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九章拉比的成长
    对讲机的天线晃来晃去,真有点担心戳到她的眼睛,叶欢晴跟着捏了把冷汗。

    娜娜上前要拿开,她还不乐意,咧着嘴就要哭。

    这可如何是好,叶欢晴也跟着愁,哄孩子玩还可以,孩子一哭,她就没办法了。不管怎么说,不乐意非让一个别在她的身上才行。强就跟女儿商量好,如果要喂喂机,就只能让爸爸抱着,要么妈妈抱着,不能玩喂喂机。

    拉比在妈妈和喂喂机之间摇摆了一下,还是选了喂喂机,这样她就会老实很多,不过眼巴巴的盯着娜娜看。娜娜又气又好笑,也不理会这不靠谱的父子两个,走到前头去了。

    叶欢晴和顾南说,“拉比这孩子真聪明。”

    “怎么说”

    “玩具总会有玩腻的一天,妈妈却永远在哪里。”

    “你呀……”

    “我怎么了?”

    顾南呵呵两声,强已经发出,他可不能落后,拉起老婆大人的手跟了上去。

    早晨的山间小道很凉爽,若是没有太阳光的照耀还有点凉,有时还能看见两尺来高的树苗,都不知道是栽种的还是自己生长起来的,就那么几棵,怕是成不了树林的了。

    离开路基,开始出发,就都是齐刷刷的草桩子,没有什么杂草。与路的另一头,从之前靠近飞机场那边进入的入口,完全不同。

    “强,这里的草都是你们种的吗,是牧草吗”

    “是牧草,可以直接吃。不过,不是我们家种的,祖先什么时候种下的,就不知道了。”

    这些草都被吃的干净,几乎算是粘地高吃掉的,等走到发里看看长长是什么样子的。

    就算是这样光秃秃的,也觉得这里人杰地灵,连草都长的这么稀罕。全是牛羊能吃的草,就算是种植的,原生的杂草一点不长,也是罕见。而且从飞机上一路过来,都是这样的地质,这土地莫不是也长了智慧,知道哪些草是好的,哪些草不好。

    这山不高,强也没打算走的多快,慢慢领着几个人往上走。

    还没走几步叶欢晴就觉得热了,顾南拉着她的手问,“还好吗?”

    叶欢晴很不服气,这才走出去多久呀,喘了口气说道:“还好……”说话的语气早就泄露了真相。顾南笑笑,也不说什么,拉着她的手。

    强最厉害了,不光抱着拉比,还背着大包,里面放着大半的食物和水,舍不得给娜娜背着辛苦。而且还边走边给顾南和叶欢晴两个介绍。

    “这里有桔树,柠檬,葡萄柚,蓝莓,草莓,覆盆子。新兰很适合桔树类生长,所以以这里为。受信风影响,造就了新兰环岛良好的对流,产生了高负离子含量的优质空气。”

    叶欢晴听了直点头,她信强的话,难得他这么严肃认真的讲话。也为她的犯困找着了好原由,原来是醉氧了。顾南是不知道,要不,他不知道怎么想他聪明的老婆想法如此独特。

    “这里全是果园吗?”

    强得意的点头,叶欢晴有点羡慕他,不,还是羡慕可爱的拉比好了,生在这么好的一个国家,家里的果子都吃不完。她呀就没什么爱好,就是喜欢水果,没有肉都能可以,就是不能没有水果。看来新兰是个特天独厚的地方。听说太平洋环绕的新兰是温带海洋性气候,全年温度都像春秋天,降雨非常充沛,特别适宜动植物生长。

    她心里的草也跟着旺盛的生成起来,顾南昨天不还在说买农场的事吗,虽然她不会真想买,不过想想又不交税,想想也很美。

    顾南没什么事,支着耳朵听强的话,又要注意叶欢晴的脚下,她都眼望四方,有那点一点占为已有的小心思,提过的事又在心里过了一遍。等晚些时间再跟她聊聊好了。

    还能撞见草地洞里窜出的野兔。

    这货是无处不在呀,叶欢晴都望之兴叹了。只得小心些,好在兔子也不是笨蛋,不会在山路上打洞。

    “强,能问个问题吗”

    “请讲。”

    “兔子打的洞又多又深的,那打洞的泥土去了哪里?”

    “……”

    娜娜听了都笑了,拉比跟着热闹,笑嘻嘻的伸手要叶欢晴抱。叶欢晴这会也适应了,有力气跟孩子玩了。顾南一面盯着叶欢晴,红润上脸,热气腾腾的,眼睛看起来更加的清亮。

    强的那边脑袋就卡壳了,有点转不过弯来,是呀,土都去了哪里?

