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前胸贴后背
    努卡开了一艘旧船回当地居民居住的小岛,他一会也会去约他的姑娘出来。他接待过那么多的有钱的客人,也没搞清楚过怎么赚到跟他们一样多的钱。

    不过看看这些人,挣太多的钱,不还是以过来柏劳这里度假,吃这里的海鲜,吹这里的海风,晒这里的太阳为乐吗?

    他从小就生活在这里,享受着这一切,他跟他们是一样的。除了他的姑娘没有叶欢晴小姐那么白,不过在他眼里,他的姑娘也是最好看的。

    顾南折回房间看了看他的姑娘,睡的还挺沉的。小脸红扑扑的,休息是最好的疗伤。最近的运动量赶上她之前大半年的量了,累一些也是正常。

    挽了袖子,洗了洗手,打开冰箱看了看,开始做晚饭。

    想想睡的跟小猪似的叶欢晴,一会不一定叫的醒她,给她煮个海鲜粥好了。

    他来一道焗虾意大利面好了。

    点上火,煮上白米粥。弯到餐厅里,旁边的小半室里放着一个贮酒柜,拉开来看了下,红白都有,还都是好酒。

    顾南的嘴角咧了一下,强的朋友五湖四海,说不好这海岛的主人会有深厚的背景。这么好的酒也摆在这里给客人随便喝,刚刚努卡一家人离开半点没有犹豫,也是见过世面了,越发好奇这主人是谁。若是结交一下,也是不错的。

    开了酒,醒在水晶杯,才开始做菜。

    “喂,阿南,我没发现什么情况,你昨天说的也太隐晦了,给点提示。”

    顾南手上的刀上不停,也没有看视频那边的徐飞一眼,“你那眼神,等你看出什么来,全国人都知道了,那叫出大事了。”

    “别这么说我,好歹我们是兄弟,叫我跟你这么像小弟一样的干活,叫一般人,你看人家愿意不愿意的。”

    顾南拿着刀送到手机跟前,银色的刀面在灯光上侧一点角度正好泛着闪闪的银光,透着一股寒意。徐飞的背上起了一层毛汗。

    “天呀,你在干嘛。”

    本来国内就比柏劳偏北,冷的厉害。加上顾南这么一威胁,他都有些胆寒。

    “做菜。”

    徐飞正襟危坐以为顾南会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说出口才两个字,气势弱了一半。

    转回头一想,也是。顾南是去度蜜月的,跟叶欢晴一起,能出什么大事尼。是他多心了,不过,

    “你能边做边说吗,吊人胃口,我吃不着,还不能听听故事呀。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好像还没吃过你做的饭呢。”徐飞急不可待的样子跟饿了三天三夜的,不过其实他刚吃完中午饭,国内不是比柏劳有五个时差嘛。

    对,柏劳跟新兰在差不多的纬度上。

    “就你这猴急样,活该你没女人。”

    “我说你,怎么又提我的疼脚,你也不说帮帮我。”

    “你能一样一样来吗,这么主次不分,一件事都办不好。”顾南切完小西红柿,准备切洋葱。不过那银白的刀上还沾着些红红的柿汁,从徐飞这个角度,加上顾南鄙视他的眼神,实在有够杀手的,让人冒冷汗。

    “你说,你说。”

    “有很多事是见不得光的,你要从你身边的人了解起,等到大家都知道这件事时,事情就很严重了。”

    “消息来源多了去了,你说具体点。”

    顾南觉得他这话辣眼睛,难得抽空瞅了他一眼,徐飞心里发毛。想起当初他爸语重心肠的把他交给顾南手里的时候,就说了不指望徐飞能顶天立地,能不把徐家败光就可以了。

    徐飞是家里独子,老爸从政又很清正,要不是他妈坚持不利用他爸的关系开起一家公司,怎么能遇到顾南这样有潜质的幼儿园小伙伴。又哪有余力送他出国,做他想做的文艺小青年。

    小的时候还好,顾南脾气不好,最多烦他了就吼他一吼。等到大了,顾南更加不愿意理他了,要么拿他家公司当分公司处理,要么就不管他死活。要不是他还算听话有点死且趴拉赖着顾南的意思,顾南就消失在他的生活里了。

    顾南终于切完了洋葱,把刀一下子插在菜板上立着,寒光从刀柄闪到刀尖,消失在那片水渍里。

    “你还好意思说你是文艺青年,写文章起码要把意思说清楚,注意相关性。消我要的消息自然是统统与我有关的,与南至有关的,与叶欢晴或者我身边人的,这还需要我交待,你是吃史的长大的……”

    徐飞不认为自己是吃屎的,不过呢顾南这会的样子像个泼粪的,如果屎能一团一团的拿在手上,顾南肯定拿着那东西砸死他,目标就是他的脑袋。

    “你说的这个范围也太广了,而且多半都是道听途说的。我爸你也知道的……”

