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只想逃
    晚上的时候,孙小小回来了,她知道叶欢晴他们明天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在想见到他们可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了。

    不一会,陈敏家也过来了,她早就搬出去了,她找了一份工作,虽然没有多少钱,但好在包吃包住,也算是不错的了。

    四个人坐在桌子旁,看着这些色香味俱全的饭菜实在不知道怎么吃下去,这一顿是分离饭,孙小小不想让他们离开,可是没有办法,她能力有限,没有办法帮助他们太多,况且他们忍受不住这些压力,她真的没有办法!

    叶欢晴看到大家情绪都很低落,首先开口道:“你们都不要那么沮丧吗?我们这次是去开始新的生活,又不是什么坏事,你们应该为我们感到高兴才对。”

    孙小小知道这次跟叶欢晴分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相见啊。

    陈敏家知道自己的儿子即将远行,也说不出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虽然自己没能给儿子一个美好的童年和幸福的回忆,可是现在儿子要离开自己了,也有一点舍不得。

    陈敏家擦擦眼角的泪水,拿出一个信封:“顾南,欢晴,你们这次去外地我也没什么能够给你的,这有一点钱是我的心意,你们拿着吧!”

    陈敏家也是非常担心儿子和儿媳妇的,现在她唠唠叨叨的说道:“儿子,你们出门在外,一切都要小心,要记得按时吃饭,不要惹事,最重要的是要扛起你的责任,欢晴毕竟是女孩子,她嫁给你就是为了享福,你的意志力,不可以这么一直消沉下去,儿子,你要快一点,振作起来,来扛起这个家,对得起你的媳妇和你的老妈。”

    顾南听了这话,也是沉默不语,又有什么关系呢?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他只想逃避,逃离这个城市,至于今后应该怎么办,他还没有想好。

    陈敏家递过来的钱,叶欢晴知道自己不该收,毕竟人家手头也不是很宽裕,一个养尊处优的贵夫人,现在在给别人打工,挣的钱可都是辛苦钱,都是放下自尊才能得到的钱。可是按照自己现在的情况,如果不收,身上的钱肯定会不够用,只好默默的收下了。孙小小也拿出了一些钱给了叶欢晴,叶欢晴表示这算是借的,等以后一定会还给她的。

    孙小:“欢晴,你不用跟我这么客气,你们在外面一切也要保重,如果有什么需要请给我打电话,我能帮助的一定能帮助,如果钱不够,请一定告诉我。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即使你现在一穷二白,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的感情不会掺假,对我你不用不好意思。”

    孙小小的一番话让叶欢晴十分感动,这么多天,所有人都在议论着自己变成了穷光蛋,所有的人都在讽刺自己,所有的人都在看自己的笑话,只有孙小小没有,只有她在帮助着自己,这样的情感真的是令人感动啊!

    第二天叶欢晴和顾南就拿着仅有的行李离开了这座城市。

    顾南这是第一次坐这种绿皮火车,他之前的身份怎么有可能坐这种火车呢?他出行可都是飞机或者高铁,要不就是开车过去,绿皮火车他可是第一次坐啊!

    他坐在火车里面,看着里面的有那么多人,各行各业都有,他们挤在一起,吃着泡面,有的人甚至没有坐,直接就坐在了地上,他看着这些他以前从来没看见过的景色,他才知道原来世界还可以这样。

    坐在他旁边的叶欢晴的状况可不是太好,怀孕前几个月正是孕吐的时候,随着火车摇摇晃晃,叶欢晴感觉有种想吐而又吐不出来的情况,曾经几次自己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跑到卫生间去吐,她现在不能靠着顾南了。如果说一开始的破产是给顾南的一个打击的话,那么失去总裁职位,是一个更大的冲击,可是这并没有让顾南失去了希望,可是最后的众叛亲离,却让他感到了失望,让她对生活绝望了。

    叶欢晴这种想吐而又吐不出来的感觉非常难受,她知道这种感觉是怀孕的必经之路,能够成为一个母亲是非常不容易得事情,她虚弱的靠在顾南身上,企图能够找到自己的依靠,可以缓解自己的情况。

    顾南只是看了看她,并没有说什么话,他能说一些什么呢?说离婚吗?他之前说过了,说不要这个孩子吗?他知道叶欢晴的情况,不要这个孩子等同于杀了叶欢晴啊,而且不要的话,以后可能也不会有了。他从来没有感觉这么无能为力过,他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这么静静的看着叶欢晴。

    两个人静静地看着窗外的风景,一路上都没有什么交流,只是看着那树一颗一颗的飞过,看着那山一座一座的飘过,两个人心中都各有所思,大概是对新生活的向往吧!

