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朋友的面目
    经历过早上的那件事情之后,孙小小很郁闷,自己从来没有见过那样不讲理的人,可是看在欢晴的面子上自己忍一下吧!于是,孙小小带着郁闷的心情去上了班。

    叶欢晴知道孙小小早上的时候受了很多委屈,这一切都是因为自己,自己的心理上很过不去,于是就闷闷不乐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如果一直住在这里,会不会打扰了孙小小的生活?陈敏家那个不讲道理的性格会不会给孙小小带来麻烦?况且自己住在这里又不是长久之计,到底应该怎么办才比较好?

    顾南看到自己老婆闷闷不乐的样子,就知道她一定是在为早上的事情而感到自责,可是这又不是她的错,都是自己母亲惹的祸。

    “老婆,你怎么啦?是不是在为早上的事情感到不开心?”顾南一把把叶欢晴给抱住了,“老婆,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们住在小小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而且还会打扰人家的生活,不如我们搬出去住?人家小小收留我们是好心,但是我们,也不要给人家添那么多麻烦。”

    叶欢晴听到顾南说出了自己所担心的事情,就又提出了自己的另一个问题:“老公,你说我们不住在小小这里,我们能住在哪里呢?我们身上又没有钱,即使我们出去工作,也不是能够立刻就能得到钱的。”

    是啊,钱现在对他们来说真的是非常重要,他们所有的卡都被冻结了,身上的现金又只有一点点,吃得了饭就住不了店,这可能把他们给难为坏了。

    “是啊,想当初我身为总裁的时候,什么时候为钱担忧过?想吃什么,想买什么,想住在哪里,不都是一句话的事情吗?怎么到现在,给你们一个安稳的生活就那么难呢?难道真的是我的坏事做多了吗?”顾南一边说一边笑,最后还流出了几滴眼泪,“老婆,我真的是对不起,不能带给你幸福的生活。”

    “老公,你千万不要这么说,嫁给你就是我今生最大的幸福了,况且,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赢家是谁?钱什么的没有了,我们可以一起奋斗,去把钱给赚回来。”叶欢晴听到自己的老公说那些沮丧的话,感觉他变了,没有之前的那种自信,自己在这个时候可不能打击他,不然,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可就难了。

    一时间二人沉默无语,不知道在想什么,可能在想自己的下一步出路吧!

    这时候陈敏家坐在客厅里看电视,一点也不知道,为生活感到担忧,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可实际的情况却是这样,他听到了自己儿子的,和儿媳妇的谈话,她坐在这里看电视,也只不过是在思考人生,然后她打开了大门走了出去,没有向任何人交代一句话。

    叶欢晴出来上厕所发现陈敏家不见了,客厅里没有她的身影,她的房间里也没有她的身影,这可吓坏了叶欢晴,陈敏家去哪里了?会不会因为受了太大的刺激?而想不开?

    “顾南,妈不见了,她有跟你说过她去哪里了吗?”

    “怎么可能不了见了?”顾南一听到这个消息也很着急,断绝母子关系是断绝母子关系,可是血缘这种关系却是断绝不了的,无论在什么情况下,自己的母亲不见了,做儿子的怎么能不够,不着急呢?

    “欢晴,你一个人在这里等着,我出去去找妈,你不要担心,也许她只是无聊了,下楼去走一走。”顾南这个时候还不忘记安慰自己的老婆,让她不要担心,一切都有自己在。

    叶欢晴想给孙小小打电话让她帮忙找一下自己的婆婆,可是顾南却阻止了她,让她不要再麻烦小小了,自己和妈带给孙小小太多的麻烦了,不要打扰她工作。

    于是顾南就急匆匆的去找陈敏家了,可是叶欢晴哪里闲的住啊?由于顾南的话有道理,自己没有给孙小小打电话,而是自己出去找陈敏家,自己嫁给了顾南就要跟顾南同甘共苦,自己也想要为顾南减轻一份负担,于是就趁着顾南走了之后,自己也出去去找陈敏家了。

    就在二人如火如荼的寻找着,陈敏家的时候,陈敏家去找了自己,以前一起打牌的贵妇们,她来到了,她们一起打牌的会所,前台的服务员阻止她,不让她进去:“不好意思。顾夫人,今天我们会所已经被别人给包场了,不能接待其他客人了,麻烦您,改天再来。”

