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一章出其不易
    顾南弯着嘴角搂抱着老婆的身子骨,夹在胳膊弯里进了荫凉之地。叶欢晴几经挣扎着想推开他而不能够,只好老实的不动了。强和娜娜在从背包里掏出地垫什么的,正忙着,都顾不上看她。就是拉比才刚睡醒,看着叶就高兴,她又懂什么呢,就算看懂了,她也记不住不是。叶欢晴好笑的跟拉比嘟嘟嘴,坐在一起。

    叶欢晴也帮着整理东西,吃的东西都拿出来,也拿出湿毛巾给拉比擦手。那冰爽的感觉很舒服吧,拉比“呀……哇……”的叫着,小嘴一张一合的,露出粉色的小舌头。看着叶欢晴手里的白色巾子若有所思,她根本就不懂,看着起劲。听到身后一直有塑料袋响动的声音更不用说,好奇的不得了,非要扭了身子过来,扑到那堆东西上。

    把她换开还不乐意,只要不咬袋子也没啥,叶欢晴只好放她在旁边坐好盯着她。她眨着眼睛,瞅瞅着看看那,叶欢晴好笑的拿挡住她的眼睛,拉比也不知道用手推开,只好委屈自己撑着脖子从上面看,或者委着身子窝成一团,从手下面看。

    这机灵劲肯定是跟强学的,强大的基因十打十的学会了。顾南把两人带上来的猎枪顺好放在一边的山石上,不要随便倒下来走火才好,也要注意有野猪冲出来能及时拿到。

    不过这边一点山林都没有,都不知道强是不是说来逗他的。毕竟有打猎的话,才会更有趣味些,不是吗?

    走的累了,反倒没有食欲,做好的三明治,水果都在盒子里,也没人提意要拿出来。都坐在看着远方。

    叶欢晴早就注意到了山的北边,现在他们面前的山脚下,一片繁忙。车都跟甲壳虫一般大小,人就跟蚂蚁差不多了。

    “娜娜,他们都在干嘛呢?”

    娜娜正忙着给拉比擦手指,准备吃饭。强半跪着看了一眼,手里继续忙着边说道,“车是打捆车,会把草捆成一圈一圈的留着冬天喂牛。一圈有一个人。”

    “这么高?”拉比正扶着娜娜站起来迈着小步子朝叶欢晴走过来。叶欢晴揽了这小人儿,握着她干净的手,跟她玩,免得她的小手又到处乱抓。

    强看了女儿一眼,嘿嘿笑,拉比也跟爸爸笑,“嘿嘿……”

    “她这么高的草圈子只能喂小羊羔了。”

    强空点了一手女儿的小鼻子,顶了顶她的额头。抱了拉比坐在他盘成的腿上,跟昨天夜里顾南坐起来抱着她的时候一样。

    叶欢晴扭头看顾南,被他看了下正着。平静的转过脸来,跟娜娜说,“先不忙,坐一会吧,大家都不饿。”娜娜才不动了。

    强握着女儿的两只手,指点江山。

    “那些白顶的房子是奶牛住的房子,旁边的圆房子是挤奶的地方。后面的是母牛育幼室。”“牛……牛……”拉比最会学单个字了,说的字正腔圆。

    “牛回家了,太阳这个时候太晒了。”强一指太阳,拉比就眯缝了眼,头倒在强的胳膊上,露出白皙肉节节的脖子,强一手轻轻摸了两下,拉比都咯咯咯的笑个不停。

    “拉比,羊怎么叫的?”

    “羊”

    “咩……”

    拉比有样学样,强教什么学什么,一唱一合父子同欢。就是这么坐一天下去都没有问题。等到吃完三明治,拉比吃了个肚儿园,还不等吃完最后一口,就瞌睡的不行。顾南拿了两个几乎空了的背包,跟强说去一边找地方睡一下,临走强还不放心的叫他别走远了。

    要不是要顾着老婆孩子,他非要跟来看看顾南寻了什么好位置,叶欢晴也是好奇的很。顾南把猎枪往两个挨在一起的兔子洞里一插,包里拿出2张薄的要用来挡雨的薄油布绑上,正好遮阳。另一张双层铺下也够两人用了。

    强大的太阳下,一草一木都挪不开,只能忍着。长了脚的都会找地方躲荫凉。

    “可惜不是自己家,要不然我能准备的更好些。”等强走了,顾南才说道。叶欢晴笑咪咪的,“风吹草低现牛羊的草原上,顾总,我想睡在超薄透气的床垫上,就是枕头也要有记忆功能的,床架四周都有白色的粉缦,最是浪漫的。要是可以的话,你能在一边用高级的罗曼克三角钢琴为了来一曲致爱丽斯吗?”

