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二章触发了我家的警报系统
    “拉比,我们来看看拉比有几颗牙好不好呀?我们看一看,数一下,一个,两个,上面有两颗,下面呢,一颗,两颗,哇,下面还有两个,哦。”

    拉比望着叶欢晴不自觉的小胖手就放在了嘴唇那里,按了一按,想探到里面摸一摸,跟他们打个招呼,有个阿姨想看看你们,你们要做好准备哦。

    娜娜不敢让她咬手指,都不知道抓过什么地方,脏的厉害。拿了小毛巾倒水洗一洗,擦干净每根手指才行。好在她张着嘴累了,闭上了嘴,小手还在嘴巴徘徊,想趁妈妈不注意伸进去摸一摸看。叶欢晴早就趁着她转回来自己这边,给她用湿毛巾擦干净了小手,也擦干净自己的。

    拉比水润润的大眼睛里,跟身边的湖水一般,清澈见底。叶欢晴越发喜欢她了,娜娜也松了一口气,别看拉比人小,趴在她身上想去抓她手里的食物,可不是用了全身的力气。

    好在拉比抓到手里,似乎好像跟自己手里的也没有什么区别嘛,没有更小更好抓住,才放弃了。看她转向自己手里的玉米,继续奋斗松了一口气,看叶欢晴迈力的想吸引拉比的注意力,更是多了一点感谢。

    娜娜跟叶欢晴笑了笑,手撑着拉比送出了一点,叶欢晴就领会的把拉比接到自己跟前两腿面对着自己坐着。两只肉滚滚的小胖腿还是蛮有柔软的,能弯在一起和叶欢晴促膝而谈。

    叶欢晴看拉比盯着自己,笑咪咪的突然把嘴巴张得老大,吓了拉比一跳,往靠了一些。强和娜娜笑的差点喷出嘴里的食物,两人也本能的伸出了手顶住了拉比的背。

    拉比本来还有点想跑,温柔可爱的阿姨怎么变得这么吓人,能不怕嘛?好在她想转身跑掉,扭头间却看到了亲爱的爸爸妈妈在后面微笑的看着她,都出手顶力的扶持着她,莫明的好安心了,也不怕了。

    转过来有些不服气不开心鼓着两个腮帮子,看着叶欢晴怪怪大兽看她干什么,蛮有“我不怕你的意思。你来呀。”

    顾南跟着一笑,又想捂脸,我的女神叶欢晴怎么变成了一个为了孩子这么没有底线的女人,总是在刷新他对她的印象。这个神奇的女人还有多少面,是他没有见过的。好生期待。

    “来……哇,拉比看到过河马是不是,对,河马就是这样子张大嘴巴来给医生检查牙齿的。”

    叶欢晴张着嘴巴,看拉比想跑的时候就后悔了,也不知道自己哪根神经不对的抽抽怎么这么牺牲以身示娃。嘴巴张久了还蛮累的,难怪看牙医的时候非要上个牙箍,自己想张大还真支撑不了许久。好在在快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拉比回转过来,对着她的大嘴真出了好奇,有时候跟妈妈玩的时候,也用手去拉扯过,妈妈也学过老虎叫,假装咬自己呢。

    拉比头昂了起来,心里对叶欢晴的一口白牙别提多好奇了。原来是晴晴想跟自己玩,妈妈在吃东西没时候呢。叶欢晴的眼珠子乱转,跟着拉比的视线找焦点,一看被自己吸引过来,就高兴呀。平常娜娜也没给过她机会这么近距离和仔细的看过牙齿,就算是看过,也没记住就是了,这会好奇的恨不得跑到里面看个清楚。

    “你看,等你长大了,你的牙齿,会有这么多哦。”

    拉比哪里识数呢,早就被自己的几颗牙弄的心慌慌了。好奇心泛滥成灾,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晴晴对她的嘴巴研究起来。对自己的牙也是好奇的要死了,就想伸手进去嘴巴里去摸一摸。

    时间滴达滴达一秒秒的过去,太阳也长了脚去往西边,赶在天黑前去找个落手的地方晚上休息。

    看到太阳跑到石头的这边,热气没有那么强烈了,赶紧收拾了地上的一点,除了压倒的草,等到细细的风儿吹过,阳光轻轻的抚边,慢慢又恢复的生机,好像从来没有人过来一般。

    下山的时候,拉比趴在强的背上,总是试着用手去偷偷摸强的牙齿。弄的一行人哭笑不得,最为不好意思的就是叶欢晴了。就是被皮特开车过来接他们的时候,都多年了她两眼。越发弄的她东张西望,视若无堵。

