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四章柏劳
    不管这种外力来自哪里,就不要怪他以无反顾的全力还击,就算是摧毁全世界都不为过。

    他走到床边稍微收拾了一下其他的东西,包括叶欢晴的,然后捡了干净的装到行李箱里,换下的衣服也打包好之后就离开了房间,带上门之后正好看到娜娜抱着拉比和叶欢晴走了过来,两个人说说笑笑的。

    等到叶欢晴与娜娜说笑着过来,拉比童声童气的想去加入到商谈中,又期盼的眼神,顾南平静的说道:“这边的天气最后会有大变,我们先去柏劳过几天,以后有机会再来。”

    两个女人都对这么短的时间内有了这样的新变化有点惊讶,看看面前的两个男人,又对视了一下,沉默没持续很久。

    “褚禾说的约克农场那边不去了,一会我们就坐飞机离开,到柏劳去。”

    既然有坏天气不如离开几天,两人都马上就接受了这个结果。收拾好了自己的简单行李跟着丈夫上了不同的飞机,飞往不同的地点。分则合,合则分,有缘自会再相见。

    顾南没有错过叶欢晴的失望眼神,站在她身边和拉比玩了一会,也没有花太多的时间。

    最不能接受分离的就是拉比了,娜娜与叶欢晴分开后,她不可置信的眼神,对晴晴恋恋不舍的样子让娜娜笑出身,贴着女儿的小脸跟她说着只有母女俩才能听到的小秘密。

    拉比嘟着嘴不开心,就算娜娜怎么哄她,颠着她逗她,都无法驱散她小脸上的寂寞,又有小伙伴要走了。爸爸妈妈在身边也没办法,叶欢晴也好舍不得走,跟拉比晃着走。

    飞机的螺旋浆已经打了起来,飞行员脖子上挂着耳机跟强和顾南做最好的交接。叶欢晴趁着机会,咚咚咚的跑回来,捧着拉比的小脸响亮的亲吻了一下,拉比的亲涨的通红。以为是叶欢晴不走了,又回来了,手挥舞着朝着叶欢晴扑过来要她抱。

    叶欢晴想了一下,还是接过来把拉比抱在怀里蹂躏了番,大有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耐何天的意思。终于还是到了最后分别的时候,离的远,也许是螺旋浆的声音太大,没有听到那边男人们的呼喊声,也许他们也不敢打拢这对忘年交的好朋友的分离,也许他们根本就没有喊。

    不过挥动的手,确实提醒着叶欢晴,他们要走了。

    叶欢晴把拉比交回到娜娜手里,“保重,我会想你们的。”

    拉比不懂呀,不是回来了吗为什么气氛还是沉重的让人不开心呢。

    叶欢晴抱着拉比的脸一顿亲吻,脸上,额头上,还是鼻尖上,等到看到拉比的眼睛里蓄满的眼泪,跟被她欺负了一般。叶欢晴不敢看了,转身跑掉,落荒而逃。

    看到叶欢晴跑来,顾南才在离行书上签上大名,强拿着文件夹帅气的“啪”的一声合上。顾南虚扶了叶欢晴的腰让她先上去,等坐稳了,才转回来跟强说再见。没想到强上前一步来给了他一个熊抱。

    顾南闷的一“哼”,要不是还要坐他家的飞机离开,真想把他推开。他可不习惯跟男人这么亲密,且放他一马。

    强拍了拍顾南的背,退后一步,看到顾南的脸黑的比雷雨天来时还要可怕,心里一瞪。之前的日子不是相处的很好的吗,这是要人走茶凉吗,好在强不喝中华茶,不懂这句话。也好在这位黑面神要离开了。

    叶欢晴探出头来,跟拉比和娜娜最后一次挥手,才缩回到飞机里。强帮他们拉上了飞机门。给了飞行员一个示意,飞机开始滑翔,远远的跑出一段之后,起飞,慢慢消失在云层里。

    强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来,折了几下放在口袋里,走向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我的小天使怎么了,这是看苏珊家老久不下雨吗,哭成这样。”

    拉比的嘴扁的更利害了,下嘴唇伸出云老远,一片粉红色。强交了文件夹给娜娜,接过拉比来越过头顶放在他的肩头。这么一下一上的,让拉比惊奇的不得了。以前不是没有这样过,不过她哪里记得呢,吓得哇哇大叫。

    “哇……“

    飞机上,叶欢晴推了推顾南,“你去前面坐吧,正好有飞行时间。”

    “你还惦记着呢,小财迷,一点都不浪费是吧。”

    “少来了,只配一个飞行员,不就是为了你自己空着位置吗?”

