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三章离开
    从卫生间出来之后他的头发一半直立,额前有一些还在滴着水,一双深遂的眼睛却显得低深。看到强歪着头,两手支撑在背后坐在床上,正打开电视看新闻,上面正在发生什么活动请来幼儿园之类的事情,有了孩子们的喧哗之声,室内倒是没有那么寂静和紧绷感了。

    顾南知道是急燥了,褚禾还是镇定许多。他有三个孩子都没有着急,他急什么?

    之前两人不相上下的,这会的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只是做了父亲有了孩子,就拉开了两个的差距?

    强看到顾南出来,也没说话,看了他一眼,视线又跳回到了电视上。好像上面有拉比演出一般,看的津津有味。

    “皮特已经在下面等着了,他会送你们去褚禾提过的农场看看,你们回来之前给我电话。如果有空的话我会陪你们四处走走,我会去接你们,再详细的给你们讲讲农场的事。说好了,一会过去的时候,你要帮我开解一下piter”

    强一边调而荡当没个正行,又那么关心有关孩子的事,又不忘记管着年轻弟弟的未来,操不完的心,说他是个好父亲也不为过。

    强是那一开口就会有一些滔滔不绝的人,不说完绝对停不下来。

    顾南也不理会,把头发擦好了之后,手里的毛巾顺手就丢在了换下来的脏衣服那一堆里,那些衣服也没打算在用了,已经出了太多的汗。然后往身上套衣服去,他穿好衣服理顺之后,才慢条斯理地跟强说道“褚禾没有给你打电话吗?他家里进去几个贼。”

    “什么?”强乍一听这个消息有点惊讶,太突然了他也没有反应过来。等他想起来站起身,摸出手机打给褚禾或者露西想确证这条消息,并知道有没有事的时候,顾南都走到了旁边的桌上倒了一杯水,也给强倒了一杯。

    这也不怪强,毕竟新兰是一个治安很好的国家,社会新闻多是哪里的南瓜丰收了,哪个动物英雄妈妈一胎生了多少小仔,主人又高兴又得意的笑脸等等。

    像今天褚禾家进了坏人的事,绝对是大新闻,他住的高档小区保安级别之类就不提了,单是那里的人物,随便拎出来一个就吓死人。所以让这些人知道小区里进了坏人,就是要闹到社会关注的头条新闻的。

    别说顾南觉得这边生活是比较好的,很少有重大的事故,雷瓦小镇这样人烟稀少的地方,说夜不闭户了不为过。如果不是为了防止其他野生动物或者是什么时候溜达着进了自己家,完全是可以这样做到的。

    强是个聪明的人,看到顾南一点不着急的扣子,最后一颗纽扣,又给他倒水,刚刚紧绷起来的紧张感又马上松懈下来了。

    如果出事了,顾南只怕跟他一样着急。不过他的注意力完全被事情吸引过来,之后再也不看电视了。那边的喧闹就发成了一种背景音,两人开始聊天之后,这些嘈杂就变成了完全可有可无的旁白。

    “褚禾的意思是先派保安公司的人跟这两个人过去跟踪一下,看看他们是从哪里来。找一下源头,看是谁来找事。”

    强没说话,不过他脸上的意思很明显就是不赞同褚禾这个主意的。顾南也知道,现在的社会,一个人出事,习惯性第一时间打电话给警察,但是就是有琐碎事情太多,警察都很忙,还不一定有作用能解决你的事,反而耽误事情。

    如果自己有有力想办法或找一些保安公司来应对,比较褚禾家的是像这样的毛贼。就算是报警了,这些坏人非法入室进来之后,一没有伤害到任何人,二没有盗窃财务,你很震撼很害怕,那也拿他没什么办法。最多挽留几天就放出来了。而且还要花很多时间精力去警局做笔录,惹毛这些坏人。所以褚禾这样做也无可厚非,重点往往抓贼。

    而是要知道是谁派来的,从根本上解决问题,而不是要为防贼。

    “听褚禾的意思是他最近没有招惹不能惹的人,所以说那两个人是冲着我和晴晴来的。”

    强也对顾南的这话,皱起了眉头。本来就对露西和几个孩子的安全很担心。跟褚禾的关系不错,不过那么大的男人皮糙肉厚的,只要坏人没动枪拿刀的估计一般人也近不了他的身,倒是不需要他担心的。

    顾南和晴晴就比较悲催了,新婚蜜月呀有什么比这个时间被人追杀来的更倒霉的。不过强不会说出来罢了。

    “农场那边就先不过去了,褚禾会跟那边打招呼。皮特的事我就帮不上了。”

    强长胳膊长腿的,大手一挥颇有气势,“就事论事,你们的安全更重要。你打算怎么办?”

