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不是哭的时候
    媒体大肆报道顾南破产这件事情,打开电视能看到这件事情,报纸上也都是这件事情,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议论这件事情,就连捡破烂的老太太都知道这件事情了,也都认识他们两个,顾南和叶欢晴走到哪里都会有人好奇他们是怎么破产的,还会偷偷给他们拍照,叶欢晴承受不住这些压力,顾南也越来越颓废了,于是叶欢晴决定带着顾南离开这座城市,去开始他们的新生活。

    “你们真的要离开这里?”孙小小问道。

    “没有办法啊,这座城市对我的伤害真的是太大了,顾南现在又这个样子,我想找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叶欢晴真的是受够了这座城市,受够了被人指指点点的生活。一个人从万千宠爱,对所有人都羡慕的地位变成了现在的笑话,还有谁能够受的了啊?“也许那个时候,顾南就不会这么消沉了,我相信只要我们在一起什么困难都没有问题,我们都能一起度过。”

    孙小小也知道只有她离开了这座城市,她才可以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她才不会被指指点点,孙小小也没有留他们,就让他们离开了。而陈敏家则表示自己不想离开这个城市,这里这座城市有她的一切,有她的回忆,有她的坚守,再说了人家两个小夫妻要去一起打拼生活,她又有什么理由跟着一起去呢?而且她不相信叶欢晴能够一直把自己和儿子带在身边,万一哪一天他们两个之间的感情出现矛盾了,她又该如何是好?因此,她便留了下来。

    陈敏家虽然是养尊处优,但也并不是什么都不会的那种人,找一份工作来养活自己那绝对不是什么问题啊,又何必跟着他们四处漂泊呢?

    叶欢晴经过研究,确定,带着她的老公去,离这座城市不远的一个小县城桃花县里面生活,到了那里,我们现在的状况就应该好多了吧?叶欢晴对新的生活充满了希望与憧憬,到了一个没有人认识他们的地方,就不会再有那么多人来议论他们,在嘲笑他们了,到了那里一切,就该有不一样的改变了吧?

    出门在外,需要很多钱,顾南是不会管那么多了,的状况不允许他管那么多,叶欢晴没有什么办法,只好把自己的那几件首饰,拿到店里去卖掉。

    叶欢晴带着那些首饰来到了一个金店里面,一进门,就看到大家在交头接耳,好像在议论着什么,叶欢晴知道他们肯定是在议论自己,很想转身离开这里,但是这是她的希望,她希望自己能够弄到一些钱带在身上,以备不防之需。

    叶欢晴没有想错,那些店员就是在议论着叶欢晴和顾南,之前的世纪婚礼的时候,很多人都知道了顾南和叶欢晴的模样,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在羡慕叶欢晴,也有人感叹如果自己遇到这种情况该有多好,嫁给这么多金帅气还专一的男人那真的是死而无憾啊!

    “你们说,她过来干什么?她老公都破产了,难道她还有钱在我们店里消费吗?”其中一个店员首先猜测道。

    “也许他们的状况没有报道中说的那么夸张吧?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即使破产了也不会影响他们的生活吧?”另一个店员压低了声音,生怕被叶欢晴听见。

    “我可听说,他们现在连吃饭都是问题啊,整天住在别人家里,靠着别人的救济吃饭呢!”

    “是吗?他们现在有那么惨啊?早知道就不要办什么世纪婚礼了,那样他们可能没有那么惨!不过她来这里干什么啊?”

    “谁知道啊!肯定不是来买首饰的,不信你去问问看。”

    “我才不去呢,一个穷光蛋,也挣不到钱,你们谁爱去谁去。”

    叶欢晴已经进来很久了,但是那些店员没有一个人过来招呼自己,都离着自己远远的,好像是在躲一个瘟神似的。

    就在叶欢晴要离开了这个金店的时候,一个声音冒了出来:“你们几个在这里干什么呢?客人来了都不知道去招待一下?是不是不想干了?”这是金店的店长,由于她年纪稍微大一些,并不知道叶欢晴他们的事情,只是以为那些店员想偷懒不干活呢!

    几个店员你推我让的,都不愿意来招呼叶欢晴,最后一个看起来年纪很小的女孩子被推了出来,只见她很不情愿的走到了叶欢晴的面前,用不耐烦的声音说道:“请问需要一些什么?”还翻了一个白眼。

    叶欢晴第一次过来卖首饰,她很不好意思,再加上他们刚刚在议论自己的事情,便小声的说道:“你们这里收不收金子?”

