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八十八章皮特在哪里
    拉比都来不及感受到玉米的味道呢,爸爸就拿开了她才不乐意呢,大叫着,“呀……呀……”冲着她的爸爸大喊。

    娜娜早就不满强的任性了,推了他一下,强转头看了她一下,才老实的不再逗女儿了。不过还是把玉米也送到娜娜的嘴上碰了一下,又亲亲女儿,“放心,这是我们的了。”说着用刀取了几颗玉米下来,喂给拉比。

    小小的人儿是多么热切的想体会一下那金黄的颗粒是什么,怎么就那么香,那么甜,还有大家都笑她,是喜欢她的,也是喜欢那金黄的吧。小脑袋早早的伸出去,眼神一直跟着那玉米走,强忍着笑喂给孩子,还偷看娜娜的神色。叶欢晴暗自好笑,她猜只要娜娜一个眼神,强就会逃到一边去,不再给孩子喂这些玉米颗了。

    大家的注意力都被强的调皮吸引了,就是祖玛也目不转睛的盯着。拉丝好奇的要命,急不可待的把玉米颗咬到嘴里,头一个可能不小心就吐下去了。她还没尝着味呢,就不见了,急的手伸去进找,“呀……呀……”口水弄的满手都是。

    “你们这群坏人,都拿我的拉比当小狗玩。去,你这个坏爸爸。”

    苏珊过来放了一个盘子在桌面上,那是剥好的玉米颗,加上午餐肉或者是培根,撒上玉米颗,和叶欢晴手里切好的黄瓜条或者腌黄瓜,挤上番茄酱或者沙拉酱就可以了。最后顾南一刀切下,就是两分三明治了。

    众人装着很忙,不好意思承认刚刚看的开心,这么欺负小孩子总是不好意思的,都偷偷的抿着嘴笑。苏珊也不是真生气,哪个孩子不是被大孩子这么逗着,欺负着长大的。强那么大人了还一直童心未泯把女儿当玩偶一样哄着。

    “来,我们拉比喝好喝的甜水。”

    拉比对于玉米颗的急切得到转移,小脸都扑到杯子里去,一口气喝了个干净。末了还发出赞叹的声音,“呀,咯咯咯。”

    “好喝不?”

    拉比点头,还想拉着杯子看还有没有,苏珊就又过去倒了一杯,原来是煮玉米的水。叶欢晴看到还有两根没有脱颗的,问苏珊能不能带上山吃。苏珊当然乐意了,指点她保鲜膜的位置,就照顾孙女去了。

    拉比抱着杯子喝的咕咚咕咚的,叶欢晴凑过去问,“拉比,可以给我喝一点吗?”

    结果等拉比从杯子里撑起头来,杯子哪里还有半滴水呀,不过人家大方,把空杯子推到叶欢晴的面前,“嗯……,嗯,晴晴。”意思是说,请你享用,别客气。

    大家看的哭笑不得。

    “都准备好了吗,早些发出,苏珊,你不跟我们一起吗,你也很久没上娜娜山去看看了吧。”苏珊点头,拿着毛巾给孙女擦嘴,“前几天伍德才过去看过周围,检查了一下。你们今天先去吧,有很多事忙,等下回你们回来,我们再去。”

    大家都不说话,默默把手里的东西料理完。

    周围有很多这样的小山,实在不到能命名的程度,所以早些年老人们辛苦的为了生活奔波没有注意名字的事情,等强这一批孩子慢慢大了,各占山头要取名字,就慢慢叫了下来,也就不计较原来叫什么了。等到强喜欢娜娜的时候,默默的把自己的山头改叫娜娜山了,谁又能提反对意见呢。

    说起这些来,强才不管旁人说什么呢,忙着把水壶装满任凭苏珊讲他追娜娜时个的趣事。娜娜帮拉比整理衣服和小帽子也不说话,顾南趁大家不注意的时候问叶欢晴,要不要给她也买座山。叶欢晴扭头看他,心想着,不一定会走回头再来这里,整个山头跟hollywood一样立几个字母牌吗?笑着跟顾南问道,顾南才收声揽了她跟上强,一行人才向娜娜山出发。

    “祖玛要跟我们一起吗?”顾南帮叶欢晴正好帽子的方向,看到祖玛也拿了一顶褐色带小黄花的长沿淑女帽出来戴上,就示意叶欢晴看过去。

    叶欢晴又高兴又担心,那天过来的时候,湖边的山就是强说的娜娜山,山倒是不高。不过祖玛的腿脚还这么厉害呀。

    祖玛听了开心的不得了,跟苏珊得瑟呢。苏珊也好笑的跟叶欢晴解释,“祖玛不去,一会皮特送你们过去,回来接上祖玛送到镇上,再去上学。”