    顾南应该有惹到重大的事情,才会在这个时候被人跟过来,惹上是非了。不由的跟着着急起来,眼里的急切是做不得假的。顾南在这么倒霉“的时候,其他人这么真心实意的担心帮忙,他也很高兴的走上前,打开了手臂,跟强的手拍掌了一下,又捏成拳头互相碰到一起擂了一拳。

    “我们过来这里的记录能否删除,或者是隐藏一段时间,预防别人顺藤摸瓜找到家里来。”

    强点了点头,顾南边说边想起来过来新兰的机票是他自己临出门前一天才在网上订的。毕竟这个时间不是旺季了,常有余票。正是人不多的时候,所以他们才来的。

    强也很同意顾家说他的父亲家是顾南的“家里”。顾南起初在他看来也是又虚伪又比较自我排斥的人,跟褚禾最初给他的印象是差不多的。不过相处了这些天,人不错,而且真是把自己当家人又当朋友的意思,这一点对于强来说很受用。

    “拉比是很喜欢你和晴晴的。你们下一个地方要去哪里?怎么过去?”

    强不亏是专业人士,在等顾南提出自己的要求后,马上就给他出了主意。

    “我准备去柏劳,从你这里起飞船过去,这其中的吃穿住行你能帮我安排一下吗?”

    强一边听一边赞同的点头,顾南就知道找他是没有错的。

    “另外到了那边之后能帮我找一个私人岛屿住三天,里面的条件设置要最好的,保姆厨师什么的倒不用,你有推荐的吗?”

    强就自己所知道的几个私人小岛讲给顾南听。

    选择起来倒不困难,人越少越好,强听到这话的时候显得有点牙疼。他那一口能把地狱说成是天堂口的能力,在顾南这种直男面前甘掰下风,什么马尔代呀,柏劳呀,塞班呀,巴厘厘呀,都差不多在这一片面域。

    顾南听的认真略过思考马上做了选择,即刻定下来。

    怎么去,坐谁的船或者联系什么人,强知道后就马上离开出去准备去了,具体其他的事情想来也会给处理好。

    专业的人处理专业的事,看着强的背影门外,顾南也就没有了什么顾虑。短时间内理清好这些纷乱的思绪后,顾南更加坚定要与叶欢晴一起离开新兰的决定。顾南收敛起一切外露情绪,收拾好自己和强详细商谈了一会,也没有花太多的时间。两个势均力敌,又都是白手起家独自面对于许多事情成熟起来的男人,性格差别大,不过强能在关键时刻收起嘻笑的心情,郑重的为了守护自己的家人,一致得出结论同意顾南带着叶欢晴先行撤离新兰去往下一个目的的办法。

    之前在山上提的事,以后再说吧,有了定论两人就没有那么着急了。略沉吟了一会,没有其他事情,各自分开,还要去安抚妻子和家人。他们决定先不告女人们,等褚禾那边打探的情况再行决定。

    等强走开后,仅管知道十米以内,叶欢晴和娜娜带着孩子在玩,强在不远打电话办事情,百米以内还有强的一班飞行员和机师等各种尺忙碌着。

    一切还是那么寂寥。如果同暴风雨前的宁静,三年前公司的动荡发生过一次,他不信这次离开一个月,会安然无事。

    只要一想起上次叶欢晴离开的痛苦,顾南的心就纠成一团。

    那时的他跟无头苍蝇一样乱无头绪的四处打听,有点消息就跟过去捕风捉影而一无所获。那样苦熬了几个月,好不容易才知道明白她是真心的要躲起来,天下之大,从何找起?审时度势之后,他也知道她的心伤不是留在身边就能治愈的,给她一个空间,放她一段自由,等大家都冷静成熟一些后,只要有机会找到她,一定会把她牢牢栓在身边,护在心里,爱一辈子。

    好在才三年,她就又重回到了他的生活里,还重回燃起了爱意答应与他在一起,再次走进婚姻的殿堂。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人想伤害他,都要等他死了才有机会越过去。

    不,为了她,他要把这些坏人找出来,消灭于萌芽状态。

    现如今,任何会阻碍他们在一起的因素都无法再分开他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