    叶欢晴的声音很小,像蚊子一样,店员并没有听清楚。“你说话能不能大声一点?如果没有事情就不要浪费我们的时间。”店员知道在叶欢晴的身上并不能赚到钱,就不想浪费时间在她身上。

    叶欢晴很想就这么破门而出,不管他们说什么,也不要理会他们,可是她知道她不能这样做,她需要钱,她需要把首饰换成钱。换一家店吗?她没有想过,换一点店难道情况会有所改变吗?他们的事情在城里流传着,估计没有人会给她好脸色吧,那又何必去在受一次白眼呢?这种事情受一次就好了。

    叶欢晴稳定了一下情绪,想着自己的东西又不是偷来的,现在自己需要用钱,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于是她又重新开口说道:“我现在急需要用钱,我这里有一些首饰,想卖给你们,你们回收吗?”

    店员一看是来卖首饰的,虽然这个提成没有卖金子的提成高,但总是比一分钱都挣不来好多啦啊!在知道叶欢晴是来卖金子的时候,店员的态度明显改变了,瞬间热情起来了。

    “当然回收了,你把金子拿给我们店里的鉴定师看一下,然后在确定价钱。”店员带着叶欢晴来到了鉴定师这里,“师傅,你来鉴定鉴定这些首饰,然后给开一个好价钱,人家急等着用钱呢!”

    鉴定师接过来那些首饰,叶欢晴有一点舍不得,不肯把手撒开,“姑娘,你这样不撒手的话,我可鉴定不了了,要不你回去再想想到底要不要卖!”

    叶欢晴听到鉴定师这样说,连忙把首饰放到了柜台上,她知道,这些首饰是一定要卖的,还好自己身上带了一些首饰,不然现在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鉴定师看了看成色,又称了称重量,抬起头来看着叶欢晴,“姑娘,你这些首饰一共可以卖五千多块钱,你卖不卖啊?”

    “师傅,只能卖那么一点吗?我买来的时候很贵的,是大品牌。”叶欢晴当初买这些东西可花的不止这么一点钱,现在怎么变成这么一点钱了,她还以为能卖上价格呢!

    鉴定师点了点头:“我这里可不管什么品牌不品牌的,我只看成色怎么样,重量有多重,如果想卖的贵一点,你可以找那些认识这些品牌的人啊!我只给五千多,多了可不行。你自己想想吧!”

    叶欢晴想了想,自己也没有什么办法,现在自己身处这样的境地,有谁会来帮助自己呢?自己只想带着顾南赶快离开这个城市,没有心思也没有时间去找什么买家。

    “师傅,我卖给你吧!”叶欢晴无可奈何的说道。

    听到了叶欢晴说句话,金店的鉴定师二话不说,立马就把那些首饰扔到了熔炼炉里面,金子立刻就化了,看着那些被融化的首饰,叶欢晴知道自己该跟过去的生活说拜拜了,现在自己要重新开始。

    叶欢晴拿着金店给的五千多块钱,买了去往桃花县得火车票,同时也买了一些菜,今晚准备好好谢谢孙小小最近的照顾。与次同时还买了两瓶红酒,自己虽然不能喝酒,但是万一要喝点酒来助兴。

    回到了孙小小的家中,叶欢晴马不停蹄的开始做起了晚餐,他知道一顿晚餐,是无法表达出自己的感情,但是除了这种方法也没有别的更好的方法来表答对孙小小谢意。

    而顾南知道了这些东西是叶欢晴卖了自己平时带的首饰,而换来的,心情无比的复杂,一个人回到房间里躺在床上对着天花板发呆,不知道在想一些什么。

    叶欢晴根本就没有注意顾南的情绪变化,而是一心一意的做着晚餐。她只想把晚餐做好,这是他们离开这里吃的最后一顿晚餐了。这次离开这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这次离开不是旅游也不是去游玩,而是要离开这里,永远的离开这里。自己也在这里生活了那么长的时间了,此时此刻,叶欢晴的心中泛出了丝丝不舍,一想到马上就要离开这里,眼泪就要流出来了,可是她知道自己一定要坚强,不能哭,不能哭,无论以后日子会过得怎么样,自己都要坚强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