    叶欢晴和顾南的心才放了下来,祖玛看起来比她的年纪要健朗的多,不过爬山还是算了。而且皮特的上学问题也解决了。

    不过上车的时候才发现,来时五个人坐的满满档档的车里,如何能塞下皮特这位少年呢。强把背包和水都放进后备箱里,皮特也坐了上去,半点不带委屈。叶欢晴看的惊奇的很,看来这个少年没少被强这么欺负,脸上一点都不现,好在这里是乡下也没交警管他。

    叶欢晴坐上车,苏珊和祖玛站在家门口挥手告别。伍德先生早早就去农场工作去了,临出门前,领着强和顾南检查了两支猎枪和子弹。猎狗都在农场,今天也不是为了打猎上山就不带上山了。叶欢晴看到猎枪还是脸色一变,顾南握着她的手,“只是防着野猪的。”叶欢晴默默的点头。

    今天走的是来时的不同方向,这次倒是能在果树上看到许多黄色的大的,小的果子,果树有高的有矮的。也有看到菜地。都很茂盛,就是没有看到人。这样看,还是有些荒凉呀。叶欢晴收回目光,靠在顾南身上。

    等到了上山的小路附过,强停下了车。顾南先下车,扶了叶欢晴出来大手拦在她的头顶。叶欢晴也凑到车尾箱,帮忙拿些东西,才发现,“皮特呢?”

    “哈哈哈……”强大笑,那样子,好像鳖了很久似的,得意的不得了。娜娜拿他没办法似的。拉比也不管现场是什么情况,跟着她的爸爸笑的开心,几颗小白牙洁白的圆润的,好生漂亮。

    “你猜,是不是掉在路上了?”强好不容易笑够了,才停下来,脸上还退不去笑容。边给顾南分担背包和水,边跟叶欢晴逗趣,又示意娜娜不许透露半点。

    叶欢晴没好气的不理强,站在路基边,欣赏好风光。

    “也就是你这么淡定,不少人都上过强的当。有的不愿意皮特坐车尾箱,还偏执的要打电话报警来着。”娜娜温柔的用手指梳理着孩子的头发,拉比的头发偏黄且柔软,服贴的打着卷。

    “那后来呢?”

    娜娜这时候倒是笑了,“那客人换到副驾驶,看着皮特留在家里送大家出门,才放心。”

    叶欢晴听了之后先是一愣,又笑的直摇头,她知道有些人是特别认真的,你又不得不佩服的。

    “皮特根本就没上车,一会骑自行车过来吗?会不会耽误他上学呀?”叶欢晴有一秒想到会不会是四驱车,不过那东西塞不到车尾箱。

    “他会骑马,那马儿每天也要跑动一下才行。时间还早着呢。”

    娜娜说的轻描淡写,叶欢晴也没当一回事。这里到强家十多分钟的路程,全是他们家的话,加上昨天到兔子洞的面积,不是个小农场,有匹马也不奇怪了。默默为娜娜太赞,有强这样强活力跳跃神经的老公也真够累的,好在顾南冷酷了一点,不过对她还是很好的。

    正想着,顾南拿了水给她,“上山前喝一点。”

    “嗯。”

    强关好车门过来,还笑嘻嘻的,“晴晴,你这么聪明吗,猜到皮特在哪里了?”

    叶欢晴回头看娜娜,娜娜听到摇摇头,叶欢晴也不说话,只笑了笑。

    “你可要记得把钥匙放在车上。”

    强一听,马上一摸裤子口袋里的钥匙,可不就差点带上山了。到时耽误大事了,强伸过了一个大拇指,把拉比塞给叶欢晴,又跑回到车边,打开车门把钥匙插在车上。

    横竖这边就他们一家,谁会过来偷走不成。

    强很佩服顾南,这会也佩服他娶了个聪明老婆,捶了顾南一拳,然后拍拍手,“来,我们做一下热身运动,然后就上山了。我们的小拉比,也要做哦。”

    强从叶欢晴的手里接过拉比来,放在自己的腿边,拉比已经站的很稳了。不过看到大家四肢动来动去,要有样学样,就没那么容易站稳了,不把自己整到摔在地上,是不算完的。

    好在强和娜娜夫妻默契,都会这热身运动,一人带一半,另一人就抱着拉比跟着指手划脚的。拉比也学的认真呀,等做完了,大人还没怎么样,这小公主就脸红气喘的,跟跑完马拉松赛一样。要不然拉比倒在地上一通乱来,带没上山就变泥猴了。

    临出发,强才从包里拿出四个对讲机来,每人一个。

    为了试音,“喂……喂……”拉比一听就开心了,跟打电话似的,抱着一个对讲机不放。

    小嘴凑上去学的有摸有样的,,“喂……喂……”自个抱着对讲笑个不停,也不管口水流到哪里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