    顾南还有整理着,没想到叶欢晴一阵打趣让他愣神,一下子饿狼扑食吃了个净兴。

    “看你得瑟。爱死你。”

    “我爱你。”

    顾南的眼神醉了,他没想过有一天,有这天高皇帝远,这么落泊委屈的情况下,这个小女人重重击在了他的软肋上。

    “再说一次。”顾南的声音有些沙哑,有点不愿意相信,也许他听错了。这么好听的话再多听也无妨。

    叶欢晴才没那么傻呢,转身不理他,顾南迎身而上。

    “老婆……”

    “嗯?”

    “怎么突然?”

    “我愿意。”

    “再说一次呗。”

    “……”

    “要不,给我亲一下。”

    叶欢晴还是不理,顾南只好说,“为了你这句话,我打算买个农场送你。“

    叶欢晴一愣,转身支起身子问题,“这是从何说起?”

    “从爱你开始说起。”顾南亲吻起来,只叫天地为之暗色。

    叶欢晴只有一念,又上当了,不过甘之如饴。

    叶欢晴迷迷糊糊的睡着,走了一上午困的很。顾南也行,他是开心累的。有什么比出奇不易来的更得人心呢。

    不过等山风过处,吹醒了顾南,他也摇醒了叶欢晴,在这里久睡,也不是个事。

    “农场真的不考虑一下吗?”

    “想想过过瘾就行了。还是不要了,我也就是想着有个小花园,种点花花草草,有点小菜,等你煮菜的时候,随手抓了把就有新鲜的用。哪里就需要买这么大一片菜地。”

    这菜地想来是有特意的,叶欢晴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顾南也看着她笑,

    “好吧,好吧,最多呢就是再有一群鸡,带着小鸡仔,捡个鸡蛋,小池塘里有几只白鸭子,波青波嘛。最多再早上有一杯鲜牛奶就可以了。”

    顾南越听越有趣,搂了老婆揉在怀里,“还,就可以了。”

    大手探到叶欢晴的衣服里,叶欢晴自然是要挣扎的,大手却没往上,只是在腰间捏了几捏。

    “光养这些个畜牲,就要多大的地方,你是不是还想种点草来,顺便喂一喂,让他们也吃个新鲜的?”

    叶欢晴笑的见眉不见眼的,“哈哈你最懂我了,往哪里捏呢,别闹,把他们给吵到了。我就是这么想的呀,你非让人说,我说又怪我说错了,你怎么这样”

    顾南轻描淡定的说道:“不是说我最懂你嘛,你怎么样想的,我就怎么做。你还想……”

    叶欢晴赶紧拉了他不许,“我听话,你不能乱来,还不行吗?”

    “看你表现。”

    “我老后悔了。”叶欢晴这会子悔的肠子都青了,不光悔还说出来。

    顾南倒是笑的开心,就知道叶欢晴没那么乖,看看这小兔子精怎么会会一直乖乖的呆着呢,你要去捉她,必要跳起来咬你一口或者蹬你一脚才甘心。

    叶欢晴看顾南高兴赶紧起身收拾,“你还不是事事都想给我最好的,我要是不给你机会,不是太不懂事了,这样也有错?”

    “那今天这样,是不是太委屈你了。”

    “为了孩子,也没什么,我是能屈能伸,吃的了龙肉,也能喝的了冷水。比起娜娜,我有什么可说的,哎呀,再说下去,我自己都感动了。”

    顾南都给叶欢晴说的笑了起来了。两人收了这临时的摊子。顾南叫叶欢晴站远一点,他好收了猎枪,可不能走火伤到人才好。

    走过去和强汇合,拉比早醒了。强和娜娜以拉比为风起标,自然也早清醒了,陪着拉比玩。强递了叶欢晴早上打包的两根玉米棒子,那拉比手上的是哪里来的?叶欢晴才想起拉比被逗逗的哇哇哭的那一根。娜娜还真是不浪费粮食,这会,拉比还在跟那个玉米棒子搏斗着,她用小指头一颗一颗的抠着,小脸一副严肃认真的表情,可爱极了。顾南用力分了两根玉米,几个大人都有份。看着拉比费劲,叶欢晴几次忍不住伸手,想在拉比的脸蛋上捏一把,到底是没有去打扰她。听到看到大人啃着玉米香甜,拉比也学着捧着玉米棒子咬上几口,那么点樱桃小嘴怎么啃的动。拉比委屈的眼泪滚滚,闻的到玉米的香甜却吃不到。好想放弃掉,扑到娜娜怀里跟妈妈抢。好像只有妈妈嘴里那根玉米才更好咬一些。

    叶欢晴着急,三两下就吃完自己的,而且玉米棒子上光溜溜的。

    “拉比,”可怜的孩子只是茫然的扭头看了叶欢晴一眼,继续剥着玉米粒。

    “拉比好乖哦!”叶欢晴称赞道。

    拉比虽然还不太会说话,但是,听力已经很厉害了,知道叶欢晴想说什么。

    “拉比,我们看一下拉比有几颗牙了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