不喜欢她的母亲,当然也不会喜欢她。

    叶欢晴很了解她的父亲,知道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的话,他才不会给自己打电话呢,“你打电话过来干什么?”叶欢晴对自己父亲的感情早已经消失了,就直接质问自己的父亲,“我和顾南现在一穷二白了,身上可没有你们能够压榨的东西了。”

    叶林深听到叶欢晴这样说,一时语塞,很想把电话给挂了,可是看到叶欢颜给自己使眼色,就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子,自己还要给自己的宝贝女儿打探消息呢!

    “叶欢晴,好歹我是你的父亲,你说话态度能不能好点?我好心好意的过来关心你,怎么?做父亲的还不能关心自己的女儿吗?我什么时候压榨过你们啊?”叶林深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做的一切可都是为了你好,你可别不领情啊。”

    叶欢晴一听都真是气坏了,自己从小到大都没有被父亲真心疼爱过,现在他说的话自己怎么能信?

    “其实,我们过得很好,不劳烦你费心了。”叶欢晴客气的说道。

    “那顾南怎么样?他还好吗?”就在叶欢晴要挂掉电话的时候,叶林深终于问到正题上了。这不就是他打电话过来的目的吗?

    叶欢晴就知道叶林深打电话不是来关心自己的,从小到大,他什么时候关心过自己?“顾南他现在很不好,整天把自己关起来,什么都不管,这下你们满意了吧?你们可以好好的看我的笑话了。这不就是你打电话过来的目的吗?”一提到顾南,叶欢晴的情绪就失控了,自己承受了那么多的压力,还要承担自己老公的懦弱,还要一个人承担起这个家的责任,这让一个孕妇怎么能受得了?

    “欢晴,不是那样的。”叶林深刚要解释一些什么,叶欢晴就挂掉了电话。生为一个父亲,即使不是疼爱自己的女儿,但听到她状况这么不好,也是有一点担心的,可随着这个担心却被消失的一干二净。

    叶欢颜撒娇的跟叶林深说的:“爸,那个人怎么说的啊?顾南是不是有那个意思要夺回公司?他现在准备的怎么样了?”

    叶林深刚刚还有点同情叶欢晴,可是一听到叶欢颜的声音,就把叶欢晴忘的一干二净,毕竟自己最宝贝的女儿,不是叶欢颜吗?叶欢颜现在好好的呆在自己的身边,其他人怎么样,又有什么用呢?

    “欢颜,我看顾南是没有那个心思去夺回南至集团了,听欢晴说话的语气跟内容,感觉顾南已经废了,他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了,叶欢晴已经崩溃了,刚才都对着我发脾气了。”叶林深皱皱眉头,看他顾南还怎么威风?叶林深心里的那一口气也感觉通顺了,好像报了大仇一样的痛快。

    高敏听到叶林深说的话,就立刻接了过来,“女儿啊,还好,你早就同那个人离婚了,不然现在守着他的人就是你啊!吃苦受累的人也是你啊!那样妈妈该有多心疼你。”

    听到高敏说道这话,叶欢颜不知道,应该是怎样对待这个妈妈,她有点智商好不好?自己怎么会有这样一个妈妈呢?

    “妈,如果他跟我没有离婚,那么我还用得着去转移他的财产吗?”叶欢颜说要这句话就回到房间里面去了,丢下高敏一个人在发呆。

    叶林深也懒得解释什么了,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什么也都没有说。

    而叶欢晴挂了电话之后,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叶林深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还专门问到了顾南?听他的语气好像在套话,不是真心的关心自己他什么时候真正的关心过自己的?无缘无故的叶林深绝对不会联系自己。

    叶欢晴突然有一个荒唐的想法,会不会南至集团这次破产跟他们几个人有关系?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也不是没有可能,自己查的方向不就出来了吗?如果跟他们没有关系,他们怎么会打电话过来?而且还是在刚刚发现顾南想夺回南至集团有这个苗头的时候呢?

