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章拉比都同意
    这边的草根长的结实,牢牢把住每点土,土质这么好,不有石头打水飘玩有什么可惜的。

    顾南不知道叶欢晴已经从水里找到石头了,踱过来分了几个石头给强。有现成的强也不拒绝,还趁顾南朝叶欢晴这边走的时候,跟好使眼色。

    拉比指挥着娜娜靠近爸爸,掰开爸爸的手,看里面有什么神奇的东西,可以在水上那么玩。

    强每打出一次呢,拉比就又蹦又跳的给爸爸喝彩助威,好不威风。叶欢晴接到强的信号,糗顾南道,“要不要这么小气呀,还有石头吗?你哪里捡的?“

    “想要就明说,干啥说我坏话。来的路上就有留意。”

    “这么有心计,那我要,你给吗?”

    “亲一下,一个一下。”

    “那你要强亲你几下?”叶欢晴说完就想跑,哪里有顾南的手长脚长呢。被拘回来,好生的亲了一回,才在手心里被塞了一块光洁的石头。

    “这个都不中用。”叶欢晴又塞回给顾南手里。顾南拿在手里抛了抛,“给我,是想亲我一个对吧,别不好意思。我来。”叶欢晴刚要说他糊说八道。顾南的行动派马上又亲了一回,叶欢晴推开他蹲在水边洗手。

    “中用不中用?”叶欢晴气的要跳脚,那边三口之家正在玩水,也顾不上他俩,这样亲来亲去的真,要不叶欢晴都想跳湖了。

    “干嘛不说话,口干舌燥的,要不要我喂你。”

    比脸皮厚是比不过顾南的,叶欢晴别无他法只好说了一句,“我想喝水。”等顾南去取水的时候,就跑到娜娜身边去了。

    顾南过来递水给叶欢晴,顺便跟强聊了起来,“这水都是地下的还是多是雨水?”

    “都有吧,我们都没有特意留心过。总没见过他干过。”

    顾南想起他说的雨水多。而且这里的草地都基本上算是全覆盖,是没有什么水土流失的问题。水源问题倒不是大问题。

    说着就再次上路,叶欢晴打前头才走到山顶上,看到一群可爱的羊儿漫过山这边来,真的是涌过来的。叶欢晴高兴的眼睛亮亮的,伸开手想抱一只羊儿来玩一玩才好。羊儿不知道这边有人,先是一惊,愣了一会马上往四边散去。

    叶欢晴还没看清楚呢,他们就眼皮子跟前要走了,大受打击,很是失落了。顾南看她不动,凑到她身边,“怎么不走了?”

    “那个,咳咳,”迎着山风灌进嗓子,叶欢晴一阵猛咳,那叫个憋屈。羊儿受了惊越发跑的快了。强听到羊跑动的声音,吆喝了一声,羊群才转了个方向,绕过这几个不知道哪里早出来的人,又奔而下山去湖边去了。

    叶欢晴再往湖里看,只看到一堆的肥羊屁股晃着短尾巴,望羊兴叹也就是她这样的吧。

    “嗨,强,你怎么回来了?”山那边走上来一个穿着夹克衫的男人,红格的衬衫衣领不小心的伸出一角来,头发花白东倒西歪着。

    “娜娜和拉比也回来了,这两位是客人还是你们的朋友?”

    “马克,今天你放羊,来的真早。”

    “是呀,今天太阳好,早些上来,等他们喝饱了早些回去。”强给大家一一做了介绍,说农场里最近空闲,让他们过去玩。

    马克正要离开往山下走的时候,叶欢晴只盯着马克的背包里,伸出一只羊头。

    “强,”强正跟马克说再见,有空再过去,听到叶欢晴的声音,注意到马克的背上立刻秒动,想到拉比也一定喜欢,马上出声叫马克坐一会再走。

    马克当然乐意了,“放羊的日子都只有我一个人,好不容易遇到人呢。”

    叶欢晴一边抱着小羊羔,那身上干净的很,一点不脏,也没有羊膻味。白色的毛发密集的打着卷,摸上去可舒服了。拉比更是两眼放光的,一点不怯生的靠拢过来,打算来个亲密的拥抱才行。完全不畏惧这初生的羊羔比她还高出半个头。

    羊羔也开心有新朋友,“咩……咩……”叫着,用嘴巴和鼻子去试探着面前的小可爱怎么跟自己长的那么不一样呢。

    也是一身的奶香味呀,怎么就不一样呢。拉比才不管那些,想推开扶着她的大人,牢牢抱了个满怀。要不是强托着,小人儿和小羊都得倒在地上,她还嫌强烦,又吹口水,又兴奋的跟娜娜说着什么。

