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五章愧疚之余
    叶欢晴以为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顾南就会重新振作起来,可能是刚来到这里的原因吧!这才是刚刚到这里,让他再试验一下,也许就会变好了。他还没有缓过来,最近应该给他一些时间,不要把他逼得太紧。

    可是他们还是要吃饭,还是要生活的啊,这样自己怀着孕,但还是出去找工作吧,也许过了一段时间,顾南就可以振作起来,那个时候她就可以休息了,就可以把一切交给自己的老公去承担了。

    叶欢晴看着顾南那个懒散的样子,摇了摇头,让自己不要想那么多,先把眼前的一切解决好再说。于是她就去给他们买了一点吃的当作晚餐。

    这天过后本以为情况会越变越好的叶欢晴发现顾南却越来越过分了,他整天除了吃就是睡在不就是喝酒,只要不给他喝酒他就会大发脾气,而且还学会了跟那个胡子来一起去楼下打牌,消磨时间,让叶欢晴不知如何是好。

    就这样,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叶欢晴因为怀孕始终没有找到工作,他们身上的钱所剩无几根本支撑不了几天。叶欢晴一筹莫展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这一天晚上,那个跟他们住在一起的那个胡子男的女朋友,找到了叶欢晴。他们的关系不是特别的好,见面也只是轻轻的打一声招呼而已,叶欢晴看到她感觉十分惊讶,不知道有什么事情来找自己。

    胡子男叫做张浩,那个女孩子是艾草,两个人感情很好。

    艾草看见叶欢晴打开了门,艾草没有进门,就站在门口,很可怕的说:“叶小姐,我最近看见你好像在找工作,怎么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不要叫我叶小姐,叫我欢晴就可以了,咱们一个屋檐下住着,不要那么客气。”叶欢晴也站在门口,她不敢让艾草进来,因为顾南的状况很不好,她怕吓着艾草,“我们出来的时候没带多少钱,而且又交了房租,身上没有多少钱,恐怕连吃饭都成问题了。”

    艾草一听,这跟自己当初跟张浩的情形真的很像,只不过当时张浩可是很上进的,没有像那个什么顾南那么不争气,“欢晴,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过来是想问问你能不能去我们酒吧卖啤酒,那个我们酒吧的啤酒妹走掉了不少,现在很缺人。”

    叶欢晴一听先是很高兴,然后又很为难,她现在的情形怎么允许她去卖啤酒呢?她可是一切都要以孩子为重的啊。

    “艾草,”叶欢晴直接就叫了她的名字,没有跟她客气,“艾草,酒吧卖啤酒的是不是的喝酒啊?我这个状况可不能喝酒啊!”

    艾草性格也是大大咧咧的,直接就说:“不会喝酒是吧?没关系,那种东西练习练习就会了,没多大关系的,再说了,我和我家张浩会罩着你的。”

    艾草真心跟同情叶欢晴,他们来到这里的这几天,她看着顾南什么都不管,只知道喝酒发脾气,她很想冲上来跟他理论理论,怎么能那么对待自己的女人,张浩则对她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她才忍住没有替叶欢晴打抱不平,这次来帮叶欢晴她也是十分上心的。

    “艾草,其实我怀孕了,所以不能喝酒。”叶欢晴脸上泛红,有一丝害羞。

    “你居然怀孕了?”艾草仔细看着叶欢晴的肚子,果然微微隆起,继而恍然大悟,可是又带有几分迷茫:“你都怀孕了?那么你老公还怎么天天喝酒,什么都不放在心上,一点都不关心你啊?你们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叶欢晴知道艾草是真心关心自己,不然她就不会给自己介绍工作了,但是自己又不能对别人全部都说实话,于是就半真半假的说道:“其实我们一开始条件还是不错的,但后来由于我老公被别人陷害了,失去了工作也失去了家产,所以才这样子的,我相信等过段时间他缓过来之后,一定会变成像以前一样那么能干的。而我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挺过这一段时间,让他能够有时间恢复和疗伤。”

    叶欢晴又摸了摸肚子,笑得十分温柔:“至于我肚子里这个孩子是一定要保住的,我之前流产过医生说再生的可能性几乎为零,但是我居然怀孕了,如果打掉的话,那么我这一辈子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做母亲了,因此我一定要找一个能够保护我孩子的工作,所以卖啤酒和啤酒,这件事情我是一定做不来的,不好意思,让你费心了。”