    可是陈敏家经常来这家会所,听到服务员说的这话也就明白了自己是被禁止进入这间会所,而且按照往常的惯例,一起打牌的贵夫人们也都在这个时间在这里打牌呢!所以,陈敏家不顾服务员的阻拦,闯进了会所来到了他们固定的包厢前面。

    站到这个包厢面前就听到里面的人在,嘻嘻哈哈的,不知道在说一些什么,然后,看也不看的就走了进去。

    这时候一个平常总是巴结自己的人看到了自己,示意让服务员出去之后,很热情的说道,“顾夫人,原来是你来啦!怎么样?顾家的资产,还好吧?”一边说着还一边摸起来牌,“唉,其实说实话,我家的企业最近发展的也并不是太好,可是我们家没有,吃里爬外的兄弟啊!”说着还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其余的几位有钱家的夫人也跟着一起笑了起来。

    “是啊,顾夫人,刚才我们还说到你呢,这不说曹操曹操可就来了。不知道,顾夫人怎么还有钱来到这里消遣啊!”然后又向桌子上的其他姐妹问答:“是不是最近报纸上总是爱胡编乱造啊?”

    陈敏家听到他们说着这些话,心里可是十分生气的,可是自己这次来不是为了生气而来,自己这次是来的目的,自己可是很清楚的。想到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她忍住了自己的脾气:“其实我这次来是有一个目的,我记得,以前,你们打牌的时候还欠我好多钱没有还给我呢!你们现在是不是很方便把钱还给我呢?”

    “顾夫人原来是没有钱花了啊?看来报纸上的报道,可不像是假的啊!不过,我们什么时候欠过你钱呢?我记得好像没有这件事吧!该不会是你想钱想疯了,记错了吧?”这些话引起了满桌女人的哈哈大笑。

    这时候另一个人说的:“其实一点小钱,我们还是有的,看在我们交情很好的份上,我可以借给你一些。”然后她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不过我最近心情也不是很好,如果你能够逗我开心,那么我给你些钱,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钱这种东西我多的是,输给他们,不如,让你逗我开心啊!”

    “你们是不是太得寸进尺了?当初你们欠我钱的时候可不是这样说的,现在我来只想要回你们欠给我的赌债,你们一个个的怎么说话都像带刺一样?我们以前的感情不是很好吗?”陈敏家看到自己曾经的姐妹们也是这样对自己的,难道自己真心对待的姐妹们?对自己也是不真心的吗?

    “陈敏家,你太天真了吧?如果不是你有南至集团支持着你,而我的老公,需要跟南至集团合作做生意,你这么难伺候的人,我怎么会和你做朋友呢?”之前那个让陈敏家逗她开心的那个女人说到。

    陈敏家意识到了自己以前的朋友都是虚假的,不禁有点悲哀,自己曾经那么真心对待的人,怎么在这个时候,就对自己咄咄相逼了呢?难道朋友真的都是假的吗?陈敏家不禁感叹自己的人生,回来大半辈子了,却没有一个可以真心相交的朋友,自己明明对他们也是真心实意的,为什么却落了个这么个下场?

    陈敏家已经看透了他这帮朋友的面目,也不再奢望能要回他们欠给自己的赌债,叹了一口气,转身就要走。

    可是那一帮女人却不让她走,那些人都是平常被陈敏家欺负坏了的人,这一次有机会能够欺负回来,怎么能够轻易就放过这次机会呢?

    其中一个穿黄色裙子的人说:“不要那么快走啊,其实仔细想想,我好像真的欠过你钱呢!你过来,我现在还给你。”

    陈敏家听到她说,就立刻转回身来走向那个人,那个女人,看见陈敏家向自己走来,哈哈一笑,然后拿出一碟钱递给陈敏家,陈敏家说:“我就知道,不会所有的人都是忘恩负义的人,还有你这个真心把我当做朋友的人。”

    黄衣服的女人听到这里,嘴角露出了嘲讽的笑容,然后在把钱递给陈敏家的一瞬间,故意提前松开了手,然后这些钱全都掉在了地上,“哎呦,我怎么那么不小心啊?真是该死,陈敏家,你介意不介意自己把他们捡起来啊?我最近腰疼可不能弯腰。”

    说着,整个房间的人都跟着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