    强带了几个人回来,安排大家一起洗个澡,就干干净净的回家。

    两对人马各自分开后,叶欢晴才松了一口气,顾南也不客气的胳膊重重的落在了叶欢晴的肩膀上,差点把她压趴了下去。

    “你是故意的吗?装的这么夸张。”

    顾南没有大喊大叫,不过还是蛮受伤的感觉。

    叶欢晴转过身来,想推翻身边这座大山,“确实蛮重的,压的我差点透不过气来。”

    “我什么都还没做,你就透不过气来了。”

    叶欢晴无力的送了一个大白眼给他,从行李包里取了衣服去卫生间冲凉。

    顾南自然抓紧时间拿手机出来处理工作,怎么样也要20分钟吧,像顾南这样的商界领军人物,分分秒秒都可以在脑子里闪动一下,一个决策下去,都是上亿的生意。何况是这么久的等待时间,百无聊耐的,赚点钱给老婆花,多带老婆出来玩,或者多买两亩地也是好的。

    等听到水声停的时候,就知道差不多还洗完了,一会就出来了。收了手机正拿自己的衣服准备进去洗澡的时候。

    手机又响了,是褚禾来的。顾南点通了电话,夹在耳朵边,

    “南,刚刚有人进了我家,触发了我家的警报系统。”

    “……什么来路,有没有人受伤?”

    顾南只极短时间的停顿,马上就提到了重要的问题,也知道褚禾能这样问,应该是没有大事。

    不过褚禾接下来的话,就让顾南的手中的事情停了下来。

    趁他不在国内分身乏术的这个时候搞事情,肯定是有什么鬼主意了。这个人是谁呢?

    “我洗好了,你进去吧。”

    “接个电话,你去旁边跟拉比玩吧,正好让强去把皮特接回来。记得让他回来后找我,有事情谈。”

    叶欢晴收拾好自己的东西,放到行李包里,就走了。

    电话两头的男人都听到清晰的关门声才继续话题,事情是怎么发生了继续不重要了。源于什么发生的,以及如果处理才是重点,顾南脑子里的比2台双核四驱并行计算还快的飞转着。

    “我家的这个系统是我盯着人专门研发的,一年就回收成本了,客人反应良好,你说有多好,所以这两个人是来找你们的。”

    没有什么比自己在被追杀更恐怖的了,而且还有可能因为自己造成朋友一家及岳父母这里一大家子都出问题,是最不能让人忍受的。

    “你想想你都惹过谁吧。”

    褚禾话里话外都听不到一丝的担心和气愤,更多的是鄙视和看戏。

    褚禾是这么不知轻重的人吗这叫气极而怒。

    哼!光这个时机挑的太好了,都让顾南瞧不起。不过他知道防患于然,和先下手为强的道理。没有必要拖到重度严重不可收拾的时候,再花费更多的精力处理烂摊子。

    他只打了一个电话给徐飞,“老鼠出洞了,密切观察。”

    徐飞正在面试顾南要找的人,电话突然来,又只说了一句就挂断,还没有醒过味来就黑了屏。

    老大,要不要这样耍酷?怎么领会领导意图呀。要命了,对面还有个好奇的人看着,徐飞咳嗽两声,“那什么,你接着说……”

    顾南放下手机就不管了,径直跳掉衣服走进了卫生间。

    是公司里不老实股东,还是行业对手,或者是新公司虎视眈眈,现在南至集团已经是一块巨大的肥肉,谁都当它是假想敌,有机会都想冲上来撒咬一口,饱足了胃口又能在南至已经占据的国内市场上轻松取而代之。

    南至集团离开他就不能存活了吗?笑话,若真是那样,手下那群人都不需要了,白吃干饭,有何用处?

    就凭这个小伎俩就让他中断蜜月回去,他的生活才刚刚开始,顾南不着一丝衣裳,光洁的站在水柱下冲洗着。

    强的这间客用房浴室修的不错,水很舒服。迅速洗了一下战斗澡,停掉水花。烦心事又涌上心头,再次让叶欢晴受伤这些都是不可能的。三年前她能从自己手下消失掉,那是因为当时的自己分心处理公事和父母的不同意,当然还有一些外力的帮助,想到那几个人,顾南对入室人的意图又增加了几个嫌疑犯。

    而现在他最重要的事情,不管背后的主谋是谁,有什么目的,他不妨就陪他玩玩吧,不怕死,这会就让他体会一下。为了叶欢晴,他会全力以赴。

    只是提前结束让叶欢晴辛苦的农场计划,想想也不错。等她实在想种点什么的时候,在郊区给她建个农场就是了,就是买个山头也不是什么难事。

    既然敢为了他们而骚扰到其他的朋友,还是褚禾这样的狠角色,就休怪接下发生的事情他们对抵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