    “你……”顾南有些为难,他倒真没有这么想,也没有这样特意安排,不过心里有点痒,手也有点痒。

    “去吧,别装了。”

    叶欢晴装的跟贤惠的妻子一样,又特别不能忍受一样。

    “你一个人可以吗?”

    “这里就这么大,只要你们开的稳,我还能有什么事情吗?”叶欢晴被顾南的话逗笑了。

    “我还是陪着你吧。”

    顾南确实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不过比起想把飞机开的云里来几个俯冲,他搂着叶欢晴才更安心。有妻足矣,叶欢晴看他眼里的神情淡了下来,也换了一种神采,也不再强求,靠在他怀里互相依偎。

    不过这种安世之态很快就打破了,叶欢晴的脑袋跟小鸡吃米一样一点一点的。爬山那么久,还是累着了。

    顾南失笑的在叶欢晴的耳边小声的说,“好好睡吧,我守着你。”

    叶欢晴没有醒,不过就睡的比较安稳了。

    顾南看了一下这款的机型,取了叶欢晴的耳机。开了自己的话麦跟飞行员对话,确认可以放下坐位,让叶欢晴躺下来睡。用两人的安全带加固,就安全稳妥极了。

    他穿行到前面的驾驶室里,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如果这个时候叶欢晴醒了,也不会骂他的。

    世事翻云覆雨,每天日升月落,正是因为懂得他的难处,方能与他比肩而立,共看沧海落夕阳。

    顾南还是回头看了几次,连飞行员都打趣他说,放心他的技术,拉比在他的飞机上都会一路睡到终点的。

    顾南点了点头,安心的坐了下来。

    前舱这里的位置看上空,看俯地,绝佳无疑。若是问男人为什么会喜欢驾驶与飞行,速度和极大的空间感,让男人脱离了身体的束缚,站在了更高,最高的至高点,那是权力和能力的向征,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激动的呢。

    越过大草原之国新兰,全程一般绿海,再往前就是碧海太平洋了,占据着地球的最大水面积。

    太平洋是块魁宝,这里孕育着多少生命和人群,不可计数。单从靠近柏劳所见,只知道是许多美丽的钻石,各有特色。

    顾南都看得开心和赏心悦目,男人果然都是视感动物。

    不过在顾南看来,只要有椰风、沙滩、无际的大海,就是一样的。住哪都行,等到叶欢晴从晕睡着醒来,看到漫天的碧水,听到顾南讲起听强说起推荐去哪里住的故事,笑的肚子疼,难得顾南这么多事。就是这种难得越发显得他有心事。不过看了两眼之后,她就转向了面前的大海,人说面对大海,春暖花开,这上天入地全是蓝,着实让人着迷。

    有什么事,他既然不肯说,就让他顶着吧。

    他不肯多说,不就是想让她少担心,开心些吗?

    他希望的,她去照做,也是一种爱吧。

    看到有些穿着游泳衣的人去浮潜,叶欢晴也跟着有点兴奋,特别是眼前的海水实在是清晰,她已经能感受到海底的五彩斑斓、美丽珊瑚礁里穿行的漂亮的小丑鱼了。

    看一看,走一走,听说那里会有沉船和宝藏,体会神秘莫测的海底世界。

    来接船的人无比热情,一口白牙特别醒目,跟叶欢晴介绍着这边的行程,“附近海域都是珊瑚礁,透过清澈的海水可看到色彩缤纷的热带鱼游梭其间。整个海岛被银白色的沙滩所围绕,外围布满珊瑚礁的海水经过阳光折射,变幻着奇幻的色彩。”

    问她要不要跟上,一再强调跟着他玩,一定有好玩的,你定会大呼精彩!

    海风真是凉爽惬意,柏劳岛纤尘不染,海天一色的透明让人沉醉。远处白色的沙滩与海树成林,绚丽的绵长海岸,有许多人在那边玩,欢乐的天堂也就是这样了吧。

    “真漂亮,”叶欢晴放松着松散了一下腰身和胳膊什么的,到底是不敢跟懒猫似的伸个大大的伸腰。这里人不多,也没有停过来来往往的人。

    顾南听到只笑笑,放下行李,跟飞行员聊了几句,也要等接他们的人过来。

    等顾南过来后,叶欢晴还是走到他的身边,拉着他的手说道:“不过说实话,新兰挺地广人稀的,我觉得我会害怕。这里吧,人更少,放眼望去,更是水,我更怕,你一定不能离开我,听到没有。“

    顾南很少听到叶欢晴说这种特别需要他的话,是注意到了什么,还是真的怕。不过男人的用途不就是用来依靠的吗

    顾南大包大揽的长手一伸就把叶揽在了自己怀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