    最好笑的就是羊羔被抱的不舒服,跳脱不开,着急的“咩……咩……”叫,惹得羊群里的母羊寻了过来。喝好水的羊也跟了回来,羊群里总几只公羊的,公头羊打算过来问问他们家的羊孩子是怎么了,强看到公羊要上来,马克也跟着紧张。

    虽然这是家里的羊,也都养熟了的,不过动物也是有想法的,拘了人家的小羊羔,惊着母羊和公头羊,都不好。

    叶欢晴本来还想等拉比玩过之后,她再摸两把的,看这情形也不敢了。帮着娜娜护着拉比走开,拉比不依呀,终于爆发了惊天的大哭来。

    强可为难了,要是可以,他可以把小羊留下来哄女儿开心的。

    娜娜就说,“小羊要回去找妈妈去了,你若是要留小羊在这里,那你着羊妈妈回去好不好?”

    这么点小的孩子,自己的话都说不清楚,能听的懂吗?拉比停下哭声,不敢自信的想羊妈妈是谁都不认识,怎么能跟着离开爸爸妈妈呢,那才是天大的事情。好在孩子不哭了,虽然还在抽泣的,到底是不再闹了。

    马克和顾南都跟娜娜竖大拇指,叶欢晴没空呀,从包里翻出小毛巾给孩子擦脸。娜娜说,“我们送小羊到羊妈妈那里,送他们回家好不好?”

    拉比表达不了更多,不哭就表示接受了,摇摇手就是再见。可怜刚看到的新朋友就此要只此天涯了,真是可惜。白花花的羊群又越过来山顶,往来时的路过去了。这里早没有草了,只是来喝一喝水,还有更丰美的草原在等着他们去开啃。

    马克也跟着走了,这边几个人才放下了心。

    “我看这边的羊很老实的样子,没到想你们怕成这样。”

    “母子天性,将心比心,拉比都同意了,我们也能做到。”娜娜肯定不懂将心比心,不过她的意思是这样的。最重要的是,她说拉比都同意了。有些道理这么小的孩子都懂,都能做到。大人往往却不能,叶欢晴笑笑看着拉比,孩子总是更拿的起放的下,得到的更多。

    这座山是u形的,三边环绕,包了一湖翠水在怀抱里。早上他们出发的地点是西,那之前就是在往北走,马克赶着羊群离开的方向是西北方向。现在拉比小分队是沿着山梁往东走,越来越高越来越开阔后,北边就看到远远的地方有房舍,车辆,还有一块一块的田地。不若这边连片的草原了。

    “先喝点水,我们再走一段,就在前面午休,到下午太阳不强烈的时候,我们再下山。”叶欢晴和顾南没有反对意见,拉比因为哭闹了一回,一路上又兴奋的不行,这会太阳又热了起来,精神有些不好了。顾南把吃的喝的都接过来背着,娜娜和叶欢晴相伴一边走一边聊,强就抱着小女儿哄着她睡觉。

    为了挡住阳光,强戴了自己的帽子盖在拉比的脸上。娜娜背着两管猎枪,视野兔的各种探头熟视无睹,跟叶欢晴讲猎兔节的热闹。

    比起用猎松叶欢晴还是喜欢用网的方式,顾南跟在她们身后收队,心说叶欢晴肯定是没看清兔子们都是怎么死的。不过他肯定是不会说的。

    娜娜邀请叶欢晴留下来,不过算一算一个月太久,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一个月后也是苏大哥新婚的日子,还是希望能一路过去,不要走回头路才好。等什么时候有空再过来好了。

    娜娜有些可惜,也不勉强人。叶欢晴还打趣说,说不好到时候拉比也能爬到洞口等着捉兔子也一不定。娜娜看着女儿的小腿在强的臂弯里一晃一晃的,好笑的不行。

    “大家都喜欢公主,她这么爱动,怕是要跟着哥哥们满地乱跑了。”愁得不行样子,叶欢晴安慰说,女人没有不爱美的,长大就好了。说起园子里的水果,美味,做成果酱,两个女人的话涛涛不绝。

    顾南不满道,平常可没见叶欢晴这么多话的。

    这日午后,阳光正盛,山上没树可怎么过呀,要晒突露皮了。好在这山是强的根据地,早早就在日头热烈的时候,打了北面背阳的突出山石下,有个小平台。卸下背包的那一刻,叶欢晴找到了松懈的机会,软倒在地上,要不是顾南扶着,她宁可坐在太阳下也不愿意再动了。

    “回去了,记得跟我运动起来。”

    叶欢晴好奇的问他,“这不就在动吗,都没停下过。我都快累死了,这么喜欢运动呀,我给你当沙袋了,下山你背我下去。”

    顾南一窒,是呀,糊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