    是土都掏出来了,那洞口会有,不过新洞这边的洞口都是与地持平的。洞口一点没有多出的泥土,而且什么“兔子不吃窝边草”的草,是绝对没有的。一点都没有长出些突出的草来遮挡兔子洞口。

    好在大家都是排成一队,前前后后的走着,强费了半天劲,实在想不出来。他可比叶欢晴更熟悉兔子,曾经用起重机挖开的免子洞深不可测,千创百洞,洞洞相连,跟个迷宫似的,那挖空的泥土论吨算都不为过。

    叶欢晴提了这个好问题,把强难住了,最开心的就是顾南了,总算让强老实下来。

    经过一个小山口的时候,叶欢晴才慢慢适应了这种山地的行走。出了一身的汗,迎面吹来的风,凉凉的,打了个寒颤,顾南一直注意着她的动向,自然走到她的身边揽在怀里。

    “我拿外套给你穿。”

    “太阳出来了,不用了,走动起来就热了。”

    “那你让我抱一会。”

    “你……”

    叶欢晴扭头瞪了他一下,这人有机会就欺负她一下,顾南笑笑的手从包包的口袋里抽了水壶给她。贴近她站着,后背不吹到风应该就没事了。就算是这样,叶欢晴也感觉的到顾南身上的热气腾腾。分不清是害羞的,还是热的,总之看到她红扑扑的脸,总是高兴起来。

    迎着东升的太阳,湖面上被吹皱了,闪着红波纹,亮晶晶的刺眼。拉比东张西望的跟发现新大陆一般大呼小叫。强也学着她欢呼着,声音传了出去,拉比越发的兴奋,挣的脸红脖子粗。娜娜急忙从前面退回来,照顾这一大一小。

    强享受着娜娜的喂水服务,惹的拉比直叫唤。

    叶欢晴正在喝水差点呛到自己。

    “这孩子是多想学说话呀,看这急的,今天都在喊叫,到下山的时候,会不会沙哑。”

    顾南盯着她一眨不眨,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还管别的小孩子,真是操不完的心。没有在这里停留太久。

    强带着大家往湖边下行,“迎着太阳走,才是正道。”

    下坡路总会有皮滑脚的,而且这滑动了,才发现这山没什么石头。

    强说道:“这边的山都很土质化,而且肥沃,种草长的好,种树也都是参天大树。就是不知道这里,是哪个祖先什么时候砍干净的,连个木桩子都没有了。”

    木桩子烂掉干净不见一丝痕迹那不得上千年?从小只听说上下五千年的,还有四大文明古国,那里是没有新兰的位置。那时候,这片土地上演译着怎么样的故事和历史?

    到了水边大家才松了一口气,洗了把毛巾擦了擦汗。

    “今天我是要回去处理些事情,要是不走的话,跟你在这里钓鱼还是不错的。这里有不少的鱼。”

    顾南点点头,“这里环境不错,也是属于你们有的吗?”

    “当然,要不然干旱的时候,旁边的果园还有山后面的农场可怎么办。就靠这里过活了。”

    “这边高的山,水怎么过去?”

    “这个就不清楚了,我弟弟约翰,上大学的农业专业那个也带老师和同学来考查过,也没有摸清楚山下的地质结构。只能确定山那边的地涌与这边的湖水是相通的,那边的水草茂盛是受这边的影响,所以这边的湖,我们是不动的。”

    叶欢晴和顾南双双点头,难怪这边靠近湖的地方,都没有设置什么生产地。就是那边的果园,都是隔着山脚而设的。

    叶欢晴蹲在水边洗手,也看看水里是否有鱼,拉比非要指使着强也跟过来。几个脑袋凑在一起,在湖面上倒影出一片阴影来,鱼儿也好奇这些巨人从哪里来,在水里一群群的过来围观。不知道是人在看鱼呢,还是鱼在人看呢。

    天空也不是在白茫茫的一片,显示出蓝色的清亮来,倒映在湖面上,就蓝盈盈的飘着几朵白云,好看极了。

    “扑……扑……扑……扑……扑……”

    一块石头从水面上飘过,打出几朵水花来,只到没了力气,才沉了水地。那击打水面吓跑了所有的鱼儿,也惊了看鱼儿的人。

    “我也来。”强转身去找石头,这边的石头少的可怜,不多的几个早就被顾南捡到手里握着了。

    这里的草几乎生长到水里去,要不是天气干燥,这水边倒是湿滑的厉害呢。

    叶欢晴好笑的看着顾南,小心眼,叶欢晴装作玩水从水里摸了一块上来,不也可以玩嘛。

    几朵水花打出来,就是没有顾南打的远罢了。

    强又跑来问叶欢晴是哪里捡的,指了指水面,强的眼睛发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