    顾南不给徐飞再多说一个字,切了电话。

    跟这种只会写文章,事后马后炮的人,没办法说什么从一句话里窥到一丝商机这种事。所以徐飞只能是文艺青年。他爸的中庸和他妈妈的精明,这小子一点都没有学到。

    白粥已经翻腾了几回,厨房里都是米汤的醇香和温意。顾南关小了火,慢点熟细细熬也好。

    另拿了一个锅子出来放上一半的水,准备煮意大利面。

    邮箱里有叶欢晴欢雨的来信,也没有什么消息。点下一封信,看到叶欢晴欢雨的邮件就此消失掉,她这点技术是蛮厉害的跟她的外表一点都联系不上。当年的lolita长大了,还有她在面前哭的样子,徐飞的样子突然出现在眼前,顾南站起身来挥了挥眼前的水蒸汽。

    一把黄色的面条顺着锅子撒成了一把花,随着水的沸腾软绵下去,真要把叶欢晴欢雨这菟丝子交给徐飞,也会被他这潭温吐的水滋养的更好些吧。

    “什么时候了,怎么不叫我”一个娇蛮的声音打破了室内的寂寞,不过空气都变的生气盎然起来。顾南仰起头来笑的样子很是暖人心,叶欢晴靠在墙边等不来他,只好自己过去。

    顾南刚把白粥的火调大,放了白嬾的虾尾进去,一个温热的身子站在旁边偷看。

    “想吃什么,我给你做。”

    本来没什么表情的脸,鲜活起来,微张着嘴有点懞,“都是你的,没给我做吗?你想……”

    “唔……”

    顾南搂了这恼怒的小兽一阵蹂躏,化成一堆棉花糖,香色诱人。

    “想吃哪个,我喂你。”这话说的,叶欢晴还在云山雾绕里没回来,以为顾南是要用嘴喂一般。

    “不了,不了,我自己吃。”

    顾南庆幸她出来之前刚把意大利面捞出来,要不然这会要煮成面糊糊了。瞅了返回房间去洗面的身影,脸上笑了。

    “真舒服,睡了一觉起来,就有现成的吃的。”

    “说的好像在家里,我虐待了你似的。”

    “也没有,不过你没有这么有空嘛。”

    “嗯,以后多陪陪你。”

    叶欢晴听了也就过了,在商言商,也就是这会在外面,回去了之后的事,当不得真。

    “做了什么好吃的?”叶欢晴个子小,又搂了顾南的腰,脸靠在他身上蹭。

    “想看也站到前面来,早些起来还能帮个手。”

    “你不是嫌我调的味道不好吃吗?”叶欢晴舍不得放开手,说自己坏话还是背后比较好。

    “切个菜还是可以的。”

    叶欢晴一顿,唉,她也就是个切菜的命了,不过有好吃的,就不计较了。

    香浓的海鲜粥里,明显的能闻到鲜是的甜香和海盐的味道。叶欢晴头一回体会到口水在嘴里蔓延的感觉。小心的烟了下口水,尝了一口,米粒也吸满了海洋汁,香浓的很。

    就是有些烫,眼巴巴的看着粥上的热气,看顾南哧溜着番茄汁里的意大利面配色也好看。

    “要不要来一口?”说着绕了面条的叉子就伸了过来,叶欢晴微探了身子自然就去接了。等到叶欢晴咬到嘴里确实很美味,上面还撒了一些胡椒末,不多,不过浓郁的味道越发吊起了番茄的酸甜和洋葱的脆爽。

    面条的一头掉了下来,叶欢晴只感觉一团黑影过来,有股热气在面前刷过之后,两瓣薄唇亲了过来,探了进来试图顺着那两三根面条吃个干净。

    哪有这样“虎”口争食的,叶欢晴就是个纸老虎也被这个掳夺者气个倒仰。急着护地盘子,吞咽着吸吮着倒是撩起了顾南的兴致。勾了叶欢晴的后脑亲了个够,要不是怕她面前的白粥烫到个好歹,拖了她过来,也是有可能的。

    “过来。”顾南低沉暗哑的声音让叶欢晴闪了一个机灵,话说她坐着,顾南站起来真的好高,跟个巨人似的。

    头上的灯光都不够用,在叶欢晴的面前形成了一个黑顾南,加上这会需求不满,一身的杀气。

    叶欢晴好有劫后余生的庆幸,吃了一口粥,一口面,这会才知道饿的不行了。

    “不要,好好吃饭。”

    “吃饭有那么重要吗?”

    “我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先吃再说。”

    “骗我。”顾南的脸更黑了。

    “不信你摸摸……”话一出口,叶欢晴就回过味来了,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

    “嗯,过来我摸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