    艾草听到叶欢晴这些遭遇,虽然,听着平淡无奇,可是往深一步想一下,居然也是充满悲哀的。一个人从高高在上跌落下来,那个心情,她自己也是十分了解,因此她对顾南的看法也不像以前那么不看好了。

    虽然叶欢晴拒绝了艾草去卖啤酒这个提议,但是艾草又给叶欢晴联系了另一份工作,当然,这份工作也是在酒吧里面的,去酒吧做收银员,酒吧的收银员,前几天因为结婚而离职了,正好空缺,艾草就把叶欢晴介绍到这里来工作。叶欢晴十分感谢艾草,说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报答艾草的,艾草并没有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叶欢晴怀孕期间费用很多,各种检查费以及各种营养费,再加上顾南嗜酒成性,只靠着在酒吧做收银员的收入已经入不敷出了,叶欢晴没有办法,只好又在图书馆里面找了份兼职,虽然图书馆的人不愿意雇佣她,但是也没有办法,因为来应聘的人很少,但是他们也只敢让她做一些简单的工作,不敢让她搬书,怕动了胎气负责任。

    就这样,叶欢晴白天在图书馆里当图书管理员,晚上则在酒吧里做收银员,不过还好,晚上的工作是做一休二的,不然凭着叶欢晴这个怀孕的小体格子可就受不了了。

    叶欢晴每天早出晚归的,像一个陀螺一样,二十四个小时都不会休息,艾草看到了这种情况,十分心疼叶欢晴,就劝她不要那么累,注意好好休息,毕竟肚子里还怀着孩子,太累了,孩子会发育不好的。

    可是叶欢晴也没有什么办法,什么地方都需要用钱,而且自己生孩子的时候还要住在医院,至少有一个多月不能工作,医院的费用,养孩子的费用,还有自己做月子的费用,还有顾南的费用,这一切一切把她都压的抬不起头来,但是她别无选择,只能坚持着努力着奋斗着。

    顾南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不是没有心疼过自己的老婆,但是他现在对一切都失去了希望,不明白叶欢晴那么努力,究竟想要干什么?不过干什么也都不关他的事,他只要负责喝酒,睡觉,还有打牌就够了。

    叶欢晴这一天晚上将要去酒吧做收银员的时候,顾南却觉得无聊,想要去打牌,可是身上的钱早就输光了。就像管叶欢晴要一点钱去打牌。

    “欢晴,给我一点钱,我的钱用光了。”顾南最近一直靠着叶欢晴养,管叶欢晴要钱已经被他当成了理所应当的事情,自己早就吃惯软饭了,不是吗?

    叶欢晴听到顾南管她要钱,可是自己前两天明明刚刚给过他钱,吃饭喝酒什么的都够用了,怎么这个时候还要管自己要钱?现在当钱是大风刮来的吗?

    “顾南,我们的钱也没有那么多充裕,虽然我要上两份班,可是我每个月都要产检产检的费用也不少,而且我生孩子的钱还没有着落呢,你能不能省着一点花?”叶欢晴看到顾南这么不珍惜自己挣来的钱,对他真的感到了失望,感到自己一直以来的想法都是错误的吗?他究竟还能不能振作起来?

    泪水浸湿了叶欢晴的双眼:“顾南,你能不能振作起来?你这样一天天喝酒赌博,什么时候是个头啊?你能不能从那个悲痛中走出来?你能不能跟我一起奋斗?我们一起奋斗,将来还是很美好的。而且你知不知道我真的很累啊,我怀着你的孩子去做两份工作,孩子有的时候不老实,会在肚子里闹,我还是挺难过的,我本来不是那么矫情的人,可是看到你这样,我心真的很累,我很伤心啊!怎么曾经那么爱我的人,现在居然看着我这么累,却没有心疼我一点。”

    顾南听了,回想起自己这些日子的行为,其实也是有一点点后悔的,自己的老婆怎么能够不心疼?顾南有一点点动容,不想出去找一份工作来帮助叶欢晴,确切的说是帮助他们两个自己,男人不就是应该养家吗?自己这些日子究竟是做了些什么事?

    叶欢晴扔给顾南两百块钱就去上班了。可是顾南拿到了这两百块钱之后,之前的想法就又被搁置了,发生什么事情都要等自己读完吧,输掉的钱赢回来再说吧!当然,顾南的这两百块钱的结果就是又被人家给赢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