    桃花县离之前的城市并不是特别的远,很快两个人就大大的桃花县,来到了一个新的地方,一定要有新的开始,一定要有新的生活!叶欢晴在心中祈祷着。

    叶欢晴再来这之前就已经在网上约好了要租的房子。果然,他们一下火车,就有人来接他们,据说是房东知道他们坐火车过来,怕找不到自己,房子的所在地,于是就过来接他们过去!

    叶欢晴看见房东来接自己,非常感谢对方:“真的是太麻烦你了,还要你过来接我们!”

    杜姐,就是他们的房东,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没有工作就是靠收房租来维持生活,这种人当然有很多套房子,送给叶欢晴他们的就是其中一套。杜姐看见叶欢晴那么客气,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这没有什么的,我是怕你们找不到地方,又被那些开出租车的人给宰了,可就不划算了。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不如过来接你们,给自己找一点事情做罢了,你不要那么客气。在客气我就真的不好意思了。”

    他们两个人上了杜姐的车,杜姐看见顾南无精打采的,而叶欢晴又是心事重重,就知道两个人不知道遇到了什么麻烦,也就没有在说什么来打扰他们,两个人的路今后应该怎么走,是应该好好思考一下子了。

    很快,杜姐的车在一座楼房下面停了下来,顾南和叶欢晴下了车。这是一座只有六层高的小楼,墙体有一些发黄,楼道门是木头的,而且只有一半,另一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谁给拿走了。走廊里充斥着一股发霉的味道,让人没办法呼吸。

    这时候他们在一户人家门口停了下来,杜姐当当当的敲着门,“快开门,快开门,有新租客过来了,快来开门,不要装死。”

    “来了,来了,不要吵死人了。”

    这时候门开了,一个衣衫不整,胡子拉碴的人出现在门的另一面,然后他转身就回自己的房间了。

    杜姐絮絮叨叨的说:“你们别看他这个样子,其实他是一个好人,他在酒吧里驻唱,跟她一起住的是他的女朋友,据说两个人因为被家里反对而私奔到了这里。这一间就是你们的房间,旁边是厨房,厨房里的冰箱你们可以用。”

    杜姐推开门,把他们领了进去,进入二人眼中的是一个不大的房间,房间里有一张床和一个桌子,其余的东西就放不下了。

    “你们啊,就比较幸运了,我的房子带卫生间的,就剩这么一间了,租给你们,我可没挣什么钱。”杜姐就示意他们把钱给自己。

    没错,以顾南和叶欢晴现在的经济实力,独自租一个房子,已经是承受不起这个价格了,他们只有选择与别人合租,这条道路,不然对于他们来说承担不起。

    叶欢晴连忙拿出钱递给了杜姐,杜姐满意的数了数钱,双方就签定了合约,叶欢晴和顾南终于有了一个落脚的地方了。

    由于杜姐的房子的租金是押一付三,叶欢晴身上没有什么钱了,可是一想到吃饭要钱,买日常生活用品也要钱,不禁头都大了。

    叶欢晴数了数钱包里面的钱,跟顾南商量:“老公,我们现在没有多少钱了,不如我们两个人出去找个工作吧!慢慢来,生活总会变好的。”

    顾南关上了房门,然后很随意的躺在床上,“找工作?我们能干什么啊?现在我们生活在这种环境中,生活怎么会变好?”顾南看了看四周,笑了,“以前我们住的地方的厕所都比这个房间要大了好几倍,再看看我们现在的生活,连生活费都是你把心爱的首饰给卖掉了,才勉强来到这个!来到这个只有一点好处,那就是不用在听那些讽刺我们的报道和那些人的议论了!”

    叶欢晴本以为来到了一个新的环境中顾南的态度会有所改变,但看到顾南现在的态度她知道她错了。

    在给他一些时间吧!可能打击太大了,不是很快就能好的。叶欢晴默默想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