    叶欢晴在心里面已经有了一些盘算,叶欢颜,算你狠,居然想用这种龌龊的方法来对付我们,看来以前自己对他们还有一些亲情的存在,可是在这一次又一次的事情中,这些亲情也不复存在了,没有哪一个亲戚会这样害自己的亲人,我不会放过你们的,我一定要让你们得到应有的报应。叶欢晴暗暗发誓。

    叶欢晴一个人坐在房间的角落里,默默的哭着,顾南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也不免心疼了起来,一个那么倔强的女孩子,一个因为自己而背负那么重的包袱的女人,现在就在自己面前默默的哭泣着,可是自己却不能给她一些安慰,给她的承诺,顾南特别恨自己为什么要经历这样的事情,就在最近一段的日子里,醉生梦死,自己早就不想这样了。

    顾南看着叶欢晴这些日子越来越忙,其实有的时候是真的很心疼的,欢晴,是我拖累了你吗?难道当初真的就应该离婚?那样你就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吧!可是自己现在提离婚自己的内心里却舍不得,明明知道离婚是为了她好,但自己还是那么自私,想要把她留下来,把他留下来,跟着自己一起受苦,真的是太难过,自己是不是应该做一些什么呢?再给我一些时间吧,欢晴,让我心情平复之后,我一定会为我们的未来做打算。顾南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叶欢晴看到顾南在默默的看着自己,不知道想些什么的时候,她停止了哭泣,她不想让自己的泪水成为顾南的负担。她是一个坚强而又勇敢的人,为了自己心爱的人,可以不惜一切,而顾南就是他心中那个最爱的人。

    “老公,回来了?”叶欢晴收起来自己悲伤的情绪,换了一副高兴的样子,跟顾南说话。

    “恩。”顾南不明白为什么叶欢晴的情绪能转换的那么快,一眨眼的时间就变成了那个活泼乱跳的她,顾南也知道这是她装给自己看的,想要让自己振作吗?她好像从来没提过这件事情。

    顾南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三明治,“欢晴,我看你已经很久没有吃东西了,这是我特意给你买的,因为现在的水准只能给你买这个东西了。”

    叶欢晴接过来顾南递过来的三明治,这是公司破产之后,他第一次给自己买东西,也是第一次他没有喝醉酒,叶欢晴这笑容变得更灿烂了,这一次不是虚伪的假象,但是真心的笑容,她微笑的吃起来这块三明治,吃着吃着竟然泪流满面。这大概就是幸福的泪水吧!

    顾南看到叶欢晴流泪了,轻轻地为她拭去眼角的泪水,“傻瓜,怎么还哭了呢?不要哭,你这样我会心疼的。”叶欢晴听到顾南这样说,高兴的鼻涕一把泪一把,这其中还掺杂着笑容,别提有多狼狈了。

    这时候,有人急匆匆的敲着门,声音非常的大,好像要拆掉这个家一样。

    “叶欢晴,你没出什么事吧?我好像听到你在哭哭的很惨!你快开门,让我看一看。”原来是艾草听到了叶欢晴哭泣的声音,十分担心,她可不想叶欢晴出什么事情,她跟她已经成为了好朋友,在酒吧收银的时候也有艾草罩着叶欢晴,别提叶欢晴混的多自在了。

    嘎吱的一声,门开了,艾草探头探脑的往里面望去,看到叶欢晴坐在那里,急忙跑过去:“你真的是吓死人了,是不是顾南又欺负你了?他打你了,还是骂你?”

    叶欢晴擦擦自己的泪水,“艾草,他没有打我也没有骂我,这是给我吃了一块三明治,我很感动。”

    顾南听到艾草问的这句话,悠悠的开口道:“我在你的心里就是那么不堪吗?是一个会打老婆骂老婆的男人,我想你是不是看错人了?”

    “啊?我还以为你是哑巴呢!住进来这么久了,你可从来没有跟我说过话。今天怎么大发慈悲跟我讲话了呢?”艾草看了一眼顾南,“在你说话之前我可从来不知道你原来也是正常人,我还以为你是一个哑巴呢!”

    * 首发更 新 .. 更q新更快广告少s,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